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 LOGO

:::

最高法院審理108 年度台上字第3830號莊嘉億等家暴殺人案件新聞稿

最高法院審理108 年度台上字第3830 號

莊嘉億等家暴殺人案件新聞稿

壹、本院判決摘要

一、莊嘉億、莊劉禎梅因家暴殺人案件,經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重訴字第31號判決後,檢察官及莊劉禎梅均提起上訴,莊嘉億部分由原審依職權逕送本院審判,視為已提起上訴。

二、本院於民國109年3月26日,以108年度台上字第3830號判決駁回全部上訴,而告確定。

貳、第二審判決情形(主文)

第一審判決撤銷。

莊嘉億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殺人罪,累犯,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扣案之鐵棍1 支沒收。

莊劉禎梅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違背義務之遺棄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9年。

參、第二審認定事實摘要:

莊嘉億於受託照顧案發當時年僅4歲之被害人A女期間,接續凌虐毆打A女,致A女受有多處瘀、挫傷,及右側股骨遠端開放性骨折等傷害,因恐其另案遭通緝之身分及其凌虐A女之行為遭發現,而拒絕將A女送醫治療,且A女骨折斷骨處刺穿皮膚之傷口化膿而持續惡化後,有無力自行坐立、進食及便溺之情形,莊嘉億已預見若未將A女送醫治療,A女可能因此死亡,仍因顧慮其通緝犯身分遭發現,拒絕將A女送醫治療,而容任A女死亡結果之發生,因認莊嘉億係基於不確定之殺人故意,以上開不作為之方式,導致A女因傷口持續惡化產生諸多併發症,並引發敗血性休克及中樞神經休克而死亡。

莊劉禎梅於自願照顧A女期間,明知A女已因其子莊嘉億之凌虐行為而受有傷害,於請求莊嘉億帶A女就醫遭拒後,為避免莊嘉億之虐童犯行及遭通緝之身分被發現,不僅未將A女交由A女之外祖母照顧,且取消社工人員對A女之訪視,而放任A女傷勢惡化。惟莊劉禎梅並非實際照顧A女之人,亦未與A女同住一室,且其雙眼視神經萎縮(右眼最佳視力為0.05,左眼最佳視力無光覺)而未注意A女傷勢變化狀況,其主觀上雖未預見A女可能發生死亡結果,而無間接殺害A女之不確定故意,然其未基於保證人地位,對受傷之A女提供必要之保護或救助,卻反而加以遺棄,而消極不送A女就醫,終致A女因傷口惡化而發生死亡之結果。

肆、本院判決理由要旨:

一、第二審判決就其如何認定莊嘉億有本件間接故意殺人之犯行,以及莊劉禎梅有本件遺棄致人於死之犯行,已綜合全案證據資料,詳加剖析論述其認定犯罪事實所憑證據及理由,並說明莊劉禎梅主觀上並未預見A女有發生死亡之結果,亦無此本意,而無從認定莊劉禎梅對A女亦具有殺人之直接或間接故意,因此莊嘉億就本件被訴殺害A女之犯行,與莊劉禎梅間並無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故不成立殺人共同正犯之理由。核其所為之論斷,俱與證據法則無違,並無判決不適用法則或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情形。

二、第二審判決於量刑時,已詳加說明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莊嘉億惡性重大,所生損害至鉅,且無可彌補,兼衡其犯罪後已自白犯行及其他一切情狀,認莊嘉億所犯殺人罪尚無處以極刑之必要,而量處無期徒刑,並宣告禠奪公權終身。另就莊劉禎梅犯遺棄致人於死罪部分,處有期徒刑9年,其認事用法,尚無違誤,量刑亦稱妥適。檢察官上訴意旨就莊嘉億部分爭執量刑過輕,另就莊劉禎梅部分主張其主觀上應有殺害A女之不確定故意,應論以共同殺人罪;以及莊劉禎梅上訴意旨否認有遺棄A女之犯意,均非可採,其等上訴應併予駁回。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郭毓洲

                                             法官張祺祥

                                             法官沈揚仁

                                             法官蔡憲德

                                             法官林靜芬

 

 

 

  • 發布日期 : 109-03-26
  • 發布單位 : 最高法院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