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 判 筆 錄 公訴人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娟 上列被告陳○娟因111 年度模重訴字第1 號家暴傷害致死一案, 於中華民國110 年3 月10日上午9 時30分,在本院刑事第十四法 庭公開審判,出席職員如下: 審判長法 官 徐雍甯 法 官 郭書綺 法 官 葉作航  國民法官1號 國民法官2號 國民法官3號 國民法官4號 國民法官5號 國民法官6號 備位國民法官1號 備位國民法官2號 書記官 楊宇國 通 譯 丁柏均 通 譯 林怡汝 當事人及訴訟關係人如下: 檢察官 劉倍 檢察官 林奕瑋 餘詳如報到單之記載 被告到庭身體未受拘束 書記官朗讀案由 審判長諭知本件繼續審理 審判長問被告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住居 所等事項 被告答 陳○娟  女 (民國69年4月15日生) 身分證統一編號:H223456789號  住桃園市桃園區模擬路99號 選任辯護人 陳怡衡律師到庭 選任辯護人 劉衡律師到庭 選任辯護人 林珪嬪律師到庭 審判長諭知:今日審理程序法庭錄音委外轉譯,轉譯人員將依錄 音內容真實轉譯,依相關規定送書記官整理為審判筆錄,當庭不 製作筆錄,兩造不必觀覽法庭筆錄螢幕。 審判長對被告告知其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刑法第286 條第3 項 前段、第1 項之對於未滿18歲之人,施以凌虐因而致死罪、第27 7 條第2 項前段、第1 項之傷害致死罪及家庭暴力罪),並告知 被告下列事項: 一、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 二、得選任辯護人,如為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原住民或其他 依法令得請求法律扶助者,得請求之。 三、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審判長問 是否瞭解以上所告知之事項? 被告答 瞭解。 點呼證人劉○梅入庭應訊。 審判長問證人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住居 所等事項 證人答 劉○梅 年籍詳卷  審判長問 與被告有無親戚或其他法律關係? 證人劉○梅答 無。 審判長諭知具結義務及偽證處罰,命證人朗讀結文後具結,並將 結文附卷。 審判長諭知開始進行交互詰問,於交互詰問過程中,證人若聽到 檢察官或辯護人說「異議」時,請先不要回答問題,待審判長裁 示後,再行回答。 審判長請檢察官就證人劉○梅行主詰問。 檢察官林奕瑋問 請問你認識被告嗎? 證人劉○梅答 認識。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如何認識被告的? 證人劉○梅答 被告她之前有在我這邊工作過,所以我們因為這樣的緣故有 認識,我們的感情也不錯,我把她當我的女兒看待。 檢察官林奕瑋問 是否認識本件之被害人? 證人劉○梅答 被害人我也認識。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是如何認識被害人的? 證人劉○梅答 之前除了被告有在我這邊上班之外,被害人的媽媽也有在我 這邊上班,她們在我這邊工作的時候,有把被害人帶過來, 我就是因為這樣認識她們,我也會幫忙她們一起照顧被害人 。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跟被害人的關係如何? 證人劉○梅答 我跟被害人很親近,他都會叫我阿嬤。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認識被害人的時候,他大約幾歲? 證人劉○梅答 大約7 歲左右。 檢察官林奕瑋問 為何被告跟被害人的媽媽要把被害人帶給妳? 證人劉○梅答 因為被害人小時候是外婆跟舅舅在照顧的,但是可能他的狀 況比較不好,比較特別,所以之後他們就把被害人接回來自 己照顧,但是在照顧的過程中,他爸爸可能就會覺得受不了 這個孩子,被害人的媽媽就把被害人帶出來,他們在基隆租 房子住,我家因為在基隆的國小附近,所以他們就有把戶口 遷來我這邊,讓被害人可以去念書,我因為這樣的緣故一起 照顧被害人。 檢察官林奕瑋問 你剛剛說你有照顧被害人,請問是幾年開始照顧的? 證人劉○梅答 這個時間的話大概是100 年到103 年左右,之後因為我出車 禍不太方便,所以就沒有繼續照顧他。 檢察官林奕瑋問 你沒有照顧被害人之後,被害人是誰照顧的? 證人劉○梅答 之後就是被害人的爸爸媽媽把他帶回去,繼續照顧他。 檢察官林奕瑋問 之後你還有照顧被害人嗎? 證人劉○梅答 有,就是他們把被害人帶回去之後,大概不到1 年的時間, 我又有把被害人帶來我這邊繼續照顧,但是這一次的時間就 比較短,大概只有照顧他一學期左右,後來是因為我生病, 狀況不太好,常常要去看醫生,所以之後就沒有繼續照顧被 害人。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剛剛說妳有照顧被害人,在妳照顧的過程中,被害人的發 育狀況如何? 證人劉○梅答 被害人的發育狀況其實很不好,他之前在我這邊就胖胖的, 他爸爸媽媽把他接走的那一天,我還有在我們家的牆壁上面 ,讓被害人靠著牆量他身高的刻度,他們把被害人接回去照 顧之後,因為我也很勤勞會常常去看被害人,但我去看到他 的時候,他就變得很瘦,看起來幾個月的時間長不到1 、2 公分,就是跟一般的小孩差別很大,他的發育狀況實在是很 不好。 檢察官林奕瑋問 被害人跟他家人的相處狀況是怎麼樣子的? 證人劉○梅答 他們把被害人接走後,我們大概1 、2 個月會見一次面,被 害人就會跟我說被告跟他爸爸會體罰他,被害人也覺得很怕 他們。 檢察官林奕瑋問 被害人是怎麼跟妳說被體罰的? 證人劉○梅答 我看到被害人的時候,他全身都是傷,他看起來是傷痕累累 的樣子,我把被告當成我自己的女兒看待,我真是沒有想過 她會做這種事。(證人哭泣) 檢察官起稱:證人現在情緒不穩定,請審判長允許於證人情緒穩 定後再行詰問。 審判長問 證人需要休息一下嗎? 證人劉○梅答 沒有關係。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剛才說被害人會怕他家人,可否詳細具體說明是何情形嗎 ? 證人劉○梅答 被告看被害人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他殺了一樣,被害人很怕他 們,被害人很膽小而且也很沒有安全感,他覺得他們都很可 怕。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剛剛說被告看被害人的眼神很像要殺死他一樣,被害人很 害怕,他怕的程度大概是到哪裡? 證人劉○梅答 被害人應該要叫被告阿姨,但被害人看到被告時,沒有辦法 叫出口,就沒辦法講話,覺得很害怕。 檢察官林奕瑋問 是否因為被告曾經處罰過被害人,所以他才害怕? 證人劉○梅答 被告就算沒有體罰他,但是她的眼神看起來都像要把被害人 殺了一樣。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最後一次看到被害人是什麼時候? 證人劉○梅答 是被害人他媽媽過世的那一天,因為他們把被害人接回去照 顧之後,我們大概1 、2 個月也會見一次面,那天剛好是我 們約定要見面的時間,從那之後我們就沒有再見過面了,我 本來都以為被害人在社福機構好好的生活,但是我之後看電 視才發現他被殺掉,我真的覺得很難過。(證人哭泣)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剛剛有說妳有照顧過被害人,在妳照顧的這段期間,如果 被害人不聽話妳是如何管教他的? 證人劉○梅答 被害人如果不聽話的話,我會要他靠牆壁站,如果真的還是 很不聽話,就讓他半蹲15分鐘,被害人的母親之前有拿熱熔 膠給我,跟我說可以用這個來處罰他就這樣。 檢察官林奕瑋問 是否有用綑綁的方式綑綁過被害人? 證人劉○梅答 當然沒有。 辯護人陳怡衡問 被害人的媽媽有無跟妳說可以用綑綁的方式管教被害人? 證人劉○梅答 也沒有。 檢察官林奕瑋問 被害人有無曾經說過他在家裡曾經被綑綁過? 證人劉○梅答 沒有,我也沒有聽被害人說過他有被綑綁過。 檢察官林奕瑋詰問完畢。 審判長請辯護人就證人劉○梅行反詰問。 