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查詢服務-司法周刊-進階搜尋-王澤鑑前大法官評析近年最高法院不當得利相關判決 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LOGO

:::
臺東地院講座

王澤鑑前大法官評析近年最高法院不當得利相關判決

    【本刊臺東訊】臺東地方法院與臺東律師公會日前邀請王澤鑑前大法官主講「近年來最高法院有關不當得利判決之評析」,由張宏節院長主持。

    王前大法官首先回顧我國法院在不當得利的案件發展、類型、規範功能及不當得利請求權之再構成;說明不當得利之概念在經過數十年學說與實務的共同努力,已確立了其可區分為給付型不當得利與非給付型不當得利,並闡述此二者之成立要件與競合關係。

    其次,王前大法官以民法第179條說明給付型不當得利之功能、構成要件及類型。並就給付目的不達之類型,以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174號、105年度台上字第1434號、108年度台上字第794號等判決予以分析討論,如當事人間共有契約關係(如承攬契約),則應優先適用契約規範,而排除給付目的不達型不當得利之適用。

    至於非給付型不當得利,王前大法官指出,權益侵害型不當得利的核心問題在於如何明確其請求權基礎。申言之,即如何將民法第179條規定的「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解釋適用於權益侵害型不當得利。其舉利用他人興建燈塔夜航捕魚之例加以說明:該例之所以不成立不當得利,就法律構成要件言,可認係其夜航捕魚所獲利益,並未致建造燈塔者受損害;就經濟效益言,此種「搭便車」而獲得之反射利益應予容許,方能不妨礙社會經濟活動。又如閱讀他人之書而獲得靈感、有所發明、投資獲利,或官司勝訴時,均不成立不當得利。且所謂致他人受「損害」與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亦有不同。誠如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3398號判決謂:「不當得利請求權,係以使得利人返還其所受利得為目的,非以相對人(損失者)所受損害之填補為目的,故與損害賠償請求權不同。」

    王前大法官亦說明權益侵害型不當得利的成立要件及舉證責任,仍應以致他人受損害為要件,即受益與受損害須具有直接性,其受利益係直接來自受損害,而非經由第三人財產。

    王前大法官最後並期許與會者整合實務案例,建構法釋義學的體系,創設可檢驗的規則,形成共識後便可在法律適用上趨於穩定與減少論證成本,使不當得利規範更能調整私法中無法律上原因的財產變更,以維護市場經濟活動及私法秩序。

    • 發布日期 : 112-11-17
    • 更新日期 : 112-11-17
    • 發布單位 : 參事室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