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logo

:::

常見問答

代碼說明
  • 法官懲戒之懲戒權行使期間

    1. 法官如涉應受懲戒事由,自當及時依據法定程序處理,毋枉毋縱,以端正司法風紀,維護人民對於司法之信賴。惟懲戒事由如發生過久而遲遲未獲職務法庭審理,非但證據蒐集之難度日增,不利真實之發現,使涉訟法官長期處於不安之狀態,亦非公允,且原應給予之某類懲戒手段,在時間經過許久後,已難認有警惕之效果,因而於法官法第52條設有懲戒權行使期間之規定,限制懲戒權之行使。
    2. 法官法第52條第1項規定:「法官應受懲戒行為,自行為終了之日起,至案件繫屬職務法庭之日止,已逾十年者,不得為免除法官職務,轉任法官以外之其他職務之懲戒;已逾五年者,不得為罰款或申誡之懲戒。但第三十條第二項第一款情形,自依本法得付個案評鑑之日起算。」第2項:「前項行為終了之日,指法官應受懲戒行為終結之日。但應受懲戒行為係不作為者,自法官所屬機關知悉之日起算。」係參酌司法院釋字第583號解釋意旨,應將懲戒權行使期間依懲戒種類而作比例性之規定;至於法官如有受免除法官職務,並喪失公務人員任用資格或撤職處分之原因,因已不適任法官,自不宜有懲戒權行使期間之限制。上開懲戒權之行使期間,可理解為下列3階:
      (1)「免除法官職務,並喪失公務人員任用資格」或「撤職」,無行使期間之限制。
      (2)「免除法官職務,轉任法官以外之其他職務」之懲戒,10年。
      (3)罰款或申誡之懲戒,5年。
    3. 懲戒權行使期間之起迄時點,原則上自法官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至案件繫屬職務法庭之日止。例外情形有下列兩種:
      (1)法官法第30條第2項第1款情形,自依法官法得付個案評鑑之日起算。
      (2)應受懲戒行為係不作為者,自法官所屬機關知悉之日起算。
    4. 如已逾行使期間,依法官法第49條第5項第3款規定,職務法庭應為免議判決。此行使期間與刑法上追訴權時效之性質不同,並非阻礙懲戒程序之發動,而是在發動程序調查並確認事實後,認為原應給予某類懲戒手段因時間因素已無行使必要,法律明文限制其懲戒手段之行使。故職務法庭為免議判決,仍應經言詞辯論,並據以確認應受懲戒之事實。
    5. 此懲戒權行使期間之規定,於檢察官之懲戒亦有準用。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對法官之懲戒事由為何?

    1. 法官懲戒在法官法施行前,係由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掌理,依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規定,應受懲戒之行為包括:
      (1)違法。
      (2)廢弛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
    2. 於法官法施行後,法官應受懲戒之事由,依法官法第49條第1項規定,係指法官有同法第30條第2項各款情形之一(即法官應送評鑑事由),並有懲戒必要者而言。法官法第30條第2項,共有7款,分述如下:
      (1)裁判確定後或自第一審繫屬日起已逾6年未能裁判確定之案件,有事實足認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審判案件有明顯重大違誤,而嚴重侵害人民權益者。
      (2)有法官法第21條第1項第2款情事(違反職務上之義務、怠於執行職務或言行不檢者),情節重大。
      (3)違反法官法第15條第2項(法官參與各項公職人員選舉,應於各該公職人員任期屆滿1年以前,或參與重行選舉、補選及總統解散立法院後辦理之立法委員選舉,應於辦理登記前,辭去其職務或依法退休、資遣)、第3項(法官違反前項規定者,不得登記為公職人員選舉之候選人)規定。
      (4)違反法官法第15條第1項(法官於任職期間不得參加政黨、政治團體及其活動,任職前已參加政黨、政治團體者,應退出之)、第16條(法官兼任職務或業務之限制)或第18條(法官不得為有損其職位尊嚴或職務信任之行為,並應嚴守職務上之秘密。此守密之義務,於離職後仍應遵守)規定,情節重大。
      (5)嚴重違反辦案程序規定或職務規定,情節重大。
      (6)無正當理由遲延案件之進行,致影響當事人權益,情節重大。
      (7)違反法官倫理規範,情節重大。(法官法第13條第2項:「法官應遵守法官倫理規範,其內容由司法院徵詢全國法官代表意見定之。」)
    3. 法官法第49條第2項:「適用法律之見解,不得據為法官懲戒之事由。」由於法官適用法律之見解,乃獨立審判之核心,故不得據為法官懲戒之事由。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法官法對於法官、檢察官懲戒有無停止職務之規定?