辯護人陳怡衡律師問 你剛才說你跟被害人同住的時間是100 年到103 年這段期間 ,之後是因為車禍的關係就沒有繼續住在一起,對嗎? 證人劉○梅答 是,後面還有一個短暫的大概一學期左右的時間。 辯護人陳怡衡問 該短暫一學期的時間大約是在何時? 證人劉○梅答 就是在103 年之後,我剛剛有回答過檢察官,他們把被害人 帶去不到一年的時間。 辯護人陳怡衡問 他們是誰? 證人劉○梅答 就是被害人的爸爸及媽媽。 辯護人陳怡衡問 這樣講起來應該是在104年、105年,差不多這個時間對嗎? 證人劉○梅答 確切的時間我不太記得,就是照時序推算過來。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說103 年之後就讓少年給他爸爸媽媽帶走,不到一年的時 間有再回來一次,所以推測大概是在104 年或者是105 年之 間,這樣講對嗎? 證人劉○梅答 如果照時序來推算的話,應該是這樣子沒錯。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剛剛有回答檢察官的問題,妳說少年不乖的時候妳會管教 他,妳管教他的方式是要求被害人靠牆壁站著,或者是要求 少年半蹲,對嗎? 證人劉○梅答 對。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有無用其他方式處罰過少年? 證人劉○梅答 這部分我沒有特別的印象。 辯護人陳怡衡問 那就是沒有? 證人劉○梅答 我不記得了,不記得不代表沒有。 辯護人陳怡衡問 (提示模偵卷第119 、122 頁並告以要旨)第119 頁上有寫 到「劉姓婦人」,指的是妳嗎? 證人劉○梅答 應該是。 辯護人陳怡衡問 第119 頁上面有說到「案主稱劉姓婦人為阿嬤,100 年6 月 時有接獲通報,阿嬤疑似有不當對待及責打案主」這件事情 ,第122 頁有寫到「在100 年時,少年學校的愛心媽媽有看 到少年身上屁股上有2 片大片的瘀青傷勢」,「愛心媽媽問 少年受傷原因,少年回答說阿嬤說不乖要打,後來帶回去的 時候又發現有新的傷痕持續10天以上」,後來發現少年有個 行為是會對其他的同學說「我要把你綁起來,把你餓死」, 後來他們去瞭解之後是說少年是向阿嬤去學習到這樣的行為 ,請問妳對這件事情有何看法? 證人劉○梅答 這部分我沒有印象。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方才有說被害人有被他爸爸及被告打,關於這件事情,妳 是否曾經親眼看到爸爸或被告有打被害人的行為? 證人劉○梅答 我有聽被害人跟我說過,被告跟他爸爸都會打他。 辯護人陳怡衡問 所以妳純粹是聽被害人所講的是嗎? 證人劉○梅答 我有聽被害人說過。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剛才有說被告看少年的眼神就好像要把他殺死的樣子,這 件事情妳有無親眼看到? 證人劉○梅答 我有聽被害人說過,而且被害人身上都有傷,我每次看到他 的時候身上都有傷,很多傷。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最後一次看到被害人的時候是被害人的媽媽過世的時候, 大概是什麼時間? 證人劉○梅答 108 年左右。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剛才說有聽到少年說有被爸爸或是被告打這件事情,也聽 到被告看被害人的眼神就好像要把他殺死這件事情,妳有無 跟被害人以外的人求證這件事情是否為真? 證人劉○梅答 我看到他的時候,被害人身上就是有很多傷,這個我講過很 多次了。 檢察官起稱:異議,剛剛證人已經回答過,辯護人一直在問重複 的問題。 審判長諭知:異議成立,證人毋庸回答問題,修正問題。 辯護人陳怡衡問 有無辦法確定被害人的這些傷,是被告打的嗎? 證人劉○梅答 我剛剛有說過,我有聽被害人說,被告跟他爸爸都會打他, 而且我每次看到他的時候,他身上就是有很多傷。 辯護人陳怡衡問 所以說妳全部都是從被害人的陳述去陳述這個結果? 證人劉○梅答 還有我看到被害人身上有傷,這是我有看到的。 辯護人陳怡衡律師詰問完畢。 審判長請檢察官就證劉○梅行覆主詰問。 檢察官林奕瑋問 剛剛辯護人有給你看家防中心所製作之書面資料,上面記載 說,妳曾經疑似、好像有不當管教被害人,時間在100 年之 間,請問妳可以確定被害人的傷勢是被帶到妳家之後才發生 的,還是之前就發生的? 證人劉○梅答 100 年到現在也過了滿久了,我現在也不太記得被害人是不 是從100 年1 月1 日就帶來我家,應該不是這樣子。剛剛辯 護人提示給我看的資料上面也沒有明確的寫說是100 年幾月 ,所以我覺得沒有辦法確認100 年間究竟是在我這邊他才有 那些傷,還是帶來之前其實就有,只是後來他們訪視的時候 有看到這個部分才把它記錄下來。 檢察官詰問完畢。 審判長請辯護人就證人劉○梅行覆反詰問。 辯護人陳怡衡律師問 (提示模偵卷第122 頁並告以要旨)因為剛才證人說無法確 認到底這個傷是什麼時候造成的,該通報事件的大事紀上面 寫的是100 年本年3 、4 月的這件事情,妳看一下是不是這 個時間? 證人劉○梅答 這個應該是指他們發現被害人受傷的時間。 辯護人陳怡衡問 該社工人員所製作的通報大事紀中寫到「事後,案母僱主經 常為案主請假,期間案主甚至長達1 週未到學校上課,每次 案主再回到學校,愛心媽媽便會發現案主遭到案母僱主責打 ,身上出現新的瘀青或者條狀傷勢,此況約有10次以上」, 對此妳有何意見? 證人劉○梅答 這位愛心媽媽只是發現被害人身上有傷,所以她推測可能、 也許是我做的,但問題是這不一定是我做的,她只是發現被 害人身上有新傷而已,而且她不是也說,被害人請假之後他 可能有別的事情要做,也不一定是我做的,所以這看起來都 是愛心媽媽的推測。 辯護人陳怡衡問 請問少年是在100到103年這是與妳同住的期間,是否如此? 證人劉○梅答 廣泛的時間是100年到103年,但是確切的時間幾月幾日我現 在已經不記得了。 辯護人陳怡衡問 因為這是社工人員所製作的文書,妳認為社工人員有無造假 ? 證人劉○梅答 他是否造假我不知道,但他只是把他知道的事情寫出來而已 ,我只能相信他是把他知道的事情寫出來。 辯護人陳怡衡問 (提示模偵卷第119 頁並告以要旨)家暴個案摘要表中提到 「100 年3 月,少年搬到妳這邊跟妳同住,106 年時才接獲 到這個通報」,所以3月到6月之間,少年是跟誰住在一起? 證人劉○梅答 100年到103年我有照顧被害人,但是被害人母親當時也有住 在基隆,這我剛剛也有說過。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不是跟少年同住嗎? 證人劉○梅答 我是協助一起照顧他。 辯護人陳怡衡問 少年到底有無跟妳住在一起? 證人劉○梅答 妳的住在一起是指1 個月30天都跟我一起住的意思嗎?因為 他母親其實那個時候人也在基隆,我沒有辦法很確定的告訴 你說他是什麼時候跟我一起住,或是他有沒有去他母親那邊 住,這時間有點久了,我真的沒有印象,這已經是10年前的 事情了。 辯護人陳怡衡律師詰問完畢。 審判長諭知交互詰問完畢。 審判長諭知暫休庭15分鐘。 審判長諭知復庭。 國民法官6號問 妳有聲稱妳與被害人及被告的關係都非常良好,一個都會叫 妳阿嬤,一個妳把她當作是女兒,妳當初有聽到被害人跟妳 講說被告會用很可怕的眼看著他,好像要把他殺了一樣,妳 知道這個狀況之後,妳有無去跟被告瞭解這個情況,並詢問 是否真的如此? 證人劉○梅答 因為我剛剛提過我照顧被害人有一些短暫的時間,後面因為 我車禍、生病所以自己的狀況也沒有很好,我可能沒有力氣 去對抗他們,但是在被害人母親過世之後,我有跟社工表示 說我可以收養他,因為社工跟我說要把被害人帶回去他爸爸 跟阿姨那邊,我就有跟社工說我可以收養他,不然他這樣其 實把他帶回去,對被害人而言可能不是一個很好的事情,但 是後來社工就沒有跟我聯絡了,就是像我剛剛講的,我在被 害人母親過世之後,就沒有再看過他,是在電視上才知道他 後來的消息。 國民法官6號問 可是妳剛剛陳述的是妳後來去再找被害人的時候,有跟被害 人聊到這樣的狀況,所以其實這件事情即被告在看他的眼神 好像要殺他的這件事情,是在她媽媽過世之前發生的事情是 嗎? 證人劉○梅答 是,陸續我跟被害人見面的時候會聽到被害人這樣說。 國民法官6號問 所以妳當下也沒有再去問被害人的媽媽,或是問被告? 證人劉○梅答 我有跟社工聯絡這部分,我想說社工是一個比較中立、專案 的機構跟角色吧。