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 判 筆 錄 公訴人 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林友強 上被告因109年參模重訴字第2 號殺人一案,於中華民國110 年3 月19日上午09時整,在本院刑事第二十法庭公開審判,出席職員 如下: 審判長法 官 李進清 法 官 彭國能  法 官 李昇蓉 書記官 王麗雯 通 譯 李柔萱 1號國民法官 2號國民法官 3號國民法官 4號國民法官 5號國民法官 6號國民法官 1號備位國民法官 2號備位國民法官 當事人及訴訟關係人如後: 檢察官 賴謝銓 到庭 檢察官 侯詠琪 到庭 辯護人 洪慧中律師到庭 辯護人 陳佳俊律師到庭 辯護人 廖啟妨蒏v到庭 其餘詳報到單所載。 被告到庭身體未受拘束。 書記官朗讀案由。 審判長諭知本件續行審理程序。 點呼證人陳子勝入庭訊問。 審判長問證人姓名、年齡、籍貫、職業、住所等事項。 證人答 陳子勝 <年籍資料詳附件> 審判長問 依刑事訴訟法第180 條第1 項規定,證人與被告間若有配偶 、或曾經為配偶、直系血親、三親等內旁系血親、兩親等日 姻親、或是家長、家屬關係,或證人與被告間訂有婚約、抑 或被告與證人一方係他方之法定代理人或曾為他方之法定代 理人者;若證人與被告間有上揭親屬、利害關係,可以拒絕 作證,是否有以上情形?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審判長諭知證人具結義務及偽證處罰,命朗讀結文後令具結結文 附卷。 審判長諭知證人陳子勝部分開始進行交互詰問,請辯護人行主詰 問。 辯護人廖妨蒏v問 是否知道今天為何會傳你到法庭作證? 證人陳子勝答 知道。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可否說明原因? 證人陳子勝答 是林友強殺人案,我第一個到達現場處理的員警。 辯護人廖妨蒏v問 請鈞院提示非供述證據編號13現場示意圖,這是否你當時去 的地點及位置?(提示並告以要旨) 證人陳子勝答 沒錯。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可以稍微說明一下你現場看到的景象? 證人陳子勝答 現場看到林友強的妻子是仰躺在地上,在兩個樓梯之間,林 友強是坐在往上樓梯的第二階。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在場只有被害人、林友強及你? 證人陳子勝答 是,沒錯。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是最早到的員警? 證人陳子勝答 我上去的時候是管理員帶我上去的,我是第一個步出電梯, 看到的景象是這樣,現場就我跟我另外一個同事,還有管理 員跟當事人。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是什麼原因才會知道現場有這樣的事故發生? 證人陳子勝答 那時勤值中心用無線電通知說有民眾報案,在那個地點發生 了夫妻爭吵的案件。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在還未到達現場,是否知道事故發生的地點發生什麼事情 ? 證人陳子勝答 只有無線電通知的情形我們知道而已。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們知道有民眾報案,那邊有一個事故? 證人陳子勝答 對。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到達現場之後,你剛剛提到你有看到被告林友強,當時被告 的反應為何? 證人陳子勝答 被告是呆坐在那裡,上前詢問,他才有反應。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有問被告什麼話? 證人陳子勝答 我有問他發生什麼事情。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就你的印象中,被告回答什麼? 證人陳子勝答 他回答說他殺死他的妻子。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後續你們做一個處理,處理過程中,被告的態度如何? 證人陳子勝答 他沒有什麼多大的動靜。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們建議要被告做什麼,被告有無積極的去做配合? 證人陳子勝答 現場是不會去要求被告做什麼,只要他靜靜在那邊讓我們介 入就行。 辯護人廖妨蒏v問 當時救護人員有到場了? 證人陳子勝答 還沒。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們是先到的? 證人陳子勝答 我們是先到。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們到了之後,救護人員才出現? 證人陳子勝答 對,隨後。 辯護人廖妨蒏v問 接著你們是有把被告帶去警局做筆錄? 證人陳子勝答 現場的第一個動作是先把人救護,救護完以後,他們離開以 後,才會戒送人犯回派出所。 辯護人廖妨蒏v問 所以後續程序是首先救助被害人,後來你們又把被告帶去警 局做筆錄? 證人陳子勝答 對。 辯護人廖妨蒏v起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請檢察官行反詰問。 侯檢察官詠琪問 當初你接獲110 通報的時候,有無告訴你們本案具體發生的 地址? 證人陳子勝答 有。 侯檢察官詠琪問 有無說到是哪一戶?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侯檢察官詠琪問 有無說具體發生糾紛的是何人?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剛剛說無線電通知有說到夫妻吵架,這是什麼情況? 證人陳子勝答 勤務中心通知大部分都說民眾來報案,那裡發生事故,如果 我們再進一步詢問他,他會告訴我們大致,他是口述說是夫 妻吵架。 侯檢察官詠琪問 夫妻吵架是你們在抵達本案社區住戶之前就知道的事情? 證人陳子勝答 應該是不知道吧,因為他講的不一樣是真的,我們不會把那 個當成是真的。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當時接獲無線電通報有夫妻吵架的時候,你人是在何處? 證人陳子勝答 我人在巡邏車上。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剛剛提到,你到現場時是管理員帶你們上樓? 證人陳子勝答 對,管理員已經在門口等候了。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們到現場遇到管理員的時候,你有無跟管理員做什麼樣的 對話?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是管理員告訴我們說上面有發生夫妻吵架。 侯檢察官詠琪問 管理員是如何跟你講的,你可否再講得清楚一點? 證人陳子勝答 他是跟我說夫妻吵架,他太太已經沒有氣了,他是跟我講這 樣。 侯檢察官詠琪問 管理員在跟你講這件事情的時候,你人是在何處? 證人陳子勝答 我人是在一樓警衛室那邊。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剛剛有提到,你有跟另外一位同事一起去? 證人陳子勝答 對。 侯檢察官詠琪問 那位同事的姓名? 辯護人廖妨蒏v異議: 我們主詰問並沒有提到同事的內容範圍。 侯檢察官詠琪稱 證人剛才有提到,證人走進電梯時是跟另外一位同事,證人 是第一個步出電梯的。 審判長諭知: 合議庭裁定,本件主詰問的範圍講的是員警到現場處理的過 程,也包括所有員警去處理的整個過程,證人剛才有提到跟 同事一起去,所以檢察官在此部分做整體的反詰問,合乎法 法令的規定,異議駁回,請檢察官繼續。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剛剛有提到,你是跟另外一位同事到現場,你是第一位步 出電梯的,可否說一下跟你一起到現場的那位同事的姓名? 證人陳子勝答 劉政中。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剛剛有提到,你在一樓有跟管理員對話,當時劉政中也在 你旁邊? 證人陳子勝答 劉政中也在旁邊。 侯檢察官詠琪問 請鈞院提示證據清冊供述證據編號15劉政中之筆錄第9 頁, 因為劉政中之前在做筆錄的時候提到的內容,跟你剛剛有講 的幾乎也有重疊,當時檢察官問他「有報案人有沒有講話? 」,劉政中有回答「我在上樓之前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再往下,檢察官問「是如何得知?」,劉政中說「因為我 上樓前有先問大樓的總幹事還是管理員,管理員有他說是夫 妻吵架,老婆沒有氣了。」,這跟你剛剛的回答似乎是一致 的,想跟你確認,在你跟劉政中抵達社區1 樓跟管理員對話 的時候,管理員確實是有跟你說「夫妻吵架,老婆沒有氣了 」這幾句話?(提示並告以要旨) 證人陳子勝答 是,管理員有講。 侯檢察官詠琪答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請辯護人行覆主詰問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有聽到管理員跟你說老婆沒氣這段內容? 證人陳子勝答 對。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可以再描述一下,你到現場看到被害人的狀況? 證人陳子勝答 被害人是仰躺在,那算是樓梯井的地方。 辯護人廖妨蒏v問 看得出被害人的生命跡象? 證人陳子勝答 沒辦法。 辯護人廖妨蒏v問 被害人是躺在那邊而已? 證人陳子勝答 對。 辯護人廖妨蒏v起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請檢察官行覆反詰問 侯檢察官詠琪問 後來你看到現場之後,救護人員大概何時抵達的? 證人陳子勝答 救護人員的時間我沒辦法確認,但是沒有很久,應該不會超 過5分鐘。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們抵達現場不到5分鐘之後,救護人員就有到現場? 證人陳子勝答 對。 侯檢察官詠琪問 在這不到5分鐘的的時間內,被告有無做什麼行為?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都沒有做什麼行為。 侯檢察官詠琪問 有無對被害人做什麼急救的行為?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侯檢察官詠琪答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諭知證人陳子勝交互詰問完畢。 審判長問 被告是否有問題要詢問證人? 被告問 從證人到現場,到派出所,一直到移送法院的時候,我是否 都沒有反抗、沒有拒答、沒有拒補,我的態度都一直非常配 合他們? 證人陳子勝答 是沒有,沒有錯。 被告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諭知暫時休庭10分鐘。 國民法官入庭。 審判長諭知續行審理。 審判長請國民法官直接訊問證人。 審判長請國民法官問 4號國民法官問  你有無看到被告在做搶救動作? 證人陳子勝答 上到現場是沒有發現他有什麼動作。 4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請備位號國民法官問 備位2號國民法官問 你在接到勤務中心跟你報告的時候,是說夫妻吵架? 證人陳子勝答 他是說有事故,不會說原因,除非我們是有問。 備位2號國民法官問 夫妻吵架是管理員跟你說的? 證人陳子勝答 對。 備位2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依職權訊問證人。 審判長問 依照你的說法,你是跟另外一位同事劉政中,二位是第一個 時刻抵達案發地點? 證人陳子勝答 是。 審判長問 你們二位到達該大樓,你說管理員正好在一樓等你們? 證人陳子勝答 是。 審判長問 第一個時間管理員跟你們說是說,剛才提到是夫妻吵架,女 的已經快沒氣了,是有這樣講? 證人陳子勝答 他是叫我們快一點、快一點,就說他的太太已經沒有氣了。 審判長問 在當時你們還在跟管理員見面,還沒有搭電梯上去之前的話 ,管理員有無特別跟你們講,是誰造成這個太太快沒有氣了 ?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審判長問 之後你們三人就馬上搭電梯上樓? 證人陳子勝答 是。 審判長問 你剛才提到,第一個走出電梯的員警是你? 證人陳子勝答 是,沒有錯。 審判長問 等於第一個目擊到案發現場的是你本人? 證人陳子勝答 是。 