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 判 筆 錄 公訴人 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王寺峰 上列被告因110年度國模重訴字第3號殺人等案件,於中華民國11 1年2月17日下午1時10分,在本院第一法庭公開審判,本院出席 職員如下: 審判長法 官 葉明松 法 官 陳怡潔 法 官 陳薏伩 國民法官 1 號 國民法官 2 號 國民法官 3 號 國民法官 4 號 國民法官 5 號 國民法官 6 號 備位國民法官 1 號 備位國民法官 2 號 書記官 林曉汾 通 譯 謝詩怡    當事人及訴訟關係人如下: 檢察官鄭安宇 到庭 檢察官陳靚蓉 到庭 檢察官楊閔傑 到庭 辯護人張方俞律師 到庭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 到庭 辯護人張方駿律師 到庭 被告在庭身體未受拘束。 朗讀案由。 審判長問被告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身份證統一編號及住居 所等事項。 被告答 王寺峰 男(民國59年1月25日生) 身分證字號:N122077100號 住彰化縣員林市忠孝一路180號 (在押) 審判長請檢察官陳述起訴概要。 檢察官陳述起訴概要如起訴書所載: 一、王寺峰與郭國棟是朋友關係。他們2人於民國108年11月8日 傍晚6、7點多,與林泉在彰化縣社頭鄉(已更正為員林市) 之老人會館飲酒,王寺峰在飲用約半瓶米酒後,先返回他位 在彰化縣員林市忠孝一路180號的住處。王寺峰後來於同一 天晚上7點多,至郭國棟位在彰化縣員林市舊社村南勢巷60 號的住處,基於殺害郭國棟的犯意,手拿尖銳的器具砍殺郭 國棟的頭部15處、左手10處、右手6處、左膝2處、右膝2處 及左胸1處共36處,使郭國棟受有多處銳器傷,引起出血性 休克而死亡,王寺峰也因自己的手部受有銳利刀傷,而於行 兇後馬上回到自己的家中,王寺峰到家後,於同一天晚上9 點多,在他的住處飲用保力達藥酒1瓶。後來在隔天(也就 是11月9日)早上7點多,王寺峰明知道自己酒意還沒消退, 竟然基於酒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的犯意,駕駛車牌號碼8627 -E7號自小客車,前往他位在彰化縣永靖鄉的公司,又於同 一天早上9點43分左右,因為手前一天受傷,開車到彰化縣 員林市永興路3段2600號之名泰診所(已更正為明日診所) 就醫縫合傷口,於早上11點多離開診所前,莫名將診所飲水 機推倒,才開車離去。王寺峰從診所回家的途中,在彰化縣 員林市員集路3段1250號南側自撞道路旁的橋墩。警察到場 處理,於同一天中午12點55分,對王寺峰實施酒精濃度測試 ,測得王寺峰呼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6毫克(所涉公共危 險部分業經合議庭裁定不行國民審判)。 二、所犯法條: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嫌。 審判長對被告告知其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為刑法第271條第1項之 殺人罪嫌。並告知被告下列事項: 一、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 二、得選任辯護人。如為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原住民或其他 依法令得請求法律扶助者,得請求之。 三、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審判長問 對上開犯罪事實、所犯法條及權利是否都瞭解? 被告答 瞭解。 審判長問 是否有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原住民或其他依法令得請求 法律扶助之身分? 被告答 沒有這些身分,我有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律師為我辯護。 審判長徵詢全體到庭之人之意見後,認為本審判期日對於受訊問 之人訊問及其陳述將全程錄音,筆錄僅記載其要旨,證人部分並 交由轉譯人員轉譯,以利程序之順利進行,如檢察官、被告、辯 護人認記載應更正,得隨時表示意見。 審判長問 對於檢察官起訴書所記載殺人之犯罪事實及罪名是否認罪? 被告答 我沒有殺人。 審判長請辯護人陳述辯護要旨。 辯護人張方俞律師答 被告沒有殺人的動機,且沒有殺人的行為。 審判長問 以下進行開審陳述、詰問證人之調查證據程序時,檢察官、 辯護人是否均推由一人陳述?或有其他意見? 檢察官均稱 可以,原則上會推由一人陳述。 辯護人均稱 可以,原則上會推由一人陳述。 審判長 請檢察官為犯罪事實之開審陳述並向國民法官法庭說明經依 國民法官法第47條第2項整理之待證事實,聲請調查證據之 範圍、次序、方法及與待證事實之關係。 檢察官楊閔傑為開審陳述。 (使用簡報檔說明) 檢方所認定的事實,調查本案時有調取附近的監視器,有看 到被告從其住處在19點49分時,監視器1 號拍到被告在110 年11月8 日19時43分出現被告往被害人的住處行進,19點40 分行進的路線監視器4 號,最後19時50分許監視器5 號拍到 被告經過忠義路518 號民宅,後面就沒有監視器了,被告就 跑到被害人的住處殺害被害人,19時59分九分鐘後看到被告 出現在5 號攝影機往回走,4 號攝影機發現被告的血跡遺留 在地上,當天晚上8 點被告回到他的住處被1 號攝影機拍到 ,在108 年11月8 日19時50分至19時59分間,攝影機沒有影 像之後到被告出現在影像裡面,中間9 分鐘的過程,被告跑 到被害人員林市舊社村南勢巷60號即被害人的住所,持刀器 砍殺被害人郭國棟的頭部15處、左手10處、右手6 處、左膝 2 處、右膝2 處、左胸有1 處,總共36處刀傷,結果被害人 郭國棟就死亡,隔日9 日上午6 時40分許,被害人郭國棟被 其母親郭雪發現倒臥在其住處客廳,打電話給女兒郭芳枝後 報警到場,經警勘察發現被害人住處客廳有打鬥的痕跡,還 有血跡的噴濺痕,從被害人住處到被告王寺峰的住處沿途都 有血跡殘留的血跡痕,被告住處垃圾桶有發現染血的上衣、 抹布、衛生紙,還有一雙黑色拖鞋,拖鞋鞋印跟案發現場的 鞋印相符,經警調閱監視器錄影畫面,發現被告於當日19 時49分許從被害人住處返回住家,被告右手有持金屬刀物, 疑似是刀械,沿路徘徊留下血跡,本案爭點即被告是否殺害 被害人,辯方主張是郭雪殺了被害人,證據資料有證人郭雪 、王葉發現什麼時間點被告有受傷,審判的重點是要詰問證 人郭雪及鑑定證人楊宗樺。 審判長 請辯護人為犯罪事實之開審陳述並向國民法官法庭說明經依 國民法官法第47條第2項整理之待證事實,聲請調查證據之 範圍、次序、方法及與待證事實之關係。 辯護人張方俞律師為開審陳述。 (使用簡報檔說明) 剛剛聽了檢方的故事,被告有動機、目的去殺死者嗎?好像 看不出來,本案的事實其實是被告王寺峰與死者是從小到大 的好朋友,這麼多年以來,他們一起喝酒、聊天,感情好的 不得了,他們兩家就住在附近而已,所以兩家人交往密切, 被告怎麼會有動機去殺死者呢?死者的爸爸早就不在死者家 中已經離開了,死者是好吃懶做的啃老族,平常會跟媽媽要 錢,有時候媽媽叫他做事情他又不做,媽媽只能求助死者的 好朋友即本案被告王寺峰,因為被告常常到死者家中跟死者 聊天而認識郭雪,當然媽媽郭雪有事會找被告來幫忙,久而 久之媽媽郭雪跟被告就日久生情,兩人有譜下一段戀情,案 發當天,被告王寺峰跟死者在老人會館喝酒、聊天、暢談, 剛剛檢方提出的時間,被告來回的時間只有10分鐘而已,被 告王寺峰在老人會館時接收到郭雪的邀約說要不要來我們家 坐一下,身為男朋友的王寺峰當然說好,被告從離開老人會 館後走到了死者家中,忽然間看到怎麼有一人躺在血泊中, 郭雪手上拿著一把刀也不知所措在那邊勯抖著,身為男朋友 一定會衝上前維護郭雪說發生何事,怎麼會有人躺在那邊還 都是血,郭雪身上也全部都是血,郭雪才說剛剛死者又跟我 要錢,但我不想給死者,所以死者衝去廚房拿刀要砍郭雪, 在老人會館他們兩個人有喝酒,喝酒後可能死者走路不是很 穩就跌倒,媽媽郭雪趁機把刀子搶下來,因為長期受到死者 的家暴,而且一直跟郭雪要錢,郭雪怕死者有繼續家暴,繼 續危害其生命的行為,所以郭雪只好在情急之下殺了自己的 兒子,剛剛提到被告一到死者家中,看到郭雪手上拿著刀子 ,急忙衝上前去搶下郭雪手中的刀子,因為在現場死者是躺 在血泊之中,不小心踩到可能滑倒,在奪下郭雪手上的那一 把刀時不小心劃傷了自己,所以被告手上的傷是這樣造成的 ,郭雪也說我就是怕又被家暴,因為死者長期以來就是跟我 要錢,我不要他就家暴我,想說這樣子是不是一了百了,我 以後就不要再遭受這種精神上的折磨,或身體上的折磨,在 探討一件兇殺案時,探究其動機到底一個人要多恨另外一個 人,或是多討厭一個人才會產生殺人的動動,就本案而言還 恨到砍36刀,有這麼恨,除了在殺人案的統計學上面,最大 的殺人原因不是為了錢、為了仇,就是為了情,雖然說最近 有一些無差別殺人案件出現,從檢方剛剛陳述來講,本件已 經可以排除無差別殺人的類型,在本案發生不久之前,這二 個人還在老人會館喝酒,你覺得他們二人會有仇嗎?你覺得 他們會為了錢的糾紛產生殺機嗎?如果有的話就不會在老人 會館喝酒、聊天,所以到底被告為了什麼殺人看不出來。第 二個疑點,兇刀在哪裡看不到,本案沒有兇刀,如果沒有兇 刀的情形,可以直接說那是被告王寺峰殺的嗎?第三個疑點 ,死者媽媽發現這情形時是打給女兒,若一般人遭受危難的 時候第一時間應該打給110 或119 ,為什麼郭雪沒有打給 110 或119 ,而且郭雪也是住在這個三合院裡面,當她兒子 被砍殺36刀難道不會聽見任何聲音嗎?以上有諸多的疑點, 更何況剛剛檢方有說來回只有10分鐘,但實際上來回只有7 分26秒,難道被告有足夠的時間去死者家裡找他吵架,再找 刀,再拉扯,再砍36刀,地上有塗抹的痕跡,再清理現場再 離開,我們覺得是有諸多疑點。 審判長 (提示準備程序筆錄)本件於準備程序確認之不爭執事項、 犯罪事實之爭執事項及調查證據之範圍、次序及方法如下, 有無意見? 壹、不爭執事項 一、被告與被害人為朋友關係,二人自108年11月8日下午某時開 始,在彰化縣員林市之老人會館飲酒,當時林泉亦有一同飲 酒,而於林泉在場時被告與被害人相談甚歡,被告當時飲用 之數量為半瓶紅標米酒。    二、被告於108年11月8日晚間7時43分以後某時離開上址老人會 館,並騎乘機車返回其位於彰化縣員林市忠孝一路180號住 處。 三、被告於108年11月8日晚間7時49分32秒,步行經過員林市舊 社村忠孝一路上之福竹高分716電桿,並往被害人位於彰化 縣員林市舊社村南勢巷60號住處方向移動,而於晚間7時50 分34秒行經員林市舊社村忠義路5180號民宅。其後於晚間7 時59分23秒經過忠義路5180號民宅,而往其忠孝一路住處走 去。 四、108年11月9日上午被害人遭人發現倒臥血泊中,警方於上午 6、7時許到場時發現被害人遭人持西瓜刀砍殺,嗣經相驗結 果其所受刀傷情形為:頭部15處、左手10處、右手6處、左 膝2處、右膝2處及左胸1處,共36處,因多處銳器傷引起出 血性休克而死亡。 五、被告於108年11月8日晚間確實有進入被害人住處,而其在被 害人住處內因故身上沾有大量鮮血,且左手虎口處遭刀具劃 傷,受有3公分長、0.8公分深,左手大姆指有1.5公分長、1 .0公分深的外翻傷。經於108年11月9日上午9時43分前往彰 化縣員林市永興路3段2600號之明日診所就醫,並經診所予 以縫合。 六、被告於108年11月8日晚間自被害人住處返家後,有在其忠孝 一路180號的住處飲用保力達藥酒一瓶。  七、被告於108年11月9日上午7點多駕駛車牌號碼8627-E7號自小 客車,前往他位在彰化縣永靖鄉的公司,又於同一天早上9 點43分左右開車到彰化縣員林市永興路3段2600號之明日診 所就醫縫合傷口,並於早上11點多離開診所前將診所飲水機 推倒。 八、被告從診所回家的途中,在彰化縣員林市員集路3段1250號 南側自撞道路旁的橋墩(被告並未因此受傷)。警察到場處 理後,於同一天中午12點55分,對被告實施酒精濃度測試, 測得被告呼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6毫克。    貳、犯罪事實之爭執事項 一、是否係被告在被害人住處內殺了被害人? 一檢方主張:被告為本件殺害被害人之行為人。 二辯方主張:郭雪為本件殺害被害人之行為人。 參、犯罪事實部分調查證據之範圍、次序及方法 一、由檢察官以提示並告以要旨如準備程序書狀二第貳項第一點 所示之犯罪事實不爭執事項證據,包括筆錄、文書證據、物 證等。 二、犯罪事實之爭執事項(即爭點一:是誰殺人)依序詰問證人 : 一證人郭雪,由檢察官行主詰問,被告及辯護人行反詰問。 二鑑定證人楊宗樺,由檢察官行主詰問,被告及辯護人行反詰 問。 三、由檢察官針對犯罪事實之爭執事項(即爭點一:是誰殺人)以 告以要旨、提示及勘驗影片之方式調查如準備程序書狀二第 貳項第二點爭執事項調查表一所示之犯罪事實證據。 四、由辯護人針對犯罪事實之爭執事項(即爭點一:是誰殺人)以 告以要旨、提示及勘驗影片之方式調查如刑事準備(四)狀 所示之犯罪事實證據。 【於上述「四」調查程序完畢後,將由檢辯雙方進行爭點一之事 實辯論,再由國民法官法庭進行評議】 檢察官均答 沒有意見。 被告答 沒有意見。 辯護人均答 沒有意見。 審判長問 本院有將部分證據調查完畢後之表示意見事項列於審理計畫 書之排程中,若在其他階段雙方認有表示意見的必要,請適 時提出,本院不再逐一詢問對於證據有何意見,有何意見? 檢察官均答 沒有意見。 被告答 沒有意見。 辯護人均答 沒有意見。  審判長諭知 本件開始調查證據。請檢察官就不爭執事項舉證。 檢察官楊閔傑起稱 (使用簡報檔說明) 1. 被告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一) 2. 被告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二) 3. 被告108年11月9日偵訊筆錄(一) 4. 被告108年11月9日偵訊筆錄(二) 5. 被告108年11月9日羈押庭訊問筆錄 6. 被害人家屬郭雪108年11月9日偵訊筆錄 7. 證人林泉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8. 證人林泉108年11月9日偵訊筆錄 9. 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 二)-1各1份、交通事故照片黏貼紀錄表照片12張 10.彰化縣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當事人酒精測定紀錄表1份 11.彰化縣警察局舉發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1份 12.刑案現場被告行進路線圖(去程)1份、現場及監視器畫面照 片8張 13.刑案現場被告行進路線圖(回程)1份、現場及監視器畫面照 片10張 14.監視器錄影檔案光碟1片(含7段影片) 15.彰化縣警察局田中分局轄王寺峰涉嫌殺人案現場勘查報告1份 16.108年11月8日監視器畫面照片21張 17.被害人家屬郭雪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18.彰化縣警察局田中分局處理相驗案件初步調查報告暨報驗書1 份 19.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法醫鑑定報告書1份 20.相驗照片24張 21.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毒物化學鑑定書1份 22.彰化縣警察局田中分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收據各1 份(彰化縣員林市忠孝一路180號) 23.108年11月9日拍攝之現場鞋印、鞋子及被告住處鞋子照片12 張 24.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8年11月27日刑鑑字第1088011775 號鑑定書1份(含照片5張) 25.