因為被害人都這樣跟我說了,我如果再跟 被告或跟他爸爸這樣講,他們把他帶回去,是不是會又把他 打得更慘,說他是不是亂告狀,我也害怕說我如果去這樣子 跟他們講,但是我當時的狀況不允許我把被害人帶來自己照 顧,但我講了這件事情,被害人被帶回去會怎樣我也不確定 ,所以我才選擇可能讓社工知道這件事情,如果有辦法的話 就多照顧他們這樣子。 國民法官2 號問 之前有講過說之前有幫忙管教過小孩,管教方式是以適當的 罰站,妳曾經管教過最長的時間有多久? 證人劉○梅答 大概15分鐘,我剛剛在回答問題的時候,就是半蹲的時間, 會讓他罰站或是半蹲,但最多就15分鐘而已,不會超過時間 。 國民法官2號問 曾經有發生過管教無效嗎?即使妳跟他溝通1 個小時他也沒 改善的情況? 證人劉○梅答 這部分可能真的時間比較久了,我沒有什麼印象,我印象中 我們應該算蠻可以溝通,因為被害人跟我蠻親近的。 國民法官2號問 (提示模偵卷第122 頁並告以要旨)這裡有提到說「案母僱 主經常為案主請假」,為何妳會經常幫案主請假? 證人劉○梅答 這部分因為時間真的太久了,我不太有印象。 國民法官2號問 對於高頻率請假,妳是否沒有印象? 證人劉○梅答 因為時間真的有點久了,我不太有印象,而且他是寫說經常 ,他也沒有列出一些可能具體的說我是幫他講了1 個月、請 了幾天假,他寫經常,就不確定寫報告的人認為什麼叫「經 常」,就不太確定他到底認為「經常」的具體狀況是什麼叫 「經常」。 國民法官2號問 在剛剛提示的資料中,愛心媽媽常常會發現案主身上有被責 打的傷勢,剛剛妳有提到這些傷勢跟妳沒有關係,妳認為這 些新傷,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妳認為這些傷跟妳有關係嗎 ? 證人劉○梅答 因為時間真的有點久了,我不太確定當時具體的狀況是怎樣 ,這個報告當初可能在訪問愛心媽媽的時候,我就也不確定 到底愛心媽媽她的判斷標準是什麼,而這些傷勢,我已經沒 有印象他是為什麼會有這些傷,但是我看到他這樣子我就覺 得很心疼。 國民法官2號問 妳知道這些傷是誰造成的嗎?妳有無曾經親眼看到過這些傷 是哪一個人造成的嗎? 證人劉○梅答 時間很久我沒有什麼印象,而且我其實也不知道到底愛心媽 媽為什麼會這樣講,會跟寫報告的人這樣說,我也不確定確 實的狀況是怎麼樣,但是他發生這種事情,最難過的人應該 就是我吧。 國民法官1號問 就妳與被害人相處的期間,妳認為被害人是一個怎樣的小孩 ?是一個遇到什麼事就會直接講的,還是他其實是會說謊? 有無這類的事情發生? 證人劉○梅答 我剛剛前面有提到說,被害人小時候是被害人舅舅及外婆帶 大的,可能他們在最剛開始照顧他的時候比較沒有好好照顧 ,我也不確定那個狀況是怎樣,但是因為他就是一直都沒有 念書、沒有上學,是被害人的媽媽要他來上學,所以才會把 他帶來我這邊。你說他是怎麼樣的小孩的話,他就是一個比 較沒有安全感,比較膽小、比較害怕,就是會容易覺得不安 、覺得害怕的孩子,可能在一剛開始要接受教育的時候沒有 好好的養成,沒有好好的接受教育,所以這個部分可能他的 發展狀況也比較特別。 國民法官1號問 因為你們也相處超過3 年的時間,妳在與被害人相處的期間 ,被害人有無說謊的行為? 證人劉○梅答 這時間很久我不太有印象,像我剛剛有提到被害人的狀況比 較特別,我認為說謊是你明明知道什麼事情假設是A ,你故 意去說B ,這樣才是說謊,但是我不確定被害人有沒有辦法 認知這個部分,就是他是有辦法認知到他現在認知的事情是 A ,他故意去說B ,還是他其實也不太確定到底事情是什麼 ,他就是講了他想講的話,所以我可能沒有辦法去回答或去 確認說他是不是真的那種大家一般刻板的印象那種會說謊的 孩子。 國民法官1號問 妳剛剛也有提到妳是跟案母協同照顧,在這期間被害人都是 住在媽媽那邊,還是住在妳那邊,或者不一定? 證人劉○梅答 時間真的蠻久了,但是那個時候被害人母親確實有帶他一起 在基隆租房子住沒有錯,他是把戶口遷來我這裡,讓他可以 去上小孩,我在這個期間才有機會一起照顧他。 備位國民法官1號問 當妳被通報有疑似對被害人家暴時,又發現被害人身上有新 傷的時候,妳有無向任何人澄清說這個傷不是妳打的?或是 去詢問被告為什麼被害人身上會有傷? 證人劉○梅答 時間有點久了,不太有印象,我真的也不知道被害人的傷是 如何來的,我真的沒有印象我有這樣子,造成被害人身上的 這些傷,而且那個報告我也不太確定他到底是聽誰說,所以 就做這樣的記載,因為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情發生,如果他們 真的認為被害人的那些傷是我造成的,不就當時就會把我抓 去關之類的。 備位國民法官1號問 妳不會想去澄清或解釋說被害人的傷勢不是妳造成的嗎? 證人劉○梅答 應該說這件事情如果有的話,就我現在也不可能在這邊,我 早就因為這件事情被抓去關,或者是被處罰。 備位國民法官1號問 妳有無詢問過被告有沒有對被害人怎麼樣,為何被害人的身 上會有傷勢? 證人劉○梅答 我是有聽過被害人說被告跟他爸爸都有打他,然後我又會看 到他身上有傷,但是就像我剛剛前面有回答6 號法官的問題 ,當時我因為自己身體及家裡的狀況,我才沒有辦法繼續照 顧他,在這種情形下,我有把這個狀況告訴社工,但是我如 果直接去問被告或是他爸爸的話,我怕也許對被害人而言不 見得是一件好的事情。 備位國民法官1號問 妳的意思是指妳看到被害人身上有傷的時候,就有跟社工反 應是嗎? 證人劉○梅答 應該是說社工把被害人帶來的時候,社工也有知道這件事情 ,因為我們要見面的話社工會安排我們見面,社工也知道被 害人身上有傷。 審判長問 有沒有曾經社工詢問妳,小孩子身上有傷,或是說小孩子說 阿嬤要把我綁起來之類的話,社工有無詢問妳到底是什麼情 況,為什麼小孩會有傷而且小孩會說阿嬤要把他綁起來之類 的話? 證人劉○梅答 這部分我沒有印象。 審判長問 剛才妳有說,妳不確定被害人是不是認知上的關係,他是不 是有意的要說謊,不管是有意或是無意,在照顧被害人的過 程中,妳有沒有覺得被害人會說一些事實上根本沒有發生過 的事情? 證人劉○梅答 這部分我也沒有什麼印象,但是因為被害人比較晚開始學習 讀書跟社會生活,所以我不確定這部分會不會,我沒有印象 。 審判長問 就妳的照顧的經驗中,有無發生過這件事情? 證人劉○梅答 時間太久沒有印象了。 受命法官問 100 年到103 年與被害人同住的期間及103 年之後2 、3 個 月見一次面的期間,關於這兩個期間,被害人自己有無辦法 正確的反應他生理的需求,例如肚子餓了、想喝水、想上廁 所等,有無辦法正確反應? 證人劉○梅答 可能時間太久我沒有什麼印象,但是我在照顧被害人的期間 ,我會很關心他的狀況,所以如果他有什麼需求的話我應該 是會看到的。 受命法官問 法官的意思是被害人是能夠主動提出需求的人嗎?例如他可 以跟妳說阿嬤我肚子餓、我現在尿急等,他有無辦法這樣跟 妳反應? 證人劉○梅答 這我沒有印象,但是如果真的被害人這麼沒有辦法反應的話 ,那應該我也沒有辦法照顧這麼難照顧的孩子吧,但這部分 我真的沒有特別的印象。 受命法官問 如果今天被害人遭逢一個意外事故或在學校發生不愉快的事 情,被害人有沒有辦法正確反應自己的心情、情緒給妳知道 嗎? 證人劉○梅答 之後見面的時間可能時間比較短,這我沒辦法確定他有沒有 辦法能夠立即的反應給我知道,因為我們每次見面的時間就 只有1 個小時左右,可能就只有一些基本的對話,至於同住 的時間,我只知道被害人很害怕去上學,被害人有這樣跟我 講過,他很怕去學校,人很多他很害怕。 受命法官問 總結來說妳感受到被害人能夠正確反應心情,就只有害怕這 件事情嗎?沒有其他像開心的、憤怒的或是很鬱卒的心情? 證人劉○梅答 應該是說可能這個情緒對被害人而這是比較能感受及反應得 出來的,就是可能在被害人的生活習慣,他的成長過程中, 他就是一個比較沒有安全感跟比較膽小的小孩,所以可能在 對於一些恐懼或是害怕的事情上面,他會反應給我知道。 國民法官法庭補充訊問完畢。 審判長問 對證人陳○梅之證述,有何意見? 檢察官林奕瑋答 就剛剛證人所說被害人回家之後看到被告,被告的眼神像快 殺死他的樣子,被害人非常非常恐懼,在這種的情況底下, 跟昨天被害人爸爸在法庭作證的時候說「被害人回來之後變 得很不正常」,在這種情況下被害人看到他爸爸或被告,怎 麼可能正常呢?等一下檢察官會提出證據來證明昨天我們看 到的家訪中心資料當中,被害人爸爸曾經家暴了被害人12次 ,其餘部分論告時表示。 被告答 請辯護人替我回答。 辯護人陳怡衡律師答 對於證人方才所述關於被害人傷勢問題,大部分都是聽人轉 述亦無求證過,其餘辯論時表示。 審判長諭知證人劉○梅請回。 審判長請檢察官調查爭執事項之證據。 審判長提醒:此部分係建立案件背景事實,不得進而推論涉及爭 點的事實。僅限於個別證據評價,不得過度解讀內容或為實質辯 論。 