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常見問答 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LOGO

:::

常見問答

代碼說明
  • ▍新組織誕生
    在新法施行後,聲請憲法法庭裁判應向憲法法庭遞交聲請書。隨著憲法訴訟法於111年1月4日施行,由同樣15名大法官組成的「憲法法庭」將取代「大法官會議」。日後,憲法法庭將以111年憲判字第1號為始,作成「憲法法庭判決」取代大法官解釋,繼續職司解釋憲法的權責。


    ▍實現無缺漏的基本權保障─新增裁判憲法審查
    「裁判憲法審查」意指憲法法庭除了審查法律、命令等法規範是否違憲,還可以進一步審查「法院裁判」本身是否違憲。在新制施行後,縱使法律命令等法規範不違憲,憲法法庭將可能因法院裁判適用法律命令的法律見解違憲,而宣告「判決或裁定違憲」。
    法院的裁判既然是一種公權力的行使,與任何公權力之行使相同,也應受憲法規制。裁判憲法審查新制亦可讓裁判成為被審查的標的,也讓基本權保障、憲法價值理念落實為訴訟攻防的日常,內化為司法的基因。憲法法庭可以廢棄原判決發回管轄法院,達成無缺漏基本權保障。


    ▍大法官的名字─判決主筆制
    憲法訴訟法施行後,憲法法庭判決將顯示主筆大法官姓名。憲法法庭裁判內將顯示全體大法官對於各項判決結果採取同意或不同意的立場,另附由個別大法官具名的意見書。


    ▍邁向透明─書狀公開、建立閱卷制度
    為促進憲法議題之討論思辯及兼顧公眾知的權益,憲法訴訟法規定在大法官決議受理聲請案後,將案件聲請書及相關機關答辯書的內容公開於憲法法庭網站,供不特定公眾閱覽。
    符合法定資格的人,將可在案件審理中聲請閱覽卷證。於案件審結後,民眾為了學術、新聞等公益目的,也可聲請閱覽檔卷,讓公開透明與歷史資訊共享更進一哩。


    ▍與專家社會共同思辯─正名法庭之友、鑑定人
    在憲法訴訟法施行前,大法官已針對許多案件召開言詞辯論,也在言詞辯論程序邀請專家學者、法庭之友共同出庭參與言詞辯論。
    憲法訴訟法將鑑定人、法庭之友的實務運作進一步提高規範密度,使憲法法庭指定專家、學者提供專業意見有更明確規範可以遵循。當事人以外之人民、機關、團體也可以聲請憲法法庭許可,提供具參考價值之意見或資料,開啟憲法法庭與社會共同思辯的新紀元。


    ▍不變期間、線上起訴與書狀規則
    憲法訴訟法施行後,增加了許多訴訟種類,向憲法法庭聲請的案件數量也可預期將會增加。為了讓珍貴的憲法法庭審判資源不被浪費,使有憲法上重要性的案件有機會被審理到,憲法訴訟法針對各種人民聲請案件都規定聲請的不變期間。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憲法訴訟是由哪個機關負責審理?
    憲法訴訟是由司法院15位大法官組成我國唯一的憲法審查機關「憲法法庭」審理案件,行使憲法所賦予其解釋憲法與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的職權。


    審理哪些案件?
    依據憲法訴訟法規定,憲法法庭審理法規範(法律與命令)憲法審查及裁判憲法審查、機關爭議、總統副總統彈劾、政黨違憲解散、地方自治保障及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等類型案件。


    憲法訴訟法何時開始施行?
    憲法訴訟法是現行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進行全案修正後的新法,也是未來憲法法庭改以嚴謹的法院訴訟程序審理上述各類型案件的程序法規。憲法訴訟法已經總統於108年1月4日公布憲法訴訟法,於111年1月4日施行。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1. 憲法法庭的建立,是依據81年5月28日公布的憲法增修條文(憲法第2次增修)第13條第2項(現移列為第5條第4項)規定:「司法院大法官,除依憲法78條之規定外,並組成憲法法庭審理政黨違憲之解散事項。」到了94年6月10日中華民國憲法第7次增修條文公布,於第5條第4項增加憲法法庭審理總統、副總統彈劾案件的規定。亦即,憲法增修條文規定,憲法法庭由大法官組成,審理「總統、副總統之彈劾」及「政黨違憲之解散」事項。