證人董吉祥於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26.明日診所診斷證明書1份 27.明日診所拍攝被告就醫時狀態及傷勢照片7張   監視器畫面晚上7 時49分被告從其住處要到被害人的住處,1 號 、2 號最早前面拍到被告手中有拿東西,手的動作很奇怪,被告 雙手是放在前面,一樣調1 至6 號的監視器被告回程的畫面,看 到地上有血跡,被告當時回程雙手比較正常的走路,整個過程即 被告的住處走到被害人的住處又走回家,回去時地上留不明污漬 (血跡),隔天發現被害人死亡,警察到現場,發現被害人被西 瓜刀砍殺,總共受有36處的刀傷,此部分之證據,被害人郭雪警 詢筆錄說在6 時40分發現死者倒臥客廳處,並打電話給女兒後報 案,現場照片被害人倒臥在其客廳處,鑑定報告針對被害人的傷 勢做檢驗,最主要的傷勢是36處的刀傷,主要集中在頭部,是被 銳器砍殺,最深是24公分,最長是6 公分,當時說一人持銳器砍 傷的機會最大,死者上肢傷口是防禦傷,造成持續性出血致命。 被告的左手有受傷,有進入被害人的住處,左手虎口有3 公分長 ,0.8 公分深,右手大姆指1.5 公分長,1 公分深的外傷,隔天 早上9 點43分至員林市明日診所就醫並經縫合,當時有拍到被告 左手受傷的畫面,被告說當天晚上從被害人的家返家後,有喝保 力達藥酒一瓶,被告隔天駕車到永靖鄉公司,又於隔日開車到員 開診所將飲水機推倒,當時董吉祥明日診所醫生所作的證述,被 告走時突然失控隔翻倒桌子,飲水機也損壞,隔天9 日被告於員 集路三段125 號自撞道路的橋墩且受傷,警察到場處理,於12時 55分被告酒測值0.26且當時有被開單。 檢察官庭呈證據資料副本。(爭執事項時一併提出) 審判長問 對於檢察官提出不爭執事項之證據及證據證明力,有何意見 ? 被告答 請辯護人表示意見。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答 不爭執。 審判長問 辯護人對於不爭執事項,是否無其他證據提出? 辯護人均答 是,沒有其他證據提出。 審判長問   關於辯護人聲請模擬被告持刀情狀部分,因認為此應非一般 常見之法定證據方法,故於更正後之審理計畫書排定在檢察 官針對犯罪事實之爭執事項提示證據後,辯護人對此部分提 示表示意見時進行,有無意見? 檢察官均答 沒有意見。 被告答 沒有意見。 辯護人均答 沒有意見。   審判長諭知 下列交互詰問筆錄以「刑事審判交互詰問法庭錄音委外轉 譯」辦法委由轉譯人員為記錄,並引用列為附件。 點呼證人郭雪入庭應訊。 審判長問證人郭雪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住居所 等事項 證人答 郭雪 <年籍資料詳附件> 審判長問 刑事訴訟法第180條第1項規定「證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 拒絕證言:1.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配偶、直系血親、 三親等內之旁系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家屬者。2. 與被告或自訴人訂有婚約者。3.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 法定代理人或現由或曾由被告或自訴人為其法定代理人者」 ,證人與被告有無上開關係? 證人郭雪答 被告是我兒子很好的朋友,我與被告沒有親戚關係。 審判長諭知證人具結義務及偽證處罰,命證人朗讀結文後令具結 ,結文附卷。 審判長問 依刑事訴訟法第181條規定,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 刑事訴訟法第180條第1項關係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者,得 拒絕證言。有無上開拒絕證言之情形,應由證人將拒絕之原 因釋明後,再由審判長為准駁之決定。是否瞭解? 證人證人郭雪答 瞭解。 審判長諭知 開始進行交互詰問,所排定之時間為檢察官、辯護人各20、 15分鐘。請檢察官推派代表進行主詰問。 檢察官陳靚蓉問   是否郭國棟的母親?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現年幾歲? 證人郭雪答 82歲。 檢察官陳靚蓉問 本案案發郭國棟死亡時妳幾歲? 證人郭雪答 80歲,2年前,108年。 檢察官陳靚蓉問 那時候已經高齡80歲了?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是否住在舊社村南勢巷60號?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有無其他家人與妳同住? 證人郭雪答 我、我兒子郭國棟、我孫子是我女兒的兒子。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住的那間厝是什麼形式的房子? 證人郭雪答 是平房類似三合院有兩排,我住在前排北邊,我兒子郭國棟 住後排南邊。 檢察官陳靚蓉問 (請提示書證編號53現場堪查報告照片編號1-2 並告以要旨 )這是妳剛剛說妳住的前面那排? 證人郭雪答 有。 檢察官陳靚蓉問 可否指出你們所住的房間? 證人郭雪答 有拉封鎖線的建築物後排是我兒子住的,建築物的前排是我 住的。 檢察官陳靚蓉問 你們前排房屋跟後排房屋中間有無走道? 證人郭雪答 有,有隔3呎半的走廊。 檢察官陳靚蓉問 (請提示書證編號53現場堪查報告照片編號1-5 並告以要旨 )這一排是前排,這一排是後排,有一道門是何處? 證人郭雪答 我兒子的客廳,他住的地方。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兒子住的後排房屋有獨立的客廳、房間? 證人郭雪答 人家要找我兒子不用經過我前排,這條走道是開放式的,人 家要找我兒子可以直接過去找他,不用經過我住的地方。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如果有人要去找妳兒子妳可能也不知道?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的房間距離郭國棟的房間大概有多遠?  證人郭雪答 中間有隔2、3間厝,10呎左右。 檢察官陳靚蓉問 中間有隔2、3間房間?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平常有工作嗎? 證人郭雪答 他沒在工作,沒在上班。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沒在工作,妳現在也退休了?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你們的生活費來源為何? 證人郭雪答 我有老人年金,我兒子郭國棟有殘障津貼,殘障津貼原本是 3 千多後來有調整為4700元,這樣夠他自己生活費。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自己也夠,他平常也沒什麼嗜好都沒什麼花到錢?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會主動跟妳說要拿錢嗎? 證人郭雪答 他有時候不夠會跟我討,我也會給他。 檢察官陳靚蓉問 會討很多嗎? 證人郭雪答 不會,他都在厝邊走一走而已,不會說花很多錢。 檢察官陳靚蓉問 假設妳沒有給郭國棟零用錢,他有什麼反應? 證人郭雪答 他會比較大聲而已,還好,我是都會給他。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會出手打你推你嗎? 證人郭雪答 有一次他要跟我討錢,我知道他要去喝酒我叫他說你不要再 喝了,我用手阻擋他不讓他出去,結果他推我一下,我站不 穩就跌倒我兒子也嚇一跳,從這樣開始他就沒有再動手了。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剛剛說妳有跌倒?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有把妳扶起來嗎? 證人郭雪答 有。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是否也是稍微嚇到?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這次之後還有推妳嗎? 證人郭雪答 不曾,從那次之後他不曾再出手推我,只是會對我大聲。 檢察官陳靚蓉問 大小聲這樣?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會跟妳吵架罵得很難聽嗎? 證人郭雪答 不會。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平常的活動範圍是在? 證人郭雪答 他都在我們住的附近騎鐵馬四處逛一逛,沒有去很遠的地方 ,他有領殘障津貼也不會走很遠。 檢察官陳靚蓉問 是否有認識郭國棟的朋友? 證人郭雪答 有,大部分都有認識,一個叫王寺峰和我兒子同年,小時候 他們就在一起,其他的我不太認識。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說的王寺峰知否在庭的王寺峰?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是說妳兒子小時候就和王寺峰在一起是他朋友?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王寺峰知否郭國棟住哪裡? 證人郭雪答 知道,因為王寺峰家離我家沒有多遠,我家走到他家差不多 2 、3 分鐘就到了,所以王寺峰才去找我兒子,不然兩個人 不時就在老人會館那裡聊天。 檢察官陳靚蓉問 平常有去運動的習慣嗎? 證人郭雪答 有,我都早上跟黃昏時出去外面走一走。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都做什麼運動? 證人郭雪答 也沒什麼運動,厝邊走一走跟一些鄰居聊天,沒什麼運動走 一走就回來了。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年紀也大了,妳可能也沒辦法做什麼激烈運動?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是否在108年10月9日早上有報警? 證人郭雪答 有,我打110。 檢察官陳靚蓉問 那天發生何事? 證人郭雪答 那天早上我要去運動,我出去看到我兒子住的那排燈怎麼亮 著,門也開著,我走靠近去看,我兒子一隻腳在門外,我想 說他昨晚怎麼睡在地上,我叫他叫不動,我一看整個地上都 是血我嚇到,我就趕快打給我女兒,我女兒說好她要回來。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女兒(郭芳枝)沒有跟妳住? 證人郭雪答 對,她嫁出去了。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平常也會跟女兒聯絡? 證人郭雪答 會。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女兒平常也很關心妳? 證人郭雪答 對,因為她的兒子帶回來讓我顧,我幫她顧孩子,她時常回 來看孩子。 檢察官陳靚蓉問 (請提示書證編號53現場堪查報告照片編號1-4 並告以要旨 )這是否是當時妳發現妳兒子倒地情形? 證人郭雪答 是,對阿,我看到他一隻腳在外面,我想說他怎麼躺在地上 睡覺。 檢察官陳靚蓉問 有無發現郭國棟旁邊有? 證人郭雪答 我走靠近要叫他起來,結果過去他身體硬梆梆死掉了,好像 很早就死了,死很久了,我看到旁邊很多血很恐怖,我一時 突然不知道怎麼辦,我就打電話給我女兒。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那時候看到很多血有無嚇到? 證人郭雪答 對阿,我打電話給我女兒說給她聽,我兒子脖子剁到快要斷 掉,還有背、肩膀的肉也跑出來了,對方可能有拿什麼東西 ,我兒子的手好像要去跟對方搶,結果我兒子的手也受傷。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剛剛說看到妳兒子脖子快斷掉? 證人郭雪答 對,剁到快要斷掉。 檢察官陳靚蓉問 (請提示書證編號53現場堪查報告照片編號2-3 並告以要旨 )這是否妳當時發現郭國棟的情形? 證人郭雪答 對,旁邊都是血,衣服也都是血,手也溼溼的。 檢察官陳靚蓉問 (請提示書證編號53現場堪查報告照片編號2-3 並告以要旨 )下一張照片,妳看到的情形是否如此? 證人郭雪答 嗯。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去查看郭國棟的情形時,妳有無進去他的厝裡面? 證人郭雪答 沒有,他的腳卡在門口我不能進去,我看地上都是血我就沒 進去了,我就看到地上好像有鞋痕。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看到妳兒子都沒有反應旁邊都是血,妳那時候怎麼沒打 119? 證人郭雪答 我想說就死掉了,全身硬梆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我打電 話給我女兒。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女兒來妳才打110? 證人郭雪答 對,我打給我女兒之後,我剛剛說有看到地上有血鞋印,我 就順著血鞋印一直走,走到一半那個血跡就不見,再過去另 一條路還有血跡再沿著一直走,結果走到王寺峰家門口血跡 就不見了。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沿著血跡走看到最後血跡是在王寺峰他家?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請提示書證編號53現場堪查報告照片編號2-19並告以要旨 )這是你兒子住的客廳?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桌子本來就是這樣歪歪的嗎? 證人郭雪答 沒有我兒子的桌子都是直的,很整齊的,沒有這樣歪歪的。 檢察官陳靚蓉問 不知道為何變成歪歪的?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照片上面門旁邊牆角旁邊有一支拐仗是何人使用? 證人郭雪答 那支拐仗是我兒子在用的,他腳有開過刀有時候要拿這支拐 仗撐一下。 檢察官陳靚蓉問 就是郭國棟平常走路不太方便?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兒子身高多高? 證人郭雪答 差不多180公分。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有無什麼疾病? 證人郭雪答 沒有,我說腳有開過刀,沒辦法提重物而已。 檢察官陳靚蓉問 最後一次看到郭國棟是何時? 證人郭雪答 前一天5 點多我去運動回來,我經過老人會館那裡看到他跟 王寺峰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在那裡,我叫他趕快回來他回 我說好,我就回去了。 檢察官陳靚蓉問 你在老人會館有看到王寺峰?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有看到王寺峰有無喝酒? 證人郭雪答 我是這樣經過,我經過的時候有看到王寺峰及另一個我不認 識的人,他們二個人面前有酒杯,我兒子的面前沒有酒杯, 至於有沒有喝酒我不知道。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先回家之後郭國棟才回家?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何時到家? 證人郭雪答 我是5 點多經過,應該6 、7 點左右會回來,他就騎鐵馬回 來,我就說你趕快去睡覺,他回應我說好,就很正常就進去 他那裡睡。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是騎腳踏車回來的? 證人郭雪答 是。 檢察官陳靚蓉問 郭國棟那時候應該沒有酒醉? 