檢察官劉倍起稱 各位法官,以下將進行爭執事項證據調查: 昨天我們經過了不爭執事項我們理解了案發現場,我們看了 檢察官的開審陳述,也聽了辯護人的開審陳述,我們大概知 道本案的事發經過,今天的爭執事項是更細膩的去看到底當 下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爭執事項,本案兩個爭點,第一點, 被告在浴室對死者所做的行為是不是凌虐,還是辯護人所說 的傷害?第二點,被害人死後,被告有沒有自首?所以這是 第一個爭點。被告將被害人帶入浴室後所為的以下行為,是 否構成凌虐?這邊我先跟各位法官說明一下,本案因為是密 室犯罪,所以沒有監視器畫面,我們只能透過事後拍攝的現 場照片還有被告的供述,我們去建構出一個被告當時對被害 人在浴室裡做什麼事情,所以這邊會有很多被告的供述,因 為比較抽象,所以我會慢慢的引導各位法官去理解被告的供 述,並適度的提示各位法官去回想當時場景的建立。我們先 看一下刑法第10條第7 項的立法理由,這是關於凌虐的定義 ,請各第2 行黑底線粗字的部分「違反人道的積極作為或消 極不作為」,違反人道很好理解,兩個白話文「殘忍」,積 極作為就是你故意的,消極不作為就是你應該要阻止而沒有 去阻止的,請看紅字的部分,「無論採用肢體、語言、次數 頻率、時間的長短或持續」,所以換言之,一次也可以是凌 虐,十次也可是凌虐,一個月可以是凌虐,一天也可以是凌 虐,重點在於對被害人造成身體及精神上的雙重折磨,這就 是跟傷害最大不一樣的地方,因為我們考量到他對他心靈的 折磨也包含進去了,這就是就是刑法規定的凌虐的定義。刑 法286 條立法理由,這個條文是在被害人死亡前新增訂的條 文,是108 年5 月29日最新的中華民國現行的法律,這個法 律的規定請各位看畫紅字的部分就好,「目的在於保護未滿 18 歲 的少年」,因為要保護他們,所以我們特別的加重。 以下會是被告的歷次的筆錄,總共有6 份,因為後面的筆錄 會有很多份,所以我們一次把所有的筆錄的第一頁展示在這 邊,後面我們會選筆錄中比較有助於各位法官瞭解的部分, 在這個地方來呈現。我們先看被告說了什麼?被告在108 年 8 月7 日時。 辯護人起稱:異議,這是被告審理前的供述,跟審理計畫不一致 。 檢察官起稱:因為我們要展示的誠如檢察官剛才所述,本案是一 個密室犯罪,如果缺少了被告的供述,各位法官只會看到空洞的 場景,還有一些證物,這些場景裡面發生什麼事情,如果沒有被 告說的話,各位法官難以理解,如果說我們先提示場景照片,檢 察官又不能加入被告的供述來跟各位法官作介紹的話,這個程序 會變成空洞化,而且我們提示的筆錄及呈現的照片都是準備程序 中雙方同意或法院裁定允許調查的,我認為為了讓檢察官敘述整 個起訴事實比較順暢,還有減少國民法官一直看重複資料的負擔 ,所以希望是不是可以讓檢察官決定一下我們證據呈現的順序, 因為後面會有調查審前筆錄,等於是把兩次的事情合在一次做, 所以檢方希望准許我們在這個程序就可以提出被告的供述來給各 位國民法官作為參考。 審判長問 沒有要再調查被告審判前的筆錄嗎? 檢察官答 因為本案的被告做了6 至7 份的筆錄,我們是擷取大概將近 60%的部分放在這邊,調查被告審前筆錄,一樣有其他的筆 錄,不會重複。調查爭執事項部分的筆錄跟後面的調查審前 筆錄是沒有重複的。 辯護人起稱:辯護人也認為說因為本次的審理計畫已經有包含了 詢問被告這一塊,這部分來講我們是認為說,基於直接審理主義 ,讓國民法官可以直接從被告的話裡面去聽到整個事實的過程, 也避免說國民法官已經先看到筆錄而產生預斷,所以我們認為筆 錄的部分,在詢問完被告以後我們再來去做說明可能會比較妥適 。 檢察官起稱:我們認為昨天在不爭執事項的時候也已經提出被告 的筆錄,其實國民法官也已經看到被告之前講過了什麼,再來, 我們認為被告的筆錄我們提示出來,他也是書證的一種,基於起 訴狀一本主義,相信各位法官應該都還沒看過卷內所有的證據, 在各位法官還沒有看過所有證據的情況下,其實對於檢察官的舉 證方式,還是希望合議庭可以尊重。 辯護人起稱:縱使如檢方剛才所述,我們昨天有部分提示或許, 我這邊可能要再確認一下,其實那還是有程度上的差別,如果我 們現在就已經把筆錄提示出來了,其實詢問被告意義性就會被大 幅的降落,所以我們還是認為說筆錄的部分,可能還是等到詢問 被告完之後再來做提示可能比較妥適。 檢察官起稱:檢察官的出證程序會影響到後面的舉證責任的部分 ,這邊還是希望審判長能夠尊重我們這邊的決定。因為檢察官的 出證順序其實是不需要辯護人同意的,請合議庭參酌。 審判長問 合議庭當庭評議,依照國民法官法第72條規定,雖然審判長 在聽取當事人、辯護人的意見之後可以變更準備程序所擬定 的調查證據的範圍、次序及方法,但是參考它的立法理由也 是要有情事變更的情形,而我們認為有變更的必要,但是因 為我們在準備程序的時候就已經這樣子討論,當時檢察官並 沒有提出來這個次序、範圍及方法為什麼不好,今天有任何 情事變更情形認為說要變更嗎? 檢察官答 就是想要減輕法官重複聽到一樣資料的負擔,是基於這樣的 想法。 審判長諭知:合議庭評議後,基於直接審理原則,讓被告完整的 陳述當時的整個過程之後,我們再來調查她的筆錄比較適合。異 議成立,請檢察官修正投影片。 檢察官劉倍起稱: 本案的調查爭執事項限於書證跟物證,所以把被告的供述給 放到後面去了,辯護人、審判長,因為我們跟各位講過,無 罪推定原則,請容我再跟各位介紹一次,因為這跟我們後面 介紹的爭執事項有重大的關聯。無罪推定原則就是任何人證 明被告有罪之前,我們都要假設他無罪,本案的爭點第一個 ,他是凌虐還是傷害我們怎麼判斷,請各位保持空白心證, 很簡單,想一個刻度的概念,你的右邊是加1 跟加2 ,中間 是0 ,左邊是減1 跟減2 ,以下的爭執事項跑出來的證據, 你如果覺得他就是凌虐,你就往右邊挪一格,往凌虐那邊靠 ,如果等一下呈現的證據是傷害,請往減1 挪一格,往傷害 那邊靠,所以沒有一個東西就是傷害或凌虐,而是看綜合評 價之後我們決定他是傷害還是凌虐。第二個,本案被告有沒 有自首,我們馬上進入爭執事項一,被告將被害人帶入浴室 後,做出不爭執事項5 到8 的行為是否構成凌虐?不爭執事 項5 到8 就是被告被告把被害人帶進浴室之後,直到他死亡 抬出來的時候,這段期間就是不爭執事項的5 到8 ,因為這 件事情被告不爭執,所以我們把它列為不爭執事項,我們現 在要去評價或是考慮他是不是構成凌虐。剛剛刑法第70條第 7 項立法理由我們已經講過了,無論是次數、頻率、長短或 是否持續,身體或精神上的雙重苦痛就會是凌虐,是為了保 護未滿18歲之人的加重規定。這是刑案現場照片24、25,昨 天不爭執事項中我們有看過,我們再看一次,這是一個衣架 ,勾勾脫落了,被發現在馬桶的旁邊,這是被害人當庭模擬 被害人的照片,這是被告手繪的示意圖,她當庭畫給檢察官 看的,請各位看上面文字的註記,那是被告當庭寫的,因為 檢察官不能對證據做評價,所以請各位仔細的看這個圖,三 個圈起來的部分。再來是刑案現場照片編號25、28、29,25 的部分是現場浴室浴缸的照片,裡面水位的位置我們可以從 28中看得出來,有一支尺伸下去,刻度部分等一下會放大顯 示,另外右邊29的照片是浴缸外圍我們拿尺去丈量它的高度 的照片,可以看得出來水深是27公分,浴缸的外沿高度是52 公分。這是地檢署檢驗報告書,這怎麼來的呢?在警察發現 死者死亡之後,會通報給地檢署,地檢署檢察官帶法醫去現 場完成相驗之後,法醫會製作這份東西,這個地方請各位法 官幫我注意,屍體的身高150 公分、胸寬25公分、胸厚16公 分,這是法醫現場勘驗之後當場的記載,請幫我看一下,額 頭註記擦傷,眼膜、眼瞼、結膜充血,口鼻泡沫,下唇前內 側咬挫傷,左唇內刮傷,後腦杓撕裂傷,頸部形態傷,胸口 CPR ,左腹部、右大腿挫瘀傷,肩膀、右背部、右手臂、手 腕都有挫瘀傷,右大腿、左大腿都有條狀瘀傷,這是被害人 的傷勢,最後本署的相驗屍體證明書上,法醫註記「他殺」 這是被害人。以下為相驗畫面,相信各位國民法官或比較少 看到比較直接的大體照片,所以以下可能會有些衝擊性的畫 面,請各位法官多擔待。首先是相驗照片,請注意額頭傷勢 ,額頭的傷勢跟剛剛法醫記載的是吻合的,另外,大腿兩側 大面積的瘀傷跟剛剛法醫的記載是吻合的,相驗照片請注意 看嘴唇的傷勢,請注意看嘴唇內側的傷勢,請注意看肩膀的 挫傷、右肩的挫傷、膝蓋的挫傷、請注意看腹部的瘀傷,請 注意看手部的瘀痕,請注意看兩條腿的瘀傷,這是手部的瘀 痕,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拍攝,這是腳部的瘀痕,這是腳部的 瘀痕,請幫我看後腦杓剛剛有個撕裂傷在這邊,最後頸部有 一條勒痕。