    2. 憲法法庭於81年入憲後,82年2月3日「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配合修正公布,於第13條規定,大法官審理解釋案件,必要時得準用憲法法庭開庭的規定進行言詞辯論。我國「憲法法庭」即於82年10月22日落成啟用,以彰顯我司法之公正與公開。

    3. 憲法訴訟法111年1月4日施行後,由15位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審理法規範憲法審查及裁判憲法審查案件、機關爭議案件、總統、副總統彈劾案件、政黨違憲解散案件、地方自治保障案件、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等案件。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111年1月4日憲法訴訟法施行後,人民在依法定程序用盡審級救濟途徑,仍受不利確定終局裁判,可以在符合法律規定的前提下,就下列事項聲請憲法法庭判決:

    法規範及裁判憲法審查
    在人民用盡救濟途徑,認為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違憲,或裁判本身違憲時,可以向憲法法庭聲請宣告法規範及裁判違憲(憲法訴訟法第59條、第60條)。

    法規範憲法審查在憲法訴訟法施行前已經存在,意指審查法律或命令是否違反憲法。如果憲法法庭認為人民的聲請有理由,可能會宣告法律或命令失效,或要求立法者重新檢討修正或另定法律。如果確定終局裁判已在111年1月4日以前合法送達,而人民認為裁判適用的法律或命令牴觸憲法,可以在111年7月4日前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釋憲)。詳情請參Q12Q13

    法規範及裁判憲法審查是憲法訴訟法新增的程序,意指憲法法庭審查裁判適用的法律或是裁判見解是否違反憲法。在裁判所適用的法律、命令等法規範違憲時,適用違憲法令的裁判會被憲法法庭廢棄發回管轄法院。在法令並不違憲,但裁判適用法令的見解違反憲法意旨時(例如民法第195條第1項後段規定「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並無牴觸憲法,但若某一民事法院判決以讓加害人跪地示眾「洗門風」為回復名譽的方法,被憲法法庭認為涉及加害人自我羞辱、損害人性尊嚴),憲法法庭就可能會宣告「法規範不違憲,但判決違憲」,將原判決違憲的部分廢棄並發回管轄法院,使法院依照憲法法庭判決見解重新審理。詳情請參Q10Q11


    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
    如果人民認為確定終局裁判適用法規範所表示之見解,與不同審判權終審法院之確定終局裁判適用同一法規範已表示之見解有異時,可以聲請憲法法庭為統一見解之判決(憲法訴訟法第84條第1項、第2項)。相關規定請詳參Q14


    由於憲法法庭並不取代各級法院的審判功能,因此,所有憲法法庭審理的人民聲請案件都以用盡審級救濟途徑為前提。所謂用盡審級救濟途徑,指的是針對要爭執的事項依法律已經沒有再上訴、抗告的途徑。如果法律針對該事項允許上訴或抗告,民眾沒有善用,坐等救濟期間經過而讓裁判確定,就不能提起憲法訴訟。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有。

    憲法訴訟法針對各種案件類型分別設有聲請期間之限制,這些都是法律規定應遵循,也不會因遇例假日、國定假日而延展或縮短的「不變期間」。關於在途期間的計算,請詳參Q22

    ˜  人民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及裁判憲法審查案件,應於不利確定終局裁判送達後6個月之不變期間內聲請(第59條第2項)。
    ˜  人民聲請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案件,應自不利確定終局裁判送達後3個月之不變期間內聲請(第84條第3項)。這個規定大致上和舊法規定的一樣。
    ˜  人民針對111年1月4日前已送達的不利確定終局裁判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須在111年7月4日前為之。