證人郭雪答 應該是沒有,因為我跟他說你趕快去睡覺,他回應我說好。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兒子回來之後你們有無一起吃飯? 證人郭雪答 沒有,他回來就進去他住的那裡就沒有再出來。 檢察官陳靚蓉問 那天你們還有講話嗎? 證人郭雪答 沒有,他就進他房間,後來我去洗澡、準備晚餐,晚上還沒 睡的時候我看我兒子的腳踏車都在窗邊,可見都沒有再出去 。 檢察官陳靚蓉問 當天晚上郭國棟回到他的房間,一直到隔天早上發現郭國棟 躺在門口,這中間有無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異狀? 證人郭雪答 沒有,因為我剛剛說過,我和他的房間隔10幾20公尺,有兩 三間房間寬,晚上我在看電視,我孫子在做勞作,那時候是 冬天窗戶都關起來,所以就沒聽到什麼聲音。 檢察官陳靚蓉稱 沒有其他問題。     審判長請辯護人推派代表行反詰問。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跟死者郭國棟是什麼關係? 證人郭雪答 母子關係。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家庭成員裡面除了妳跟郭國棟還有誰? 證人郭雪答 我生國棟跟他姊姊郭芳枝,我先生在他們兩個很小的時候就 過世了,我獨立撫養兩個孩子長大。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在兩個還很小的時候就單身了,有無再嫁? 證人郭雪答 沒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一個女人家帶著兩個小孩,是否如此? 證人郭雪答 對。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剛剛有回答檢察官的問題說妳平常是有運動的習慣? 證人郭雪答 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一天會運動幾次? 證人郭雪答 早上跟黃昏的時候去厝邊走一走。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每一天都運動兩次? 證人郭雪答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會早晚。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一天會運動兩次就對了? 證人郭雪答 對。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固定每天都兩次運動這樣子嗎? 證人郭雪答 沒有說固定,有時候有事情或是孫子什麼事情就沒有,但是 幾乎固定早晚會運動。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之前妳在作警詢筆錄時,說妳在這件事情發生的前一天即發 現死者的前一天,妳晚上還有去運動? 證人郭雪答 我是去運動回來看到郭國棟在老人會館那裡,跟王寺峰及另 外一個朋友,我才叫他趕快回來。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運動的路線會從老人會館那邊經過嗎? 證人郭雪答 會經過。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在老人會館時會看到被告嗎? 證人郭雪答 前一天有看到我兒子跟王寺峰在一起,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 人在老人會館那裡。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之前就認識被告王寺峰嗎? 證人郭雪答 我剛才有說過我家走去他家差不多2 、3 分,王寺峰還跟我 兒子是同年齡的,所以他時常來找我兒子玩。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照妳這樣講兒子跟被告王寺峰常常會一起? 證人郭雪答 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去運動時也會在老人會館那邊經過,所以妳有無常常看到 被告王寺峰? 證人郭雪答 時常有看到我兒子在那裡,大部分都會看到王寺峰,比較常 看到他跟我兒子在一起。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王寺峰跟妳兒子會常常一起去老人會館那邊喝酒嗎? 證人郭雪答 會。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說晚上會去運動,都會從老人會館這邊回家是嗎? 證人郭雪答 對,會經過那裡。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跟王寺峰之前有無常常見面、常常聊天? 證人郭雪答 沒有,他來都找我兒子比較多,我80幾歲了他不找我講話。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跟被告是鄰居嗎? 證人郭雪答 對。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但是也會常常看到被告? 證人郭雪答 對。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常常看到被告跟妳兒子? 證人郭雪答 對。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去運動時也會從老人會館經過也會看到被告? 證人郭雪答 對。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作筆錄時有說妳發現死者死亡的那一天,是早上6 點多的 時候就出門,妳早上去做運動會有看時間的習慣嗎?  證人郭雪答 不會,老人生理時鐘都固定,幾點起來家裡用好就去運動。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基本上早上去運動的時間會差不多? 證人郭雪答 差不多時間,不會相差太久?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做運動回家的時間應該也差不多? 證人郭雪答 對,也差不多。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我們這個案件還有其他的證人,有一起喝酒的人,還有在老 人會館也有看到被告跟死者在喝酒的人,他們的說法都是在 晚上7 時40分運動回家時還有看到妳在老人會館來找死者, 被告的媽媽有說在晚上7 點多吃飽飯,還沒看有到王寺峰有 去老人會館找,晚上7 點多也有在老人會館看到死者跟被告 ,另一個一起喝酒妳說不認識的人也說,他在晚上6 點多原 本是跟死者、被告一起喝酒,但他晚上6 點多先離開時,郭 國棟即妳兒子也還在那裡喝酒,妳於警詢稱郭國棟妳兒子在 當天被殺害前晚上5 點、6 點就回家了,但是其他人包含被 告、被告的媽媽,不認識的喝酒的人,都說是晚上7 點多都 還在老人會館喝酒,為什麼妳的說法跟大家不一樣? 證人郭雪答 可能我老人家記錯,那天沒錯我運動要回家經過老人會館, 我就叫郭國棟要回家,後來就看到郭國棟騎腳踏車回家了, 後來他的腳踏車都一直在窗邊,我就去洗澡看電視了,我孫 子在做功課。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剛剛有回答我的問題說,妳老人家早上起床運動的時間都 差不多? 證人郭雪答 差不多。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做運動的時間、回來的時間也差不多嘛? 證人郭雪答 嗯,對。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感覺差不多時間、差不多時間,妳平常運動回家的時間妳 說差不多就是5 點多、6 點多,可是實際上發生事情的那一 天死者回到家的時間是晚上7 點多,跟妳平常感覺差不多、 差不多時間,其實已經差了有1 個小時2 個小時,妳的感覺 應該不會差不多? 證人郭雪答 我說差不多大部分都會那個時間,我運動都去四處走一走, 遇到鄰居多講幾句話當然會比較晚,差不多是大部分,應該 有少部分遇到晚回來之類的事情。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剛剛回答檢察官問題,說妳兒子面前沒有酒杯他沒有喝酒 ,可是剛剛提到的其他的證人,包括一起喝酒的證人林泉說 ,在場總共一瓶半的米酒,林泉只喝了一杯,其它都是死者 跟被告喝的,被告說他大概喝了半瓶的米酒,這樣算下來, 一瓶半減掉半瓶,再減掉一杯,所以妳兒子大概也喝了快一 瓶的米酒,為何大家都說死者有喝酒,就妳說妳兒子沒有喝 酒? 證人郭雪答 我沒說他沒有喝酒,我是講我經過的時候他面前沒有酒杯, 王寺峰跟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他們面前有酒杯,但我不知道 他們有沒有喝酒。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請求提示證人郭雪偵訊筆錄)妳有說過我兒子面前沒有杯 子妳不確定,妳還是有說過沒有喝,跟妳剛剛講的好像不太 一樣?(提示並告以要旨) 證人郭雪答 我會這樣講是因為他還有辦法騎鐵馬回來,他叫他去睡他就 去睡了,他跟我回應好,我才判斷說他可能沒有喝酒,我前 面有說我不確定他有沒有喝酒,我看到他面前沒有酒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警詢中回答警察說妳的職業是家管,還有一個警察的調查 報告,關於妳的職業是記載無,所以妳平常有工作嗎? 證人郭雪答 家管跟無應該一樣的意思,退休就是家庭管理,就是沒有職 業,應該是一樣吧。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有無工作? 證人郭雪答 我沒有工作。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死者有無工作? 證人郭雪答 沒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跟死者都沒有工作,剛剛聽妳說還有一個孫子要養,跟你 們住在一起,你們的生活要怎麼辦? 證人郭雪答 我有領老人年金,我兒子有領殘障津貼,我幫女兒帶孫她也 會拿錢給我。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殘障津貼原本3 千多元後來4700元妳剛剛回答的答案是這樣 ,死者平常有無什麼不良嗜好? 證人郭雪答 沒有,只有愛喝酒。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證人林泉就是跟死者一起喝酒的人,林泉說他認識死者半年 來幾乎死者天天都會在老人會館後面碰面、天天喝酒,天天 死者都會躲在老人會館後面吸食強力膠,死者是否確實有吸 食強力膠的習慣? 證人郭雪答 這我不知道,他待在別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可能和他朋友在 那裡他朋友有看到,我在家裡不曾看過。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請求提示現場照片電子卷第297 頁)這張照片是妳兒子住 的地方,地上有很多菸蒂及檳榔渣,他除了喝酒,除了林泉 說有吸強力膠,死者是否也會抽菸及吃檳榔?(提示並告以 要旨) 證人郭雪答 偶爾吧,我看到的是他比較愛喝酒。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死者身上有無刺青? 證人郭雪答 沒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請求提示相驗卷)這是檢察署的相驗報告書,上面寫妳兒 子身上有刺青,下面有一個其他敘述在胸前有一個刺青,是 否如此?(提示並告以要旨) 證人郭雪答 可能是解剖之後才知道,我不知道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死者會不會跟被告借錢? 證人郭雪答 我沒有聽說。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郭國棟沒有工作,殘障津貼每月原本3000元後來變4700元, 但他天天喝酒、吃強力膠、抽菸、吃檳榔,平常還要吃飯, 妳在警詢筆錄稱郭國棟腳開刀會痛要買藥吃,這樣每個月生 活費夠用嗎? 證人郭雪答 我有說他如果不夠的時候會跟我拿錢。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可是妳平常也沒有在工作是領老人年金? 證人郭雪答 我有領,我幫我女兒帶小孩她也會拿錢給我。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死者會不會因為錢的事情跟妳吵架、大小聲? 證人郭雪答 大小聲,我剛剛有說十幾年前有一次推我,推一個我跌倒他 也嚇到,從那次之後他就沒有再動手,只會跟我大小聲,我 還是會拿錢給他。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所以你們兩個人會為了錢的事情有一些口角,有一些動手, 是否如此? 證人郭雪答 不會,他跟我要錢就大小聲而已,我也是會給他。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剛剛妳有跟檢察官說也有動手是在十幾年前? 證人郭雪答 動手一次而已就不曾再動手。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事發地點是死者的住處,也是妳住的地方,這裡平常是誰在 住? 證人郭雪答 我兒子郭國棟在住,他住後棟,我住前棟。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住的地方跟郭國棟住的地方中間隔了幾間房間? 證人郭雪答 2、3間,有1、20公尺左右。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那2、3間房間有無住人? 證人郭雪答 沒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死者死亡時是不是妳第一個發現的? 證人郭雪答 對,我早上看到他的門是打開的才過去看,他身體都硬梆梆 了就已經死很久了。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之前在警詢筆錄稱「妳早上出去運動發現兒子倒在客廳, 妳搖喊他都沒有反應,當時他已經沒有呼吸、身體已經變冷 了、身體都硬硬的,晚上就死亡了」,這是妳之前作過筆錄 的內容,是否如此? 證人郭雪答 對,他就死在那裡身體就硬梆梆,一定是晚上就死掉了。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所以妳有去摸他的身體才發現硬硬的? 證人郭雪答 我要把他搖起來,我想說他怎麼睡在地上要把他叫起來去搖 他,才發現全身冷冰冰的。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有無去查看他的呼吸? 證人郭雪答 因為他全身都冷冰冰的,我看到整個都血我嚇得我不知道怎 麼辦才好。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的筆錄有說「當時他已經沒有呼吸了」,妳是否有去查看 他的呼吸? 證人郭雪答 老人家的判斷,全身硬梆梆的一定沒有呼吸的。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剛剛說發現的時候沒有打119叫救護車,是否如此? 證人郭雪答 對,因為我就覺得死掉了,119 就是要送急救,已經死到硬 梆梆了還要去急救嗎?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的意思是說妳發現了之後,妳先查後看一下發現身體冷冷 的、硬硬的,又查看一下他的呼吸,判斷一下好像不需要, 所以妳沒有打119? 