以下是解剖畫面,因為只要是兇殺案件,地檢署 一定會跟法醫啟動解剖程序,釐清真正的死因,所以以下的 畫面會非常的衝擊,我們已經經過淡化處理,就把它模糊過 了,但是還請各位法官請做一點心理建設,這是解剖照片, 我們從這個地方,這是一個CPR 急救傷勢,看得出來是肋骨 被壓斷的痕跡,因為你要從上往下CPR ,第二個請幫我看, 一般解剖的時候,這邊會有黃色脂肪,從圖片中看得出來這 個小朋友是沒有脂肪的,幾乎沒有黃色的脂肪,這個是死者 的氣管,因為我經過淡化處理效果較不明顯,這些圖片上是 有水泡、氣泡的,他的氣管裡是有水泡跟氣泡的,另外,在 腦內的部分,我們一般稱這個部位為蝶竇,這個地方有進水 ,所以才會有一個試管去抽取水的一個動作,這個箭頭標註 的這個地方我們稱為蝶竇。最後,這是法醫研究所解剖鑑定 報告書的記載,首先一點額頭瘀傷,左側枕部瘀傷、撕裂傷 ,鼻部人中瘀傷,第二點整頂部頭皮大面積出血,第三點頸 部四周橫條狀似瘀傷痕,第四點氣管內多量泡沫、支氣管內 多量血水泡沫,蝶竇有血色透明液體,肺臟水腫,支持死者 生前應在水中溺水窒息死亡,第五點胸、腹部、背部多處瘀 傷,左側左外側胸壁肌肉組織局部出血,腹部皮膚出血,右 側腰部及腰椎部皮下組織出血,第六點,四肢多處瘀傷及挫 傷,兩側臀部挫傷,第八點四肢近末端環形瘀傷,符合在生 前被綑綁的痕跡,這是法醫鑑定他看到了如實記載的。最後 鑑定結果顯示,死者是輕度智能障礙,身上有多處瘀傷,主 要原因是死者四肢遭綑綁,在雙手處反綁,且讓死者處於有 水的浴缸內導致溺水、窒息,最後呼吸衰竭死亡,死亡方式 為他殺。第二個爭點,被告在被害人死亡之後是否有自首。 這個是爸爸的手機,他提供給警察拍照的,我們把它拍下來 ,這是手機畫面的翻拍照片,我們可以看得到撥打119 的時 間,爸爸的手機確實有撥打119 ,時間是當天的凌晨3 點8 分,119 打電話過去之後也講一段時間,他自動轉入110 平 台,這個就是110 平台的紀錄表格,各位可以看一下紅框、 藍框、黃框的部分,紅框的部分110 還是凌晨,案發時間是 8 月7 日當天同一天3 點17分,報案人欄位上面寫了「先生 」,案情描述寫說「報案人報稱上述時地有人溺水自殺」。 這是職務報告,派出所員警他接到110 平台指派給他任務之 後,他趕到現場,他看到什麼,,他記下一個報告,我們來 看他怎麼寫,請看紅字紅底、藍底及黃底的部分,紅筆紅框 的部分,他說在當天凌晨3 點接到勤務指揮中心報案,說該 處有人溺水自殺,警察凌晨3 點20分抵達現場,依客觀事證 判定,現場與報案內容不符,經查陳、黃兩人可疑為犯罪嫌 疑人,依刑事訴訟法規定,在早上的凌晨5 點35分在派出所 將兩人逮捕。這邊的「陳」就是被告,「黃」就是爸爸。以 上是爭執事項的證據調查。 (檢察官將證據提交予國民法庭,繕本送辯護人) 審判長問 被告、辯護人就上開證據有何意見? 被告答 請辯護人回答。 辯護人劉衡律師答 辯論時一併表示。 審判長請辯護人調查爭執事項之證據。 辯護人劉衡律師起稱 以下是辯護人調查對爭執事項的證據。我們知道本件有兩個 爭執,首先是我們要判斷陳○娟的行為是不是構成凌虐,在 凌虐刑法裡面,跟本案相關有兩個部分有規定到凌虐,分別 是第10條第7 項就凌虐做一個定義,還有本條陳○娟可能受 到的罪刑是286 條,我們看一下,規定在不同的地方但是他 們的立法理由其實是有一點不一樣的。我們先看到第10條, 裡面其實有講,這個剛才檢察官有提出來,不計時間、也不 管次數跟頻率,但是第286 條裡面有寫到,實務上其實認為 說這個需要具有持續性,因為286 條有可能就是本案符合的 情況,就是家張在管教小孩的時候有沒有這樣的情況,這個 是請大家先注意一下,修法理由裡面針對這個部分他有另外 做敘述。就修法理由之外,我們也有提出學者的文章,這是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李茂生教授,他認為說這個虐待行為 就是我們剛才講的這個凌虐,他要用什麼樣的標準判斷會有 難處,因為家長在管教小孩的時候,當然就是小孩子若有不 當的行為,家長要介入來輔導管教,小孩不當的行為總不會 一次就結束吧,如果持續發生的話,家長的管教也有可能會 落入到定義裡面,所以我們在判斷是否構成凌虐,其實不是 那麼容易的。李教授這邊有提出一個判斷的標準,他說是以 身體虐待為基本,綜合觀察其他種類,他有一些實際的損害 出現,我們才能夠去認定說是不是構成凌虐。第二個,這個 部分也是一樣是李教授的文章,他說虐待的行為是一個集合 的行為,如果裡面的具體行為沒有達到妨害自然發育的程度 的話,那我們其實是可以用傷害或是其他的強制罪來評價被 告的行為。 檢察官劉倍起稱:異議,基本上我們這邊有提出一個書狀,這個 部分涉及到程序性的事項,因為法院之前雖然準備程序已經合議 裁定有證據能力,但是法院在準備程序中,辯護人沒有完整的開 示這個證據,所以那時候我們有表示證據能力的部分,但無從就 證據能力表示意見,所以我們認為在這邊調查學術文章,是有程 序上的瑕疵,而且這兩篇文章內容不是針對本案的凌虐致死的時 所製作的,所以我們認為要進行調查的方式應該是傳喚這兩篇文 章的作者到庭,以鑑定人身分具結之後進行交互詰問,而且我們 認為本案不符合特信性文書的要件,所以沒有證據能力。 審判長問 辯護人有何意見? 辯護人劉衡律師答 我們之前就已經開示過這個證據的全文,我們今天只是擷取 我們用得到的地方,為了要減輕國民法官觀看整篇文章的負 擔,我們把重點的部分節錄出來,當然這是修法之前,但是 修法呢,其實學者有針對這個法律他怎麼樣來修正,他的背 景是怎麼樣,他適用的情況是怎麼樣來提出見解,當然,如 果一個法律修出來,每個學者都能夠及時的針對他來發表文 章,這是不可能的,如果說要請這兩位教授來,做鑑定人證 人,實際上也是有難度,我們提出這兩篇文章,其實我們是 在協助國民法官來理解說凌虐應該要透過哪些面向來判斷, 因為其實剛才檢察官說凌虐其實可以用兩個白話文來代替就 是「殘忍」,但是殘忍這也很難解釋,如果說國民法官針對 這兩個字面殘忍,什麼是殘忍,你的殘忍跟我的殘忍是一樣 的嗎?這因人而異,所以我們是提出具體的判斷標準,來協 助或民法官,就本件的認定上面是不是有構成凌虐。 檢察官林奕瑋起稱:因為在準備程序的時候,他們並沒有開示這 兩篇文章的證據,而是我們在準備程序結束之後他們才把這兩篇 文章給我們看,所以當時我們完全沒有辦法表示意見,因此我們 這邊認為當時的準備程序有瑕疵。 審判長諭知:異議駁回,這兩篇文章是否有證據能力及調查必要 性,在準備程序的時候我們合議庭已經有評議,已經有裁定了, 這個裁定依照國民法官法規定是屬於不得抗告事項。另外,辯護 人最後也確實把這個證據開示給檢察官,請辯護人繼續。 辯護人劉衡律師起稱 我們第二篇文章提出來的也是臺灣大學法律學院的薛智仁教 授,他針對第286 條也就本案可能涉及的法條,他也有提出 他的看法,認為說凌虐行為對未成年施以非人道待遇而且具 有持續性,為什麼會這樣判斷,是因為我們知道這個法條除 了要保護未成年人之外,很有可能在家長管教小孩的情況之 下,可能力道稍微大一點,他就構成了法條處罰的要件,那 這樣子以後誰敢管小孩,這是學者對於這個法律要如何適用 ,提出一些輔助的標準。這邊其實在法院的判決上面,針對 這個部分,法院也有提出一些標準來讓我們判斷說會不會構 成凌虐,這個判決他的情節、期間跟結果,我們在之後辯論 的時候會再說明。請幫我看下面這個是節錄的法律判決文, 裡面說,依照行為的內容、方式、強度、頻率、時間久暫、 兒少的性別、年齡、健康狀況、心智健全度以及兒少的反應 ,心理、生理綜合判斷。再來我們提出證人他在相驗時候的 證述,這個部分請幫我注意到,在相驗時候的供述跟證人在 法庭作證的時候所講的話是否相符,我們來看一下,這邊有 講,這個證人他在上廁所的時候,他有看到陳○娟處罰陳○ 吉,然後他有跟陳○娟講說不要處罰太嚴重,之後就回去睡 覺,接下來是證人在偵訊時他講的話,一樣他也有講,他觀 察到陳○吉被處罰。 審判長諭知之前合議庭裁定認為對黃○弘證詞,這是否只能作為 彈劾。因為黃○弘昨天已經有到庭證述了,辯護人這邊也沒有覺 得他當庭的證述和之前的證述有什麼不一致,所以這部分合議庭 評議沒有調查必要性,這部分待會如果要提示給國民法庭的話, 這部分請記得刪除。 辯護人劉衡律師起稱 接下來是被害人陳○吉的妹妹陳○妮,我們知道說其實他們 兩個都生活在一起,我們一開始也知道說他們有一起被照顧 過,所以雖然陳○吉遭受到這個不幸的事件他已經不在了, 但是我們可以透過他的手足,他的同儕來理解說平常跟他相 處的情況是怎麼樣,如果說犯了一些錯被長輩處罰又是怎麼 樣,他跟長輩的互動、應對是怎樣。請各位看到這裡,陳○ 妮她自己也講,說陳○吉從收容機構回來的時候很常犯錯, 所以長輩對他犯錯有施加處罰,犯錯的情況比如說不會對阿 姨打招呼,或者是說叫他寫名字的時候把練習本撕破,爸爸 就叫陳○妮再去買練習本回來寫,陳○吉犯錯的時候,黃○ 弘會怎麼處罰呢?