    上述聲請期間的計算方式,是從用聲請人用盡審級救濟之最終裁判送達之翌日起算(憲法法庭審理規則第59條第2項、第70條)。

    例:A的民事訴訟事件經臺灣高等法院判決敗訴,A不服,委任B律師為訴訟代理人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最高法院認為A的上訴無理由或不合法,駁回A的上訴,駁回的裁定或判決於111年1月20日送達B律師。如果A認為最高法院裁判適用的法規範或該裁判本身違憲,欲聲請憲法法庭裁判憲法審查,A必須在最高法院將對A的不利裁判送達B律師的次日,亦即111年1月21日起,6個月內向憲法法庭提起。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除非有法定例外情況,否則超過聲請期間就不能聲請。

    所謂法定例外,限於因為天災而導致郵電不通等不可抗力、不可避免的事由,導致遲誤了不變期間的狀況,並不包括不是天災或不可歸責事由,只是聲請人主觀上認為不應歸責於自己的情形。

    聲請人應於上述天災或不可歸責事由消滅後1個月內,以聲請書向憲法法庭聲請回復至尚未遲誤的狀態(憲法法庭審理規則第19條第1項)。聲請人聲請回復原狀,應以聲請書說明得即時調查之證據,供審查庭或憲法法庭審酌;聲請書內並應同時記載補行聲請事項,以免再次遲誤(憲法法庭審理規則第19條第4項)。

    為了使訴訟關係早日確定,如果遲誤不變期間已逾1年,則不得再聲請回復原狀(憲法法庭審理規則第19條第3項)。


    參考法條:
    憲法法庭審理規則第19條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何謂「裁判憲法審查」?

    1. 裁判憲法審查,指人民對於其依法定程序用盡審級救濟的案件,如認為其受法院不利確定終局裁判本身有牴觸憲法的情形,可以於不利確定終局裁判送達後6個月不變期間內,聲請憲法法庭宣告裁判違憲。
    2. 依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規定,大法官僅能就人民受法院不利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的「法律或命令」審查有無違憲,並無法處理各法院裁判在解釋法律及適用法律時,誤認或忽略了基本權利重要意義,或是違反了通常情況下所理解的憲法價值等司法權行使有違憲疑慮的情形。憲法訴訟法引進「裁判憲法審查制度」,使大法官從現行的法令憲法審查擴及於「法院確定終局裁判」的憲法審查,是人民基本權保障的大躍進。
    3. 裁判憲法審查並不是第四審,而是一種特殊的救濟制度。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聲請裁判憲法審查,須具備以下條件:

    1. 聲請人對於其聲請憲法法庭為裁判憲法審查的原因案件,必須已依法定程序用盡審級救濟取得最終裁判;例如依法可以上訴而未上訴以致於裁判確定者,就不符合用盡審級救濟的條件。
    2. 以聲請書記載聲請人、法定代理人或訴訟代理人、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確定終局裁判有如何違憲的情事及所涉憲法條文或憲法上權利、聲請判決的理由及聲請人對本案所持的法律見解等。
    3. 檢附確定終局裁判及其他與聲請案件有關的關係文件。
    4. 於不利確定終局裁判送達後6個月不變期間內提出聲請,並檢附遵守期間規定的證據。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憲法訴訟法施行前後,對於新舊法接軌期間聲請人的權益有何保障?

    • 111年1月4日起送達的確定終局裁判,適用新法(憲法訴訟法),人民可提起裁判憲法審查聲請

    人民對於新法施行後所受的不利確定終局裁判,無論是認為裁判所適用的法規範(法令)或該裁判本身有牴觸憲法的情事,都可以於裁判送達後6個月不變期間內,依新法聲請憲法法庭宣告違憲。憲法法庭審理後如果認為確屬違憲,將直接廢棄該確定終局裁判,發回管轄法院重新審理。

    • 111年1月3日以前送達的確定終局裁判,適用舊法(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人民仍可提起法規範(法令)憲法審查聲請