    1. 被付懲戒法官或檢察官於職務法庭判決前,如均可繼續執行職務而無法停止職務,非無危及司法公信力之虞;但若無損於當事人權益及司法信譽,亦無須一概命其停止職務。因而法官法第59條第1項參酌公務員懲戒法第4條第1項之規定,明定職務法庭於必要時,得依職權或依聲請,裁定停止被付懲戒法官之職務,並通知所屬法院院長。前揭規定,於檢察官之懲戒亦有準用。
    2. 考量停職之暫時處分,影響被付懲戒人之聲譽及權益甚鉅,為期慎重,於法官法第59條第2項明定職務法庭為停職裁定前,應予被付懲戒人陳述意見之機會。被付懲戒人經職務法庭裁定停職後,經證明無懲戒之事由而獲勝訴判決,則先前停職之原因既已消滅,自得請求復職,其停止職務期間及復職後之給俸,準用公務人員俸給法規定,明定於法官法第59條第3項。
    3. 關於聲請停止職務裁定之聲請人,依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0條第1項,業明定為監察院、司法院或法務部。
    4. 職務法庭因屬一級一審之法院,故其所為停止職務之裁定除職務法庭得依職權自行撤銷外,並無其他救濟管道。停止職務之聲請遭駁回時,亦然。此與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2款規定對司法院所為停止職務處分不服之救濟,尚有不同,為免誤解,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0條第3項業明定:「停止職務或駁回聲請之裁定,不得聲明不服。」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被付懲戒之法官或檢察官,於懲戒程序中可否選任辯護人或委任代理人?

    1. 司法院釋字第396號解釋意旨,懲戒程序應設辯護制度。是以,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3條規定,被付懲戒人於懲戒案件,得選任辯護人。辯護人應選任律師充之,但經審判長許可者,亦得選任非律師為辯護人。每一被付懲戒人選任辯護人,不得逾三人。辯護人有數人者,送達文書應分別為之。
    2. 至於委任代理人部分,依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4條規定,原則上,被付懲戒人仍應親自到庭,僅在經審判長許可者,例外得委任代理人1人到庭。該代理人,原則上應選任律師充之,例外在審判長許可下,亦得選任非律師為辯護人。
    3. 被付懲戒人選任辯護人或委任代理人,均應向職務法庭提出委任書。(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5條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法庭受理懲戒案件之移送後應為如何之處理?

    1. 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6條規定,法官或檢察官之懲戒,經監察院彈劾後,彈劾案應連同證據,移送職務法庭審理。此與公務員懲戒法第18條規定相同,即監察院應將彈劾案連同證據,移送職務法庭審理。職務法庭收受移送案件後,應將移送書繕本送達被付懲戒人,並送交被付懲戒人所屬法院或檢察署及銓敘機關(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7條第1項)。
    2. 被付懲戒人如認有申辯必要,應於移送書繕本送達後10日內提出申辯書及繕本於職務法庭。參酌監察法第16條第2項前段規定,職務法庭應將申辯書繕本送達監察院(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7條第2項)。
    3. 第一次言詞辯論期日,距期日通知書之送達,至少應有10日為就審期間。但有急迫情形時,不在此限(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7條第3項)。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法庭之懲戒程序中當事人有無閱卷權?