用半蹲,如果說半蹲還是不乖的話,那黃 ○弘會拿按摩棒來打,這裡還有講到陳○娟都是怎麼樣處理 的,陳○妮講說通常陳○娟都是叫爸爸處理,如果爸爸不在 的話,陳○娟也會用相同的方式處理,但阿姨都是用半蹲的 方式。我們剛才有看到檢察官提供的浴室、浴缸的情況,其 實我們看,如果只依照法醫報告書上面寫的被害人的身形還 有一些數字,比如說水位多深、身長多長、胸寬多寬多厚, 其實我們是很難去理解說實際情況陳○吉躺在浴缸裡面他會 呈現什麼樣的狀態。 檢察官林奕瑋起稱:異議,辯護人已經在辯論的階段了,請辯護 人講證據內容就好。 審判長問 辯護人有何意見? 辯護人劉衡律師答 我們是講說我們提供的照片我們接下來會怎麼樣來使用。 審判長諭知:異議成立,調查證據階段不要提前辯論,我們單就 證據來作評價就好。 辯護人劉衡律師起稱 各位法官請看,這個照片是陳○吉他身籍的照片,裡面的記 載是說涉嫌人也就是陳○娟,他說案發的時候死者他是呈現 什麼樣的情形,我們可以透過這個照片來瞭解。第二張也是 一樣,但是他是把這個距離拉得更近,旁邊有一個捲尺,捲 尺上面我們也可以看到刻度的內容,這個我們也可以協助說 後續判斷他的情況。我們講的是第一個爭點,第二個爭點, 陳○娟她的行為有沒有構成自首。這個是自首的規定,對於 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什麼叫未發覺呢?這個我們辯論 的時候也會再講,首先我們先看,派出所受理報案紀錄上面 寫的是「報案人先生」,所以我們可以理解說,這個記錄報 案的這個情況,他通話的對象是男的,再來是警員的職務報 告,剛才檢察官提示的證據裡面,其實他會有把部分的內容 迴避掉了,我們這個是完整的,這個情況,其實他有描述他 的時間軸,第一個,到了現場發現確實與報告內容不符,但 是這個時候已經知道犯罪嫌疑人了嗎?接著他們是到了醫院 之後4 點14分宣告陳○吉死亡,這個時候還要透過隔離訊問 ,查了才知道,問了這兩個人,但是過程中她有沒有主動講 ,這個是我們之後可以看到的。 檢察官劉倍起稱:異議,有主觀評價,涉嫌提早辯論,請就證據 內容客觀表示即可。 審判長問 辯護人有何意見? 辯護人劉衡律師答 我們盡量就上面的內容直接敘述就好。 辯護人劉衡律師起稱 各位法官可以幫我們注意這兩個時間點,第一個是當天的4 點14分,接下來在5 點35分的時候,才將這兩個人依照涉嫌 殺人罪逮捕偵辦,請幫我注意這兩個時間點。以上就是我們 調查罪證事情的證據。 審判長問   檢察官就上開證據有何意見? 檢察官劉倍答 沒有意見,除了誤放的證人黃○弘筆錄及被告供述筆錄以外 ,其他沒有意見。另外學術文章的意見已經表示如前,檢察 官還是認為沒有證據能力而且準備程序有完備的情況。 審判長請被告至應訊台應訊,並請辯護人詢問被告。 辯護人陳怡衡律師問 請問被告妳與少年陳○吉的關係為何? 被告答 他是我妹妹的兒子,他應該要叫我阿姨。 辯護人陳怡衡問 被告之學歷為何? 被告答 國中沒有唸完。 辯護人陳怡衡問 經濟狀況如何? 被告答 我們經濟狀況很差。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在108年8月6日本案發生當天住在哪裡? 被告答 我們那時候是住在桃園日光路1號7樓,這房子是我租的。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有無與他人同住? 被告答 本來是只有我跟我男朋友住那邊,後來我外甥陳○吉他們, 就是陳○吉不小心把他家放火燒掉了,他們沒有地方住,我 就叫我男朋友回他自己老家住,而且我妹妹那時候在醫院治 療癌症,他們也沒有地方住,我就叫我妹婿黃○弘帶著他兩 個小孩過來住在我這邊。 辯護人陳怡衡問 黃○弘房子燒掉以後,黃○弘跟他兩個小孩子就一起到妳日 光路的地方去居住嗎? 被告答 沒有,先只有黃○弘跟妹妹一起過來住,陳○吉的部分有被 安置,他是一直到108 年6 月才過來跟我們一起住。 辯護人陳怡衡問 黃○弘他們一家來妳日光路的房子住,妳有沒有要求什麼代 價? 被告答 沒有什麼代價,反正我妹妹要走了,生病之後,也是拜託我 說好好照顧他們家的人,所以我知道他們沒有地方住,我也 是沒有想這麼多,我想說反正我房租也付,所以我就叫他們 過來一起住。 辯護人陳怡衡問   (提示模偵卷第56頁並告以要旨)這是陳○吉的身心障礙證 明,我們知道少年是個特殊的孩子,陳○吉平常的表現跟一 般人比起來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被告答 其實他自己可以照顧自己,他會吃飯,該吃飯的時候他會吃 飯,睡覺他也會自己去睡覺,洗澡他也會自己洗澡,就是他 講話很快,然後他很愛講話,有時候就常常讓人家聽不清楚 他到底在講什麼,要很有耐心的聽他多講幾遍才有辦法跟他 溝通,其他如果有什麼事情要跟他講,譬如說要叫他乖,也 是要多講幾遍,但是基本上他還是可以跟我們溝通。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有照顧過陳○吉嗎? 被告答 當然有啊。 辯護人陳怡衡問 陳○吉不乖的時候妳會如何管他? 被告答 因為我都上大夜班,我其實也沒什麼在家,如果我知道他不 乖,我就是跟他爸爸講,叫他爸爸去處理,如果說是我剛好 我有在場的話,我也是會罰他半蹲,通常是罰半蹲,有時候 ,偶爾啦,偶爾有幾次是真的罰半蹲真的也不聽的話,我就 是會拿棍子打他。 辯護人陳怡衡問 所以就是半蹲跟拿棍子打被害人是嗎? 被告答 對。 辯護人陳怡衡問 我們都知道被害人是在108 年8 月6 日那天就過世,跟妳的 管教方法有關,請問妳當天到底是如何管教被告的? 被告答 (深呼吸)那天就是我記得從下午開始,我先帶妹妹出門去 買晚餐,那時候我看到被害人被他爸爸罰半蹲,我回來之後 吃完飯,他還是沒有很乖,我就教他要練習寫他自己的名字 還有學校的作業,可是他真的就是在那邊一直跟我頂嘴,其 實我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是他就是不願意聽我的話好好 練習,我就很生氣,我就罰他半蹲,罰他半蹲他也不好好蹲 ,一下子站起來,一下子在那邊抓癢,弄到快12點吧,我就 跟他說,○吉如果你不好好半蹲的話,那這樣阿姨把你綁起 來好不好?他竟然還跟我說好,我就叫他跟我進去浴室,然 後我去我房間把我平時養鸚鵡玩的童軍繩拿下來,我就拿童 軍繩綁他的手,我叫他進去浴缸裡面,我要綁他的手,然後 這個時候他就開始扭動,就在那邊嬉皮笑臉的,說他不想要 被綁,我當然不可能依他,因為他那時候真的很不聽話,所 以我還是就是讓他一邊扭動,我一邊綁他,因為他真的太力 了,這過程中我就隨手拿了掛在浴室的衣架,就拿來打他, 打一打他有稍微平靜下來讓我好好綁,可是過沒多久又開始 扭動,所以綁他的過程大概就花了1 、2 個鐘頭吧,等到綁 好之後,我就開始在浴缸裡面放水,我先是放冷水,因為我 想那天天氣蠻熱的,我想說放冷水讓他冷靜冷靜,後來放好 水之後,我又覺得好像大半夜小孩泡冷水不太好,所以我又 把熱水打開,把水溫調到溫溫的,我就跟他說,○吉你這樣 子被阿姨綁著你有比較好嗎,他後來就開始掙扎說他不想要 被綁了,但是我覺得他被打也打了,罵也罵了,講都講不聽 ,所以我想說,因為我記得我小時候曾經被我媽媽壓我的頭 讓我嗆水的經驗,那個時候我覺得很害怕,我實在是想不到 什麼方法可以讓陳○吉聽我的話,因為我很怕他如果不聽我 的話,到時候他又在我這邊玩火,把我們整個家燒掉的話, 連我都會無家可歸,所以我為了要讓他之後可以好好聽我的 話,我就有把他的頭往下壓了一下讓他嗆水,可是時間大概 3 、4 秒我就讓他起來,讓他感受一下這個不舒服的感覺, 後來我又在浴室跟他待了一段時間吧,因為我綁他我很累他 也很累,我又跟他講了很久,就叫他要聽阿姨的話,然後講 了不知道多久我忘記了,反正我就覺得有點口渴,而且很想 抽一根菸,所以我就把他放著,我自己去外面抽一根菸、喝 個水,結果沒想到我回去的時候,(哽咽)我就發現小孩子 、小孩子好像溺水,我趕快把他拖出來,可是我拖不動,我 就趕快叫他爸爸一起來把他抬出去,然後我跟他爸爸兩個就 輪流做CPR,然後他爸爸就打電話叫119,大概就是這樣子。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剛才有說妳有綁陳○吉,妳是如何綁的? 被告答 因為被害人扭動的很厲害,其實我就拿繩子隨便繞,大概就 是手的位置大概像手銬這樣,這邊繞幾圈(被告舉左手做繞 圈狀),然後留一個長度,然後右手這邊(被告舉右手做繞 圈狀)也是繞幾圈,但是把他綁在後面,手綁好之後,我再 把繩子的另一端把他的腳一起連起來綁起來。