審判長問 在第一眼看到案發現場,也就是被告跟被害人的時候,他們 二個第一個瞬間是如何,你能否再描述給庭上看? 證人陳子勝答 第一個瞬間,被害人是仰躺在地上一動都不動,當事人是坐 在往上的樓梯的第二階,是看著被害人,沒有任何動作。 審判長問 在當下這第一瞬間,被告坐在第二階的樓梯,你看到被害人 是仰躺在樓梯的平台,被告跟被害人二人的身體有無重疊到 ?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審判長問 相距大概有多遠? 證人陳子勝答 相距不到半步。 審判長問 很接近就是了? 證人陳子勝答 是。 審判長問 但是你從出電梯開始,一直到處理過程中,你沒有看到被告 對被害人有任何施救的動作? 證人陳子勝答 對,沒錯。 審判長問 你走出電梯之後看到這種情景,你有無對被告詢問發生任何 事情? 證人陳子勝答 有,我有跟他詢問說是發生什麼事情。 審判長問 你有問被告發生什麼事情? 證人陳子勝答 是。 審判長問 當時被告的回答? 證人陳子勝答 被告只是淡淡的說他殺死他的老婆。 審判長問 依照你之前在檢察官偵查中所做的筆錄,你的回答內容,你 是說「是我先跟被告問發生什麼事,被告是有跟我說,他失 手殺死他的太太。」,當時你有說失手,被告是直接回答你 說,他殺死了他的太太,還是說他失手殺死了他的太太? 證人陳子勝答 他是說他殺死了他的太太。 審判長問 當時是直接講? 證人陳子勝答 對,因為我們不能先入為主他是有意圖或怎麼樣,所以只能 判定他是失手。 審判長問 我的意思是,當時被告第一個時間回答你的話,被告到底有 沒有講了失手二個字?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審判長問 當時在回答你的問題的時候,被告是講說他殺死了他太太? 證人陳子勝答 對,沒錯。 審判長問 在另案審理做詰問的時候,你回答被告跟你說他失手殺死, 那個失手等於是? 證人陳子勝答 我們詢問的時候一定會問到他的意圖。 審判長問 後續在詢問之後被告整體的回答內容就對了? 證人陳子勝答 對。 審判長問 你有辦法確定,在第一個瞬間你從電梯出來的時候,你在跟 被告問的時候,被告回答你,被告是直接講他殺死他太太? 證人陳子勝答 對,他說這樣子。 審判長問 當時沒有加上失手二個字?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審判長問 從後續你再對被告做訊問的筆錄內容,被告的辯解是說他不 是故意的,是失手? 證人陳子勝答 對。 審判長問 所以才在作證的時候用失手殺死這樣的文字? 證人陳子勝答 因為詢問的時候,被告說他不是故意的,他是不小心,我們 只能說他是失手。 審判長問 除了剛才所講的,你在步出電梯到現場的第一個時間你問被 告,被告有先回答你說他殺死他太太,接著你有無繼續再追 問被告?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 審判長問 在整個現場問被告的過程中,被告有無再自己做其他有關於 ,他對他的太太做什麼事的一個補充陳述?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都沒有。 審判長問 在你抵達現場,在被告還未告訴你說他殺死他太太之前,你 是否知道本案的行為人是誰? 證人陳子勝答 不知道。 受命法官徵得審判長同意對證人陳子勝訊問。 受命法官問 根據剛才你的回答,你上樓之後,一進到這個樓梯間,剛才 審判長有問你,關於被告跟被害人躺在地上的情況,兩者相 距的距離,你當時對這個第一個事發現場的想法為何?就是 說你看到這樣的場景,以你的辦案經驗,再配合上管理員跟 你講的上面的初步情況,你在看到現場時,第一個想法是什 麼? 證人陳子勝答 第一個想法是,有傷患救傷患,然後警戒現場,把涉嫌人要 扣留。 受命法官問 所謂的涉嫌人要扣留,依你現場的判斷,你會覺得哪一位是 涉嫌人? 證人陳子勝答 在場的人、相關人,只要在場都不能走。 受命法官問 你們有主要的,譬如說就像你們講的,在一個事發現場裡面 ,因為已經有一個可能是傷或亡的人躺在地上,你們會不會 在辦案的過程之中,要在這個現場先決定哪一個是行為人, 而對他有一個特別的什麼樣的程序? 證人陳子勝答 必須在傷患救助完以後再詢問,才不會刺激到,再發生更嚴 重的事態。 受命法官稱 沒有問題。 陪席法官徵得審判長同意對證人陳子勝訊問。 陪席法官問 剛剛你說你們在到1 樓的時候,管理員跟你說是夫妻吵架, 老婆沒有氣了,接下來你坐電梯到7 樓,過程中管理員有無 再跟你說,這個過程是先生造成的,或怎麼樣之類的話,跟 你有對話? 證人陳子勝答 途中我是沒有再聽到什麼,但是是由我另外一位同事跟管理 員在洽談,並不是我,我必須要馬上趕到現場,開始思考處 理的程序,所以至於他有講什麼,可能只有我那位同事知道 。 陪席法官問 就你的立場來講,你就是1 樓聽到了他只有說是夫妻吵架, 老婆沒氣了,到了7 樓,電梯打開就看到你剛剛講的情況? 證人陳子勝答 是。 陪席法官問 所以在被告跟你說他殺死他太太之前,你的訊息裡面並未有 其他管道知道行為人是誰? 證人陳子勝答 沒有任何訊息。 陪席法官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問 對證人陳子勝之證言有何意見?(提示並告以要旨) 侯檢察官詠琪答 以下幾點意見:首先,刑法的規定是說,對於未發覺,就是 還沒有發覺的罪,自願接受審判才能減輕其刑,也就是說, 如果警察已經發覺有可能的犯罪,被告再坦承的話,這樣的 狀況就不會適用到自首的規定。回到本案,剛剛證人已經提 到,他在一樓的時候,管理員就有先跟他提到是有夫妻吵架 ,而且老婆快要沒氣了,接著他上樓一出電梯的時候,他看 到的第一眼畫面是一個女生躺在地上,另外一個男生坐在樓 梯上,而且二人的距離不到半步,是非常近的距離,以警方 辦案的經驗,他一到現場看到這樣的情況,已經能夠合理懷 疑,躺在地上的就是被害人,在被害人旁邊的另外這位先生 ,畢竟現場只有一男一女而已,又是夫妻吵架,所以他一定 能夠判斷坐在樓梯上這位男性,即本案的被告林友強,就是 本案兇手,也就是說,警方是在有已經發覺可能的犯罪嫌疑 人之後,後來問被告,被告才坦承,所以本案被告並沒有辦 法適用自首的規定。其餘部分在論告時表示。 賴檢察官謝銓答 補充一點意見,其實自首的規定是什麼?看看是警察先知道 這個犯罪嫌疑人或犯罪事實,還是被告在警察知道之前,他 就表明說他自己是嫌疑人,願意接受裁判。從剛剛整個過程 ,公訴檢察官也有提到,管理員給證人的資訊是夫妻吵架, 老婆沒有氣了,接下來他上去看到的情景,一樣就是二個人 ,一男一女,女生躺在地上,以警察的辦案經驗,為何他要 說趕快要協助救助這個被害人,甚至要封鎖現場,扣留相關 嫌疑人,因為他裡面的想法已經合理懷疑,這是一個兇殺的 現場,而這個犯罪嫌疑人就在旁邊,所以他才會做這些動作 ,很明顯可以看得出來,警察心裡面已經有一個合理懷疑、 一個犯人的產生,而他這個合理懷疑,就是在被告講出來之 前,所以沒有自首的適用,以上補充。 被告答 當時我真的很亂,我是不小心殺害我太太,我那時候看到警 員的第一個想法說來了,就是希望他們趕快處理,把我太太 送去醫院去救助,所以我那時候就呆坐在那裡,其他什麼事 也沒有做,就是因為希望他們後續趕快把我太太送到醫院, 就是這樣。 辯護人廖啟妨蒏v起稱 剛剛證人其實有證述到,對於民眾的報案內容,他們其實無 法直接做確認,1 樓管理員雖然有提到夫妻吵架,妻子沒氣 ,這樣的內容,但是其實還沒有到現場前,也都是無法確知 管理員所說的內容是否是真的,再加上,剛剛證人其實也直 接表示,在1 樓的時候他還不知道犯罪的行為人是誰,是到 現場之後,詢問到被告,被告才表示他有做這樣的行為,按 照刑法第62條自首的要件,其實被告有符合還未發覺犯罪就 有願意受到刑法處罰的情形,所以我們認為是有符合自首的 情況。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起稱 沒有其他意見。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起稱 意見同廖律師。 審判長諭知證人陳子勝退庭。 審判長諭知就本案被訴事實詢問被告。 審判長請檢察官詢問被告。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之前在警詢、偵查中所述是否都實在? 被告答 實在。 侯檢察官詠琪問 王美惠生前,平常大概會幾點回家? 被告答 她如果沒有加班的話,大概是5 時40分到5 時50分會回到家 。 侯檢察官詠琪問 在106年7月10日案發當天,王美惠幾點回到家? 被告答 那天大概就是8點多。 侯檢察官詠琪問 那天晚上你們二人為何會走到樓梯間去? 被告答 我要去跟王美惠談離婚還有小孩撫養權的問題,就希望她跟 我到頂樓談離婚。 侯檢察官詠琪問 這樣談到後來,為何會開始勒王美惠? 被告答 走到樓梯間,出了我們家大門以後,在那邊,我跟王美惠說 要去頂樓,她突然就不願意跟我上去頂樓,想要離開,我就 開始拉王美惠的手,說我們去頂樓、我們去頂樓。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要拉王美惠去頂樓,之後王美惠的反應為何? 被告答 王美惠不願意跟我上去,就開始尖叫,尖叫的很大聲,突然 就要咬我的手,我那時候本來是拉著她的,後來她要咬我的 手,我為了不讓她離開,我就用右手去架住她。 侯檢察官詠琪問 既然王美惠當時已經表現出她不想要跟你上樓,為何你還是 要把她拉上樓? 被告答 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趁今天趕快解決離婚的事情,跟 王美惠解清楚,因為我覺得不能再拖了,前一天徵信社有給 我看到那個的時候,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快離婚,這樣 對家庭、對小朋友都比較好,如果拖著不解決,只會造成整 個家庭的煎熬。 侯檢察官詠琪問 你提到你只有要跟王美惠談事情這個念頭,所以就算你勒住 王美惠,她發生什麼事情你也不管? 被告答 當時的情況她在尖叫,其實我也沒辦法多想什麼,我只是覺 得說走走走,去樓上談清楚,其他都沒有多想什麼。 侯檢察官詠琪問 在過程中有無其他人出現? 被告答 有,就是我對面的鄰居。 侯檢察官詠琪問 那個鄰居他怎麼跟你講? 被告答 他有跟我說,阿伯、阿伯你不要這樣子,有事好好談,我說 我就是要跟她去談離婚的事情。 侯檢察官詠琪問 鄰居這麼講之後,你還是繼續勒住王美惠? 被告答 那時候我有鬆開,其實我有鬆開,只要我太太沒有很大力掙 扎的時候,其實我都是放鬆的,我有鬆脫,她越是大力掙扎 ,我就覺得手臂會,又不想要她離開。我有鬆脫。 侯檢察官詠琪問當王美惠 所以當王美惠又再掙扎之後,你又再繼續勒住她的脖子? 被告答 對。 侯檢察官詠琪問 最後你是何時鬆手的? 被告答 我突然覺得我太太沒有在掙扎了,我看她,我覺得她昏過去 了,我就慢慢的把她放在地上。 侯檢察官詠琪問 請鈞院提示證據清冊供述證據編號2 被告106 年7 月11日警 詢筆錄第2 頁倒數第3 行,這是你7 月11日,隔天在警察局 做的筆錄,你之前有提到「王美惠的左手又抓住我的手臂愈 要掙脫,於是我就再次勒住她的脖子,她就尖叫,直到她癱 軟後左手放開我手臂,約2 分鐘左右,我鬆開手臂,我太太 王美惠就倒在地上。」,你當時這樣回答的內容是否正確的 ?(提示並告以要旨) 被告答 這個內容是正確的,可是可能時間有點忘記了。 侯檢察官詠琪問 請鈞院提示同份筆錄第3 頁第8 行,你之前提到,鄰居勸你 不要對王美惠這樣子總共勸了大概三次,勸第一的時候你有 鬆開手臂,沒有出力,後來因為王美惠不回你的話,所以後 面二次你就沒有聽他的勸說,持續勒住王美惠的脖子,王美 惠就掙扎、尖叫,直到癱軟倒地你才鬆手,你當時這樣回答 是否正確的?(提示並告以要旨) 被告答 正確的。 侯檢察官詠琪問 請鈞院提示供述證據編號3 被告106 年7 月11日偵訊筆錄第 2 頁第7 行,你之前提到,鄰居說阿伯不要這樣之後,你有 稍微鬆開手臂,但是死者王美惠一直要掙脫,你緊張,就又 把手勒住她的脖子,這段時間王美惠還是一直掙扎、尖叫, 之後她就癱軟了,你看她手放開,過了1 、2 分鐘你才鬆手 ,死者就倒在地上,當時這樣回答的內容是否正確的? 被告答 正確的。 侯檢察官詠琪稱 沒有問題。 賴檢察官謝銓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請辯護人詢問被告。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跟被害人王美惠結婚大概多久? 被告答 快25年了。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王美惠是哪一國人? 被告答 她是越南人。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們結婚這段期間,總共生育了多少兒女? 被告答 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印象中,在你結婚這段期間,有無任何的家暴記錄? 被告答 完全沒有家暴的記錄。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們有無吵過架? 