證人郭雪答 我就打電話給我女兒,我女兒說要馬上趕回來。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警察局接到妳報案的調查報告,上面是寫妳6 時40分發現死 者倒在客廳,但是接到報案的時間是7 時35分,中間隔了將 近1 個小時,妳才打電話給110? 證人郭雪答 我剛剛有說過,我看到地上有血跡,我打電話給我女兒,女 兒說要趕快回來,我看到地上有血跡,我就從鞋印一直走過 去,一直繞,一直找去,找到中間有一段沒血跡了,再過那 條路是要去王寺峰家,還有血跡出現,我就再沿著血跡再走 ,結果血跡在王寺峰家門口就不見了,我就回家,我女兒也 回來了,我就打110。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照妳的說法妳是先進行現場的調查之後才報警? 證人郭雪答 我不知道我趕快打給我女兒,我女兒說要回來,我自己一個 人在那裡的時候,我看到血跡,我女兒說要回來處理我在等 我女兒的這段時間,我看到血跡就一直去找。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說妳打電話要請女兒回來處理,這上面的報案紀錄最後打 電話報警的人還是妳本人? 證人郭雪答 我女兒回來看到之後,她也知道說她弟弟國棟死掉了,她說 快快快趕快打電話報案,我才打電話報案。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女兒的反應是快快快趕快打電話報警,但妳的反應是我先來 進行調查一下再來報警? 證人郭雪答 我不是說先來調查一下,我當下看到我兒子這樣我嚇住了, 不知道怎麼辦,我趕快打電話給我女兒,我女兒說要馬上回 來,我在等我女兒的途中看到血跡才去沿著血跡找。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妳從前一天運動完回家到發現死者倒在地上,中間妳有無聽 到任何聲音? 證人郭雪答 沒有,剛才我已經陳述過了,我們住在那邊的時候,我洗完 澡在客廳開電視看,我孫子在做勞作,因為是冬天所以窗戶 都關起來,我就沒有聽到聲音,電視聲音很大聲就沒有聽到 外面什麼聲音。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稱         沒有其他問題。 審判長請檢察官推派代表行覆主詰問。 檢察官陳靚蓉問   王寺峰跟郭國棟是朋友,從小一起長大,平常王寺峰會跟妳 聯絡嗎?還是說他都是找郭國棟? 證人郭雪答 他都直接找國棟。 檢察官陳靚蓉問 王寺峰平常沒有跟妳聯絡?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發現妳兒子死亡那一天的前一天傍晚有去老人會館? 證人郭雪答 有經過有看到,但我也沒有跟王寺峰,我只有叫國棟快點回 家。 檢察官陳靚蓉問 妳跟郭國棟講話而已? 證人郭雪答 對。 檢察官陳靚蓉問 有無跟王寺峰講話? 證人郭雪答 沒有。 檢察官陳靚蓉問 那一天有無約妳說要在哪裡見面? 證人郭雪答 沒有。 檢察官陳靚蓉稱 沒有其他問題。 審判長請辯護人推派代表行覆反詰問。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稱   沒有問題覆反詰問。 審判長諭知交互詰問完畢。 審判長諭知休庭10分鐘。(14時35分)  審判長、法官及國民法官入評議室。 審判長、法官及國民法官復行入庭。(15時05分) 審判長諭知續行開庭,並由國民法官法庭補充訊問證人郭雪,以 下經審判長匯整國民法官之問題後,由審判長補充訊問證人郭雪 。 審判長問 你兒子沒有工作、身上有點殘障,對不對? 證人郭雪答 對。 審判長問 你兒子沒有收入又不能去什麼別的地方玩,他的生活接觸的 人很少,可否說是比較孤僻的生活? 證人郭雪答 對。 審判長問 妳說妳自己收入也有限,主要在照顧孩子,所以妳出去運動 的範圍也不會太廣,是嗎? 證人郭雪答 對。 審判長問 妳並不知道兒子身上有刺青? 證人郭雪答 沒有印象。 審判長問 妳知否妳兒子有長期抽菸? 證人郭雪答 好像沒有什麼感覺。 審判長問 妳兒子會吃檳榔嗎? 證人郭雪答 他都住在後棟,可以自由出入。 審判長問 你們母子相依為命怎麼說這個不知道、那個不知道? 證人郭雪答 因為他住後棟,我們前棟,他後棟可以自己自由出入,不用 經過我這棟。 審判長問 講起來妳對妳兒子的事情不太了解,他朋友說他吸膠吸得很 兇,妳都不曾聽過?  證人郭雪答 不太了解,畢竟大人大種了不用那麼關心他,我顧孫子。 審判長問 妳說妳傍晚會出去運動,是不是? 證人郭雪答 是。 審判長問 妳說有在傍晚在老人會館看到妳兒子? 證人郭雪答 有。 審判長問 妳說的傍晚是4、5點嗎? 證人郭雪答 忘記幾點了,我去運動要回來就看我兒子在老人會館那裡, 有王寺峰跟一個不認識的人在那裡,我叫他趕快回來,他跟 我回應好,我就直接回家了。 審判長問 有人看到妳兒子7點多才離開老人會館? 證人郭雪答 我剛剛有講過我沒有很注意看時間,我是依我自己生活作息 ,我要回家經過老人會館看到他還在那裡,我就叫他趕快回 家,他跟我回應說好,我就回家了。 審判長問 案發是11月晚上7 點多已經很暗了,11月可能5 、6 點就暗 了,11月傍晚運動是晚上7點多在運動嗎? 證人郭雪答 我那天就回去了。 審判長問 妳是4、5點就去運動了? 證人郭雪答 我下午運動完就回去了。 審判長問 妳說妳傍晚看到妳兒子,但有證人說看到他7 點多才離開, 時間有一點出入? 證人郭雪答 我去運動走一走要回去,有看到我兒子在老人會館那裡,我 就叫他說要回家了,他跟我回應好,我就直接回去了。 審判長問 妳說回去有煮晚飯有無叫妳兒子過來吃? 證人郭雪答 沒有。 審判長問 為何沒有叫妳兒子過來吃飯? 證人郭雪答 我跟他說要回家了,他回來之後跟我說他要去睡覺,就去他 自己住的那邊。 審判長問 7點多了妳沒有問妳兒子吃了沒? 證人郭雪答 沒有。 審判長問 還是妳兒子自己會煮飯吃嗎? 證人郭雪答 因為我剛剛講了,他雖然有殘障,但他那麼多歲了,三餐不 用我煩惱了,是他要煩惱我才對。 審判長問 你們母子相依為命,妳兒子也是單身漢沒有娶老婆,拿一支 拐仗拄著,母子不是這樣相處? 證人郭雪答 是沒錯,但後來我女兒的兒子給我帶,我顧著帶孫子我就沒 有那麼注重他,他那麼大了還要一直煩惱他嗎。 審判長問 妳沒有叫妳兒子吃晚餐就對了? 證人郭雪答 沒有。 審判長問 妳最後看到妳兒子是何時? 證人郭雪答 他騎鐵馬回來我有看到他,他跟我說要去睡覺了。 審判長問 妳就沒有問妳兒子有沒有吃晚餐? 證人郭雪答 沒有。 審判長問 妳早上起來是第一次看到妳兒子腳放在門外面? 證人郭雪答 我起來看到他住那間燈怎麼亮的,門開開,我想說他一隻腳 怎麼放在外面。 審判長問 妳有無靠過去看? 證人郭雪答 我有靠過去看想說他腳怎麼放在外面,我想說怎麼睡在地上 ,我就去搖他叫他起來,結果他全身硬梆梆又冷冰冰的,想 說應該死很久了才會,我不知道怎麼辦就趕快打電話給我女 兒,我女兒說她趕快回來。 審判長問 妳怎麼沒有想說救妳兒子一下,再怎麼困難也救他一次,不 一定在鬼門關前可以救回來? 證人郭雪答 因為他全身硬梆梆又冷冰冰的,就不用再救了,要怎麼救。 審判長問 妳剛剛有回答律師說妳家的桌椅擺放都很整齊,對嗎? 證人郭雪答 對。 審判長問 妳平常會去走訪妳兒子的房間嗎? 證人郭雪答 會,三不五時去巡一下。 審判長問 妳有時候會幫妳兒子打掃一下嗎? 證人郭雪答 沒有,他都自己打掃。 審判長問 妳三不五時去巡一下,妳有無看過妳兒子房間有檳榔渣或菸 蒂? 證人郭雪答 我看過他的桌椅平常都放很整齊,想說都他朋友他自己去處 理。 審判長問 妳兒子又沒有錢每天抽那麼多菸,房間有那麼多菸蒂不會質 疑一下? 證人郭雪答 他那麼多歲了怎麼會聽我老人家的話。 審判長問 你兒子沒有在工作,身上有刺青妳當媽媽的怎麼不知道? 證人郭雪答 他何時刺的我不知道,我女兒有去解剖才跟我說他有刺青。 審判長問 妳身高、體重多少? 證人郭雪答 150幾公分,體重忘記了,應該有60公斤。 審判長問 妳平常除了被告王寺峰會來妳家走訪,妳兒子有無其他朋友 會來妳家走訪? 證人郭雪答 偶爾有不認識的,大家都看一次、兩次不會時常看到,不會 重複看到同一個人,大部分都看到王寺峰。 審判長問 現場妳家那麼多菸蒂跟檳榔渣好像很多客人來坐,如果不是 妳兒子吃的,好像很多客人在妳家出入,是否如此? 證人郭雪答 我不曾注意看。 審判長問 妳說發現妳兒子那天有先報警,那天妳自己有無受傷?妳自 己有沒有傷沒讓警察看到? 證人郭雪答 我沒有受傷。 審判長問 有沒有去看醫生去縫針? 證人郭雪答 沒有。 審判長問 發現妳兒子倒在血泊中,妳有無清掃現場? 證人郭雪答 沒有。 審判長問 妳看到的現場就是如照片這樣? 證人郭雪答 是。 審判長諭知交互詰問完畢。 審判長問 對證人郭雪之證述有何意見? 檢察官陳靚蓉答 大家不要忘記現在證人已經高齡82歲,案發時間已經2 、3 年前了,證人郭雪的年齡記憶可能會有忘記的情形都是人之 常情,郭雪證述的內容都是一致的,剛剛辯護人或審判長補 充訊息有提到,為何其他證人說郭國棟是7 點多還在老人會 館,可是為何郭雪說證人郭雪6 點多就到家,記憶可能會有 忘記的情形這很正常,加上郭雪有提到說她也沒有看時間、 沒有戴手錶,她只是依據她自己生理時鐘大概去判斷的。依 據郭雪證述可知證人郭雪身高180 公分,身材是比較高壯的 ,郭雪只有150 幾公分,差距甚大,證人郭雪的傷勢主要集 中在頭部在照片有看到,思考一下以郭雪的年紀及他們兩個 身材差距,她有無辦法造成郭國棟這樣的傷勢是值得去思考 的。另外郭雪本身沒有受傷,現場蠻凌亂的,血跡蠻大片的 ,桌椅都有移動過,可以知道說其實那時候稍微有拉扯、打 鬥的狀況,這樣的情形下郭雪卻沒有受傷,反而是郭國棟身 上有那麼多刀傷,郭雪有可能這樣殺了自己的小孩嗎?她有 可能有殺人的行為嗎?現場雖然有看到一些菸蒂、檳榔渣, 郭雪證述不太清楚郭國棟有無抽菸或吃檳榔,因為王寺峰會 去郭國棟那邊坐,有時候也有去找郭國棟,檳榔渣跟菸蒂到 到底是否郭國棟的,其實我們無法確定,郭雪證述說她不知 道郭國棟有無抽菸或吃檳榔,一般來講不會覺得她證述有瑕 疵或是說值得存疑的地方,這算是很正常的。 辯護人張方駿律師答 我們很讚同剛剛檢座提到說值得思考的是,郭雪的身高有無 辦法殺了郭國棟還殺那麼多刀,郭雪證述說她的身高150 幾 公分左右,被告王寺峰的身高165 公分、體重90公斤左右, 身材的差距也蠻值得思考的。為何郭雪的說詞在筆錄中及剛 剛現場的證詞,她的時間序、郭國棟有無喝酒都跟其他證人 講得不一樣,甚至今天跟歷次的筆錄說詞都不一致,一般人 看到死者倒在血泊中,應該會像郭雪證述的她女兒說快快快 ,趕快報警,為何郭雪沒有呢?這也是我們可以去想的地方 。郭雪為何一整晚都沒有聽到打鬥聲或呼喊聲,依她的證述 只有隔了2 、3 間房間,有辦法沒有聽到嗎,剛剛檢座也說 相互打鬥的聲音。依我們律師的職責在開庭前是可以跟證人 做一下訪談紀錄,但我們剛剛問了兩個問題跟郭雪訪談紀錄 有點不同,剛剛呂律師有問郭雪你跟王寺峰之前有無常常見 面,郭雪回答說沒有見面聊天,但在我們跟她訪談的紀錄裡 面,她是說我不想要回答,第二個是我們有問她郭國棟要錢 要不到有無對妳動手,她說十幾年前有一次把我推倒,但在 我們訪談紀錄中她從來沒有說十幾年前,是否郭雪聽到我們 答辯的事實。 檢察官陳靚蓉 異議訪談紀錄部分沒有經過辯護人的出證,也沒有開書證, 不是國民法官法的規定。 審判長諭知剔除訪談紀錄部分 審判長諭知證人郭雪可先請回。 審判長點呼鑑定證人楊宗樺入庭。 審判長問鑑定證人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住居所 等事項 鑑定證人答 楊宗樺 <年籍資料詳附件> 審判長問 是否為本件案發後到現場進行鑑識之人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審判長問 把DNA 血跡帶回縣警局有作那部分的鑑定工作?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實驗室鑑定的工作是在刑事局,我們有採證血跡轉移平放, 攻監之後會盡速送往臺北刑事檢察局,現場的拍照是我拍攝 的。 審判長問 刑事訴訟法第180條第1項規定「證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得 拒絕證言:1.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配偶、直系血親、 三親等內之旁系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家長、家屬者。2. 與被告或自訴人訂有婚約者。3.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自訴人之 法定代理人或現由或曾由被告或自訴人為其法定代理人者」 ,證人與被告有無上開關係?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 審判長諭知 由於本案鑑定證人楊宗樺為本案到場鑑識之人員,除就特定 事項依法陳述其專業意見外,就其過往實施本案鑑識之親身 經歷,亦陳述其所見所聞同時具有鑑定人及證人之性質,故 告知鑑定證人具結義務及偽證之處罰,並命朗讀鑑定人及證 人結文後具結。 審判長諭知 開始進行交互詰問,所排定之時間為檢察官、辯護人各30分 鐘。請檢察官推派代表進行主詰問。 檢察官鄭安宇問   現在任職在哪個單位?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彰化縣警察局鑑識科,現在派駐在和美分局偵察隊。 檢察官鄭安宇問 擔任鑑識科法權官的資歷有多長?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102年到現在大概 9年。 檢察官鄭安宇問 參與的案件數大概有多少?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累積到現在800多件。 檢察官鄭安宇問 其中有關於兇殺案件數大概有多少?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大概10件。 檢察官鄭安宇問 是否有參與本案採證過程?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 檢察官鄭安宇問 (請求提示鑑定報告書並告以要旨)這一份報告書是否由你 所製作?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看起來你在裡面參與的過程有包含相驗、解剖及現場勘查沒 有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剛剛講的都是你沒有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檢察官鄭安宇問 你製作這份報告進行的現場勘查、相驗的內容可否稍微說明 一下?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108 年10月9 日大概上午10時40分到達現場做現場勘查,現 場發生是在紅色的建築,大概像是三合院式的平房矮房它有 兩排,第一排在這邊,第二排在這邊,後面這一排是死者陳 屍的房間的位置,從這邊出來走過草叢再到泊油路沿伸忠義 路及忠孝一路,都有沿路的鞋墊,首先有先對死者的陳屍狀 態做勘查採證,是在勘查報告第3 頁、第4 頁,主要拍照死 者的陳屍氣情形、採集死者左腳、死者腳底的掌紋,並且有 採死者身上疑似血跡,再來勘查死者陳屍的房間,是在勘查 報告第4 頁到第7 頁,這部分採集室內的血點、血跡、血鞋 印、血的腳印,同時間也有採集到毛髮、疑似人體組織,也 有拍到疑似的唾液或擦抹痕跡,再來是死者陳屍房間外的勘 查情形,是在勘查報告第7 頁及第8 頁,這部分有血鞋印、 血跡、血點,再來是相驗情形是紀錄在在勘查報告第8 頁, 在相驗結束之後有把死者身上的衣物帶回去檢視,同時間我 們有採集死者的唾液,再來是死者住處至被告住處中間的勘 查情形,沿路都有連續性的滴落血跡,都有拍照紀錄跟採證 ,紀錄在勘查報告第18頁到第22頁,在屍體的右腳旁邊有發 現疑似血鞋印,血鞋印上面也有一個疑似滴落血點,死者陳 屍住所外面的廊道到外面的道路都有發現疑似的血鞋印及滴 落血點,我們在死者陳屍處所外面的廊道採集到五個血鞋印 ,它的方向都是指向被告住處。