    人民對於新法施行前所受的不利確定終局裁判,認為所適用的法規範(法令)有牴觸憲法的情事,請儘早即時於新法施行前提出聲請;如果來不及提出聲請,在新法施行後,仍然可以在6個月內,即111年7月3日(星期日,以次日7月4日代之)以前提出聲請。由於以上聲請案件的原確定終局裁判送達在新法施行前,沒有裁判憲法審查制度的適用,憲法法庭尚不得於宣告法規範(法令)違憲的同時廢棄原確定終局裁判,聲請人須循現制依再審或非常上訴的途徑以維權益。
    另外,立法機關考量普通法院及行政法院改由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新制於108年7月4日施行後,到新法施行前這段期間,人民如果無法就法院已援用大法庭法律見解的確定終局裁判,於新法施行後聲請裁判憲法審查,對於人民權利保障未臻周全,於是在新法第92條第1項設但書規定,對於新法施行前已送達,並已援用大法庭法律見解的確定終局裁判,例外允許於新法施行後6個月內(即111年7月4日止)可以向憲法法庭提出裁判憲法審查聲請。也就是說,雖然是在111年1月3日以前送達的確定終局裁判,如果該裁判已經援用大法庭法律見解,就例外適用新法,並在111年7月4日前,人民可向憲法法庭提起裁判憲法審查聲請。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提起裁判憲法審查期間

    裁判憲法審查是新制施行後才有的制度,在111年1月4日後才有可能聲請憲法法庭審理此種案件。111年1月4日後,欲聲請裁判憲法審查,聲請人需用盡審級救濟途徑,在收到確定終局裁判書6個月內遵守期間提出,如上圖中判決C所示。若是在用盡審級救濟程序確定判決送達超過6個月才提出,如上圖判決D所示,聲請就不合法。關於6個月期間的計算請詳參Q05

    如果用盡審級救濟的確定終局裁判在111年1月3日前已送達,如上圖B所示,人民原則上不得聲請裁判憲法審查(憲法訴訟法第92條第1項前段本文)。

    但如果111年1月3日前已送達的確定終局裁判有援用最高法院大法庭法律見解,如上圖判決A所示,則例外可以於111年7月4日前聲請裁判憲法審查。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聲請裁判憲法審查的聲請書應該說明案件事實與涉及法律,並附具體的理由說明,聲請人認為確定終局裁判的哪一部分,對於聲請人何種受憲法基本權利造成侵害,或是該部分違反了何種憲法原則。由於憲法法庭不是「第四審」也不是「最最高法院」,不能以最高法院或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為「違法」為理由而聲請裁判憲法審查。所以,如果人民認為確定終局裁判違背法令而提出憲法裁判審查的聲請,但該裁判違背法令之處並未涉及憲法問題,憲法法庭也不會受理。此外,聲請書狀另應說明,為何聲請人主張的爭點具有憲法重要性。

    聲請人可以自我檢視聲請書是否已經涵蓋以上事項的說明,提出裁判憲法審查的聲請書狀所需的各項基本資料等形式要件,請詳參人民聲請憲法法庭裁判自我檢核表憲法訴訟書狀範例。至於是否符合上述要件,仍由憲法法庭依個案認定。


     

    參考法條:
    憲法訴訟法第59條、第61條第1項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提起法規範憲法審查期間

    在憲法訴訟法施行前,人民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釋憲)並沒有聲請期限的規定。新法施行後,憲法訴訟法第59條第2項設有聲請期間,明文規定人民聲請法規範及裁判憲法審查,必須在用盡審級救濟的確定終局裁判送達後6個月內提起。針對這個新舊法差異,憲法訴訟法第92條第2項明文規定,人民針對111年1月3日以前已送達的不利確定終局裁判,如果已符合用盡審級救濟途徑等一切法定要件,可以在新法施行日(即111年1月4日)起6個月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而不是由裁判送達時起算6個月。

    如附圖中判決B送達乙的情況,判決B送達乙的時間縱使距離聲請時已超過6個月,乙仍然可以在111年7月4日前聲請憲法法庭宣告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的法規範違憲。不過除非判決B有援用大法庭見解(詳參Q10),否則乙只能聲請舊法已有的「法規範違憲審查」,不能聲請「裁判憲法審查」。而如附圖判決A的情況,甲必須在不利確定終局裁判送達6個月內向憲法法庭聲請法規範及裁判憲法審查,超過即不合法。