被告答 其實吵過架是有,偶而會有,剛開始是因為小孩子教育態度 的問題,最後這2 年是王美惠對生活照顧的問題,因為她假 日或晚上都不回家,耽誤到小孩子的吃飯、生活照顧,那2 年就是為這些事情在吵架。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們之前吵架的話,你會用動手的方式? 被告答 完全不會用動手的方式。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們吵架的方式是怎麼樣吵架? 被告答 我有時候會念她,妳怎樣,不可以這樣,王美惠也會不高興 ,到最後都是過了1、2天,溝通一下就沒事。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剛剛有提到,你們最常吵架的可能是生活上的一些事情, 最後和好的方式都是用溝通的方式? 被告答 對。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解決的方式都是用溝通的方式? 被告答 對,先冷靜,先不要想,過個1 、2 天再用別的事,講到別 的事,就這樣和好。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太太王美惠平常有在工作? 被告答 她是在工業區航空電子公司擔任作業員。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她的薪水大約是? 被告答 如果沒有加班的話,大概都2萬多元。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賺錢的部分? 被告答 錢的部分,她賺的錢都是她自己在管,我也沒跟她要。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本身有在工作? 被告答 我國小畢業後就從屏東到臺中來做板模工。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國小就離開家鄉來到臺中工作? 被告答 對。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們有無在臺中買房子? 被告答 有,我們有在臺中買房子。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買房子的錢是怎樣出的? 被告答 錢都是我出的,從我的戶頭轉帳到銀行去還貸款,這都有記 錄,都是我出的。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剛剛提到房子的錢都是你出的,這棟房子是登記在何人名 下? 被告答 這棟房子是登記在我太太名下,因為當時其實我們夫妻還很 恩愛,而且我太太幫我生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我內心是 為了感謝她,所以才把這個房子登記在她的名下。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大概何時發覺你太太有異狀? 被告答 2 年前開始有智慧手機的時候,我發現她透過手機聯絡到很 多同鄉,那時候其實她的生活,回家的次數就不太正常,晚 上就比較晚回家,假日的時候,沒有講什麼她就跑出去一整 天。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們平常是否會互相看手機的內容? 被告答 其實我不會去看人家的手機,我不會去看她的手機。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覺得你發現有異狀的那段期間,她在講電話時是否會有特 別隱密,不想讓讓人家知道的情形? 被告答 有,偶而會有,而且講電話的時候,她有時會跑到,可能我 在客廳,她就會跑到房間,我偶而會聽到,其實他們講電話 都是用越南話講電話,說實在我也聽不出所以然,可是我的 直覺就告訴我,這通電話怪怪的,不是平常的那種電話。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從剛剛講,這個好像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來是有一樣維持, 還是這個情形更加嚴重? 被告答 她有回越南,從越南探親回來之後,這個情況就更加嚴重, 溝通的次數也越來越少,我們的互動也越來越少,就覺得她 的行為越來越怪異。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所謂的越來越怪異,是否你一開始提到的,假日也出去,平 常日也出去? 被告答 對,就是她沒有工作時,不在家的機會越來越多,對小孩的 生活照顧的關心也越來越少。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你有無想到要如何處理? 被告答 其實這2 年多我已經想了很久了,我剛開始也不知道如何解 決。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是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被告答 對,因為我是覺得沒有她外遇的證據的話,我不知道該怎麼 跟她談,後來我覺得要釐清事實,所以我就委託徵信社。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大概何時委託徵信社? 被告答 106年7月6日跟9日我有委託徵信社。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委託徵信社之後,徵信社有無拿到一些蒐證的東西給你看 ? 被告答 有,106 年7 月9 日徵信社有拿到兩段跟拍的光碟來給我看 。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那兩段跟拍的光碟的內容,是否跟昨日播放出來的內容是一 樣的? 被告答 對,播放內容是一樣的。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看完那兩段徵信社拿給你看的影片之後,你內心的想法為 何? 被告答 看完那兩段之後我心情很複雜,因為等於終於真相大白,而 且有證據了,所以後來我就一直想說要怎麼解決比較好,我 覺得說還是離婚,因為現在二個小孩都是在讀書的期間,如 果不離婚的話,這個尷尬的場面一直下去,不管是對她、對 我,其實我覺得最大傷害是對二個小孩傷害,因為這個氣氛 真的很不好,所以我從看完光碟以後,就一直我想著要跟她 談離婚,我要解決事情。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106 年7 月9 日看完光碟,隔日7 月10日的時候,即事發當 日,你剛剛回答檢察官有說,王美惠大概是晚上8 點多的時 候回來,她回來之後,你的第一個想法為何? 被告答 回來的第一個想法是,走吧,我們上去談離婚,因為當時有 明確的證據看到她外遇,所以我當時的想法就是,回來了, 我要跟她去談離婚,只是我不想在家裡談,因為小孩在家裡 ,我想說談離婚可能都會很多爭吵,會影響到小孩子,我就 跟她說我們到頂樓去談離婚。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一開始被害人是同意與你談離婚的? 被告答 是的,在屋內的時候她同意。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所以被害人才會走到樓梯口? 被告答 對。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後來為何在樓梯間公共空間時,被害人又不願意? 被告答 我也不曉得她為何又突然不願意,走出來,她突然就不願意 跟我去頂樓談離婚,那時候她就要走了,我跟她說走,我們 去頂樓談,這個事情一定要解決,她不願意,後來我就開始 拉她的手,要把她拉到,請她到頂樓去談離婚。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剛才檢察官也有跟你問到整個過程,你剛才有提到拉扯,從 昨日的解剖報告書也有看到,王美惠的雙手有多處皮下出血 ,你是否知道為何會造成這樣? 被告答 可能我在要拉她到頂樓時造成的,我跟她說走,我們去頂樓 、去頂樓。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報告書是說有很多處的皮下出血,所以你們拉扯的過程是多 次的? 被告答 是的,有多次的,我可能說走啦,又放一下,走啦,就這樣 ,可是她掙扎時,我可能會硬要,她如果願意的話,我就放 手。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這整個過程中,是否有拉扯,還有架住脖子情況,這兩種的 狀況?這兩種狀況是否同時進行的? 被告答 沒有同時進行,是先拉扯,我先拉她,到後來她反抗很大, 她硬要走,我怕她走,後來我才,她反抗很大,突然要咬我 的手,她要咬我的時候,我可能就不自覺,第一個就是,我 不要讓她走,所以才會去用右手去架著她。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有拉扯的話,那段時間就是沒有架住脖 子的? 被告答 是的,沒有架住脖子的。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有架住脖子的那段時間是沒有辦法拉扯的? 被告答 對。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就是沒有同時的狀況? 被告答 對,應該是沒有同時。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到底是拉扯的時間比較久,還是架住脖子的時間比較久? 被告答 其實應該是剛開始拉扯的時間比較久。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拉扯的時間比較久,架住的時間是比較短的? 被告答 我剛剛拉她時,她就開始尖叫,尖叫到很大聲,其實我那時 也亂了,這個時間,我說實在我沒有辦法很明確的記住。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這個拉扯的過程,你主要是想要把她拉到頂樓去? 被告答 是的,最主要就是要到頂樓去談判離婚的事情。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有無想過為何會來會發生被害人癱軟倒地的狀況? 被告答 我說實在,當時我完全無法預期到會發生什麼事,我完全沒 有想到怎麼會造成她死亡,這個都沒有,我那時只有一個念 頭,就是要離婚而已,走啦,我們上去談判,要談判離婚而 已,我完全沒有預測到我太太怎麼會突然昏倒,還救不回來 、死亡,我自己現在想到,我也很難過。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的意思是說,你太太癱軟在地上的時候,是出乎你的意料 之外的? 被告答 這個完全是出乎意料之外。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太太癱軟倒地時,你有無對她急救? 被告答 有,我把她慢慢放倒在地上時,我有搖她,我直覺是她怎麼 好像沒有呼吸,其實我有對她做了五下CPR 。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在急救的時候,是在警員到達之前? 被告答 是的,那都是警員到達之前。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警察並不會看到你有無對她做急救? 被告答 當時的空間只有我跟我太太二人,所以警員當然不會,而且 警員來時,我心裡石頭放下了,因為有人來幫我處理了。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在急救時,你的鄰居是否看得到? 被告答 我那時候很慌亂,我沒有注意到鄰居是否有看到,其實我太 太倒下來時,我心裡更慌、更亂,我只覺得怎麼會這樣,所 以我沒有注意到鄰居是否有看到。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印象當中,詹勝易是一直都在出聲? 被告答 詹勝易剛開始有出來,又進去,後來這中間大家在掙扎,這 期間很亂,我頭也很亂,我後來真的沒有注意詹勝易。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的意思是說,詹勝易其實也沒有全程看到整個狀況? 被告答 對,應該是,他沒有全程看到。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問 你對被害人做CPR的時候,詹勝易也不一定會看到? 被告答 對,那時候他的門是關著的。