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查詢服務-司法新聞查詢-各法院新聞-臺灣臺東地方法院邀請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楊智守法官講授「連帶債務人一人和解效力初探與附帶民事訴訟常見程序爭議處理」 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LOGO

:::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邀請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楊智守法官講授「連帶債務人一人和解效力初探與附帶民事訴訟常見程序爭議處理」

連帶債務人一人和解效力初探與附帶民事訴訟常見程序爭議處理-1

  臺東地院113年法官在院研習計畫於6月21日邀請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楊智守法官主講「連帶債務人一人和解效力初探與附帶民事訴訟常見程序爭議處理」,以相關實務案例探討連帶債務的特性、和解類型消滅連帶債務的效力,及附帶民事訴訟常見程序爭議之處理。
  楊法官首先從和解契約在連帶債務的定位,依民法第736條規定,成立和解契約之要素包含法律關係不明確與互相讓與性約定,欠缺其一,縱為終止或防止爭執發生而為拋棄權利或承擔義務之約定,該約定雖屬有效,但仍非和解。接著說明債權人與連帶債務人之一人和解時,應先決定和解標的為全部或一部,次則決定和解類型,若為創設性和解,則為和解標的範圍之債務全歸消滅,具有絕對效力,不侷限於成立和解之債務人應分擔部分;若為認定性和解,則原債務並未消滅,僅有給付範圍擴大縮小之別,擴大給付部分,僅有相對效力,對其他債務人不生效力,亦不生免除債務效果;縮小給付部分,則在和解約定給付小於該連帶債務人應分擔部分之範圍生債務免除效果,他連帶債務人得依民法第276條第1項規定,主張同免責任。最後,就洗錢防制法之交付帳戶罪之被害人得否提起附民、沒有刑案繫屬的附民之判決駁回,應為合議或是獨任等附帶民事訴訟常見程序爭議問題加以討論,並分享其審理相關案件之經驗。
  連帶債務人之和解效力與附帶民事訴訟程序,向來在實務上存有諸多疑義,楊法官學識及審判實務經驗豐富,參與研習法官於會中提出相關問題與講座熱烈討論互動,咸感獲益良多。

  • 發布日期 : 113-06-24
  • 發布單位 :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