    刑事訴訟法第33條第1項、第38條規定,辯護人及代理人得聲請閱卷。而公務員懲戒法第20條第2項則規定:「被付懲戒人得聲請閱覽及抄錄卷宗。」是以,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8條對閱卷權採較寬之範圍,包括監察院、被付懲戒人、辯護人及代理人均得聲請閱卷、抄錄或攝影卷內文書。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被付懲戒人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無法申辯,或因疾病致不能到庭者,職務法庭之懲戒程序之進行

    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9條,對於被付懲戒人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無法申辯,或因疾病致不能到庭之情形,參酌刑事訴訟法第294條規定,明定:「被付懲戒人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申辯者,應於其回復前,停止審理程序(第1項)。被付懲戒人因疾病不能到庭者,應於其能到庭前,停止審理程序(第2項)。」例外在於懲戒案件若顯有應為不受懲戒或免議判決之情形(職務法庭得依職權由一造辯論而為判決),或被付懲戒人依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14條委任代理人者,則不適用上開停止審理程序之規定(審理規則第19條第3、4項)。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懲戒案件關係被付懲戒人之名譽,職務法庭是否採行公開審理程序?

    法官法第57條規定,職務法庭審理案件,原則上不公開,例外於職務法庭認有公開之必要,或經被付懲戒人請求公開者,則公開之。職務法庭懲戒案件審理規則第25條進一步規定:「職務法庭所為訊問、調查及言詞辯論,均不公開。但職務法庭認有公開之必要,或經被付懲戒人請求公開者,不在此限(第1項)。前項規定,於第二十三條第二項囑託其他法院調查證據時,準用之(第2項)。」已考慮到懲戒案件涉及被付懲戒人之名譽,審理採不公開原則,與一般案件以公開審理為原則,並不相同。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法官不服職務處分之司法救濟為何特別由職務法庭審理?

    1. 法官任用資格之撤銷、免職、停止職務、解職、轉任法官以外職務或調動等人事處分,均對法官之身分任用關係或其職務造成重大變動,足以影響法官之身分獨立性。因此,對此等人事處分不服所提司法救濟,便由肩負維護法官審判獨立任務之職務法庭,依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2款規定,負責審理。此等人事處分,法官法第53條第1項並統稱之為職務處分。簡言之,法官對上述職務處分不服尋求司法救濟之權益,已不再如以往,以職務處分是否屬於行政程序法上所稱之行政處分,而有所區別。只要是上列職務處分,鑑於對法官身分獨立之保障,對之不服,均得依法向職務法庭提起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2款之訴訟,以資救濟。
    2. 惟本款訴訟係當事人法官不服司法院於人事行政上作成之職務處分而提起,因此所謂職務處分,只限於由司法院作成前列之人事行政措施,不含職務法庭於懲戒程序中,依法官法第50條第1項,以判決作成之免除法官職務、轉任法官以外職務等司法懲戒處分。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法庭為何特別審理職務監督影響審判獨立之訴訟?