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稱 沒有問題。 辯護人廖妨蒏v問 想要瞭解一下你的家庭狀況,尤其是案發的前2 年,你跟你 太太以及一男一女的二個小孩,彼此之間互動的情況為何? 被告答 2 年前其實我們的互動都很好,有時候禮拜六、禮拜天沒有 工作時,我都會覺得她煮飯很辛苦,都會說我們去外面吃飯 ,有時候真的看到家裡面四個人一起吃飯,那個心情是很高 興的。 辯護人廖妨蒏v問 案發前2 年的這段期間,你剛才有提到被害人常常不在家, 你們之後與子女的互動有何改變? 被告答 這之後跟子女的互動,變成很少四個人聚在一起吃飯,我說 實在,我的心裡面就開始一直很痛苦,因為我覺得一個很好 的家庭氣氛,因為她的外遇,造成大家都不太講話,對子女 的照顧也疏離,我想我的小孩子也會覺得怪怪的。 辯護人廖妨蒏v問 後來主要都是你陪小孩吃飯及相處? 被告答 是的,如果我太太很正常的時候,其實我很少管小孩,因為 我太太就把小孩子管的很好了,生活照顧很好,我就不願意 ,不會再去多管,可是她有時候就出去,或是晚回來、不回 來,我就要開始去問小孩子飯吃的怎麼樣,變成我多花很多 時間去照顧小孩子。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那時候小孩是讀高中? 被告答 對。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你們後來也因為小孩的教育上發生爭吵? 被告答 對。 辯護人廖妨蒏v問 也就是課業部分可能太太比較沒有在督促,變成你要常常去 看小孩的功課、去督促? 被告答 我小孩很優秀,功課不用我麻煩,我只是有時候覺得,小孩 怎麼那麼晚還沒吃飯,有時候會有小孩要穿體育服,衣服怎 麼還沒有洗,會為了被害人洗衣、煮飯這類的小孩照顧,那 時會有點爭吵。 辯護人廖妨蒏v稱 沒有問題。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平常在家中是何人比較強勢? 被告答 沒有說強勢,有些大事我會決定方向,可是小事情被害人只 要做得好,我不會去管她,沒有說所謂強勢不強勢。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太太是否比較情緒化類型的人? 被告答 她會,她比較情緒化。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是否也情緒化? 被告答 我說實在,有時候我就不太管事,因為工作回來,我們做板 模的,花的體力,很累,其實很多事情,回到家我就不太會 管那個小事。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像106 年7 月10日那樣,你那麼生氣的情況,在你們過去的 婚姻當中,你的情緒有無過這樣的情況? 被告答 那時候這麼激烈其實是第一次。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婚姻當中,25年來,你第一次這樣激動? 賴檢察官謝銓異議: 前提事實錯誤,辯護人問題是問結婚這25年,但是被告跟被 害人結婚根本不到20年。 審判長諭知 請辯護人修正問題。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太太的體重?你的體重? 被告答 其實正確的,我知道她152 公分,可是女孩子的體重,我說 實在我真的。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的身高? 被告答 我168公分。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回到那天案發,你可否預見你這樣一直勒被害人,你太太可 能會沒有氣? 被告答 我無法預見。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太太那天案發當時有無踢你、反擊你、咬你,這樣的動作 ? 被告答 有,我剛開始手拉她的時候,拉一拉,在過程中她要掙脫, 她就要咬我,我嚇一跳,那時候我就開始架著她,架著她的 過程中她尖叫、反應激烈,還試著要踢我。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她有反擊,咬跟踢都有? 被告答 對。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太太力量大? 被告答 其實我太太力量也蠻大的。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是否有因為你太太反抗,而加大你的力氣? 被告答 沒有,其實那時候沒有說覺得要不要用力,就是覺得我不要 讓她離開,我們要到頂樓談清楚。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沒有因為太太的反抗,而加大你的力氣? 被告答 對,沒有。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剛才證人陳子勝警員來作證的時候,請問你為何員警說「我 殺了我太太」? 被告答 我沒有故意要殺她,我是不小心,那時候我可能心情很慌, 因為我太太昏到了,我把她放到地上,我說實在,我再講一 次,我看到警員時,我心理面石頭放下,因為有人來幫忙處 理,處理什麼?可能就幫我送醫,我趕快去醫救或是怎樣, 我那時候的心情是這樣的,我真的沒有預期說她會死掉,真 的沒有,我也沒有想到這個過程她會昏倒,或是怎麼樣。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為何對警員說「我殺了我太太」? 被告答 我覺得那時候可能是因為我太過慌張才會,我也不記得,確 定有沒有講這個話,應該是我慌張的時候說出來的話。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你是因為太慌張而這樣說? 被告答 對。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問 反正你都已經在106 年7 月9 日,從照片中相對確定你太太 的確有跟異性的友人有往來,你是否會有想要傷害她的念頭 ? 被告答 沒有傷害她的念頭,我的念頭就只有離婚,離婚以後不管是 對她、對我、對小朋友,未來才是最好的。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諭知暫時休庭10分鐘。 國民法官法庭入庭。 審判長諭知續行審理。 審判長就被訴事實詢問被告。 本案犯罪事實: 林友強與王美惠為夫妻。林友強因懷疑王美惠外遇,於民 國106年7月10日晚間8時10分,二人在其等住處外樓梯間 發生爭吵及肢體衝突。林友強明知用力勒住他人頸部,足 以致使他人無法呼吸而引發窒息死亡,竟抱持著縱使繼續 施力持續壓迫王美惠頸部致死亡,亦不違背其本意之殺人 不確定故意,不顧王美惠之掙扎尖叫,以右手臂用力勒住 王美惠頸部數分鐘,直至王美惠癱軟倒地後始罷手。警方 據報到場後旋將林友強當場逮捕,並將王美惠送往林新醫 療社團法人林新醫院(下稱林新醫院),其到院時已無呼 吸心跳,經急救後,仍呼吸衰竭、血壓低下,需呼吸器及 升壓劑維持,至隔日(即11日)凌晨4時37分許,因頸部外 力壓迫、窒息及住院期間併發肺炎導致呼吸衰竭不治死亡。 被告答 我真的是沒有預期她會死亡,我真的是不小心造成的。 審判長問 你於106 年7 月10日晚上8 時許,當時你在家等你太太回家 ,再一起討論離婚事宜? 被告答 是的,因為前一天我看到光碟,我就覺得7 月10日我要跟她 談離婚,我就是等她回來,要談離婚。 審判長問 你跟你太太在家裡是否有先行發生爭吵? 被告答 沒有,我只跟她說,走,我們去頂樓談離婚,還有小孩子, 因為妳有外遇,我們上去談。 審判長問 從你的住處內一直到樓梯口,這個過程中被害人是願意跟你 離開家門口的? 被告答 是的。 審判長問 從何時開始被害人繼續拒絕配合你進行? 被告答 到樓梯口以後,我跟她說走,我們去頂樓,這時候她突然就 不願跟我一起上去,事端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審判長問 此時你如何處理? 被告答 我拉著她的手,說走,上去樓上。 審判長問 你在哪個地方開始拉著王美惠的手? 被告答 就從樓梯口前面開始。 審判長問 你把被害人要拉上階梯,她有無上階梯? 被告答 她沒有,她一直極力的反抗,不跟我上去。 審判長問 被害人的手有無抓住任何其他的東西? 被告答 她有一隻手抓住樓梯的扶手,不跟我上去。 審判長問 這時你才用手架住或勒住被害人? 被告答 不是,我在拉她的過程中,她不願意跟我上去,她突然要咬 我的手,我直覺反應才用右手,就是不要讓她跑走就對了, 那時架住她是她要跑走,咬我之後偷跑,我不讓她跑,因為 跑了以後就無法談離婚的事情。 審判長問 可否說明你用你的手肘架住被害人脖子的整個情形?請你 示範一下當時的動作,假設你前面是你太太,你的手是怎麼 弄的? 被告答 (被告起立做出用右手手肘彎曲的動作) 我剛開始是拉,然後我就這樣架住,就這樣而已,可是在過 程中,她自己尖叫、掙扎的很厲害,她一直要離開,我就是 不讓她離開,就是這樣而已。 審判長問 在你開始用右手架住被害人的脖子,前後時間,你自己這樣 判斷,大概經歷多久的時間? 被告答 過程中大概3、4分鐘。 審判長問 你的判斷大概是3、4分鐘? 被告答 對,因為那時候整個都慌了,尖叫,就大概是這樣。 審判長問 你剛才提到說,因為你看到你太太的手不再掙扎、垂下來, 感覺上好像癱軟,所以你就放鬆你的手,但你還是經過1、2 分鐘才鬆手? 被告答 沒有,不是這樣,我發現她癱軟的時候,我自己也嚇到,我 覺得她昏過去了,那時我就慢慢的把她放到地上,我也不可 能手直接放了,讓她整個人頭撞到地上,沒有,我就是慢慢 的把她扶到地上,扶到地上以後我就開始拍她,看她的反應 ,我覺得她是不是沒有呼吸,我就開始幫她做了五次CPR 。 審判長問 你說你有幫她做了五次的CPR ,你是以何種方式對她做的? 被告答 對她人工呼吸,呼了五次,然後壓一壓,有壓二次,重點就 是我對她人工呼吸。 審判長問 你說你有在做CPR 的過程中,當時只有你與被害人二人個, 沒有其他人? 被告答 是的,沒有其他人。 審判長問 你剛才是說,你做的方式,是你也有用手去壓她的胸部,也 有對她口對口的人工呼吸? 被告答 是的。 審判長問 你說你做了幾下? 被告答 五下。 審判長問 你當時有特別算? 被告答 沒有,我就是呼了五次記憶就是五下而已,我沒有特別算。 審判長問 你所謂的五下,指的是你對她口對口呼吸了五次? 被告答 對,五次。 審判長問 你對她胸部的按壓? 被告答 二次,當下我沒有直接反應她會昏倒,亂了,做完,我也開 始呆了,呆了以後我就坐在樓梯那邊,就一直呆了。 審判長問 依你的說法,你做完五次的CPR 之後,大概你又在那邊呆坐 多久,管理員、員警才到場? 被告答 呆坐約3、4 分鐘以後。 審判長問 你做完你剛才講的,你有對被害人做CPR ,又呆坐了大概3 、4分鐘之後,員警、管理員才從電梯口那邊出來? 被告答 是的。 受命法官徵得審判長同意對被告訊問。 受命法官問 依你剛才所述,你當天要跟被害人談的動機,是說要處理離 婚事宜,有無印象在106 年7 月9 日,即案發前一天,你有 跟中天徵信公司簽立一份切結書? 被告答 有。 受命法官問 提示檢方所出證之非供述證據編號16切結書,你當天簽的切 結書的內容,是否有看過、瞭解後才簽立? 被告答 有看過才簽的。 受命法官問 就這份切結書上面的第一段說,你有委託中天徵信社協調處 理本人與王美惠與第三者之間的賠償事宜等等,而且他們就 賠償金額還有百分之40的報酬的約定,你當時是否有瞭解這 個切結書簽的意義,就是將賠償事宜已經委託給中天徵信公 司? 被告答 有。 受命法官問 為何你已經將這個事宜委託給中天徵信公司之後,隔天你又 忽然很堅決的要跟被害人談離婚事宜? 被告答 其實簽完這個,我回去,那天整個晚上都睡不著,因為當我 知道外遇的事實時,我雖然那時候心情是很複雜,我一想到 ,我還有小孩子,老婆外遇了,讓小孩子知道,對小孩子也 不好,以後這個家庭怎麼相處,看到就開始氣氛很糟,就覺 得會過的很不快樂,後來我其實整天都在想說,中天的這個 我也沒有放在腦上,我只有一個念頭,趕快離婚,離婚對小 孩子、對家庭、對她、對我都好,氣氛解開以後才會好,如 果都不離婚,僵持下去,現在又知道她有外遇的事實,我怎 麼在這裡面家庭再相處下去,越相處只會越生氣,因為我們 工作做板模的,很累、很苦了,結果回到家裡面,還要想到 家庭這個樣子,說實在這個繼續下去我會瘋掉,所以我7 月 10日只有一個念頭,我就是要跟她談離婚,談小孩子撫養權 ,其他沒有再多想。 受命法官稱 沒有問題。 陪席法官徵得審判長同意對被告訊問。 陪席法官問 106 年7 月10日你不是希望跟你太太到頂樓去談事情嗎?她 那時候不願意,她有一些反應,你當時情緒是否非常憤怒? 被告答 也沒有什麼憤怒。 陪席法官問 你需要跟被害人談,她不願意,你叫她到頂樓去,她也不願 意,當時你的情緒是? 被告答 就是說走啦、走啦,去頂樓談清楚,就只有這個,我也沒有 憤怒,我也沒有出口罵三字經譙她,也沒有,通通都沒有, 我只是說走啦、走啦,把它談清楚,否則,一般人反應搞不 好就會破口大罵,我也沒有破口大罵。 