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這樣綁被害人,他有辦法去做伸展或移動嗎? 被告答 其實可以,因為繩子我沒有綁的很緊,就是繩子其實長度還 蠻夠的,我在注水的過程裡面還有看到他在掙扎扭動要起來 ,所以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這樣小孩子就走掉了,我也是覺 得很錯愕。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剛才有說妳有在浴缸內有放冷水及熱水,妳當時放水的水 位高度,大概淹到被害人的哪個位置? 被告答 大概就是脖子下巴下面吧。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方才說中間妳有出去抽菸、喝水,妳出去抽菸、喝水到回 來,大概花了多久時間? 被告答 很快,1根菸大概3、4分鐘就抽完煙了。 辯護人陳怡衡問 當時去外面抽菸、喝水時,妳的位置離被害人的浴室距離多 遠? 被告答 就旁邊而已。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在外面抽菸、喝水的時候,妳有無聽到浴室裡面有什麼動 靜? 被告答 我有聽到水聲,就是游泳踢水的聲音,我以為陳○吉又在調 皮,就是在那邊扭動,把水潑出來的聲音,所以我就沒多想 。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聽到有踢水的聲音,妳認為是被害人調皮在踢水,妳那時 候有沒有趕快回去看被害人的狀況? 被告答 沒有,因為我離開的時候,我看陳○吉的頭是靠著水龍頭, 腳是有搆到浴缸的邊緣,就是浴缸放沐浴乳那個地方,嘴巴 、鼻子是有浮在水面上的,所以我覺得這樣應該是沒有危險 ,我想說我菸快抽完了,趕快回去應該是沒有什麼危險。 辯護人陳怡衡問 被害人當時被妳綑綁的時候,他有什麼反應? 被告答 他就覺得被綁著很不自由,就在那邊扭動而已。 辯護人陳怡衡問 他有無大叫、呼救? 被告答 沒有。 辯護人陳怡衡問   (提示模偵卷第40頁編號25並告以要旨)這是妳日光路房屋 的浴缸嗎? 被告答 是。 辯護人陳怡衡問 裡面的水位,跟妳當時把被害人放在浴缸裡當時的水位相比 大概如何?是相符還是有多一點或少一點? 被告答 應該是差不多,可能有少一點,因為我把陳○吉拉出來的時 候水有往外潑一些出來,但大致上大概是這樣沒錯。 辯護人陳怡衡問 (提示模偵卷第41頁編號28並告以要旨)妳當時把被害人拖 出來以後,大概水位就是像現在照片裡面呈現的樣子嗎? 被告答 差不多就是排水的那個地方這樣。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於108 年8 月6 日把被害人放在浴缸,把他手腳綁起來, 這樣的處罰方式在本案之前,妳有無對被害人用過? 被告答 沒有,這是第一次。 辯護人陳怡衡問   (提示模相卷第46、47頁並告以要旨)這是陳○妮的筆錄, 她在108 年8 月15日作筆錄時說「阿姨在哥哥小時候,阿姨 也有這樣做過,叫哥哥在浴缸裡面冷靜或反省」,她說她沒 有看過這件事情,對於陳○妮講的這句話,有何意見? 被告答 我應該是跟妹妹說阿姨小時候曾經被阿姨的媽媽這樣丟在水 裡面過,但我從來沒有這樣對陳○吉過。 辯護人陳怡衡問 所以是陳○妮記錯了是嗎? 被告答 應該是她記錯了。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在管教陳○吉即本案發生當時,在管教陳○吉的過程中, 有無人再走進浴室裡面? 被告答 我把水放好後,黃○弘有起來進去要上廁所,他問我說是不 是陳○吉又不乖,他有跟我說「姊,剛好就好(台語)」, 他就只有這樣講而已,然後又回去睡覺了。 辯護人陳怡衡問 黃○弘看到他的小孩子被妳用這樣的方式對待,就是放在浴 缸裡面綁手腳又灌水的方式對待,他有沒有阻止妳叫妳不要 這樣做? 被告答 沒有,只有叫我「剛好就好(台語)」。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在外面抽菸、喝水回來後,看到被害人沒有動靜後,妳如 何處理? 被告答 我趕快想把他上身撈起來,我想把他拖出來浴室,可是陳○ 吉重量真的太重,所以我就大聲呼叫黃○弘趕快進來幫忙。 辯護人陳怡衡問 黃○弘怎麼幫忙? 被告答 黃○弘衝進來,我們兩個合力把小孩拖出去客廳,然後應該 是黃○弘拿水果刀把繩子割斷,我們兩個輪流做CPR ,黃○ 弘就是打119 ,我們跟119 的人員說有人溺水的狀況,問 119 要怎麼急救,119 的人就一邊派救護車,一邊教我們要 怎麼做這樣。 辯護人陳怡衡問 你們有人打110報案嗎? 被告答 我們沒有打110報案。 辯護人陳怡衡問 當時妳跟黃○弘把陳○吉從浴缸裡面拖出來抱到客廳,當時 妳看陳○吉身上的傷勢是怎樣? 被告答 我沒有印象他有什麼傷,那時候我很慌張,我只是擔心說他 怎麼沒有呼吸,我沒有注意到他身上有沒有什麼傷。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說黃○弘有打119 報案,妳能不能確定黃○弘如何跟119 人員說明現場狀況的? 被告答 那個狀況是蠻亂的,我只記得我們好像有說有病人是溺水的 狀況,問他們要怎麼救,請他們派救護車,其他的我不太記 得。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有跟報案裡面的人員講過話嗎? 被告答 就是黃○弘打119 開擴音,所以我也不太確定我有沒有講到 話,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反正我們就是聽裡面的人教我們要 怎麼做急救。 辯護人陳怡衡問 當時報案的時候有沒有人談到說「自殺」這兩個字? 被告答 沒有,我們沒有人說「自殺」。 辯護人陳怡衡問 報案以後救護人員來,你們是如何跟救護人員講現場的狀況 ? 被告答 我就說是我管教小孩不當,然後就害小孩。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說管教小孩不當,這是跟救護人員講的還是跟警察講的? 被告答 我現在有點記不起來我有沒有跟救護人員這樣講,我只記得 警察問我,我就說是我管教小孩不當。 辯護人陳怡衡問 妳在這個案件發生以後,妳有沒有對黃○弘或是其他人講什 麼話? 被告答 我一直跟黃○弘說對不起,我說我真的很抱歉你一個好好的 小孩被我搞到沒有了,真的很對不起他。 辯護人陳怡衡問 請問妳當時在把陳○吉放在浴缸時,有無把他的頭壓到水裡 面? 被告答 有。 辯護人陳怡衡問 當時陳○吉的反應為何? 被告答 當時我把水放滿的時候,我感覺他還是沒有非常的害怕,然 後我就把他的頭壓進去水裡,大概3 、4 秒把他拉起來,讓 他有點嗆水,我是覺得他這時候才稍微有一點怕,但是他也 沒有什麼其他的反應。 辯護人陳怡衡問 在本案發生當天,妳為何要用把陳○吉雙手雙腳綁起來放在 浴缸裡面,又放水的方式去處罰他? 被告答 應該是說我前一天就有因為陳○吉很不乖,我拿電纜線打他 、半蹲好像都沒有用,我當天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方式可以處 罰他,讓他覺得稍微怕一下,然後我就突然想到說我媽媽也 是這樣讓我嗆水,我以前也是不太乖,不太聽我媽媽的話, 我經過被我媽媽這樣教訓之後,我真的有嚇到,之後我就還 蠻聽我媽媽的話的,所以我想說我試看看用這個方式看陳○ 吉會不會怕。 辯護人陳怡衡律師答詢問完畢。 審判長請檢察官詢問被告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有無吸過毒? 被告答 我有吸食安非他命。 檢察官林奕瑋問 案發前一天妳有無施用安非他命? 被告答 有,我有在朋友家用安非他命。 檢察官林奕瑋問 在妳體罰被害人的過程中,被害人的爸爸有進到浴室裡面, 有沒有跟妳說不要再處罰死者了? 被告答 他沒有這樣跟我講,他只有說「姊,剛好就好(台語)」。 檢察官林奕瑋問   (提示模相卷第52頁第4 行並告以要旨)妳在檢察官相驗的 時候,檢察官問妳,妳回答他「他來上廁所的時候有叫我好 了,不要再處罰死者了」,跟妳剛剛講的完全不一樣,妳有 何意見? 被告答 我在意思是說,他就跟我說「姊,好了,剛好就好(台語) 」然後趕快讓他去睡覺的意思。 檢察官林奕瑋問 所以當時被害人爸爸確實有來到廁所跟妳講,不要再處罰死 者了,妳當時在檢察官那邊這樣說嗎? 被告答 他是說剛剛好就好,快點結束。 檢察官林奕瑋問 但是這邊筆錄中記載是跟妳說不要再處罰死者了? 