    1. 法官從事審判工作依據憲法享有審判獨立之保障,係為確保法官不受不當外力干涉,本於良知,依據法律而為正確、妥適之裁判,以使人民獲得充分有效而公平之法律救濟,維護人民之司法受益權。但法官必須忠於法律、公正、妥速及時地執行審判職務,方能使人民司法受益權真正獲得保障,故法官亦應受適當之職務監督(司法院釋字第530號解釋參照)。職務監督與審判獨立固然均在追求相同目的─維護人民之司法受益權,惟彼此間不免呈現衝突緊張關係。法官法第19條第1項前段規定:法官於其獨立審判不受影響之限度內,受職務監督。易言之,職務監督影響法官獨立審判者,法官就不受職務監督之拘束。依此,職務監督應守其適當界限,即不得影響法官之獨立審判。但二者間分際如何清楚劃定,受監督之當事人法官如認職務監督已危及其審判獨立時,應如何救濟,以排除有失審慎之職務監督的拘束力。法官法第19條第2項便規定,法官得向職務法庭尋求救濟,並因此成為同法第47條第1項第3款之職務訴訟案件。
    2. 不同於前述職務處分救濟案件偏重於法官身分獨立之保障,第3款職務監督影響審判獨立案件,係同時保障法官身分獨立與職務獨立。換言之,不論認為職務監督是危及其法官之身分獨立或職務獨立,當事人法官均得依上述規定,向職務法庭尋求司法救濟,由專業之職務法庭為審判獨立與職務監督間劃出適當之分界線,一方面使法官在不受外力不當侵擾的環境中,安然從事審判,作成最正確、妥適的個案裁判;另方面,職務監督者也能在排除侵犯審判獨立之疑慮下,發揮恰如其分之功能,俾使司法權能健全運作,贏得人民信賴。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法庭為何要審理法院院長聲請宣告法官會議決議違背法令之職務案件?

    1. 法院事務分配及合議庭法官之配置,決定案件之承辦法官,與司法公正和審判獨立之落實有密切關連,須依事先訂定之一般抽象規範,客觀公平合理地分配於法官,始足摒除恣意不當之干涉,維護法官審判之獨立,業經司法院釋字第665號解釋闡釋甚明。法官法第4章「法官會議」,將此攸關審判獨立、人民接受公平審判之事項,依法官自治精神,委由法官會議決議。惟如同審判獨立不表示受保障之法官即得恣意濫權甚至違法犯紀之理,法官會議就事務分配之決議,於法治國原則下,仍應遵守憲法、法律及司法院依法發布或下達之行政命令等各位階之法令規定。
    2. 為避免法官會議作成違背法令之決議,反而使事務分配逸脫應有之客觀、公平、合理的分配基準,侵害人民接受公平審判之訴訟權益,依法官法第24條第4項規定,院長對於法官會議關於預定次年度事務分配、代理次序及合議審判法官配置事項,及年中大幅變更法官事務分配事項(以下統稱「司法事務分配事項」)之決議,如認為違背法令者,經依法發交法官會議復議,仍經法官會議以特別多數決維持原決議者,得向職務法庭提出聲請,由中立之職務法庭審查後,以確認性質之宣告,就決議是否確屬違背法令為裁判。此並成為第47條第1項第4款所定「其他依法律應由職務法庭管轄」之職務案件。
    3. 簡言之,關於司法事務分配事項,法官本應依法自治,而負有執行法官會議決議行政事項之責的法院院長,亦應依法行政。法官法第24條第4項之聲請宣告法官會議決議違背法令案件,就是在落實法官依法自治、院長依法行政之公益,而非救濟私權性質之司法審查聲請案件。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法庭審理職務監督影響審判獨立案件之審理權限範圍?

    1. 比較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2款與第3款規範之用語,第2款職務訴訟稱職務法庭審理法官「不服職務處分」事項,第3款職務訴訟則稱職務法庭審理職務監督「影響審判獨立」事項。因此,職務法庭審理第2款職務訴訟之範圍,及於職務處分整體違法性問題,包括是否影響審判獨立;相對地,職務法庭審理第3款職務訴訟之範圍,則僅限於職務監督「是否影響法官審判獨立」之問題。除此以外,職務監督倘具有其他欠缺適法性或適當性之瑕疵,例如是否基於錯誤之事實作成監督,是否違反法律保留原則、比例原則、平等原則等等,則非職務法庭所得審理,此部分仍應循公務人員保障法提起復審或申訴、再申訴救濟,其中屬行政處分經復審者,並得依公務人員保障法與行政訴訟法之相關規定,向行政法院起訴。
    2. 至於職務法庭如何判斷實際個案有無審判權限,則依「當事人法官之主張」認定,惟當事人法官就其主張應由職務法庭審判之要素,包括個案程序標的是否為職務監督行為,有無影響其審判獨立等,仍應為適當之釋明。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案件是否應徵收裁判費?