陪席法官問 你原來本來是用拉扯的方式希望她上頂樓,結果被害人不從 ,她又出聲音,當時候你的反應是什麼?接下來你是去架被 害人脖子,這個動作並不是要到頂樓去的動作? 被告答 不是,架她脖子的目的,是因為她要跑了、她要走了,我想 說不能走,妳怎麼可以走?事情要談就把它談清楚,就是這 樣而已。 陪席法官問 你不要讓被害人走的方式有很多種,例如你可以拉住她、擋 在她前面或怎麼樣,你為何會選擇用右手肘去架被害人脖子 的方式,阻止被害人離開? 被告答 當初我剛開始用拉她,她突然要咬我,我本能反應,我也不 曉得為什麼就架住她,一架就是不讓她走,我可能本能就是 妳不要離開這裡,趕快談清楚,就這樣而已。 陪席法官問 而且這個動作也持續了一段時間? 被告答 是有一段時間。 陪席法官問 還是你當時後可能情緒上比較憤怒,因此採取比較反應激烈 的動作? 被告答 沒有。 陪席法官問 你的想法只是要阻止被害人? 被告答 對,我的想法只是要阻止她。 陪席法官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諭請國民法官詢問被告 1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2號國民法官問 你們拉扯,被害人有無對你言語的辱罵或是鄙視? 被告答 沒有,她只是尖叫,她有尖叫很大聲,她剛開始說我不要啦 ,接著就開始尖叫,意思說讓我走、讓我走的那個意思,其 實我們這中間過程沒有互相對罵。 2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3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4號國民法官問 你為何只做了五下,而不繼續搶救下去? 被告答 那時候,我第一個,我看她倒下去的時候,我真的嚇到了, 我就做了五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做了五下,我也不知道 為何會停下來,可是我說實在,那個時候她倒下去的時候, 我整個人都慌了,我怎麼會預期,她怎麼會倒下?就這樣, 哭么,怎麼會倒了?這樣而已,如果說為何會做五下,我說 實話我也不知道,就這樣而已。 4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5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6號國民法官問 當時你找被害人,你有告知被害人說妳外遇了? 被告答 有。 6號國民法官問 你拉被害人到樓梯間,她知道你們要談的是她外遇,要談離 婚的事情,還是她不知道? 被告答 沒有,她在屋內時,我就說我們上去談離婚跟小孩子撫養權 的問題,她說為什麼,我說妳的外遇都有證據,我們今天要 把它談清楚,就這樣而已。 6號國民法官問 她有承認她有外遇,還是她有否定? 被告答 她也沒有承認,她也沒有否定,她也沒講什麼,講完以後, 她就說好吧,她要跟我上樓,誰知道,出了門以後,在樓梯 間,她就不願意上去,就這樣而已,因為這個過程時間也沒 有多久,所以我們沒有談到其他這個她有否認的事情。 6號國民法官問 你說你有一男、一女,小孩幾歲? 被告答 一個17歲、一個15歲。 6號國民法官問 他們的媽媽是越南籍的? 被告答 是。 6號國民法官問 你的小孩是否會說越南話? 被告答 不會,我小孩子不會講越南話,從小在幼稚園,我們在家都 是跟他們講國語。 6號國民法官問 你們結婚20年了,有無全家回去越南過? 被告答 沒有,結婚快20年,可是我很辛苦,全家回越南的機票、住 宿,我還要繳貸款,我根本不可能,她有回去,她回去是一 個人回去,小孩子那麼大了,也要讀書,所以沒有全家回去 過。 6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備位1號國民法官問 你說2 年前妻子開始疏遠你,你說想談離婚的事項,你有無 找過律師諮詢離婚的事情? 被告答 沒有找過律師諮詢。 備位1號國民法官問 你基於什麼想法,拉你妻子到頂樓去談離婚的事實?為何要 到頂樓上談判? 被告答 當時我小孩在家裡面,怎麼會在小孩子面前吵吵鬧鬧談離婚 ,我覺得這是兩回事。 備位1號國民法官問 你除了這個想法以外,還有無其他的想法? 被告答 完全沒有,我家離頂樓那邊比較沒有人聽到,否則我也不可 能叫她跟我到公寓的大廳去談離婚,也不可能到咖啡店,直 覺就是我家頂樓就可以談了,我就是只有這樣而已,其他沒 有再多餘的想法。 備位1號國民法官問 除了這個以外,你說你錢不夠花,你請徵信社是基於什麼心 態?你說你做板模,賺錢很辛苦,為何捨得花這個錢去請徵 信社調查這件事情? 被告答 我請徵信社目的就是要解決事情,想說這2 年我就懷疑她有 外遇,如果我沒有證據,我怎麼跟她談離婚,我的直覺就是 ,我請徵信社,有證據了,她有外遇了,那好,我們來談離 婚,小孩子撫養權該歸我就歸我,就這樣而已,只有這樣而 已,當然是要花錢,因為我在工作也不可能去跟蹤,我想說 直覺,看到那個廣告,每次公車廣告有徵信社抓猴(臺語) ,我就是這樣委託徵信社,只有這念頭,沒有其他的想法, 就這樣而已。 備位1號國民法官問 你說要把你太太拉到頂樓去談離婚的事實,除了談離婚的事 情以外,還有無其他的想法? 被告答 沒有。 備位1號國民法官問 當時你的心態為何? 被告答 當時我心態就是趕快談離婚、小孩扶養權,只有這樣子,沒 有其他的。 備位1號國民法官問 你太太是否發現你有其他的想法,所以不跟你上樓?你還有 無其他的言語激怒她,還是你有講到其他的事項? 被告答 沒有,我也不懂,我不曉得這該怎麼回答,就是沒有。 備位1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備位2號國民法官稱 沒有問題。 審判長諭知以下進行科刑證據調查: 賴檢察官謝銓答 (詳如PTT檔) 首先可以看到林友強做的職業,剛剛也有說,他是一個模板 工,教育程度的部分是國小,家庭經濟狀況部分,勉持,勉 持是什麼意思?勉強維持,大概就是賺的錢夠支付家庭裡面 的生活開銷,大概就到這樣,前科資料的部分,除了本件涉 犯的殺人案件,他是沒有其他的前科的。再來我們看司法院 所提供的殺人案件量刑資訊系統,年度的部分,是以民國91 年到104 年之間發生的刑法第297 條第1 項殺人既遂罪,做 為檢索條件,得出來的資料總共發現有632 筆,這邊有跟我 們說,有期徒刑的部分是佔了437 件,無期徒刑169 件,死 刑的部分相對是比較少,26件,細部來看的話,有期徒刑最 低是處10年有期徒刑,最高是死刑,而且最低有期徒刑10年 的話,我們看一下刑度,10年的話,有5 件,平均刑度是在 13年又3 月之間,最高刑度的話,原則上有期徒刑是判15年 ,但是會到有18年的刑度,原則上是有發生加重的情形,有 加重刑期的事由,這部分佔6 件。剛剛632 件殺人案件的刑 度,以一個圓餅圖來呈現,可以知道大部分的殺人既遂案件 ,是落在百分之69都是有期徒刑,百分之4 是死刑,最後的 部分是無期徒刑,我們可以進一步去解析一下,有期徒刑佔 了百分之69的部分分布情形是如何,因為最低刑度就是10年 以上以期徒刑,所以未滿10年的部分,過去法院見解是沒有 判到未滿10年的情況之下,集中的高點落在大概14年到15年 之間,這是一個過去最常見的判決的刑度。 辯護人廖妨蒏v起稱 關於科刑資料的部分,我們同檢察官,只是我們要跟庭上強 調的部分是,被告的經濟狀況是勉持,並沒有前科記錄,另 外有二名子女。沒有其他資料補充。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起稱 無。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起稱 無。 審判長諭知就犯罪事實部分調查證據完畢,開始辯論,請檢察官 、被告、辯護人依序進行事實及法律之辯論。 賴檢察官謝銓答 (詳如PTT檔) 在這個階段,我相信經過這兩天的證據調查,或許大家心裡 面會有些想法,檢察官在這個工作就盡到舉證責任,我們會 把之前的證據、證人講過的話整理,再論述,跟各位報告。 本件的爭點,回到一開始要解決大家的課題,第一點、被告 有無用右手臂勒住王美惠的頸部,直到她癱軟倒地之後才罷 手?第二個問題、被告有無本件的殺人犯意?第三、是自首 的適用,這三個課題。檢察官起訴的是殺人罪,我們再來看 一下殺人罪的法律規定為何,第271 條第1 項,殺人者法律 效果是處死刑、無期徒刑跟10年以上有期徒刑,第2 項是未 遂犯,第3 項是預備犯的規定,檢察官主張這是一個殺人既 遂罪,所以我們關注的重點就在第1 項,法律規定只有寫殺 人者,這麼簡單的一個構成要件,其實我們可以把它拆解, 殺人要件一定要有行為人、要有行為,要配合一個人主觀腦 袋在想什麼,最後要有一個人死亡,才會構成殺人罪,這是 把271 條簡化成這樣子。如果一個案件有殺人行為,也有殺 人犯意,可是沒有被害人死亡的結果,這個時候是什麼情形 ?就是殺人未遂,如果今天客觀上也有產生一個殺人行為, 被害人也死亡了,例如用車子把人家撞死,但是用車子把人 撞死是一個客觀行為,駕駛人的心裡狀態其實沒有殺人犯意 ,因為他不小心開車把人家撞死,這時不會構成殺人罪,是 變成我們知道的過失致死,所以剛剛跟各位講解的這個部分 ,法律的規定其實就很像一個數學公式或是化學式,我們符 合這幾個條件之後,就應該要構成法律相關的法條論罪,當 然如果欠缺的話,可能就跑到其他地方的罪,甚至不會構成 犯罪,所以,身為一個審判者,就是在這樣一個公式之下去 做審理案件、去做判斷。剛剛是一個抽象的規定,抽象的規 定在本案要套到具體的個案,例如本件的行為人就是被告林 友強,那我們就檢視他做了什麼行為,行為要如何認定?相 信各位國民法官在一開始的個別詢問時都有回答我,看案件 要看證據,大家都知道,所以法律抽象,我們要看具體個案 的事實認定,事實認定是要藉由證據來判斷,不是其他、不 情感。本件有無殺人行為?有,客觀上的一個殺人行為,林 友強用右手勒住王美惠的頸部,王美惠有無死亡?有,王美 惠客觀上已經死掉了,剛剛檢察官不是有提到認定事實要用 證據,可是為何從法律就可以直接跳到證據?我要提醒大家 ,這個是不爭執事項,檢察官這樣主張,被告也這樣認為, 他說確實有這樣發生這個死亡結果,確實有去勒脖子的行為 ,所以這個部分我們可以直接認定,同時也有證據去佐證這 二個部分,接下來殺人犯意怎麼辦?誠如一開始我們開審程 序講的,一個人腦袋在想什麼我們不知道,但是要提醒合議 庭的是,不是被告說我沒有要殺人那就沒有殺人,不是被告 說我沒有要殺人,所以這件就不符合殺人,就不會構成殺人 犯罪,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每個案件被告都否認就好,我 們就直接這樣判就好,不是,我們要看證據,看證據怎麼說 ,這件的推論,證據可以告訴我們,本件被告有做勒王美惠 脖子的行為,同時有導致她癱軟倒地才罷手,我們現在是先 做推論,等一下會細部的跟各位報告跟說明。證明了第一個 爭點之後,接近殺人犯意就很近,再加上還有什麼證據?本 件也不爭執有外遇的情形,當然還有其他的,以及綜合其他 的客觀事證,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在行為當時,林友強 心裡面的想法是有想要殺死他的太太王美惠,那我們就從動 機開始講,因為這個部分沒有爭議,動機是離婚跟房產的問 題,過去被告講的話,我們再來回顧一下,被告說什麼?「 104 年王美惠要找我離婚,因為房子的事情談不攏,所以我 不肯跟她離婚。」,還記得這個房子登記在誰名下嗎?王美 惠,我們也有說王美惠有一定的穩定收入,她有在電子公司 上班,登記在她名下,這個部分,離婚的話,是一個導火線 。106 年1 月、6 月,二人又再次因為談論房產的問題,有 再去討論這個部分,這是相關的筆錄,當然還有最直接的導 火線引爆,「我懷疑她真的有外遇」,被告自己講的,「要 跟她討論離婚、房產、小孩撫養權的事情」,這是直接在警 察局跟警察講的,為何會有這樣的行為?「因為我懷疑她外 遇,所以要談論這些事情。除了被告講的話,我們也有相關 事證可以去佐證這件殺人動機,例如,讓大家回顧一下,大 家應該有看過委託書,委託什麼?被告林友強委託徵信社去 辦理民宅抓姦的這件事情,還有呢?剛剛受命法官也有提示 給林友強看,這個部分是切結書,後來有找到可能有外遇的 這些照片之後,要請徵信社去幫他談賠償的事宜,簽了一份 切結書,還有大家有看過影片、照片,這就是懷疑有外遇的 相關事證,所以在這部分我們可以做一個結論,本件殺人動 機是有,促使一個人想要對另外一個人下手實施殺害的行為 ,就在於懷疑外遇、談離婚、房子產權,當然還有附帶就是 小孩撫養權的問題,這部分是動機。在動機確立之後,我們 還是要回到證據去看,就是我們第一個爭點的問題,有無用 右手臂勒住王美惠的頸部,直到她癱軟倒地才放手?我們一 樣從被告自己講的話出發,被告告訴我們什麼?