    但如果確定終局裁判送達的年代過於久遠,憲法訴訟法第92條第3項特別規定,新法施行後仍不得再聲請舊制法規範憲法審查。如上圖中判決E送達距離戊聲請時已超過5年,就不能聲請。例外是如果判決E是刑事判決,縱使不利確定終局裁判送達已超過5年,戊仍然可以在111年7月4日前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承上題(Q12)乙的情況,人民在111年7月4日前還有機會依照舊制提出法規範憲法審查的聲請。此種聲請案件得否受理,需依新法施行前之規定,也就是人民必須依法定程序提起訴訟,用盡救濟程序,得到不利的確定終局裁判。

    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的聲請書可參照人民聲請憲法法庭裁判自我檢核表、憲法訴訟書狀範例。書狀內應該說明不利確定終局裁判的法院與案號、何時送達、具體說明案件事實與所涉及法律、主張判決中適用的哪一條法律或命令牴觸憲法,以及聲請人認為侵害哪種基本權或違反哪項憲法原則。

    另外,在舊制就有的法規範憲法審查下,人民除了主張法律或命令違憲,還可以主張「判例」和「決議」違憲。雖然「判例」和「決議」制度已經廢除,但是由於立法制度銜接上有設置過渡期,因此,在新制開始實施的111年1月4日至111年7月4日之間,人民如依照上題(Q12)乙的情況提出法規範憲法審查聲請時,仍可依照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154號及後續相關解釋,聲請憲法法庭對於確定終局裁判所援用之「判例」和「決議」進行法規範違憲審查。


    參考法條
    憲法訴訟法第90條第1項、第92條第2、3項
    憲法法庭審理規則第73條第1項
    法院組織法第57條之1第3項

    行政法院組織法第16條之1第3項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人民已經依法定程序用盡審級救濟,認為不利確定終局裁判適用法規範所表示的見解,與不同審判權終審法院的見解不同時,得於3個月內聲請憲法法庭為統一見解的判決(憲法訴訟法第84條第3項)。關於3個月期間的計算請詳參(Q05)

    民事訴訟、行政訴訟,分別由普通法院、行政法院審理。民事訴訟的終審法院為最高法院,行政訴訟的終審法院為最高行政法院,分屬於不同審判權。當兩個終審法院針對同一個法律的解釋適用見解不同時,就有統一見解的必要。例如,最高法院民事庭認為行政罰鍰裁處確定後,未執行完成前,受處分人死亡,行政機關不能再就遺產執行行政罰鍰;最高行政法院則認為在同樣的情形,行政機關可以就遺產的範圍內執行行政罰鍰(改編自釋字第621號解釋),就產生不同審判權的終審法院適用法規範的見解歧異。這種情形就可以依法聲請憲法法庭裁判。但如果是相同審判權上下級審間,例如高等法院民事庭與最高法院民事庭之間的見解歧異,由於二者間並非不同審判權終審法院的關係,其見解歧異就不屬於統一解釋法令的範疇。此外,假設上例中的最高法院民事庭在後來的其他裁判中變更見解,認為行政機關可以就遺產的範圍內執行行政罰鍰時(憲法訴訟法第84條第2項後段),原來見解不同的情形就消失了,當然就不可以聲請憲法法庭統一解釋法令。

    提出此類聲請,聲請書內應記載聲請人、法定代理人或訴訟代理人、檢附確定終局裁判及與聲請案件有關文件名稱與件數等法定事項、確定終局判決的法院與案號、何時送達、遵守3個月內提出(憲法訴訟法第85條第1、2、3、7、8款),相關格式請參考人民聲請憲法法庭裁判自我檢核表憲法訴訟書狀範例

    聲情書還必須具體說明案件事實與見解發生歧異之經過及所涉法規範,以指明不同審判權的終審法院在適用同一法規範時,所表示的見解不同,並明確記載聲請人對本案所持之法律見解,以及聲請人希望憲法法庭如何判決(憲法訴訟法第85條第4、5、6款)。


    參考法條:
    憲法訴訟法第84條及第85條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會。

    憲法訴訟法於第九章訂有過渡條款,規定在新法施行前已提出聲請但大法官尚未審理終結之案件,憲法法庭會繼續審理,以兼顧在新、舊法制接軌期間,聲請人權益保護的必要性與法律的安定性。