    1. 職務法庭雖係為法官特別職務地位設置之專業審判權,但其審理職務案件之程序,既經法官法明定準用行政訴訟法,且就訴訟費用之徵收而言,法官職務地位與一般公務員或人民相較,並無應予差別待遇之特殊性,故應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1編第4章第5節相關規定,徵收訴訟費用。關於職務案件訴訟費用之徵收標準,依以下原則決定:
      (1)當事人法官提起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2款或第3款之職務訴訟,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98條第2項規定,因均非該法第229條所列之簡易訴訟程序事件,故應按通常訴訟程序事件之收費標準,按件徵收裁判費新臺幣(下同)4千元。
      (2)當事人法官對於職務法庭審理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2款、第3款職務訴訟所為之判決,依法官法第61條規定得提起再審之訴,且因職務法庭為一級一審,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98條之3第1項規定,應按件徵收裁判費4千元。至於職務法庭審理職務案件所為之裁定,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283條規定,如有法官法第61條之情形,當事人法官亦得準用法官法第61條至第68條及行政訴訟法第5編等規定,聲請再審,以資救濟,並應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98條之3第2項規定,徵收裁判費1千元。
      (3)職務案件聲請或聲明,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98條之5前段規定,原則上不徵收裁判費,惟同條但書所列之聲請,例如:聲請參加訴訟或駁回參加、聲請回復原狀、聲請停止執行或撤銷停止執行之裁定、起訴前聲請證據保全,及聲請定暫時狀態假處分或撤銷假處分之裁定等,均徵收裁判費1千元。
      (4)就院長聲請宣告法官會議決議違背法令案件,由於係以裁定形式為裁判,且性質上屬落實法官依法自治、院長依法行政之公益性司法審查聲請案件,故非屬訴訟案件,經準用行政訴訟法,法院院長提出之聲請,既非該法第98條第2項之起訴,亦非該法第98條之5但書中,關於聲請或聲明案件所列舉應徵收裁判費之範圍,故應不徵收裁判費。
    2. 職務法庭進行訴訟所需影印、攝影、抄錄、翻譯、運送、登載公報新聞紙、傳訊證人、鑑定人、使用通譯等,所生行政訴訟法第98條之6列明之進行訴訟必要費用,準用司法院所定之「行政訴訟裁判費以外必要費用徵收辦法」,定其徵收項目與標準。
    3. 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100條規定,職務案件之裁判費應由當事人預納,未預納者,審判長應定期命當事人繳納,逾期未納者,職務法庭應駁回其訴、再審或其他聲請。另進行訴訟必要費用,審判長得定期命當事人預納。逾期未納者,由國庫墊付,並於判決確定後,依職權裁定,向應負擔訴訟費用之人徵收之,此裁定並得為執行名義。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案件之再審程序

    職務法庭屬一級一審,其判決或裁定後,即告確定,不得上訴或抗告。但法官法第61條至第68條,針對職務法庭之判決(包括懲戒與職務案件之判決),設有再審之訴制度,另職務案件準用行政訴訟法結果,依準用之行政訴訟法第283條規定,職務法庭之裁定,倘有法官法第61條第1項所列各款再審事由者,應仍得準用再審之訴有關規定,聲請再審。茲就職務案件再審程序,分述如下:

    一、提起再審之訴之適格當事人:職務法庭之判決,若符合再審事由,當事人得提起再審之訴(第61條第1項)。此當事人係指受判決之原告當事人法官或被告。

    二、再審事由與提起再審之訴之不變期間

    (一)再審事由包括下列各款情形,以及以此等事由為再審原因者,所應遵循之不變期間(法官法第61條第1項、第63條第1項)如下:

    1.「適用法規顯有錯誤」:自判決書送達翌日起30日內。
    2.「依法律或裁定應迴避之法官參與審判」:自判決書送達翌日起30日內。
    3.「原判決所憑之證言、鑑定、通譯或證物,已證明係虛偽或偽造、變造」:自相關裁判確定翌日起30日內(依法官法第61條第2項規定:本款之證明,以經判決確定,或其刑事訴訟不能開始或續行非因證據不足者為限,得提起再審之訴)。
    4. 「參與裁判之法官關於該訴訟違背職務,犯刑事上之罪已經證明,或關於該訴訟違背職務受懲戒處分,足以影響原判決」:自相關裁判或處分確定翌日起30日內(依法官法第61條第2項規定:本款之證明,以經判決確定,或其刑事訴訟不能開始或續行非因證據不足者為限,得提起再審之訴。)。
    5. 「原判決就足以影響於判決之重要證物漏未斟酌」:自判決書送達翌日起30日內。
    6.「發現確實之新證據,足認應變更原判決」:自發現新證據翌日起30日內。
    7.「為判決基礎之民事或刑事判決及其他裁判或行政處分,依其後之確定裁判或行政處分已變更」:自相關之裁判或處分確定翌日起30日內。
    8.「確定終局判決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經司法院大法官依當事人之聲請,解釋為牴觸憲法」:自解釋公布翌日起30日內。

    (二)又依法官法第61條、第63條規定,提起再審之訴不變期間之起算雖如前述,但依行政訴訟法第276條第4項及第5項規定,再審之訴自判決確定時起,如已逾5年者,不得提起;對於再審確定判決不服,復提起再審之訴者,此5年期間,應自原判決確定時起算。此於職務案件提起再審之訴,應有準用。

    三、專屬管轄:再審之訴專屬職務法庭管轄。(法官法第62條

    四、再審程式:再審之訴,應以訴狀表明下列各事項,並添具確定終局判決繕本,提出於職務法庭為之(準用行政訴訟法第277條第1項):
    1.當事人。
    2.聲明不服之判決及提起再審之訴之陳述。
    3. 應於如何程度廢棄原判決及就本案如何判決之聲明。
    4. 再審理由及關於再審理由並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

    五、提起再審之訴,無停止裁判執行之效力。(法官法第64條

    六、職務法庭認為再審之訴不合法者,應以裁定駁回之。(法官法第65條

    七、職務法庭認為再審之訴無理由者,以判決駁回之。職務法庭認為再審之訴顯無再審理由者,得不經言詞辯論,以判決駁回之。再審之訴雖有理由,職務法庭如認原判決為正當者,應以判決駁回之。(法官法第66條

    八、再審之訴之辯論及裁判,以聲明不服之部分為限。(法官法第67條

    九、再審之訴,於職務法庭裁判前得撤回之。再審之訴,經撤回或裁判者,不得更以同一原因提起再審之訴。(法官法第68條

    十、裁定有法官法第61條第1項所列各款情形者,得準用法官法第61條至第68條,及行政訴訟法第5編之規定,聲請再審。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職務案件之暫時權利保護程序

    職務法庭以維護審判獨立為其專業,提供職務案件之當事人法官司法救濟途徑,並透過司法審查性質之裁定,維護法官會議之自治決議合於法令。惟職務案件之審理需要時間,於職務法庭審理終結並作成相關裁判以前,當事人法官之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可能已因違法之職務處分受到難以回復之損害,或其獨立審判將因違法職務監督遭受重大損害;抑或司法事務分配事項在法官會議決議生效後,縱有違背法令之疑,仍繼續按決議實施,可能進一步損及人民接受公平審判之訴訟權益。故為及時提供當事人法官有效之權利保護,並就爭議中之法官職務法律關係,避免重大急迫之損害危險,職務案件亦應準用行政訴訟法相關之暫時權利保護程序。茲分述如下:

    1. 職務處分救濟案件準用行政處分之停止執行
      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2款之法官不服職務處分救濟案件,其準用行政訴訟法上之訴訟類型,與以往針對人事上行政處分所得提起之行政訴訟類型相當,前已敘明。同理,如職務處分之執行,將使當事人法官發生難於回復之損害,並有急迫情事者,自應仿職務處分救濟案件不再以行政行為定性為區分之精神,一律準用行政訴訟法第116條行政處分之停止執行程序,以提供當事人法官暫時之權利保護。故於訴訟繫屬中,職務法庭得依職權,或依當事人法官之聲請,為停止執行之裁定;於起訴前,則僅得依聲請為此裁定。且職務處分救濟既係特別考量此等職務處分對法官身分獨立之影響,則職務法庭是否為停止執行裁定之判斷,除考量職務處分對當事人法官個人職務、身分權益是否將造成難於回復之損害外,更應審酌憲法所揭櫫的法官身分獨立保障,是否將致難於回復之損害,及其急迫情事,並衡量對整體公益,尤其是司法權健全行使之公益,有無重大影響(準用行政訴訟法第116條第2項、第3項)。
    2. 職務監督影響審判獨立救濟案件、法官會議決議違背法令審查聲請案件準用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
      (1)職務監督影響審判獨立案件之程序標的即職務監督行為,在可能發生之實際情形中,常非行政處分,而屬內部管理措施或事實行為,法官法第47條第1項第3款明定當事人法官認職務監督行為有影響審判獨立者,不論該監督行為之行為定性如何,均得向職務法庭尋求司法救濟,已如前述。故在職務監督是否影響審判獨立之爭議法律關係中,倘為防止發生重大損害或避免急迫危險,而有賦予當事人法官暫時權利保護必要,亦應一概準用程序標的廣泛,不限於行政處分之假處分程序(行政訴訟法第298條第299條),而不準用行政處分之停止執行。
      (2)同理,法官會議有關司法事務分配事項之決議有無違背法令,至多為爭執中之公法上法律關係,與行政處分之違法爭議無關,倘為避免司法事務分配在法官會議決議生效後,罔顧違背法令之疑慮而繼續實施,致進一步損及人民接受公平審判之訴訟權益者,亦應準用行政訴訟法上之假處分制度,容許法院院長依準用之該法第298條第2項提出聲請,讓職務法庭審酌是否合於假處分要件後,作出適當之裁定。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10-08更新 ]
  • 法官法對於法官、檢察官懲戒種類之規定為何?

    1. 法官法第50條規定,對法官之懲戒種類為:
      (1) 免除法官職務,並喪失公務人員任用資格。
      (2)撤職:除撤其現職外,並於一定期間停止任用,其期間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
      (3)免除法官職務,轉任法官以外之其他職務。
      (4)罰款:其數額為現職月俸給總額或任職時最後月俸給總額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
      (5)申誡。
    2. 這些懲戒種類,除法官外,也準用在檢察官之懲戒,此外,「免除職務」之懲戒手段比公務員懲戒法所規定之最重懲戒「撤職」更為嚴厲,且「罰款」之數額更高達現職月俸給總額或任職時最後月俸給總額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比公務員懲戒之「減俸」處分更重。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09-24更新 ]
  • 法官、檢察官懲戒程序之發動

    1. 法官之懲戒,依法官法第51條第1項規定,應由監察院彈劾後移送職務法庭審理。監察院可自行調查並為彈劾,司法院認法官有應受懲戒之情事時,除依法官評鑑之規定辦理外,得經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決議後(應予被付懲戒法官陳述意見之機會),逕行移送監察院審查(法官法第51條第2項、第3項)。
    2. 法官評鑑委員會評鑑結果,如認有法官法第37條各款情事,應為不付評鑑之決議。如認無第30條第2項各款應受懲戒之情事,應依第38條前段為請求不成立之決議或依第38條後段移送職務監督權人依第21條發注意命令或警告處分。如認有第30條第2項各款應受懲戒之情事,且有懲戒必要,則依第39條第1項第1款報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若認無懲戒必要則依第39條第1項第2款建議處分種類,報由司法院交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
    3. 檢察官懲戒之移送,依法官法第89條第8項規定,準用上開有關法官之規定。
    4. 至於司法院大法官之懲戒,依法官法第70條規定,得經司法院大法官現有總額3分之2以上之出席及出席人數3分之2以上之決議,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監察院審查後認應彈劾者,移送職務法庭審理。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09-24更新 ]
  • 對檢察官之懲戒事由為何?