「當時一生 氣,就直接用右手把她勒暈」,還有「我就再次勒住她的脖 子後,她尖叫,直到她癱軟後左手放開我的手」,王美惠的 左手放開林友強的手臂之後,「又過了2 分鐘我鬆的手,我 太太王美惠就癱軟倒在地上」,被告自己之前說過的話,所 以可以知道,他在勒的時候王美惠先癱軟、昏了、鬆開手, 又過了1 、2 分鐘之後,林友強才把手鬆開,因為他就是現 場最接近被害人的一個,他自己說過的話,他也有說「鄰居 總共勸我三次,後面二次我就沒有聽他勸說,持續勒住王美 惠的頸部,王美惠就掙扎還有尖叫」,王美惠有做掙扎跟尖 叫的動作,最後是癱軟倒地他才鬆手,同樣的,他是感覺到 王美惠全身癱軟之後才鬆開手,在這裡他有提到死者一直要 掙脫,跟剛剛國民法官或是檢辯雙方在跟被告確認的部分, 被告也提到,王美惠是有一直掙扎跟尖叫,「最後她癱軟之 後我看她鬆開,過1 、2 分鐘我才鬆手」,同樣的話都是一 直在重複的講,跟我們跟他確認,綜合被告歷次講的話,我 們可以得出幾個小結,林友強用右手臂勒住王美惠的頸部至 少有2 分鐘,我們講的是最後面那一段,癱軟之後一直勒著 再放開,接下來可能還要再加前面詹勝易見聞的情形,因為 這是最後面的情形,還有,詹勝易的第二次勸阻已經無效, 聽不進去了,目擊證人詹勝易怎麼說?男生是從後面勒住女 生的脖子,「我叫他冷靜一點,被告說女生外遇,我覺得他 情緒上已經聽不進我的話,我就報警」,因為勸阻聽不進去 ,所以鄰居沒有辦法,才需要找警察來協助,這裡又跟我們 說,「第二次的勸阻被告的反應、情緒比較激動,比較聽不 進去」,還有「我向被告勸阻,被告沒有停止或減輕他勒脖 子的動作,還是架著被害人」,重點是在前面這一句,「被 告沒有停止或減輕他勒脖子的動作」,以整體來看證人的證 述來講,勒脖的動作或架著被害人的動作其實是一樣的,重 點還是在勒的行為,他有提到被害人的神情跟反應,「當時 被害人好像很不舒服,所以有掙扎的動作」,所以在他見聞 的時候,被害人已經不舒服了,為何會不舒服?因為被勒住 ,很難呼吸,「後來直到女生癱軟,男生才將手放開坐在原 地」,這是詹勝易之前證述的內容,他說第三次去看的時候 ,最後好像昏厥躺在地上了,跟昨天講的差不多,回顧一下 昨天提示的筆錄,「我最後一次出去看的時候,被告的手仍 架在死者的脖子上,死者從站立的姿勢癱軟往下滑」,綜合 剛剛被告講的話還有證人說的話,證人說的話其實跟被告是 一樣的,被害人癱軟倒地之後,最後被告才鬆手,前面過程 幾分鐘已經有提到了,證人詹勝易有勸阻,可是無效,所以 才需要打電話報警,才需要叫救護車。最後是證人柯欽翰法 醫的說法,再跟大家回顧一下,證人柯欽翰怎麼說?他說這 個案件就是一個頸部收到外力壓迫之後導致缺氧,腦部缺氧 會失去意識,失去意識如果夠嚴重的話,就會造成心跳跟呼 吸的停止,他跟我們說致死的原因還是因為頸部所遭受到的 外力壓迫,造成缺氧窒息,他有跟我們說力道,要有足夠的 力道才會導致腦部缺氧,同時這個力道要把喉部往上擠,造 成呼吸道的阻塞,時間是要夠久,他說學理上最常見的是4 、5 分鐘,昨天最後面,法醫坐在這邊一直跟我們提到,要 4 、5 分鐘才會導致腦部嚴重缺氧、失去意識。我們看一下 病歷,林新醫院的病歷是說到院前就已經沒有呼吸、心跳, 其實大家可以想一想,這個死者是如何進醫院的?救護人員 一定是在現場幫她救護,救護的過程是一連串的,一直提供 氧氣給她,一直不斷在救護,所以甚至我們可以推論,在救 護人員到達現場時她就已經沒氣了,所以病歷才會這麼精采 ,律師曾經有主張,在昨天對證人的意見部分有提到,死者 急救之後還有回復心跳,以這樣來看的話,律師的推論是應 該被告沒有什麼做施力動作,或是時間好像沒有持續很久, 不過我們說,這是一個錯誤的論點,因為法醫已經跟我們講 ,要4 、5 分鐘才可以導致腦部缺氧,剛剛也有提到,救護 人員去的時候,事實上被害人已經沒有呼吸、心跳,至於為 何後面的急救過程中還有回復心跳的部分的論點?法醫其實 有跟我們講,真的要到一個腦無法回復的狀態,是要10分鐘 ,到10分鐘,腦的一些細胞死掉,所以再怎麼救都救不回來 ,4 、5 分鐘的過程其實有可能,看個人的體質而異,但事 實上這個壓迫,4 、5 分鐘其實足以導致一個人腦部缺氧、 窒息死亡,綜合證人柯欽翰的證述,他告訴我們,死因是因 為頸部受到外力壓迫,導致腦部缺氧、窒息死亡,這個力道 要有足夠的力量,而且要持續4 、5 分鐘。綜合被告、法醫 師及證人說的話,被告自己說,他最後面勒住被害人頸部的 時間,至少超過2 分鐘,直到被害人最後面癱軟,證人也有 提到這個過程,過程他有勸阻,勸阻沒有效,過程被害人掙 扎,但是被告不聽,被告聽不進去,法醫師有跟我們說力道 要夠強、要持續15分鐘,所以綜合被告的供述及這二位證人 的證述,我們可以得知,第一個問題,被告確實有用他的手 臂勒住王美惠,直到王美惠癱軟倒地之後才罷手。接下來, 我們原本要進入第二個爭點,看看有無殺人犯意,但這一部 分是由侯檢察官來向各位報告的,在要交棒給侯檢察官之前 ,辯護人所提出的主張,我們先做一個回應,從剛剛辯護人 在問被告的過程之中,大家都可以知道,辯護人在問他們家 庭生活的習慣、被告跟家裡面的人是如何相處,他們的問題 是什麼?就是像他們一開始在辯護意旨主張的,被告的家庭 生活習慣、被告跟被害人相處模式,被告沒有使用暴力的習 慣,是為什麼?要講這個做什麼?因為辯方的論點是,被告 沒有使用暴力的習慣,所以本件他不是故意要去殺人,但是 這樣對嗎?大家總有第一次吧,或是那些做壞事的人總有第 一次吧,第一次做壞事的人,我們會不會說,因為他前面都 沒有做過壞事,所以他這次不是做壞事,好像不是這樣,我 們還是要看他這次行為的評價,更具體一點,大家知道鄭捷 捷運殺人案例,鄭捷在捷運殺了那麼多人,他過去有什麼暴 力前科嗎?沒有,所以我們看那個案件,不是看這個人過去 習慣、看這個人到底有何暴力前科,反過來,如果以辯護人 這個論點、邏輯去做推敲的話,如果今天有一個人之前做了 壞事,這次又涉及到可能被懷疑做壞事了,那我們不是可以 說,因為你以前做過壞事,所以這件事情就是你做的?好像 不能這樣,這個部分不就是有罪推定?這是很危險的一個行 為,這是很危險的一個論調,這種行為,我們承認,如果被 告跟家裡面生活、相處的情形可以拿來用的話,不是在這個 地方,不是在論斷被告是否構成殺人罪,而是最後面科刑時 ,我們同意把它納入進去考量,這是相關於品格證據的問題 ,不是在有無構成殺人罪的層次去討論,而是最後面量刑的 時候我們可以拿來參考,所以辯方把程序的部分搞混了,這 就像炒菜的時候怎麼炒,辯方的說法就是,先把菜丟下去炒 一炒之後,最後面倒油,那就錯了,一個程序錯誤的炒菜方 式,炒出來的菜會好吃嗎?所以這個部分的論點是錯誤的, 我們這邊要跟合議庭提醒的就是,到底如何判斷,要回歸到 動機的問題,動機到底是什麼?一個男生被戴綠帽,他還會 單純的想要去跟對方好好講嗎?大家想一下動機的問題,還 有房子的問題,以及本件的證據到底在哪邊。第二個,辯護 人有提到,本件是為了要圓滿解決婚姻問題,所以才找被害 人協商的,真的沒有要殺被害人,但是這正確嗎?相信大家 已經有看過一些案例或是一些社會新聞,幫派跟幫派之間也 有在協商,兩邊可能是為了毒品或是下面地盤等問題在吵架 ,兩邊叫出來協商之後,最後一言不合之後打起來、殺起來 ,最後會說因為他們目的是要協商,所以那些殺人、砍人的 部分都不會成立犯罪嗎?不是這樣的,協商是什麼?協商不 是動手腳,協商不是動手動腳,協商是雙方都有意願要談, 被害人當時是沒有要談,沒有要談還可以強留人家說我要跟 你協商嗎?協商不會吵架,也不會拉扯,更重要的是,協商 不會去攻擊被害人的脖子,不要讓她走,有很多方式,拉住 她的手、抱住她的腰,都可以,協為何要針對脖子?這個目 的是要協商嗎?協商不會是殺人。接下來的部分進到爭點二 的問題,由侯檢察官來向合議庭報告。 侯檢察官詠琪答 (詳如PTT檔) 剛剛我們已經跟各位講了很多動機,還有客觀上勒脖的時間 ,還有反駁一下律師他們那些論點,接下來我們就來談一下 主觀上殺人犯意的問題。首先跟大家強調的是,本案我們起 訴的是間接故意,在昨天下午程序開始之前有個審前說明, 法官有跟各位介紹,故意有分成直接故意跟間接故意,我再 喚醒大家的回憶,如果用用臺語來形容的話,直接故意會比 較像是「調剛欸」(臺語),就是我現在就是要做這個事情 ,而且我要讓這個結果發生,如果是間接故意的話,會比較 像是「秤菜、攏好」(臺語),就是無所謂、隨便,如果我 們把一個人心裡的想法從一個圖表來顯示,如果從最弱的排 到最強的,用很簡單的方式來呈現的話,當然相對的法律概 念會比較複雜,但是我們把它簡化來看的話,最弱的、下面 的就是過失,就是不小心的,往上一點點,就是傷害的意思 ,就是我今天只是要讓你受傷,我沒有要讓你死掉,再往上 一點,就會進入到殺人的故意,比較輕一點的是殺人的間接 故意,最強烈的是直接故意,本案檢方起訴的是間接故意, 雖然講了這麼多一個人內心的想法,可是一個人心裡在想什 麼,其實我們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們不是神,我們只是人, 所以我們只能根據客觀上面,眼睛看得到的書證、物證或是 相關證人講的話,去推論這個人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剛剛講 的那幾個內心的想法,我們再帶大家區分一下,我們看一下 殺人跟傷害要如何區分,我們在這邊先畫一條線,今天第一 個例子是拿刀砍人,同樣這個行為,我們如何知道他拿刀砍 人到底是想要殺這個人,還是只是傷害這個人?如果是上面 ,是殺人的故意的話,如果這個人是拿刀刺一個人心臟,比 較可以判斷他可能是基於殺人的故意,因為心臟是人體一個 非常重要且脆弱的部位,刺下去,這個人大概就死了,這是 很明顯的;什麼樣情況我們會認為是有傷害?大概就是刺手 腳,就是刺你的手、刺你的腳,因為四肢是比較邊邊的地方 ,而不是人體特別重要的部位,而根據這個人的傷勢大概可 以判斷,如果是刺手腳的話,可能就只有傷害的意思。第二 個例子,上面殺人的直接故意跟間接故意這二種情形要如何 區分?有一種例子是,朝大樓放火,今天如果有一個人對一 個公司企業很不滿,他就在上班時間,朝一個很多人在裡面 的公司大樓放了一把火,他其實也不認識裡面的人,裡面有 大大小小,從總經理到小職員都有,其實他也不認識裡面的 人,但他就是覺得他對這個公司不滿,他就是想要破壞這個 大樓,他知道他做這個行為,上班時間,他這個火放下去可 能會讓裡面的人死掉,但是他也無所謂,他心裡是一個就算 燒死人也無所謂的態度,我們就會把他落在比較像是第二層 間接故意的部分。二個舉例舉完,回到本案,本案被告心裡 到底在想什麼?大家要記得,雖然剛剛問了被告很多問題, 被告當然會為他的行為做一些解釋,但是被告不是證人,他 是被告,他一定會講對他比較有利的說法,所以大家不能以 被告說他沒有要殺人或什麼的,我們就採信他的說法,一定 要看本案卷裡面,我們剛剛有給各位看的各種證據,綜合整 個狀況來推論本案的被告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再繼續往下之 前,我想要帶大家感受一下1 分鐘有多久,雖然說1 分鐘大 家感覺好像很快,1 分鐘一下就過了,但其實1 分鐘也可以 很久,等一下我想請大家一起閉上眼睛,可以嘗試,但不勉 強,可以憋氣看看,等一下會請通譯按下計時器,請大家一 起閉上眼睛,現在準備開始。(通譯人員按下計時器計時1 分鐘)剛剛1 分鐘過去了,大家應該感覺到,1 分鐘其實比 我們人的想像還要更久,本案剛剛前面已經提到,根據被告 自己講的,相關的證據可以證明到,被告勒住王美惠的頸部 至少有2 分鐘,但這2 分鐘是一個非常保守的估計,怎麼說 ?因為這2 分鐘是說被告勒住王美惠,王美惠都已經癱軟、 沒力之後還過了2 分鐘,但是還要加上他們前面在那邊拉扯 、斷斷續續架著脖子的時間,再才加上法醫也有提到,要4 到5 分鐘就會形成腦部的缺氧,所以2 分鐘是最少、最少, 但實際上被告勒住王美惠脖子的時間是更長的,那就會是大 家剛剛體驗那個1 分鐘的好幾倍,更不要說,王美惠並不是 跟大家一樣,這樣吸飽一口氣之後才開始被勒,被害人過程 中是一直不停的掙扎、大聲尖叫,被告也知道這件事情,他 也知道被害人是一直在掙扎、尖叫,可是他還是勒住王美惠 的脖子,大家可以想像,在那段時間裡面,王美惠經歷了怎 麼樣一段多麼可怕的過程,除了時間之外。我們再回顧一些 相關的證據,首先是書證編號3 的檢驗報告書,我們帶大家 回顧,被害人的臉部正面、下面、下巴都有一些大面積的出 血,再家上被害人的雙手都有一些大小不等的掙扎傷、一些 皮下出血,所以客觀證據也告訴我們,被害人當時就是一直 想要掙脫被告的手臂,除了被害人要掙脫之外,被告施力是 非常強的,因為解剖報告書告訴我們,王美惠的脖子在很深 層的部分都有出現出血,法醫也告訴我們,要一定的力量才 會在深層的地方有出血,並也要造成腦補缺氧的話,力量要 足夠把整個頭部是往上擠的,昨天法醫也親自到現場告訴我 們,本案已經有壓迫到頸動脈、舌根及舌骨附近軟組織這些 部位,這些在頸部、脖子是在一個比較深層的位置,所以有 三個因素建構起來,我們可以知道本案的被告是有殺人故意 的,第一個是部位的脆弱,被告是勒住另外一個人的脖子, 被告雖然說他只是要拉她去協商或是談事情,但如果只是要 拉一個人的話,他可以拉她的手或抱她的腰,或用其他的部 位,可是被告選擇一個非常脆弱且重要的部位,就是人的脖 子,再來是力道強,力道強的部分剛剛看了,被害人一直掙 脫,但還是沒有辦法掙脫,再來法醫也告訴我們,力道已經 大到在深層的部位造成有出血,再來是時間久,剛剛有講到 ,至少2 分鐘,但其實2 分鐘是最後那一段,王美惠已經癱 軟的時候,那一段2 分鐘,還要加上前面的掙扎,還有法醫 告訴我們,因為本案被害人有腦部缺氧的狀況,所以她前面 至少有經歷4 到5 分鐘的頸部的外力壓迫,再次提醒大家, 間接故意也是故意的一種,今天並不是要起訴被告預謀好幾 天,他就是要在7 月10日這天用某種方式把王美惠殺死,並 不是,但我們要主張的是,在案發當下,他勒住王美惠的當 下,他明明知道這是一個脆弱的部位,他也知道他用了一個 很大的力量,被害人無法掙脫,又勒了這麼久的時間,這三 個元素建構起來,已經足以證明,被告在本案所犯的,主觀 上是一個間接的故意。