被告住處採證的狀況是紀錄 在勘桓報告第12頁到第17頁,在被告住處騎樓有發現一袋的 髒污袋,裡面有衣物、沾附疑似血跡的衛生紙、抹布,在大 門、門鈴的地方有採集到疑似的血跡,被告住處一樓客廳有 發現沾有疑似血跡的拖鞋一雙,放在一樓客廳右側矮桌下面 ,在客廳地板也有採到圓形滴落血點,三樓是涉嫌起居的臥 室,臥室旁邊廁所馬桶、洗手台也有發現疑似血跡,在他本 身的房間也有採到疑似血跡,在案發當天下午有針對被告自 小客車做採證,車內有發現疑似的血跡,這部分紀錄在勘查 報告第17頁到第18頁,涉嫌人到案有對他的身體作檢視,被 告的右手肘及左手大姆指有包紮的情形,雙手表面有疑似血 跡,有對被告的雙手、指甲縫以轉移棉棒作採證,還有拓印 他的雙腳的足底印,紀錄在勘查報告第18頁,最後解剖時有 採集死者的心臟血、右手中指指甲縫轉移棉棒,記載在勘查 第18、19頁,以上陳述的的部分是勘查採證的經過,後續證 物的送鑑及鑑定結果紀錄在勘查報告第19到第26 頁。 檢察官鄭安宇問 在現在當時你們採集到的跡證裡面,有沒有哪一些是可以用 來判斷本案行兇的位置及相關經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個我們用照片部分說明,剛剛說被害人陳屍的處所是在第 二排後排,這是第一排,門進去是一個雜物間,雜物間的後 門進去直直的沒有轉頭,直直的後門面對的就是死者陳屍的 房間門口,就是這個門口,這是死者陳屍的情形,第一排是 靠南側雜物間,這邊有人聚集的地方是北側,是死者的母親 起居的位置,這個是雜物間它的後門就是對著死者陳屍的房 間,剛剛有看到照片他就是橫躺在這裡,編號6 是疑似血跡 大量分布的位置,有矮桌、書桌,編號9 桌子上面有發現噴 濺血跡、圓形滴落血跡,11、12有發現血鞋印、血腳印,17 18有發現毛髮,沾血的衛生紙、唾液的痕跡,被害者右側, 我們從這個方向的話是左側,他的臥室我們沒有發現打鬥痕 跡或者是疑似血跡的分布,最主要是針對他的起居室有發現 打鬥痕跡、疑似血跡,再來看一下死者陳屍的狀況,看他的 衣服也有一些破洞,褲子也有破損的狀況,腳邊有發現血鞋 印,這就是現場從死者的房間往門口拍的狀況,他的大部分 血跡,就是剛剛編號6 的位置,編號6-1 有圓形滴落血點, 編號8 有一個噴濺血跡,編號11、12有血腳掌印、血鞋印, 編號8 有噴濺血跡,噴濺血跡就是有角度、有速度的血點會 造成這樣子的血跡型態,桌子上面編號9 是圓形滴落血點及 噴濺血跡,編號10有發現一個血裸足印,可以看出來是右腳 的血裸足印,這邊的紋路都還蠻清楚的,編號11、12是血裸 足印及血鞋印、裸足印血量比較多,紋路沒有那麼清楚,編 號16有一個血鞋印,編號16-1是血鞋印上面的圓形滴落血點 ,位置是在死者房間內側矮桌旁邊,編號17可以看到一小撮 毛髮,編號18的區域有18-2一小撮毛髮,18-1疑似人體組織 ,編號19是死者頭部上方區域,從照片可以看到有一個沾血 的衛生紙,11、12就剛剛說血鞋印、血裸足印,死者的左手 邊有疑似的拖曳過的擦痕,這是拖曳痕或是他們可能撞到的 照片,現場有發現編號10紋路比較清晰的血裸足印,我們有 拍照,也有採集死者右腳油墨拓印,送去刑事局作比對時, 是發現他們的紋路相符,這樣可以研前死者當時是有在流血 的狀況之下是呈現站立的姿勢,才會造成這樣的血裸足印, 這是鑑定書與死者腳底紋路相符。這是死者陳屍的處所往外 面廊道沿路滴落血點的狀況「這是他的門口出來右轉都有沿 路的滴落血點,都可以看到有血鞋印,有沿路滴落血點,從 這邊再左轉也都有,剛剛有說從這邊出來左轉有沿路滴落血 點,這邊左轉,這邊再右轉這邊是第二排,第二排左轉之後 再右轉,外面是泊油路從這邊過去這邊是泊油路,沿路都有 連續性的滴落血點,出來泊油路這邊是忠義路,再來是轉角 ,這邊草地出來左轉是忠義路,沿路都有連續性的滴落血點 ,再轉到忠孝一路的路口直到這邊是涉嫌人的住宅,都有連 續性的滴落血點,直到忠孝路上被告住宅前面都有連續性的 滴落血點,這是被告住宅,被告門口騎樓這個地方,有發現 一袋髒污袋,剛剛有說在裡面有發現衣物、沾血的衛生紙及 抹布等等,一樓客廳路分矮桌下面有發現沾附疑似血跡的拖 鞋,編號14發現圓形滴落血點,一樓客廳照片在矮桌下面發 現拖鞋,拖鞋的正面及鞋底都有疑似的血跡,對照現場的狀 況編號16的血鞋印上面的滴落血點,是在第一現場死者陳屍 處靠裡面的位置,編號16-1的血點送鑑的比對結果與涉嫌人 DNA 相符,再來死者右腳的位置我們作轉移棉棒送鑑結果, 有驗出死者及被告的吻合型別,不排除是混有涉嫌人及死者 的DNA ,陳屍處所外面廊道編號2 有一個血鞋印也有圓形滴 落血點,這個滴落血點送到刑事局鑑定結果與死者相符,這 是拖鞋在表面有血跡,在鞋底也有發現疑似血跡,鑑定結果 編號4-6-1 也是混有死者及被告的DNA ,血鞋印的型態從涉 嫌人住宅一樓尋獲的拖鞋,跟現場一出死者的住處外面廊道 拖鞋比對結果是類同的,鑑定方式是把拖鞋拿去拓印在透明 的幻燈片再跟現場照片做比對,鑑定結果是類同,這是從被 害人住處到涉嫌人住處沿路的滴落血點,這部分是彰化地檢 送鑑結果是跟涉嫌人DNA 相符的。 檢察官鄭安宇問 在死者陳屍的起居室內,有採集到死者本身的腳印而且是血 腳印,你剛剛說這樣的血腳印可以表示死者之前曾經有在站 立的狀態下,而且是流血的狀態沒有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死者右腳背上採到血跡裡面是混有被告跟死者的DNA 沒有錯 ?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所以表示被告是曾經有去接觸死者的腳沒有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這樣的痕跡。 檢察官鄭安宇問 還有在死者陳屍的地方旁邊的鞋印,拓印出來是跟在被告住 處裡面發現的拖鞋是同一個類型的鞋印,沒有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上面滴的血則是死者的血,是這樣沒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在案發現場裡面被告曾經人在屋內裡面是接近櫃子的位置, 沒有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檢察官鄭安宇問 也有一些他們交疊的痕跡,沒有錯?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你們採的跡證送鑑定的結果,有無辦法判斷現場其中一人為 男性或女性?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是我們人類的DNA 型別,其中有一個是性別染色體XY這部 分,在現場送了很多疑似血跡的跡證,送去比對的結果它都 是XY,都沒有發現有女生的DNA 型別,有女生的話是XX,在 現場沒有發現女生或第三人的DNA 遺留在現場。 檢察官鄭安宇問 現場那麼多血跟痕跡、腳印,各種的採證送鑑定的部分,都 沒有驗到有女性的DNA ,是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沒有。 檢察官鄭安宇問 你們在進行本案現場採證時家屬有無在現場?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 檢察官鄭安宇問 他們有無在外面看你們進行採證?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他們在外面等候。 檢察官鄭安宇問 當時死者母親有無在現場?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 檢察官鄭安宇問 她當時的神情狀態跟行動有無印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印象她蠻年老的需要人攙扶,蠻瘦弱的,她當時情緒蠻激 動,一直問說為什麼會把人砍成這樣。 檢察官鄭安宇問 當時案發現場同住在那兩排房屋的人有誰,你們有無去確認 ?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們確認死者的陳屍位置是在第二排靠南側,媽媽的住處是 在北側,剛剛看到人比較多聚集的地方。 檢察官鄭安宇問 死者居住的起居室的地方是否沒有人同住?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沒有同住。 檢察官鄭安宇問 看到裡面的物品看起來也是這樣子?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檢察官鄭安宇問 當時你們有看到死者的母親外觀上有無什麼外傷?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發現她身上有外傷。 檢察官鄭安宇問 有無其它沒有問到你覺得與本案有相關性要補充的?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 檢察官鄭安宇稱 沒有其他問題。     審判長請辯護人推派代表行反詰問。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請求提示現場勘查報告21頁即電子卷226頁) 第3 點(1) 為聯結案發現場死者身體跡證及嫌犯住宅發現之 證物,與本案相關涉案人,特定嫌犯是被告王寺峰跟死者郭 國棟之關聯性 (請求提示現場勘查報告24頁即電子卷265頁) 第3 點(1) 為了連結死者與嫌犯王寺峰,客廳拖鞋等等之關 聯性。這報告是否你作的?(提示並告以要旨)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這兩段字再對照你剛剛有回答檢察官的問題,在本件有進行 相關的照相、現在的採證等等,我聽到採證的範圍包含死者 的住處,再來其他的部分都是被告,包含被告的身體、被告 的住處、被告的車輛,對照鑑識報告及你剛剛的回答,這一 件作的鑑定範圍,是否有無特定出來是死者跟被告之間有關 的跡證?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們到現場是發現死者的陳屍處所外面,有沿路的滴落血點 一路連結到被告的住宅,在採證時不會預設誰一定是涉嫌人 ,像死者的母親,同住的人我們都有拍照她身上的手掌及手 背,看她有無什麼傷痕,所有的跡證我們都會作到很完全。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本案作鑑識的內容有無檢視死者與郭雪之間相關的跡證?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但是我們在現場採到的沒有女性的型別。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你有沒有對郭雪做身體的鑑識?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有拍照紀錄她的手掌跟手背,身體我印象中有拍照紀錄 。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但我們在卷內沒有看到相關的照片?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可能沒有放進去。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有無對死者母親居住的房間作現場採證。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剛剛有提到現場採集非常多的DNA,但是都沒有女性的DNA?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請求提示電子卷312 頁編號2-71照片並告以要旨)在現場 看到非常多的菸蒂跟檳榔渣,你們有無對菸蒂跟檳榔渣的 DNA 去做鑑識?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部分我們有先採集但暫緩送件,有必要我們才會送,原因 是因為這個菸蒂或許是有其他人去拜訪死者留下來的,菸蒂 遺留跟這件案子的關聯性,跟血跡的證物相比起來,我覺得 它的關聯會比較低一點,這一件我們主要先送血跡做DNA 鑑 定,菸蒂的部分我們有採集下來暫緩還沒有送。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你剛剛的意思是說你沒有去送菸蒂的DNA ,理由是因為你覺 得好像跟本案沒有關係?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不會說它跟本案沒有關係,是跟血跡型態DNA 轉移棉棒相 比起來的話,我們會以血跡的轉移棉棒為送鑑優先。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依照你的專業菸蒂上面會有DNA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會。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檳榔渣上面也會有DNA?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會。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本案沒有去送鑑菸蒂跟檳榔渣的DNA? 鑑定證人答 對,沒有送。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請求提示現場照片電子卷第289 頁並告以要旨)可以看得 出來現場血跡的狀況很多、很雜亂,如果現場有血腳印或血 鞋印是否一定可以辨識得出來? 因為你剛剛有提到血量比較多的部分,會不會因為血量比較 多,或是血跡雜亂的覆蓋等等會導致有可能有鞋印,有可能 有腳印,但無法辨識出來的情況?一般的鑑識會有這樣的情 況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如果血跡比較多它的紋線是模糊的話,我們可以量腳印的長 度去跟死者或是被告腳的拓印作比對,但這個比對的精準度 不會比直接送紋路去刑事局指紋科作比對來得高。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如果是血量比較多把長度的一部分蓋住,有無這個情況?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可能。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有無可能是血量比較多把全部的腳印都蓋住,可能有一個腳 印在那裡,但血量太多把腳印蓋住完全看不到,有這種情況 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可能。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有可能是發生有其他人的鞋印或腳印出現,只是因為血量比 較多或其它原因導致無法辨識的情況,確實是有這種情況發 生的可能性?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種可能性還蠻低的,基本上我們都有針對細節作拍照紀錄 ,譬如說這張照片的桌子底下也有一雙拖鞋,也有針對鞋底 拍照紀錄跟現場血鞋印或跡證作比對,可是我們在現場沒有 第三人的血腳印或DNA 在現場。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依照你剛剛所說也有可能是因為血跡覆蓋掉,雖然機率低但 不是沒有可能?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不會說機率是0,但機率低。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請求提示電子卷第277 頁並告以要旨)你到現場看到時死 者是呈現這個位置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剛剛有提到死者的身高大概180 公分,他頭部的位置應該惿 在房間裡面?