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查詢服務-司法周刊-進階搜尋-臺中地院邀梁宏哲法官解析銀行法重要實務見解 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司法院全球資訊網-LOGO

:::
增進專業知能

臺中地院邀梁宏哲法官解析銀行法重要實務見解

    【本刊臺中訊】為提升法官審判知能,臺中地院日前邀最高法院梁宏哲法官介紹銀行法中重要實務見解。

    梁法官首先探討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關於違法吸金達1億元以上之認定標準;此規定重點在於吸金規模對社會之影響,故此犯罪是由一個單獨正犯或數個共同正犯所為,對結果並無影響。另該項後段加重本刑規定與利得沒收概念不同,故於計算吸金規模是否已達1億元以上時,不應套用犯罪所得之沒收標準。

    梁法官再就同條第3項之「行為負責人定義」進行探討,並指出公司法於107年修正廢止「外國公司認許制度」之前,未經認許之外國法人及港澳、大陸地區法人均不具法人資格,但在其後則應認該等法人具備我國法人資格。梁法官認為刑法關於緩刑之規定,並未排除法人之適用,故亦可宣告或撤銷緩刑,並表示在制度上,要求「法人」建立一套有效之法遵管理系統,設計能夠使其代理人、受僱人或從業人員遵守法令之措施,以法遵理念對法人為附條件緩刑,或更有實益。

    至於銀行法第136條之1規定犯罪所得沒收之範圍認定,梁法官舉德國沒收制度為例,說明德國法制保障範圍僅針對直接被害人,保障之方式僅有發還制度,並無債權之給付制度;而我國最高法院歷來相關判決先例意旨觀之,我國沒收制度不論新舊制度均保障至間接被害人與債權請求權,是以尚無參考德國法而為解釋之空間。梁法官認為,第136條之1規定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之利得,除產自犯罪而獲得之利潤或利益外,尚應包括為了犯罪而賺取之報酬或對價。其並引用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3282號判決意旨,認為於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應負共同沒收之責。

    另就非法吸金罪與變質多層次傳銷管理罪構成想像競合犯議題,梁法官引用實務判決加以分析。就刑法第55條關於想像競合犯規定,於輕罪有併科罰金之情形,最高法院歷來多數見解認為想像競合犯之處罰,以所從處斷之重罪法定刑主刑種類及輕重為據,所犯輕罪之法定刑僅於最輕本刑部分作為限制其量刑下限之門檻,即所謂「輕罪封鎖作用」;惟最高法院111年度台上字第977號判決意旨則採「得併科」見解。

    又,銀行法第125條之2第1項規定之銀行職員特殊背信罪,乃以銀行負責人或職員對於銀行負有管理財產利益之義務或對銀行之財產具有處分權為成立要件。該條項後段所規定因犯罪獲利達新臺幣1億元以上,係銀行職員特殊背信罪之加重處罰要件,其金額多寡需明白計算,惟此並非銀行本身之損害,應予釐清。

    最後,梁法官強調「保障聽審權」,並以110年度台非字第230號判決意旨,說明聽審權包含「請求資訊權」、「請求表達權」及「請求注意權」。其中,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之罪名告知程序,便係請求資訊權之具體實現。又罪名告知包括罪數,故就罪數之認定,如可能自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改為數罪併罰時,應隨時(至遲應於審判期日前)踐行再告知之程序,使被告能知悉而充分行使其防禦權,始能避免突襲性裁判而確保其權益。

    • 發布日期 : 112-11-03
    • 更新日期 : 112-11-03
    • 發布單位 : 參事室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