接下來,回應一下被告他們所主張的 一些論點,首先,先不管辯護人他們一直無法確定,他們在 本案到底是要主張傷害致死還是過失致死,這二個概念是完 全不同的法律概念,但是他們一直無法確定他們要主張哪一 種,但沒有關係,我們就逐一的來回應。第一個、是為何不 可能是傷害致死,因為被告雖然說他要嚇嚇王美惠,或是要 跟王美惠協商,但是從本案整個審理過程中我們可以明確的 知道,當時王美惠就是已經在大聲尖叫跟掙扎,如果說要嚇 她,目的也早就達成,如果是要協商,被害人也早就很明顯 的表示,她現在就是不想要談這件事情,但是被告還是繼續 勒住王美惠的脖子,而且就算勒住王美惠的脖子,被告已經 勒到最後王美惠都已經癱軟2 分鐘之後,王美惠癱軟還過了 一段時間被告才把手鬆開,又最後,最根本的問題,剛剛有 提到,被告為何要選擇勒脖子?被告如果只是要拉被害人去 協商,可以拉她身體的其他部位,但被告選擇脖子這麼一個 脆弱的部位,所以這個問題也是不成立的。再來,為何不可 能是過失致死?我們再帶大家回顧一下這個表,這個表是逐 漸的往上升,如果我們剛剛前面已經能夠證明,強度可以到 第二層的殺人的間接故意的話,自然就不可能再往下面落, 而且我們剛剛也提到,本案不可能只有傷害的意思,要再往 下到過失,也是更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被告從頭到尾都很清 楚他在勒王美惠,因為他也說了,王美惠一直在尖叫,他怕 王美惠會跑掉,所以他就繼續又再次或更強烈的勒住王美惠 ,所以他從頭到尾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同樣的, 根本的問題,他就是在勒脖子,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在勒脖 子?再來,被告他們也要主張死者頸部沒有骨折,但昨天法 醫已經告訴我們,本案是在脖子一個手部大面積的壓迫,證 人也是這麼跟我們講的,本來就不是用手指頭去直接去掐脖 子骨頭的部分,所以沒有造成骨折,本來就是一件很正常的 事情,不能說因為被害人沒有骨折,去推論被告力道不夠大 ,因為那跟力道沒有直接關係,是跟施力的位置比較有關, 另外,他們也提出辛普森的法醫學的文獻,但其實每個個案 的狀況都不太一樣,文獻是說很多情況會出現骨折,但是不 能用一個通案的文獻去解釋每個個案的細節,因為每個被害 人身體狀況都不一樣,本案的法醫昨天已經親自到現場跟我 們解釋本案的狀況,應該要以法醫真的去解剖被害人所做出 的觀察為準,所以這個也不成立。再者,昨天在問法醫的時 候他們有提到,被告好像似乎沒有拿其他的物品去攻擊被害 人的頭或胸部,但這個論點從頭到尾就是非常的混淆視聽, 因為一個人要攻擊另外一個人的手法本來就有不同,可以拿 槍射一個人的頭、可以拿煙灰缸打他、可以用刀刺他的身體 ,但你不會因為他開槍射一個人的頭,然後說我沒有攻擊他 的心臟或肚子其他的臟器,就認為他沒有殺人故意吧?因為 頭就是人體一個很重要的部位,本案被告攻擊的部位是脖子 ,脖子同樣也是人體一個非常脆弱且重要的部位,要再次強 調,本來就不是說被告很蓄意一直要把被害人打死,我們是 說被告當時勒脖子的當下,被告主觀上,回到剛剛前面那個 圖,三個元素已經可以建構出,被告就是知道,他做這個事 情可以會讓這個人死亡,但他還是做了,採取一個無所謂的 態度。被告說他真的有對王美惠做CPR ,但是否真的有這件 事情?首先是相關的證據,都沒有辦法顯示被告有對王美惠 做CPR ,目擊證人鄰居詹勝易說他沒有看到,到現場處理的 員警也說他沒有看,所以從頭到尾就是被告自己在講這件事 情而已,但大家要記得,被告都會做出對自己比較有利的陳 述不能,不能因為被告自己有講這件事情,我們就認為這件 事情有發生,就算有好了,就算他真的有對王美惠做CPR , 他也只做了五下,依大家的嘗試可以知道,五下真的能夠讓 一個已經昏倒的人醒過來嗎?CPR 通常要做個10幾、20下, 甚至是到119 救護人員到現場接手之後,才可以停止的一個 救護行為,也就是說,本案從頭到尾其實找不到被告有對王 美惠進行救護的證據,這個論點是不成立的,後面是相關的 筆錄。再次的提醒大家,本案起訴的是間接故意,所以不要 因為好像無法證明被告直接的要殺害被害人,就認為他不是 殺人,並不是,本來就不是起訴直接故意,我們起訴的是間 接故意,三個元素再帶大家看一次,部位的脆弱、力道強跟 時間久,都有相對應的證據可以證明。輕勒不可能致死,雖 然辯護人他們也主張,傷勢或是勒的方式,好像被告都一直 斷斷續續,輕輕的,也沒有很重,大家不會覺得這樣聽起來 很奇怪嗎?如果從頭到尾被告都輕輕的話,最後這個人怎麼 會死掉?被害人確實就是因為頸部外力壓迫而死亡,間接故 意也是故意的一種,再次提醒大家,所以爭點二,被告確實 是有殺人間接故意,這點也是確定的。最後一個爭點,是本 案是否有自首的適用,再提醒大家一次,刑法第62條規定是 說,對於還未發現的罪自首而受裁判才得減輕其刑,最高法 院的判決有告訴我們說,這個發覺不一定要以相關有偵查犯 罪的機關或人知道這個人犯罪,無為必要,只需要有確切的 根據,有一個合理的可疑,這樣就算是發覺了,我們從頭順 一次本案員警到場的經過,首先是員警劉政中及陳子勝員警 到現場有跟我們說,他上樓前跟管理員對話的過程,就知道 夫妻吵架,而且老婆沒有氣了,這是他上樓前就知道的事情 ,第二步,警方到,走出電梯發現現場就一男一女,女生倒 在地上,另外一個男生坐在樓梯上,這是他第一現場看到的 情形,接著警方詢問之後,被告才跟他說對,這件事是我做 的,所以我們在這裡切一條線,警方走出電梯那一刻,依照 他的經驗,他已經可以知道,本案現場就二個人,嫌疑人就 是那個男生,就是本案被告林友強,所以本案是警方已經先 發覺嫌疑人,之後被告才坦承,所以他根本不符合本案自首 的規定,所以爭點三,也就是本件並沒有自首的適用。最後 回顧一下三個爭點,我們剛剛整個流程已經跟大家建構,第 一個是,被告有用右手臂勒住王美惠的頸部,直到王美惠癱 軟倒地才罷手,接著第二個是,被告有殺人的犯意,這是殺 人的間接故意,第三點是,本案並沒有自首的適用。論罪起 來,再回到剛剛那個很像數學公式的東西,殺人的行為我們 已經確定了,林友強有用右手勒住王美惠的頸部,直到她癱 軟倒地才罷手,加上第二個殺人的間接故意,再加上王美惠 已經死亡了,所以本案被告林友強應該是構成殺人罪。以上 就是檢方所提出的所有證據,還有我們根據證據所做出的一 個懷疑的論斷,希望各位法官、合議庭能夠做出睿智的判決 ,大家一定要回到證據去,所有的推論都要根據證據,能夠 讓被告林友強對他做出的行為付出應有的責任。 審判長問 有何辯解? 被告答 請辯護人為我辯護。 審判長請選任辯護人為被告辯護。 辯護人陳佳俊律師起稱 以下是辯護人為被告辯護的內容。本件我們想要講的是,被 告是有罪的,但是辯護人想要講的是,被告犯了什麼罪?他 縱然是有罪,但是他犯了什麼罪?他真的是像檢察官所講的 ,是故意殺人?他當時的意思真的是在殺人?還是他當時只 是沒有盡到他的注意義務,而造成王美惠的死亡?如果沒有 盡到注意義務,那是過失致死的情形,跟殺人是決然不同的 狀況,或者是本案也有可能,王美惠當時有可能會造成傷害 ,但是死亡的結果,這是超過被告所能夠預期的狀況,這三 種的狀況是完全不同,這是辯護人要強調的,被告雖然有罪 ,但是他犯了什麼罪?以下要經由這二天調查證據的結果, 來證明被告是並沒有殺人犯意的,就我們一般人的認知,頭 部、胸部、腹部這三個地方,是人體最重要的器官,如果今 天要殺一個人的話,直接攻擊頭部、直接胸部、直接攻擊腹 腔,這都是重要的器官,可以馬上致死,但是我們經由解剖 鑑定報告、經由昨天鑑定人到場作證,可以知道,當初在解 剖打開頭蓋骨的時候,沒有發現腦部有骨折的狀況,沒有發 現腦部有內出血的狀況,甚至鑑定人也證稱,整個觀察的狀 況並沒有撞擊傷,所謂的撞擊傷就是頭部有洞,遭受到棍棒 之類打擊的,這是撞擊傷,證人也證稱沒有觀察到推撞傷, 所謂的推撞傷,就是抓頭去撞牆壁的情形,這從解剖當中可 以知道,當初縱然有拉扯的動作,但是被告從來都沒有對被 害人的頭部進行任何攻擊的動作,甚至對被害人的胸腔、腹 腔也沒有進行任何攻擊的行為,從這樣的常情來判斷,被告 從來沒有對被害人的重要臟器進行攻擊的話,被告顯然沒有 要致被害人於死的犯意。另外,昨天鑑定人法醫也證稱,被 害人雙手的手肘有多處皮下出血,皮下出血是如何造成的? 鑑定人證稱是拉扯造成的,而且是雙手多處,代表雙手曾經 發生很多次激烈的拉扯,這與被告剛才所述的是完全相符合 ,大家今天都把焦點放在架住脖子和勒住脖子的情形,但事 實上被告有說,拉扯的時間是大於勒住脖子的時間,也就是 說,大家不能夠完全把焦點放在勒住脖子這件事情,那焦點 是在什麼?有拉扯這樣一個動作,拉扯這件事情,時間是長 過勒住脖子的,為何會拉扯?這就是被告一再所強調的,他 要找被害人去頂樓協商,所以才會有拉扯的動作,從這樣拉 扯的動作也可以證明,被告是沒有致被害人於死的犯意。再 過來說被告想要拉被害人到頂樓協商這件事情,被告剛剛自 述了一段,他從國小畢業之後,就從屏東北上到臺中辛苦的 工作,結婚將近20年來,好不容易買了一棟房子,他也很疼 愛配偶,將房子登記在配偶的名下,他在106 年7 月9 日看 到這樣的影帶,他當然會馬上想著要解決這件事情,被告剛 才也提到,他們夫妻間慣常的方式是用溝通來解決,所以被 告當時才想用協商的方式,來儘快處理這件事情,他的動機 、目的是想要協商,圓滿處理這件事情。既然是協商,何謂 協商?人要活著才能協商,如果人死掉,如何協商?所以被 告當然沒有要致被害人於死,如果被告想要致被害人於死的 話,他不用跟中天徵信社簽這個委託書,他不用再簽委託書 說要談論求償的問題,因為如果被告有致人於死的意圖,根 本都不用作這些動作。另外,協商的部分,是主要協商離婚 、監護權及夫妻財產的部分,各位可以想像,如果被告有要 殺被害人的話,完全解決不了監護權的問題,殺了一個人的 話,當然就要進去關,根本也沒有所謂監護權的問題,也根 本沒有所謂的夫妻財產的問題,因為故意使被繼承人死亡的 話,根本沒有繼承權,所以根本解決不了離婚、監護權及夫 妻財產權的爭議,所以他的重點是在協商,從這點來看的話 ,被告並無殺人的犯意。第四點,鑑定人昨天有證稱很重要 的一件事情,檢方一直在強調本件在頸部施加的力道,我們 可以從證人證詞當中觀察到,力道並非致死的唯一關鍵,事 實上位置對了、時間對了,縱然是力道輕微的話,也有可能 致死,大家想像在當時一個狀況,被告滿腦都在想一件事情 ,就是要拉被害人到頂樓去協商這些離婚、監護權、夫妻財 產權的事情,他滿腦都在想這些事情,所以他對於施力的位 置、時間、力道,他並沒有盡到他的注意的義務,才導致被 害人有死亡的情形,如果我們從被告當時在想的狀況,他只 是沒有盡到他的注意義務而已,所以本件被告並沒有殺人的 犯意。其餘部分請其他辯護人表示。 辯護人廖妨蒏v起稱 以下提出幾點為庭上做說明。首先,我們先回應剛剛檢方所 提到的被告的動機,剛剛檢方所說的被告動機,不外乎就以 外遇及所謂的其他事證,而其他事證,尤其是針對所謂的房 產,即他們居住的房子,但是在我們剛剛整個說明的過程可 以發現,雖然房子是登記在被害人王美惠的名下,但實際上 出資都是由被告辛辛苦苦賺錢繳納貸款,還可以去考量到, 被害人薪水一個月約莫大概2 萬多元,其實要直接買房子非 常困難,我們要說明這個的原因是在於,被告如果想要把房 子登記回到自己的名下,很難想像被告是透過殺人的方式來 完成,因為就像剛剛陳律師所講的,今天人死的話,這些財 產都沒辦法談,所以其實被告的重點是在於,他希望被害人 王美惠到頂樓做協商,我們還再補充一下,為何要去頂樓? 因為被告跟被害人他們居住的公寓位置,就在於最上面一層 ,所以對他們來說,到頂樓其實是最快,而且是最適合做協 商的地方,這是關於房子的部分。再來,我們來說明一下外 遇的部分,我們認為這也無法構成被告的犯罪動機,這邊也 要請庭上回想一下,我們已經有提到過,在7 月10日,被害 人在晚間8 時10回到住處,這時候被告其實就希望與被害人 協商,而且他們在屋內有說好就去做協商,為何要如此?當 然除了被告前一天有看到這樣的影片之外,他其實還是考量 到他的小孩,也就是他的大兒子,當時只是高中生,在家中 熟睡,他不希望父母將此離婚的情況,直接赤裸裸的呈現在 小孩的面前,尤其這個小孩還是高中生而已,這時候還是青 少年,心智還沒有這麼穩定,接受父母要離婚這件事情,這 個衝擊可以想像,其實非常的大,所以被告其實是在非常有 理性的情況下,希望對於小孩是可以比較少的衝擊,所以才 會要求被害人到頂樓做協商。另外我們這邊再補充一下,剛 剛庭上、國民法官有提到徵信社的部分,那時候的問題是說 ,被告主要是做板模工作,薪水可能也沒有到這麼的充裕, 可以直接委託徵信社來處理,確實是如此,這可以請庭上參 酌證據清單,關於李坤輝在106 年11月16日的審理筆錄,這 邊我簡要的說明一下他在筆錄中所陳述的,他有表示,其實 被告委任他的費用並不高,所以他只能簡單的去拍幾張照片 及短短的影驗而已,再來也可以請庭上參酌證據清單非供述 證據編號15、16,這個剛剛其實受命法官也有做提示,我們 這邊要跟各位庭上所強調的是,其實這個切結書主要是針對 賠償,而且還有提到賠償金額的百分之40是要付給中天徵信 社,為何要這麼高的比例,將近要一半的金額給中天徵信社 ?