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這樣可以判斷他頭部離門檻有多深?大概幾公分? 鑑定證人答 以這張照片看起來大概一半。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如果我要去確認死者有無呼吸,確認呼吸是在他口鼻位置, 以這樣深入房間的深度是否需要踏進到屋內?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我不能確定。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但有可能會需要嗎?還是我站在外面就有辦法去探到死者的 呼吸?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覺得都有可能。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死者最後倒地的位置,一半在屋內,一半在屋外,屋外部分 是否跟開放空間有連通?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你在現場有無發現有裝設隔音的設備或隔音的材料?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發現。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如果我去查看死者的身體,我去摸了他的身體、看了他的呼 吸,以死者身上布滿血跡以及屋內血跡遍佈的情況下,我身 上會不會沾到死者的血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可能性還蠻大的。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你剛剛回答檢察官的問題,你在現場有看到死者的母親,有 無看到她身上有血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們沒有發現她身上有血跡。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就你辦案800 多件的經驗,如果有送鑑菸頭的DNA 或檳榔渣 的DNA ,如果有採集到第三人DNA也會送鑑定做比對?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如果是竊案我們有送過口罩、菸蒂、檳榔渣這些都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問 會把採集到的DNA列為嫌疑人?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看他可不可以合理解釋他有無合法權益出現在那個地方。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稱         沒有其他問題。 審判長請檢察官推派代表行覆主詰問。 檢察官鄭安宇問  剛剛律師有問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在死者這樣的狀態再去接 觸他,我們身上會不會沾染到血跡,以死者當天倒臥的狀態 他的全身全部都是血跡,還是有部分的位置他是沒有沾到血 的?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看他的臉、身體、雙手、雙腳都有血跡,衣服、褲子都有。 檢察官鄭安宇問 如果我們去接觸他的腳部呢?在我們身上一定會留下血跡嗎 還是有可能不會留下?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可能性很大,你在碰觸他的時候。 檢察官鄭安宇問 如果他的那個位置有血的話就有可能會留下,如果那個位置 沒有血的話?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的話可能他轉移的量很少就沒辦發現,這也是有可能的 。 檢察官鄭安宇問 你剛剛有提到說在現場有發現疑似人體組織、毛髮組織,另 外有講到噴濺的血痕,你剛剛說噴濺血痕通常會造成是因為 一定的力道跟速度?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角度和速度。 檢察官鄭安宇問 意思是說在案發現場看起來是一個有動態的過程,就是在本 案的進行當中他們是一個動態的狀態?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 檢察官鄭安宇問 可否詳細說明為什麼是動態的狀態?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會造成噴濺的血跡型態可能是在打鬥的時候,可能是兇器或 拳頭上面已經有沾附血跡,在拋甩的過程中造成噴濺血跡, 我們在桌上、地上都有發現這樣的型態,我們初步認為這個 房間是第一現場有發生過打鬥痕跡的狀況可能性是很高的。 檢察官鄭安宇問 你這份報告是在所有這些資料,材料採集完了也送了很多認 為很重要的部分,去鑑定DNA 、鞋印、腳印等等之後你才製 作的,是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檢察官鄭安宇問 你在製作這份報告時有無無窮盡的把所有採集到的資料都放 進來,你全部的資料都送鑑定過申,你放了你在勘查報告中 想呈現的東西,所以作這樣的內容,是嗎? 剛剛有提到說有拍到郭雪的雙手等等,沒有放進來的原因為 何?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可能是忘記。 檢察官鄭安宇問 本來照理說應該要放進來?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檢察官鄭安宇問 這是一個SOP 嗎?你們在案發現場如果有同住者等等,你們 本來就都會去查看?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基本上都會拍同住者的雙手跟手背還有手掌。 檢察官鄭安宇稱 沒有其他問題。 審判長請辯護人推派代表行覆反詰問。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稱   沒有問題覆反詰問。 審判長諭知交互詰問完畢。 審判長諭知休庭10分鐘。(16時07分)  審判長、法官及國民法官入評議室。 審判長、法官及國民法官復行入庭。(16時41分) 審判長諭知續行開庭,並由國民法官法庭補充訊問鑑定證人楊宗 樺,以下經審判長匯整國民法官之問題後,由審判長補充訊問鑑 定證人楊宗樺答。 審判長問 本案有無作毒物反應鑑定,死者生前有無吸毒或吸安?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毒物部分的話比較偏向法醫在相驗時會抽血再送鑑。 審判長問 是法醫送的,不是你們這邊送的?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不是我們這邊送的。 審判長問 你們沒有採死者的血液送驗?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 審判長問 你說有拍郭雪或其他同住家人的手,在現場是每個家人都有 叫出來?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只有死者的媽媽郭雪而已。 審判長問 為什麼其他家人不來手拍一拍?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跟死者最親的就是媽媽郭雪。 審判長問 共同生活的只有媽媽郭雪?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審判長問 你認為那個三合院跟死者共同生活的人只有他媽媽郭雪?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在現場只有跟他媽媽郭雪講話,跟郭雪了解一下死者起居的 狀況,我們會比較針對同住家人比較親近的部分,但三合院 有住哪些親戚沒有全部清查。 審判長問 這有沒有標準SOP ,如果要把現場的人全部排除疑點,是不 是三合院全部都叫出來?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個人認為他們既然是同住家人,如果我們在被害者的房間 有採到媽媽的DNA 其實很正常,例如他沙發座椅扶把或是她 有在裡面喝過飲料留下DNA 很正常,可是要怎麼解釋這個鑑 定結果,我們在送鑑的時候會針對,我們送鑑是血跡代表他 有流血並流下這樣的跡證嗎,像我剛剛有提到菸蒂或檳榔渣 的部分,我們即便驗出第三人是不是郭雪,女性血液好了, 可是有沒有代表她一定有涉入本案,這是跟我們送血跡鑑定 結果的狀況是不太一樣的。 審判長問 郭雪手的照片在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還在。 審判長問 可否明天再來一趟把照片SHOW給我們看?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明天?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 這部分是一開始沒有在準備程序提出的證據,認為沒有調查 郭雪手的照片之必要。 檢察官鄭安宇 認為有調查郭雪手的必要,請員警將檔案傳給檢方,明天就 可以提出。 檢察官陳靚蓉 本案發生迄今已二年,證人警官是說忘記放進去,現在隔了 二年再找出一張證據是真的存在的嗎?這個證據是確實存在 的嗎?還是什麼時候作出來,還是有可能是別的案件混進來 ,加上本案完整的卷證裡面確實沒有資料,現在證述有這圈 資料,是否本案確實存在的證據認為這個無從得知。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 國民法官法64條的主體應該是當事人或辯護人,聲請應該是 以當事人或辯護人請求的權利,對於此證據是不是當時就真 實存在了,辯方非常質疑。 審判長諭知 不是妨害訴訟程序,也不是證明新的待證事實,此部分也確 實在準備程序終結後才知道有郭雪手的照片,而且依刑事訴 訟法第163條職權調查規定,裁定要採證郭雪手的照片。 審判長問 你一到現場死者媽媽郭雪就告訴你,她已經發現血跡通往鄰 居家,是否如此?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印象中是我們先找屍體陳屍的位置在哪裡,我們看到之後才 看到外面有血鞋印,有看到幾個血鞋印的方向都是朝向忠孝 路及忠孝一路方向。 審判長問 是你們先發現還是媽媽郭雪在旁邊跟你們說覺得有道理才跟 著她的腳步?跟著郭雪的指示去做這方面的調查?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我不是很確定,我沒有印象。 審判長問 媽媽郭雪有無在旁邊一直嚷嚷跟你講說,我知道是誰殺的?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沒有印象她有這樣講。 審判長問 是你們職權發現腳印有一個方向走出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審判長問 腳印是否有穿過房子的中間,還是只有外面走廊?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血鞋印遺留在郭國棟陳屍房間外面蠻大,就我的理解或研判 他的血跡沾附的會愈來愈少,血鞋印不是一路就到涉嫌人他 家。 審判長問 5 號位置在哪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5 號是水溝內的菸蒂,這部分我們是拍照紀錄及標記位置, 採證照片編號2-85在第52頁。 審判長問 回到位置圖沒有看到穿過房子走出去的跡向?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發現。 審判長問 菸蒂你們為何不送鑑定?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個我們即使有採集也只是暫存若有必要再送,為何會先挑 血跡的證據先送,原因是因為它比較能證明可能有在流血狀 態下遺留下的跡證,如果是菸蒂或檳榔渣,尤其是室外的菸 蒂的話,即便有第三人菸蒂或是他媽媽郭雪的DNA ,它跟本 案殺人案的關聯性有沒有這麼強,其實我們會把它次序排在 比較後面。 審判長問 除非檢察官或律師要求送驗只是備用而已?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兩個證物是檢察署送驗的,是沿路到被害人的住家到涉嫌 人住家有兩個鞋點是疑點重送,證物我們都會採集下來,可 是我們會挑重點送,如果檢察官或院方覺得有必要的話再送 驗,也是有這樣的狀況。 審判長問 現場有人體組織也不驗DNA?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們在被害者的住宅現場血跡很大量分布,我們會希望採到 被害人以外的DNA ,編號6 疑似血跡分布那麼大片的部分, 就我們勘查人員會比較偏向邊邊角角的滴落血點或是血跡噴 濺痕,我們自己會覺得那種大片血跡是被害者遺留的可能性 比較大,我們會希望是我們採到第三人,人體組織是在18號 旁邊。 審判長問 也不是在這一大片血跡裡,也有可能是歹徒的人肉組織?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不排除這樣的狀況,這也可以再次送鑑。 審判長問 大量出血是在6 號位置,可以判斷出被害者是在6 號的地方 被砍殺,對不對?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流血的位置是在這裡。 審判長問 噴濺痕跡可以解釋一下是噴到哪個地方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編號8 是噴濺血跡,編號9 桌上有圓形滴落血跡及噴濺血跡 ,編號8和編號9都有噴到這些地方。 審判長問 你說噴濺是高速血跡是血壓很高?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或者是拋甩拿著兇器,在打鬥的過程拳頭有沾過血跡了,在 揮拳狀態時,他的血跡噴到那個地方。 審判長問 但是動脈噴出來的血跟兇器沾黏甩到的血在型態上可否區別 ?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如果是動脈出血的型態會有點像踞齒狀的,在現場沒有發現 這樣的狀況。 審判長問 編號8跟編號9噴濺地不夠大?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只能說沒有發現這樣的狀況。 審判長問 編號8跟編號9可以排除是動脈被割到噴出的血?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不像動脈血噴濺的狀況。 審判長問 噴濺痕主要出現在編號8、9沒有出現在其它地方?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在編號6疑似血跡分佈或許有,不過我們放編號號碼牌是找 比較明顯的去做編號。 審判長問 也有可能被遮蓋的痕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不排除有這樣的狀況。 審判長問 你知道噴濺痕可以反應高度,可以回推是從幾十度角噴來, 你知道這個基本常識?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這樣的。 審判長問 用三角函數可以算出來它原來從哪裡噴射?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可以。 審判長問 這個案子有無進行這方面的試算?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 審判長問 編號6 、編號8 、編號9 的噴濺痕可否判斷是高角度噴出來 還是低角度噴出來?