    關於案件是否應受理,一律繼續依舊法(即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的規定加以審查(憲法訴訟法第90條),關於其他判決如何做成、程序如何進行等事項,則依新法規定繼續審理。


    參考法條:
    憲法訴訟法第90條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憲法法庭如認為新法施行前已聲請的人民聲請法規範憲法審查(釋憲聲請案)有理由,只會宣告法律違憲,不會廢棄不利確定終局裁判(憲法訴訟法第91條第1項)。

    如果憲法法庭宣告不利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的法律違憲,聲請人可依法聲請再審或由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的方式尋求救濟(詳細請參考Q50憲法法庭認為我的聲請有理由,是不是代表對我不利的判決已經被改判了?」、Q51「如何請求法院依憲法法庭判決改判原因案件?」、Q52「請求法院依照憲法法庭判決改判有時間限制嗎?」)。


    參考法條:
    憲法訴訟法第91條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憲法訴訟案件裁判費如何計收?除裁判費以外,有無徵收其他費用?

    1. 憲法法庭審理案件是以客觀憲法秩序的維護為其核心,憲法訴訟法明定不徵收裁判費。
    2. 憲法訴訟法建立閱卷制度,當事人、訴訟代理人或辯護人及第三人向憲法法庭聲請閱卷而經裁定許可者,其影印、列印訴訟卷宗卷內文書或因複製電子卷證而請求交付光碟等,須另依憲法法庭閱卷相關規定繳納閱卷費用。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憲法訴訟是否必須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 ?

    1. 憲法訴訟法對於聲請憲法審查,並未採律師強制代理,當事人可以自己提出聲請或答辯,也可以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提出。另外,經憲法法庭審判長許可,當事人也可以委任法學教授、副教授或助理教授、機關辦理法制或法務人員提出憲法審查聲請。
    2. 但憲法法庭行言詞辯論時,則採律師強制代理為原則,除當事人或其代表人、法定代理人具有一定的專業資格(即具有法官、律師或法學教師資格)、受審查法規範主管機關或憲法法庭指定相關機關的代表人,以及總統副總統彈劾案件的被彈劾人已選任辯護人等情形以外,當事人必須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以提高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的水準及效率,並兼顧維護當事人憲法訴訟權益。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書寫聲請書狀格式請參見人民聲請憲法法庭裁判自我檢核表,以及憲法訴訟書狀範例。聲請憲法法庭裁判,應依聲請各種案件類型,記載法定應記載事項,並附具相關佐證資料提出於憲法法庭。關於各種案件類型應記載事項,請詳細參閱Q06Q11Q12


    參考法條:
    憲法訴訟法第14條、第15條第1項、第50條、第56條、第60條、第66條、第68條、第78條、第82條準用第50條、第83條準用第60條、第85條
    憲法訴訟書狀規則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 聲請書遞交給憲法法院後,大法官都能看到。如果案件經評決受理,憲法法庭會將受理案件聲請書內容依法公開於憲法法庭官方網站,讓公眾都能閱覽,這是為了促進憲法議題之討論思辯及兼顧公眾知的權益(憲法訴訟法第18條憲法訴訟案件書狀及卷內文書公開辦法第2條及第3條)。

    如果聲請人自認為遞交的書狀內容有不希望讓公眾得知的隱私,或依法應予限制公開之事項,例如不想公開的個人機敏資訊、依法不得揭露之他人個人資訊、國家或公務機密、營業秘密或其他依法應秘密、應限制公開或公開為不當之事項,可以製作經過適當遮掩的公開書狀電子檔,併同完整未遮掩的聲請書狀一起提交給憲法法庭,供憲法法庭決定書狀公開程度時參考,避免洩密、洩漏自己或他人個資的困擾。

    雖然憲法訴訟沒有強制聲請案件一定要委任律師代理,但如果當事人有委任律師為代理人,則律師負有義務協助聲請人審查書狀提出前是否已經確實遮掩限制公開的事項(憲法訴訟案件書狀及卷內文書公開辦法第8條)。關於遮掩的說明請參見憲法訴訟書狀限制公開事項遮掩指引。 

    [ 憲法法庭書記廳111-11-22更新 ]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