被告答 我不知道筆錄為何這樣記載,但是我的意思就是說,他是來 跟我說,意思就是說叫我快一點讓小孩子去睡覺的意思。 檢察官林奕瑋問 被害人爸爸制止妳的時候,妳有何作為? 被告答 他沒有制止我,他只是叫我快一點。 檢察官林奕瑋問   (提示模第8 頁並告以要旨)妳在警察局的時候,警察問妳 「在被害人爸爸出言制止妳之後,妳有什麼作為」,妳說「 我知道了」,之後被害人爸爸就走出浴室,跟妳剛剛講的不 一樣,有何意見? 被告答 我不知道警察怎麼打「出言制止」,但是黃○弘確實不是說 阻止我,他是跟我說「姊,剛好就好(台語)」然後快點讓 小孩去睡覺,我就說我知道了這樣。 檢察官林奕瑋問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檢察官、警察都亂作筆錄是嗎? 被告答 我不知道為何這樣寫。 檢察官林奕瑋問 但是上面的筆錄確實是妳回答的內容? 被告答 我是說我知道了沒有錯,但我不知道問答是不是這樣子寫, 我不曉得。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當時把被害人綁好之後,把被害人放到浴缸,是放全冷的 冷水放到全滿嗎? 被告答 對,但是後來我就覺得大半夜的不要讓小孩溫度太底,所以 我有補熱水進去。 檢察官林奕瑋問 檢察官再跟妳確認一次,當時的冷水是否放到全滿? 被告答 就是放到浴缸排水孔的地方。 檢察官林奕瑋問 妳知道被害人是智能不足的小孩,難道妳不知道把一個智能 不足的小孩綁起來丟到浴缸內,相較於一般的小孩更欠缺求 生能力嗎? 被告答 我現在知道了,可是因為我那個時候我覺得陳○吉的力氣還 滿大的,其實我覺得他的體能跟其他的小孩沒有差很多,而 且那個時候我有確認他的鼻子跟嘴巴都是露在水面上的,所 以我沒有想那麼多,我才出去抽根菸而已。我現在知道我犯 了大錯(啜泣)。 檢察官林奕瑋問 剛剛辯護人問妳的時候,妳說妳拿童軍繩要綁被害人,被害 人跟妳說好,可是在警察局的時候,妳跟警察說妳要綁被害 人的時候,被害人跟妳講「阿姨,不要、不要」,如果被害 人有跟妳講「不要、不要」,被害人怎麼可能會說「好,我 讓妳綁」呢? 被告答 應該是說一開始陳○吉是跟我說好,因為我還沒開始要綁他 的時候,他是跟我嬉皮笑臉的說好,然後我就開始綑綁他, 可是那個時候他才有點在扭動,因為他才發現身體有受到行 動上的拘束,他那時候才跟我說阿姨不要綁我。 檢察官林奕瑋問   (提示模偵卷第61頁並告以要旨)妳在法官審理羈押的時 候,法官有問妳,對於警察職務報告內記載的溺水自殺的內 容有沒有意見,妳答沒有意見,顯然當時的確在報案的時候 妳是回答有溺水自殺的狀況,對此部分有何意見? 被告答 我可能筆錄沒有看清楚,因為職務報告我那時候檢察官也沒 有給我看得很仔細,我只能依照現實的狀況就是我是說溺水 的狀況,我沒有說自殺。 檢察官林奕瑋問 所以妳的意思是警察亂作筆錄、檢察官亂作筆錄、法官在審 理羈押的時候也亂作筆錄嗎? 被告答 我不敢這樣說,我只能說也許是我那個時候沒有看清楚。 檢察官劉倍問 被害人平常是怎樣的小孩子? 被告答 他平常很好動,很不安份,安靜不下來,整天就是講很多很 多話,有時候也不知道他在講什麼東西,我們要知道他的意 思的話,都要確認好幾遍。 檢察官劉倍問 平常如何管教他? 被告答 我平常不會管教他,我都是跟他爸爸說他的行為哪裡失當, 如果是我有管教的話,我就是罰半蹲,偶爾會用棍子打。 檢察官劉倍問 為何案發當天妳不用半蹲、棍子打,要變成進浴室綑綁? 被告答 我剛才有解釋,就是因為前一天我就有用電纜線打過,案發 當天我們也是罰半蹲,這些方法我們都試過非常多次,但是 我覺得這些方式對於陳○吉來講都沒有效果,像我罰他半蹲 他沒有要好好半蹲,一直一下子站起來,一下子蹲下,我覺 得好像都沒有用,所以我才想說換一個方式試看看。 檢察官劉倍問 妳的意思是否是妳要求被害人半蹲他不要,所以就直接叫他 進浴室了是嗎? 被告答 我叫他半蹲他不要,我們中間其實還耗了1、2個鐘頭有吧, 就是沒有辦法了我才叫他進浴室的。 檢察官劉倍問   (提示模相卷第34頁並告以要旨)妳於偵查中跟檢察官講的 ,妳說妳叫他寫字不寫,罰他半蹲他也不蹲,妳叫他去用手 扛螢幕他也不要,所以妳除了半蹲之外還多了一個手扛螢幕 的處罰方式,最後他也不要,與妳剛才所述不符,有何意見 ? 被告答 我忘記有扛螢幕這件事情,我有叫被害人要扛螢幕,可是他 不要。 檢察官劉倍問 進浴室綁完之後,被害人有無掙扎? 被告答 他就開始扭動,因為他手被限制住自由,所以也覺得不舒服 他有扭動,這樣我不知道算不算掙扎。 檢察官劉倍問 妳的意思是說妳覺得扭動不算掙扎? 被告答 我不知道掙扎是要多嚴重才叫掙扎,我的感覺他就是全身像 蟲一樣一直扭動。 檢察官劉倍問 你綁完被害人後,他有無辦法站得起來? 被告答 他可以稍微屁股離地,沒辦法站直,但是稍微高度可以拉高 身體。 檢察官劉倍問 妳剛才有說妳有把死者的臉壓到水裡面幾秒鐘,他浮出水面 之後,有無跟妳說什麼? 被告答 他有說他以後會聽話他會乖。 檢察官劉倍問 妳覺得這樣算不算掙扎的意思? 被告答 可是因為我之前打他的時候,他也是跟我說阿姨我會乖,所 以我想說我讓他在水裡泡久一點,想說看效果會不會比較好 。 檢察官劉倍問 再跟妳確認一次,可否再敘述一次妳綁死者的方式?他哪裡 被綁,綁完後呈現什麼樣子? 被告答 綁完的樣子就是像檢察官剛剛提示照片的樣子。 檢察官劉倍問 是用幾條繩子綁在哪邊? 被告答 就是用兩條童軍繩連在一起,然後我把他的手背在後面,我 忘記哪一隻手先繞,反正就是一隻手先繞幾圈,綁好之後留 一段繩長,然後另外一隻手再繞幾圈,綁好之後剩下的繩子 就往後面背後延伸到腳部,把他的雙腳綑起來。 檢察官劉倍問 你的意思是說兩條繩子一條綁手,一條綁腳嗎? 被告答 不是,是兩條繩子連在一起,因為它就是兩條連結成一條, 所以實際上應該就只有一條很長的繩子。 檢察官劉倍問 是否記得當時妳綑被害人手腳捆了幾圈嗎? 被告答 我不太記得綑了幾圈,因為被害人也是一直在掙扎,而且他 力氣很大,其實我綁很久,反正我就是只要有綁就好,我也 沒有去算說綁了幾圈。 檢察官劉倍問 (提示模偵卷第63頁並告以要旨)妳於羈押庭時跟法官的回 答,妳說妳綑了4 、5 圈,妳綁了很久,妳用另一條繩子綁 他的腳,所以並不是如妳剛才所述,一條長繩子的延伸,與 妳所述不符有何意見? 被告答 順序應該是這樣沒有錯,但是我的重點是我有把兩條繩子連 在一起,我現在真的想不起來我到底捆了幾圈,反正就是有 繞就是了。 檢察官劉倍問 妳剛才回答檢察官水位的部分,妳說水位到排水孔,可否再 陳述一次水位到底到哪邊嗎? 被告答 陳○吉坐下去的話應該就是到他脖子下巴這個位置,剛好應 該後面就是排水孔,我記得應該是這樣子。 檢察官劉倍問 (提示模相卷第34頁並告以要旨)第2 行,妳說綁好後,開 始放冷水,妳把水龍頭轉到最右邊放全冷的水到全滿,全滿 的話依照我們一般的理解,應該超過排水孔的位置? 被告答 實際上水會從排水孔流出去,我沒有把排水孔塞滿,所以我 說的全滿就是到排水孔的意思。 檢察官劉倍問 妳方才說當天沒有注意死者身上的傷勢,妳當天有打他對嗎 ? 被告答 我有打他。 檢察官劉倍問 被害人在浴室裡除了被妳打,還受有什麼樣的傷害? 被告答 可能我在綁他的過程中他好像有跌倒,可能有瘀青吧,我不 知道。 檢察官劉倍問 跌倒撞到哪邊? 被告答 我不太確定他撞到哪裡。 檢察官劉倍問   (提示模相卷第52頁並告以要旨)這是妳在偵查中跟檢察官 說的,妳說事發前一天妳用電線打被害人腰跟屁股,當天的 時候被害人有摔倒在地上,沒看到他撞到何處,所以打被害 人的地方至少有腰跟屁股,對嗎? 被告答 那是我前一天有這樣打沒有錯。 檢察官劉倍問 妳剛剛說妳用衣架打被害人哪邊? 被告答 衣架可能是手或是背部,我也不太確定。 檢察官劉倍問 綜合妳所述,被害人就是手、背、腰、屁股都有妳打的痕跡 ,為何妳剛剛回答的時候是說,妳沒看到被害人身上有傷勢 ? 被告答 因為在急救的時候我真的很慌張,我就沒有特別注意看。 檢察官詢問完畢 審判長諭知 本件定於111 年3 月10日下午2 時30分,在本院刑事第十四 法庭續行審理,請檢察官、被告、辯護人自行到庭,不另通 知,被告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得命拘提之。檢察官、辯 護人、被告均請回,退庭。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3   月  10  日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第八庭 書記官 審判長法 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