(提示照片)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8 號和9 號看起來是低角度,會造成這樣的狀況有很多可能 性,或許他是在位置比較低的狀況下被砍殺,也有可能是已 經沾附血跡的兇器或是拳頭在低角度甩出去的,血不一定從 身體出來,也有可能從兇器出來,這可能性都有。 審判長問 報告看起來飛行的角度好像蠻水平的,低度飛行很長的一條 直線,你覺得有可能是兇刀甩出來的結果?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性。 審判長問 這個案子沒有辦法從噴濺痕告訴我們死者是站著被砍?蹲著 被砍?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光從照片我們只能知道是低角度的噴濺型態,可是究竟是從 身體出來的,砍殺的過程是怎麼樣,或者是它是從兇器出來 ,就照片顯示是沒辦法精確研判。 審判長問 脖子上的刀痕可以判斷出來刀子是從死者的高角度,或者死 者脖子的水平角度或是刀峰是從死者低角度過來,有無做這 方面的鑑識?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比較偏向於法醫要研判的。 審判長問 本案有無判斷兇器形狀?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因為這一件沒有找到兇刀,可是它是銳器的可能性比較大。 審判長問 你覺得小刀有無可能刺成這樣?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審判長問 死者的脖子不是很深?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很深。 審判長問 脖子的刀痕很深是否需要有一定的刀峰及重量?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審判長問 傷口的整齊度可以反推刀子過去的速度?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也是法醫的。 審判長問 你們沒有做這方面的研究?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 審判長問 現場有無看到死者的侄子?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 審判長問 最後死者腳放在房子外面,地上沒有看到大量的血腳印?( 提示照片)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被害住宅外面廊道最主要看到的是血鞋印、滴落血點,血裸 足印部分沒有發現。 審判長問 可否說是被人拖出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個人覺得有可能,在他的右腳踝也有採到跟涉嫌人DNA 吻 合型別,我們不排除他有曾經摸過死者的右腳踝,編號2-17 的照片右大姆指與被告的血吻合型別,檢視被告雙手左手有 包紮的情形。 審判長問 認為被告有把死者的腳拖出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碰過死者的腳。 審判長問 有無可能他有把死者腳拖出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有可能。 審判長問 房子裡面拖鞋的鞋印是否很多?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拖鞋的鞋印還蠻多的,有些是血量比較多的,下面的鞋底紋 不是很明顯都作拍照紀錄,廊道外的鞋底紋是比較明顯的會 送鑑,如果在室內血量比較多,可以看出來是血鞋印可是它 沒有形狀。 審判長問 裡面血鞋印即便沒有形狀,大小是否跟被告的拖鞋相符?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可能看照片做大小的比對。 審判長問 即便裡面的沒有辦法判斷形狀,大小是否依然吻合那雙拖鞋 ?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有做到這麼細,我們有編號的血鞋印。 審判長問 你們有沒有從血鞋印的方向軌跡給我們清楚的圖示,這個血 鞋印到這個角度又到這個角度,到這個角度?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個應該是沒有做出來。 審判長問 有無標示血鞋印在哪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平面圖標示號碼牌的位置,血鞋印有標兩個,血踝足印也 有標兩個,編號2-63照片鞋頭是朝外,編號11血鞋印是編號 2-51 、52 也是朝外的。 審判長問 編號11是腳掌印是否與鞋印有重疊?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現在看起來是這樣。 審判長問 編號12、編號16鞋印都在房間偏裡面的位置,對嗎?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編號16是在裡面,編號11、編號12 是在中間。 審判長問 要觀察死者是否已經死亡是否需要走到裡面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不用走到裡面去。 審判長問 現場擺牌子要採這個點、那個點,是依據什麼標準,盡可能 都去採才不會遺露誰的血跡,有很多被告的血跡,也許有第 三人的血跡,決定這個採、那個不採的標準為何?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們到現場會拍所有的大陸照,會先站在一個角落拍,會有 一個四面四角法,我站在一個點先拍一張照片,然後左轉45 度再拍全部,我們在挑照片顯示證物,哪個要放號碼牌或者 是採證的話,我們會挑具代表性的,譬如說血跡噴濺痕,我 們不會去採譬如沙發的扶把這些地方,沙發的扶把採到的 DNA 跟這件殺人案的關聯性有沒有那麼大,我認為關聯性比 較低的,我就會針對血跡的噴濺型態,或者是血跡作編號, 如果是菸蒂或衛生紙一樣會採集,我們會把它放在比較後面 的批次去作送鑑,若有必要的話,我們在作編號時會挑我們 覺得跟這件案子比較有關的部分去作編號。 審判長問 以你們的敏感度形狀夠完整才會編號?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的。 審判長問 有無可能有遺漏的事實?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覺得可能性很低,我們這件採了80幾件DNA ,我們這件採 了很多的DNA,所以我覺得這樣的可能性很低。 審判長問 採了這麼多DNA只有被告及被害人的DNA?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只是這樣,沒有未知的對象,我如果送了菸蒂或送那種 的,可以驗出第三人可能性會比較高一點,可是跟本案有無 關係比較難以做連結。 審判長問 現場有無拖痕?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在死者頭旁邊編號2-71照片。 審判長問 是否旁邊的踏墊拖過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一個腳踏墊,也有可能。 審判長問 腳踏墊是被屍體帶動還是有人踩到腳踏墊滑動的痕跡?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沒辦法判斷。 審判長問 現場最明顯拖痕就是這一頁照片?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也有可能鞋子或是哪裡滑過去。 審判長問 有可能是腳踩拖鞋滑過去?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審判長問 血跡有很多垂直滴落的形狀,垂直滴落的形狀可以判斷高度 ?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是,可以,從它邊緣的鋸齒狀。 審判長問 鋸齒分布的形狀可以判斷從1公尺或1.5公尺掉下來?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這樣的研究。 審判長問 愈高掉下來的鋸齒狀會愈大?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一般常理是這樣。 審判長問 放射狀愈大是因為重力大的關係?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對。 審判長問 這個案子有無經過精確的確定,這些掉下來的放射狀?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我們只有拍照紀錄。 審判長問 你看到的放射狀形狀算大的?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這部分我沒有特別做分析。 審判長問 這樣算大的,這個噴射形狀算是有相當高度?(提示照片)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有可能是高度,也有可能那滴血比較大滴,我沒有特別對現 場圓形滴落血做分析,這樣的形態有可能是高度的關係,也 有可能是本身血量大小的關係,我覺得變數還蠻大的。 審判長問 能否判斷死者是站著時大量出血還是倒地了才流血?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一般常理去推斷一定是在有血跡的狀態之下沾到踩在地上, 才造成這樣血踝足印的型態,研判在打鬥受傷過程中是呈現 站立姿勢。 審判長問 被害人有無試著想走幾步?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不是很確定。 審判長問 腳印有好幾處是否向外走出去?還是很凌亂,向前走,向後 走都有?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編號10、編號11是血腳印,編號11的方向跟血鞋印是向外走 去,編號10對印照片編號2-63是向外的。 審判長問 被害人有可能一邊掙扎也想向外走?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他那時候的想法我不是很清楚,看方向是向屋外的方向。 審判長問 打鬥有移動一點距離也算蠻激烈的,不是站在一個地方被打 ,有稍微移動幾步?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從血跡型態、噴濺及血鞋印分布的話。 審判長諭知續行開庭,並由國民法官法庭補充訊問鑑定證人楊宗 樺,以下先由合議庭訊問鑑定證人楊宗樺,再由國民法官、備位 國民法官直接訊問鑑定證人。 2號國民法官問 到現場時那些血液已經完全乾了還是有可能沾黏的狀況? 鑑定證人楊宗樺答 應該還沒有完全乾,從發生到我們到現場還沒有超過半天還 沒有乾。 審判長諭知補充訊問完畢。 審判長問 對鑑定證人楊宗樺之證述有何意見? 檢察官鄭安宇答 剛剛有陳述到在死者的起居室內有採到被告的血跡,剛剛有 講到很多血腳印跟鞋印,在屋外死者陳屍的腳旁邊有非常近 的鞋印,這個鞋印跟在被告家裡扣到的拖鞋鞋印是同類型, 上面滴的血是死者的血,誠如剛剛有講過的在現場裡面有採 到非常多,被告進到屋內甚至與死者有一些交互的動作跡象 DNA 相關資料及照片,剛剛國民法官對於菸蒂、檳榔渣送鑑 定的部分,剛剛巡佐也有陳述到,今天在這裡面看到的菸蒂 跟檳榔渣在那上面不管是驗到任何一個人的DNA ,只是表示 這個人曾經可能抽過這根菸或嚼過這個檳榔,這個東西現在 在這個位置,可能是很長期的時間留下來的,跟犯案的案發 時間點的距離,原則上不會比血跡來得近,這也就是為什麼 剛剛巡佐說他們都有採集回去,但是原則上送鑑定時會以血 跡為主要送鑑定的內容,被告在警詢及偵訊中從來沒有提到 郭雪有涉案的情形,因此巡佐在做案件採證時是照所謂的 SOP ,像剛剛講的會查詢同住的人外觀的狀態,詢問一下她 知否案發經過等等,再強調現場物理、科學上的跡證來說, 在死者陳屍的起居室內所採到這些跟本案有重大關聯性的血 跡、痕跡,都沒有驗到被告及死者以外第三人涉案的跡證。 辯護人張方駿律師答 楊警官說郭雪手上沒有血跡,依照辯方的版本,前一天晚上 郭雪已經殺人了,隔了一晚她當然有機會清理,關於現場沒 有採到菸蒂、檳榔渣、人肉組織、郭雪的手有無血跡照片, 都跟本案無關,但我們應該是看完證據後再判斷誰才是兇手 ,這份報告似乎是以誰是兇手而做蒐證,三方都問那麼多問 題,這些問題只能證明說,證人的回答只能證明當天被告確 實有去現場,但沒辦法證明他在現場做何事。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答 如剛剛檢方所說即便有驗到菸蒂的DNA 、即便有驗到檳榔渣 的DNA ,也只能代表曾經到過這個地方,同理驗到被告的 DNA 也只能證明被告曾到過現場,一開始在本案事實的陳述 ,我們就說了被告確實有到現場,現場有被告的DNA 是很正 常的,但是不能夠證明被告確實有殺人,就本案楊警官雖然 證述說沒有採到第三人的DNA ,但是看起來是因為有很多的 DNA 沒有送驗才沒有第三人的DNA 。 審判長問 對於鑑定證人楊宗樺先離行離庭,有無意見? 檢察官均答 沒有意見。 辯護人均答   沒有意見。 被告答 沒有意見。       審判長諭知鑑定證人楊宗樺可先請回。 審判長諭知 以下就犯罪事實爭執事項之物證、文書證據進行調查,請檢 察官舉證。 檢察官鄭安宇稱 (以PPT方式說明) 爭點一提出: 1. 被害人家屬郭雪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2. 被害人家屬郭雪108年11月9日偵訊筆錄 3. 證人王葉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4. 證人王葉108年11月10日警詢筆錄 5. 證人何興農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6. 刑案現場被告行進路線圖(去程)1份 7. 被告與被害人住處間距離勘驗筆錄1份 8. 被告住處與員林市舊社村忠義路5180號民宅間距離之Google 位置圖1份 9. 監視器錄影檔案光碟1片檔案名稱:(依被告自住處出門再返 家之時間順序排列)?「社頭鄉忠孝一路民宅(去)」(影片 長度14秒)?「社頭鄉忠義路與忠孝一路2(去)」(影片長度 28秒)?「社頭鄉忠義路與忠孝一路1(去)」(影片長度35秒 )?「回1959」(影片長度11秒)?「社頭鄉忠義路與忠孝一 路1(回)」(影片長度45秒)?「社頭鄉忠義路與忠孝一路2( 回)」(影片長度35秒)?「社頭鄉忠孝一路民宅(回)」(影 片長度20秒) 10.相驗照片24張 11.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法醫鑑定報告書1份 12.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8年11月27日刑鑑字第10880117 75號鑑定書1份(含照片5張) 13.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8年11月27日刑生字第10880066 02號鑑定書、刑事案件證物採驗紀錄表各1份 14.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9年6月29日刑生字第109005408 8號鑑定書1份 15.彰化縣警察局田中分局轄王寺峰涉嫌殺人案現場勘查報告1份 (含照片) 16.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91年度偵字第1107、1304、 2022號起訴書 17.被告在法務部矯正署彰化監獄個別輔導紀錄表、獎懲報告表 各1份 18.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984號判決1份 本件的爭點就是由被告或郭雪殺害被害人?