    1. 檢察官應受懲戒之事項,規定於法官法第89條第7項,係指檢察官有同條第4項各款情形之一(即檢察官應送評鑑事由),並有懲戒必要者而言。法官法第89條第4項規定,共有7款,分述如下:
      (1)裁判確定後或自第一審繫屬日起已逾6年未能裁判確定之案件、不起訴處分或緩起訴處分確定之案件,有事實足認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有明顯重大違誤,而嚴重侵害人民權益者。
      (2)有法官法第95條第2款情事(有廢弛職務、侵越權限或行為不檢者),情節重大。
      (3)違反法官法第15條第2項(參與各項公職人員選舉,應於各該公職人員任期屆滿1年以前,或參與重行選舉、補選及總統解散立法院後辦理之立法委員選舉,應於辦理登記前,辭去其職務或依法退休、資遣)、第3項(違反前項規定者,不得登記為公職人員選舉之候選人)規定。
      (4)違反法官法第15條第1項(於任職期間不得參加政黨、政治團體及其活動,任職前已參加政黨、政治團體者,應退出之)、第16條(不得兼任職務或業務)或第18條(不得為有損其職位尊嚴或職務信任之行為,並應嚴守職務上之秘密。此守密之義務,於離職後仍應遵守)規定,情節重大。
      (5)嚴重違反偵查不公開等辦案程序規定或職務規定,情節重大。
      (6)無正當理由遲延案件之進行,致影響當事人權益,情節重大。
      (7)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情節重大。(法官法第89條第6項:「第四項第七款檢察官倫理規範,由法務部定之。」
    2. 法官法第49條第2項:「適用法律之見解,不得據為法官懲戒之事由。」此規定,依法官法第89條第1項,亦準用於檢察官。依立法說明,係以檢察官執行職務適用法律之見解,如發生歧異,乃檢察官對外獨立行使職權難以避免之結果,不得執為懲戒檢察官之事由。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09-24更新 ]
  • 職務法庭之組成

    1. 職務法庭設於司法院,其審理及裁判,由法官5人組成,以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為審判長,與具備實任法官10年以上資歷之陪席法官4人組成合議庭行之。另同審級法官較瞭解同一審級法官之事務,因此職務法庭之陪席法官其中至少一人,但不得全部,與當事人為同審級法官。
    2. 職務法庭陪席法官任期3年,由司法院法官遴選委員會自每審級中遴定各4人,共12人,提請司法院院長任命之。又為維護職務法庭辦理職務監督案件之客觀公允,法官法特予明定,具有職務監督權之法院院長不得為職務法庭之成員。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09-24更新 ]
  • 職務法庭之審判事項

    1. 職務法庭主要之功能是負責審理「法官及檢察官懲戒案件」、「法官不服職務處分之救濟案件」、「法官主張職務監督影響審判獨立之救濟案件」及「法院院長聲請宣告法官會議決議違背法令案件」,以中立之審判機關及嚴謹之司法程序,代表國家對法官、檢察官行使懲戒權,並解決與審判獨立有密切相關之法律紛爭,具有懲戒法官、檢察官,並落實憲法保障法官審判獨立等功能。
    2. 法官之身分受憲法明文保障,非受刑事或懲戒處分或禁治產之宣告,不得免職,非依法律,不得停職、轉任或減俸。因此,若有具體情事,足認法官有應受懲戒必要,並已不適任法官,職務法庭即得依法予以撤職,發揮淘汰不適任法官之功能。
    [ 行政訴訟及懲戒廳108-09-24更新 ]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