郭雪的警詢筆錄,她 當時有陳述到在什麼樣的狀態發現她兒子倒臥在起居室,詢問她 是否住在一起,她有回答她是住在北側被害人住在南側,最見到 死者時間是在8 號晚間,被害人當時有騎腳踏車回來,她並沒有 陳述她自己有在8 號在死者的起居室裡面跟他發生爭執的情況, 她是完全沒有承認的,郭雪的偵訊筆錄,她一樣在講一下發生的 經過,生前看到被害人的時間一樣是被害人回家時,而不是在起 居室裡面,郭雪亦陳述與小孩住的之間有一段距離,王葉的警詢 筆錄,她有說到她跟被告同住,另外她在案發當天傍晚七點多因 為被告還沒回家她有出去找,到了老人會館她先遇到郭國棟,她 問了說沒有看到郭國棟有無看到王寺峰,郭國棟說沒有看到,她 問了另外一個男子,這個人她不是很認識只是詢問有無看到我小 孩,這個人就問她有一個人坐在樹下是不是,王葉就往老人會館 旁的涼亭去,並且有看到王寺峰在那個樹下,王葉罵王寺峰怎麼 亂跑,王寺峰騎機車要去撞那一個告訴王葉他在樹下的男子,因 為王葉阻止王寺峰,叫他不要做這件事,接下來王寺峰騎機車離 開,王葉留在現場跟對方道歉,時間大約5 、6 分鐘,接下來王 葉就馬上回家,她往電動鐵捲門方向,到家的時候她本來以為王 寺峰已經在家了,才剛剛鐵捲門完全關起時,她就聽到電鈴的聲 音,是王寺峰按的電鈴,他就進來了,王葉看到王寺峰左手有流 血,有問他為何流血,王寺峰說是手去撞到導致流血,他就有去 包紮傷口,王葉在偵訊所做的筆錄,一樣問經過王葉說7 點多因 為王寺峰沒有回家,打電話也都沒接,王葉到老人會館先看到郭 國棟,詢問郭國棟他說沒看到王寺峰,王葉遇到一個5 、60歲很 有禮貌的人,他說王寺峰可能是在老人會館的樹下,王葉就看到 王寺峰在樹下,王葉問王寺峰為何還不回家,王寺峰不回答直接 騎上機車並且往有禮貌的人那邊還加速,王葉怕他會傷害對方, 並說不能傷害他,接下來王寺峰騎機車回家,王葉跟對方道歉後 家,王寺峰並不認識那位所謂有禮貌的人,本來王葉回家以為王 寺峰在家,接下來都是同樣的內容,詢問王葉王寺峰當天下午5 點多有無跟妳要錢買菸嗎?他那時候手部有傷嗎?王葉說沒有, 應該是在傍晚時受傷,再問王葉家有無西瓜刀,王葉說好幾十年 前有買但不知道在哪已經找不到,再來是證人何興農即剛剛說有 禮貌的男子的警詢筆錄,他說他當天11月8 日大概7 時40分左右 經過老人會館,郭國棟在那裡,他沒有在意郭國棟就繼續走,一 樣在那個區塊的橋頭上遇到王葉,王葉問有無看到王寺峰,停興 農說去涼亭找看看,過了2 、3 分鐘之後,王寺峰騎機車從後方 衝撞何興農一共三次,但是他有閃過,接下來何興農就說我又不 認識你,你為何要衝撞我,王寺峰就說都是因為你跟我媽媽說我 人在老人會館,接下來王寺峰就騎機車離去,在案發的這個狀態 下,為何當時王寺峰要離開現場,很大原因是王葉到現場去找他 ,他不甘心的搭上機車接下來他一直去衝撞那一個告訴王葉他人 在哪裡的何興農,何興農他並不認識,現場的圖行進的路線是案 發當天王寺峰行動位置是從其住處往忠義路,接下來從便道進入 三合院,我們有到現場測量過現場的位置,從被害人家到被告家 住處是163.7 公尺,GOOGLE MAP主要是從被告家彎路到最接近被 害人家的距離大約是97公尺,步行時間約1 分鐘。監視器錄影的 部分,社頭鄉忠孝一路民宅是在被告住處外的監視器鏡頭,請注 意被告當時的手部動作及走路姿態,他的雙手是托在他的腹部前 面(檢察官起立走動),第二個檔案忠孝路與忠孝一路( 去) , 這個鏡頭被告是在畫面左側走過來,在暗暗的地方,他的手一樣 是交錯在他的腹部前面走(檢察官起立走動),第三個檔案忠孝 路與忠孝一路1(去) ,畫面上方,被告完全沒有手擺的動作,第 四個檔案社頭鄉忠孝一路民宅( 回) ,是回程,是離開死者的住 處往被告的住處的動作,可以看到他的手上有一個反光的東西, 約51分23秒的位置,他的衣服領口部分好像破掉或歪斜的狀態, 本來地面上沒有東西,被告經過後在23秒到26秒中間,地上出現 了3 個點,再播放忠孝路與忠孝一路1(回) ,被告出現在畫面中 ,手有放在兩端擺動的姿勢,接下來是第七個檔案忠孝一路民宅 ( 回) ,當時一樣是雙手擺動的狀態,這次可以看到被告的衣服 肩膀處有明顯污績,領口是敞開有斜歪的狀態,以上是本件監視 器的勘驗畫面,被告在去程的動作是非常奇怪的,他是扶住他的 腹部,在離開時他的動作神情很自然、非常輕鬆,跟一般人在其 他地方有做兇殺案的神情狀態是不相符的,剛剛有看到在最接近 死者家監視器畫面來回的時間差,大概是差了8 分49秒,扣除剛 剛所說有還有騎機車到死者家,跟從死者家再到監視器那個位置 ,被告在死者家停留大約七分多鐘,剛剛有一直提到七分多鐘是 否能造成死者這樣的傷害。在鄭捷的案子中他從案發時間6 時24 分17秒到26分54秒共歷時2 分37秒,他持刀攻擊了25個人,總共 有4 個人死亡,20個人受傷,所受的傷勢如同表格所示,造成非 常多人的傷害,有的人身上的傷也是好幾處,認為當持銳器攻擊 一個人時其實是可以在短時間內造成傷害的,包含鄭捷這個案子 在這麼短時間內之內攻擊這麼多人受到這麼多傷害。接下來是法 醫的鑑定報告,有提到外傷的部分,刀傷是真的蠻多,一樣是剛 剛說過,請國民法官參酌鑑定報告書有把每個傷勢都列出來,主 要傷勢是集中在頭部最多,銳器傷的分布是以頭部為集中,銳器 感覺是一個能夠砍、能夠切、能夠割的東西,另外是很密集的傷 勢方向一致性,他的上肢左手10處、右手6 處,這些傷勢研判是 防禦傷即防禦攻擊所導致的傷害,死者的頸部銳器傷有達到靜脈 這麼深,死者本身也沒有立即死亡的疾病存在,他是因為這樣的 攻擊銳器傷導致出血性休克死亡,接下來看傷勢照片,在頭部造 成的傷的有這麼傷,脖子是被砍爛的狀態,從這樣的傷勢內容也 可以看得出來,被害人的脖子是受很嚴重的傷害,剛剛也有提到 如果有喊叫的聲音能否聽得到,脖子受傷到這樣的狀態是否還能 夠發出聲音,這是一個很大的疑問,郭雪已經80歲的人,80歲的 人的聽力跟我們這個年紀的人的聽力會有落差,所以這部分沒有 疑義,剛剛還有提到毒物報告,可以看到檢驗的內容有包含酒精 、毒藥物及毒品鑑定安眠藥,受驗結果有驗出酒精跟一些鎮定安 眠的東西,沒有驗出鴨片類、甲基安非他命常見毒藥物成份。勘 查報告在現場查到的客觀跡證都沒有被告與死者以外之人。被告 之前的前案紀錄,被告前幾年就有拿斧頭去追趕別人,也曾經有 拿30公分的刀子砍其他人的手臂,也有拿過一公尺的鐵棒毆打別 人,這些人都是不同人,所以被告本身就是一位攻擊性非常強的 人,當初被告被起訴時檢察官有說在他兩個月內有持兇器犯案, ,是屬於暴力的手法,惡性是否要加重量刑,另外是被告在監所 的獎懲報告表,被告在監所內還是時常跟人發生爭執,以上是檢 方想要陳述的,被告在本案案發前緊接著就已經有騎機車攻擊陌 生人,案發後在診所裡不知為何對診所不滿又踢倒診所飲水機, 還燙傷裡面的醫護人員,在被告的素行上也長期有這樣的攻擊性 ,這部分為爭執事項的出證。  審判長問 此部分有無證據資料副本要庭呈? 檢察官鄭安宇答 是。(庭呈副本)       審判長問 對於檢察官提出上開犯罪事實爭執事項之物證、文書證據及 相關證據及證據證明力,有何意見?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答 提示證據時一併回應。 被告答 同律師所述。 審判長諭知 以下就犯罪事實爭執事項之物證、文書證據進行調查,請辯 護人舉證。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稱 (以PPT方式說明) 1. 勘驗案發現場周圍監視器畫面檔名「1.社頭鄉忠義路與忠孝 一路2(去) 」、「3.社頭鄉忠孝一路民宅(去)」、「5.社頭鄉 忠孝路與忠孝一路1(去)」檔案、「4.社頭鄉忠孝一路民宅(回 )」 2. 林泉108年11月9日偵訊筆錄 3. 何興農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4. 郭雪108年11月9日警詢筆錄 5. 郭雪108年11月9日偵訊筆錄 6. 郭雪與郭國棟所住三合院之相對位置及距離 7.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法醫鑑定報告書 8. 彰化縣警察局田中分局社頭分駐所拍攝之現場照片 9. 社頭分駐所偵辦郭國棟命案偵查報告書(關於沿線監視器時 間)、檢方準備書二狀所附google地圖、以及檢方準備書二狀 所附108年12月20日現場勘驗筆錄 10.法務部法醫研究所2018年之交通事故法醫鑑識國際學術研討 會資料(節錄) 11.台灣菸酒公司網頁資料 一開始提到就本案有很多疑點,主要一個很大的疑點是被告沒有 任何動機,因為一起喝酒的證人林泉證述,知道被告跟死者是很 好的朋友,且在案發前被告跟死者在喝酒時沒有發生不愉快,死 者死亡前還跟被告有說有笑,被告會有殺人動機嗎?就證人何興 農也在死者還在老人會館時,就有看到被告離開老人會館時,死 者還躺在涼亭下乘涼,被告跟死者結束聚會時也沒有發生任何不 愉快,所以會有動機嗎?我們認為郭雪才有動機,我們看看死者 的背景,因為死者跟被告是從小在一起的好朋友沒有糾紛,但死 者在案發時已經四、五十歲了沒有工作,都跟郭雪要錢,剛才死 者的母親也證述確實有為了錢吵架,確實有曾經大小聲、遭受到 推倒,死者母親郭雪有受家暴的情形,雖然死者的母親郭雪證述 時有避重就輕,以死者沒有工作、愛吸強力膠、愛喝酒、抽菸、 檳榔、有刺青,死者是一名啃老族,也有可能在10多年前為了錢 才發生一次的爭吵,我們認為這是有疑問的,郭雪跟被告其實是 有忘年的戀情,郭雪跟被告是男女朋友關係,其實在郭雪在這個 年紀所謂的男女朋友,其實是可以講述心事,可以有人說說話、 聊聊天這種情況,不是想像中80歲了還要發生什麼關係,在感情 心靈層面確實是忘年之交的男女朋友,被告實際上發生的行為, 發生的情形,是因為死者的母親郭雪有說到在案發前去運動要回 家時,就順便從老人會館經過,因為郭雪知道被告會在老人會館 那邊跟死者喝酒,郭雪知道被告在這邊,郭雪跟被告示意說我們 等一下見個面,所以被告才會前往死者的住處,另外一個疑點即 郭雪的說詞跟大家講的都不一樣,剛剛有提到證人何興農、被告 母親王葉、證人林泉,他們都說其實死者在晚上七點四十分時還 出現在老人會館,被告本人的說法也都相符,即晚上7 時40分的 時候還在老人會館,只有郭雪說的跟大家不一樣,她說5 、6 點 就看到了,還有郭雪的說詞令人很起疑竇,大家都說死者有喝酒 ,只有死者母親郭雪先說了我不確定我兒子有無喝酒,又說了死 者沒有喝,但剛剛證述又說我不確定死者有無喝酒,郭雪的證詞 確實令人覺得很可疑,最可疑的是郭雪在發現死者死亡之後,她 拖了一個小時才報警,郭雪從來沒有打過119 、叫救護車,從郭 雪剛才的陳述說為何她沒有打119 ,因為她去查看了呼吸、摸了 身體,發現冷冷的、硬硬的、沒有呼吸了,我才會沒有打119 , 可是對照證人楊警官證述的結果,如果以死者身上頭、手、身體 、腳幾乎都是大遍的血跡浸潤,如果有人去摸他手上應該很大的 可能會有血跡,但是他看到現場郭雪的手上是完全沒有血跡的, 郭雪一直主張因為我知道他已經死透透了,所以我沒有打119 , 但是現在卻沒有她去查看的情形,更可以證明郭雪的證述非常有 疑問,再來郭雪整晚都沒有聽到打鬥聲、呼救聲,死者死亡時間 約在前一天的晚上7 、8 點,那時候郭雪大概是用完餐還沒入睡 在休息時,應該是非常安靜,一直到隔天早上6 時40分,郭雪完 全都沒有聽到聲音,如同剛才鑑識報告所看到的,現場的血跡很 雜亂、桌椅都移動了、門也打開了,打架都打到房子外面了,房 子外面也是一個開放的空間,已經吵到這麼激烈,還砍了36刀, 可以想像一個人在揮36刀時完全沒發出聲音嗎?可以想像一個人 在吵架的時候完全沒發出聲音嗎?可以想像一個人在被打鬥時完 全沒發出聲音嗎?辯護人有一個小孩子不到一歲時不小心從床上 掉下來碰一聲,他在房間我在客廳我都聽到很大一聲,何況死者 是一個身高180 公分的壯漢,他這樣倒在地上會沒有聽到聲音嗎 ?這也是非常可疑的疑點。再來就是本案從來沒有找到兇刀,從 剛才的影片,其實被告在走了一個轉彎時他手上的兇刀就不見了 ,可以很明確的特定他兇刀丟掉的範圍,就是在那一塊從有到無 的範圍,我們可以知道的是死者跟被告他們的住處是很近的,這 麼近的距離,這麼好找的範圍為什麼沒有去找兇刀,是不是因為 兇刀上面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指紋嗎?所以這麼明顯的情況都沒有 發現指紋,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被告走路的時候他後來並沒 有隱藏他的血跡,他的拖鞋、衣服、鞋子、住家都沒有清理血跡 ,為什麼他單單要去丟掉兇刀,因為被告跟郭雪有男女朋友關係 ,就是因為被告到現場時發現郭雪手上拿著刀,是郭雪殺死了死 者,他答我要幫妳去湮滅兇刀,所以我就把兇刀丟掉了,剩下的 東西可能喝了酒沒有想那麼多,我只記得我女朋友交代我要去丟 兇刀,其它部分沒有去整理,可以證明被告其它東西都不怕了, 為什麼就怕兇刀,因為兇分上面有郭雪的指紋,再來殺人的時間 根本不夠,被告在現場的時間我們算下來只有7 分26秒,7 分26 秒要發生互相拉扯,桌、椅都移位了,死者身高是178 公分、 180 公分,被告其實跟郭雪差不多高165 公分他是小小隻的,被 告如果要殺死者的話中間沒有互相拉扯嗎?法醫鑑定報告說死者 身上確實有防禦傷,有防禦傷更可以證明現場是發生拉扯、發生 激烈爭吵,甚至還有擦抹痕有可能是清理現場的痕跡,被告在前 往死者住處是沒有攜帶西瓜刀,從監視器影片其實看不出來有刀 子的痕跡,他們碰面之後要先開始吵架,吵到我起殺機的吵架, 之後要去找刀,找刀之後要互相拉扯、互相攻擊,還有防禦傷, 死者又是180 公分的人,我還要再殺36分,之後我還要再清理現 場再離開,這時間7 分26秒夠嗎?檢方有提到鄭捷,第一個鄭捷 年輕,再來鄭捷沒有跟人家吵架,鄭捷是拿出刀來就揮了殺了, 鄭捷持的刀是鈦剛刀,應該是水果刀小小支的,沒有重量的,鄭 捷沒有吵架的過程,沒有找兇器的過程,他已經攜帶好了,現場 的人又是密集在捷運車廂,而且鄭捷殺的刀是26刀,比我們死者 身上是少了非常多刀數,所以我們能夠以鄭捷殺人主要的多蹤就 證明說,被告在7 分多鐘可以完成比鄭捷還多做這麼多事情有可 能嗎?我們認為這個時間是根本不夠的,被告在前往案發現場時 沒有攜帶西瓜刀,被告是有點鮪魚肚的,被告穿的衣服看起來是 薄的材質,而且是低領的,我們主張西瓜刀是43公分的西瓜刀, 如果這樣子拿著,以西瓜刀是尖銳的、金屬的、是硬的,又有重 量的,身體這邊會完全沒有呈現凸起嗎?尖端也沒有從領口露出 來,這有可能嗎?被告在前往死者家的過程中根本沒有帶刀。再 來就血跡的部分,事實發生是被告在現場看到郭雪殺死死者的時 候,被告緊張看到郭雪滿身是血拿著刀,被告衝過去時跌倒了, 這個跌倒痕跡是符合現場報告有一個腳墊滑過去的痕跡,是符合 被告跌倒的痕跡,被告跌倒的痕跡他的血跡,如果我殺了36刀又 那麼靠近,那個噴濺痕我是噴得滿臉都是、滿身都是,全部都是 ,但是監視器畫面他反而是腹部、右肩的地方有一片,注意看一 下右肩的部分是沿伸到後背,是背後的血跡,如果我要去砍殺人 ,我會在背面留下血跡嗎?應該是正面會有大量的血跡,我們再 以這個監視器畫面所顯示被告血跡的情況,更可以證明他應該跌 倒的時候,身體浸潤到留在地上的血跡,才會有這個比較大塊的 沿伸到背後的血跡,而不是噴濺的,也符合現場所示的擦抹痕的 痕跡。 審判長問 此部分有無證據資料副本要庭呈? 辯護人呂思頡律師答 是。(庭呈副本)        審判長諭知 本案依原審理計畫,於111年2月18日上午9時於本院第一法 庭續行審理,屆時請檢察官、被告、辯護人等準時到庭, 不另通知及傳喚,在庭之人均請回,退庭 中 華 民 國 111 年 2 月 17 日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刑事第二庭 書記官 審判長法官 <附件起> 審 判 程 序 筆 錄 <附件> 110年度國模重訴字第3號殺人等案,於中華民國111年2月17日下 午1時30分,在本院第1法庭公開審判: 法官問證人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住居 所等項 證人答 郭雪 女(民國28年1月20日生) 身分證字號:N202469200號 住彰化縣員林市仁雅村民權路193巷21弄100號 居彰化縣員林市舊社村南勢巷600號 證人答 楊宗樺 男(民國79年3月30日生) 身分證字號:L124191151號 現任職彰化縣警察局鑑識科 <附件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