因為被告的收入沒有這麼高,沒辦法直接去用服務費給付 ,所以變相的,是以到時候賠償金額比較高的比例給予徵信 社,這邊我們也跟庭上做說明,希望庭上瞭解。再來,我們 再說到被告的家庭狀況,這邊的家庭狀況,我們當然也要回 應一下檢方剛剛所提到的,檢方說我們家庭狀況已經是一個 錯誤的討論,應該在所謂量刑,我們在量刑的部分也會去說 明,為何我們在整個程序中還會強調被告的家庭狀況?因為 這也涉及到犯罪的動機,所以我們覺得今天檢方拿鄭捷或是 煮菜的例子比喻,我們認為不是這麼恰當,還是要請庭上做 個審酌。這邊要請庭上也去想件事,本件的犯罪不是單純的 一個財產犯罪,而是一個涉及到生命的一個犯罪型態,很難 想像一個平常非常溫和且非常愛家的人,會這麼突然的去直 接殺害他的妻子,這邊我們也想請庭上參酌非供述證據編號 58,這是被告跟被害人二名子女在另案中所做的陳情書狀, 這邊我們花一點時間來為庭上念幾句話,可以看到這邊說, 我的爸爸是一個板模工,出生在屏東鄉下,個性老實,也都 沒有跟別人有結冤仇,為了給我們更好的生活,爸爸每天外 出辛苦工作,從無怨言,原本他們其實家庭非常的和樂,只 是媽媽去工廠工作之後,就非常少關心子女,我們這邊念這 一段,主要跟庭上說明,其實被告非常喜歡這個家庭,真的 是非常喜歡這個家庭,很難想像在這麼溫和的情況下,他會 這麼突然把他結婚將20年的妻子給殺害,這是我們要跟庭上 說明的是,被告其實沒有這個動機,本件的案情其實最主要 是雙方的拉扯,在一個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失手把他的妻子 殺害,所以我們才會強調,這個主要我們認為是所謂的過失 致死。接著,辯護人還是斗膽的去做一個假設,假設被告真 的有所謂的殺人故意,什麼情況下才比較合理?比較合理的 情況應該是,被害人8 時回家之後,如果真的要殺被害人的 話,被告就把門關起來,堵住被害人外出,直接在屋內行兇 就可以,因為他們居住在一個老舊的公寓,一旦出去外面的 話,任何的聲響、爭吵,其實鄰居都很容易聽到,庭上可以 看到,本件他們雙方是在外面爭吵,所以他們的鄰居,也就 是證人詹勝易,他在屋內就可以聽到,所以很難想像被告有 殺人故意,卻還是選擇在外行兇,我們認為這其實是不合情 理的,所以這其實只是單純的協商,後來發生衝突所導致的 不幸的結果。再來我們再跟庭上說明一下證人的部分,證人 在昨天詰問的過程中,尤其是鄰居詹勝易的部分,庭上可以 注意到,詹勝易並沒有全程目睹被告跟被害人拉扯,他有好 幾次其實是沒有看到的,為何要強調這個?因為刑法有一個 很重要的基本原則,叫做所謂的無罪推定,另外還有所謂的 罪疑惟輕,證人無法完全目睹,來認定被告的行為確實是要 故意導致被害人死亡,因為有非常多的空檔,其實是證人沒 看到的,此部分今日檢察官也無法負起舉證責任做說明,所 以我們認為依照無罪推定跟罪疑惟輕的法理,應該認為此部 分檢察官的舉證並未這麼充足。再來是關於證人詹勝易法醫 的部分,昨天法醫也問了,也說明非常多法醫的知識,但是 請庭上回想一下,昨天院檢辯三方其實最在乎的是施力的力 道,所以我們多次的是問法醫,能否從這樣的解剖報告中, 去認定被告施力的強度,很明顯的發現,法醫無法直接跟各 位做說明,只能從客觀的頸靜脈、頸動脈做說明,所以我們 這邊要強調的是,關於力道部分,並非像檢方所稱的力道是 這麼強,因為連法醫都無法直接的去做這樣的證述,一樣, 我們認為要參酌所謂的無罪推定跟罪疑惟輕,今天檢察官的 舉證還是有不足。最後要跟庭上說明所謂自首的部分,我們 還是要跟庭上強調,被告在事發當下非常混亂,今日的證人 陳子勝員警在公寓的1 樓,其實還是不知道犯罪行為人是誰 ,到現場他去做救助跟封鎖,其實是警察辦案的流程,並非 直接認定在場的全部都是嫌犯,而是直到警察到被告面前, 問了被告發生什麼事,這時的被告情急之下就跟警察說,他 殺死了他太太,當然這邊要強調是,被告當下是這樣講,但 其實被告表達是他不小心殺死太太,我們認為這其實已經符 合了刑法第62條的自首,自首之所以對被告重要的原因是因 為,他在乎,就是會影響到被告的刑期。 辯護人洪慧中律師起稱 被告跟王美惠之間結褵18年,是什麼樣的恨,才能一個結褵 18年的丈夫要殺被害人?我們請諸位法官能夠在這裡心證產 生相當的懷疑,18年的夫妻,就這樣這麼恨的要用手臂把被 害人勒死,有多大兇仇?本件我們看不到證據,我們反而看 到他們有很好的家庭,就像諸位一樣,一對可愛、成績優秀 的子女,所以首先我們就要產生這個懷疑,被告到底為何要 殺被害人?這個懷疑就是要放在心上,所以絕對跟檢座講的 ,他的家庭背景不重要,應該放到後面科刑的時候再講,不 是這樣的,我們要再強調這個部分,是要讓各位法官先去懷 疑這樣的家庭,林友強為何要殺被害人?毫無緣由的殺被害 人,剛才檢察官有講到鄭捷,可是林友強不是鄭捷,所以他 的責任、能力、精神狀態都是正常的,他不會突然無由的, 不要把林友強說成是鄭捷,這是第一點。本案的證據經過昨 天二天的審理,最主要的就是詹勝易的詰問以及法醫,剛才 檢方提示了很多另案的筆錄,但是辯護人在此提醒,另案筆 錄的證明力,絕對不會比本案的交互詰問所得的東西還要高 ,在證明力的評價上面,首先就要把本案放的比較高的位置 ,因為那是到法庭上來經過辯護人去交互詰問,有提出質疑 的問題所得到的答案,就可以問出矛盾性,所以,檢座提供 了很多的另案的筆錄、警詢的筆錄,請注意在證明力上面, 都還是請諸位法官以這二天所聽到的詰問內容,來產生你們 最後的心證。詹勝易,我們有經驗的都曉得,要把目擊證人 的證據證明力放得很高是有危險的,因為這個證人是隔著白 鐵門這樣子看,他當下也很緊張,他的情緒、他的記憶,都 會有所出入,他只注意到他想要注意的地方,所以他的話當 然可以做參考,但是如果全部要用他的話來判案,那會造成 一個冤獄,大家要小心,譬如說,昨天我問他,你聽到他們 在爭吵,他們吵什麼?他就不能夠再講出更具體的內容了, 可是他們那裡其實很小、很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可是他 說就是外遇,然後就沒了,所以可以看到,一個人很緊張的 時候,就算他那麼近,他也並不是那麼清楚,他只看到他想 看到的,目擊證人他也進去,第一次進去1 到2 分鐘,打電 話給管理員,第二次進去3 到4 分鐘,這1 到2 分鐘、3 到 4 分鐘都是很長的時間不在場,在那個時間他並沒有辦法看 到林友強跟王美惠之間的互動,或有放手,王美惠可能有踢 被告、咬被告,有掙脫或是有相對應的動作,這個地方,昨 天的詹勝易都無法在這個部分給我們證明,但是詹勝易有說 ,也可以呼應今天被告說的,其實二個人在身高上面大概差 了15公分,體重其實是差不多的,被告說我的太太也是蠻有 力的,這句話要講什麼?請注意反作用力,傷者自己也會掙 脫,她也會動,她自己動的地方,就會讓被告的手往前去移 到靜脈的地方等等的,所以被告自己怎麼做的行為,也會導 致於他最後自己也會受傷,這個部分也是要提醒諸位法官注 意的,王美惠尖叫、心慌,力量也很大,所以這也會導致被 告林友強無法盡到他的注意義務,增加他盡到注意義務的障 礙。我們現在就來講一個比較深的法律概念,可是各位一定 要搞的很清楚,就是剛才檢察官有講到我們講的不確定故意 ,能夠遇見其發生,但是其發生不違背其本意,林友強可以 想到我就是要王美惠死,我這樣勒下去她會死,但也沒關係 ,她死了好了,這就是不確定故意,能夠預見,但她死了也 沒有關係,也不違背其本意,這叫做不確定故意,過失的主 觀是,林友強應該要注意,再這樣勒下去會有人會昏、會癱 軟,他理性一點也可以注意,但他就是沒有注意到,這個叫 做過失,應注意能注意但是不注意,這個叫過失,或者是你 也是大人了,都是成年的人,你應該要能夠預見把發生,或 是不致於會這樣發生,以過失論,所以大家要注意,這個不 確定故意跟過失之間,就可能會讓被告產生完全不一樣的結 果,辯方為何會一直說他們過去就是一個正常的家庭,跟你 我一樣,既然是第一次施力,第一次這樣做,其實如果沒有 醫生在場指導,根本不知道哪邊是靜、動脈,哪邊是氣管, 第一次,如果不是醫學護理專業的人,大家也不太知道這樣 會產生那樣的結果,所以我們要強調這是第一次這樣做的原 因。昨天法醫他有來講,是舌骨附近的軟骨組織受到擠壓, 壓迫到呼吸道導致缺氧,大面積的按壓,所以臉部沒有這麼 多紅腫的部分,這大家都有聽到,但是我有仔細聽,檢察官 有引用他過去的筆錄,去引導他講出是否有4 到5 分鐘,但 是其實我們並沒有那麼直接的去聽到,昨天的法醫說對,本 案就是4 到5 分鐘這個部分,這也沒有證據,縱然有4 到5 分鐘,請問被告是否有違反他的注意義務?他應該要注意這 麼長,你的太太、孩子的媽可能會有危險,他是否也是在時 間上面去踰越了他的注意義務,而導致這樣。再來是,本件 被害人到院後恢復心跳,這當然也是辯護人一直的主張,因 為被害人不是馬上就死掉了,被害人到院後還急救了一天, 在這樣當中我們可以去橫量被告的手段跟力道,因為這也是 事實,這也要讓國民法官來參酌。本件辯護人主張林友強不 應該成立殺人罪,而應該成立刑法第276 條過失致死罪,這 是辯護人今天的主張,就是被告應該成立的是276 條,這邊 也要提醒諸位法官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叫做罪疑惟輕原則, 也有人翻成唯利被告原則,罪疑惟輕,就是當你們在認定被 告成立刑法上某一條罪的時候,要有相當的證據,你窮盡你 的證據調查的成舉之後,這是這天我們在做的事,如果你仍 然沒有辦法對一個罪形成完全的確信的心證時,就請你要認 定比較輕的那個罪,今天這個調查,你就已經能夠認定他有 殺人罪了嗎?如果你不能確定,請依法,依照罪疑惟輕原則 ,你們應該要認定比較輕的過失致死的罪,舉一個例子來說 ,放火罪,裡面到底有無住人?那個住宅裡面是有人住的, 還是沒人住的,刑度就差非常大,如果法官沒有在裡面,告 訴人說我平常住在裡面,那告訴人說了就算?被告放火,那 個住宅到底是有人居住的,還是無人居住,如果窮盡調查, 沒有在裡面發現床,沒有發現裡面有東西的時候,你應該要 認定那個是一個沒有人住的罪,這是一個例子,所以在本案 來說,如果窮盡各個證據,你們不能夠確定被告有殺人的主 觀犯意,就應該認定為過失,所以本件辯護人主張林友強應 該是成立過失致死罪。 點呼被害人家屬 審判長問被害人家屬姓名、年籍等資料 被害人家屬答 王麗倩 〈年籍資料詳如附件〉 審判長問 你與被害人關係? 被害人家屬答 我其實是王美惠的遠親,因為王美惠的弟弟在越南沒有辦法 過來,我稱她弟弟叫叔叔,她是我的姑姑。 審判長問 對本案有何意見?對被告之科刑範圍,有何意見? 被害人家屬王麗倩答 我從昨天聽到現在,我真的是內心充滿了憤怒,雖然她不是 我直接親的姑姑,可是我們整個家族對於姑姑嫁到臺灣來這 10幾年,前面的生活其實過的很辛苦,她剛剛嫁到臺灣來的 時候,被告其實欠了很多的錢,因為被告就是一個工人而已 ,被告欠了很多的錢,姑姑他們在這裡很辛苦的,包括還了 債之後,後來好不容易才買了房子,買了房子之後也是辛苦 的工作,她一個月工作要30天,每天還要加班,她是做作業 員的,一個月薪水才2 萬4000多元,她加班加到滿,一個月 才勉強能夠賺到3 萬元,如果真的像被告所說他們家庭很美 滿,他很疼愛老婆,他怎麼會讓他老婆一個月工作30天,孩 子的健保也都掛在她公司那邊,也都是我姑姑在幫孩子在付 健保費的,一個人工作30天,還要加那麼多班,她還要回家 煮飯,還要回家洗衣服,如果做的不好還要被被告嫌,這樣 叫做疼愛老婆?而且昨天播的那個影片,看起來她根本跟那 個男生的距離都很遠,也沒有碰到他,這樣就說人家有外遇 ,我從昨天到今天聽到外遇這二個字的時候,我都沒有辦法 忍受,我都很想起來罵被告,其實是被告自己有外遇,案發 前過年的時候,因為被告從來都不跟姑姑回娘家,她其實都 有跟家裡的人商量過,娘家的人也勸她說,如果被告真的要 跟妳離婚的話沒關係,可是房子一定要留給孩子,這她都有 跟娘家的人商量過,娘家的人也都知道,姑姑有回去跟他們 說,其實被告在外面工作的時候,就有跟他那個大陸籍的老 闆娘在一起,其實有外遇的人是被告,被告每次講到外遇的 時候,我都很想要站起來對被告說,外遇的人是你,你現在 把我姑姑講說她有外遇,那個影片他們也沒有牽手,也沒有 抱在一起,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就一直說她有外遇,整個法 庭每個人都講她有外遇,現在越南那邊的報紙都說,姑姑就 是因為有外遇才被她先生殺掉,這樣叫我們這些家屬真的情 何以堪,這沒有辦法忍受的,而且被告的工作是做板模工, 一個人力氣要多大,才能把那些板模、鋼筋、水泥搬起來, 而輕輕這樣勒住一個人的脖子,就可以把人勒死嗎?這樣我 們也做不到,而且好好的談事情,怎麼要用手把人家勒住? 如果被告那天不是很兇狠的話,為何他的鄰居都不敢走出來 ?他只敢隔著鐵門勸被告,勸不聽,他第二次進去的時候就 馬上打電話報警,因為他就發現被告勒住被害人了,而且我 記得很清楚,昨天證人還有說他不敢出去,因為他怕被告會 變得更激動,所以那個場面一定是讓連證人都覺得害怕,他 才會進去趕快打電話報警,叫警察來處理,因為他自己也不 敢出去,他自己也是男生,如果他覺得他應付的話,一定正 常人都會出去勸架把被告拉開,可是他也不敢出去,所以當 時的情況一定是連證人看到都會怕,覺得我姑姑可能要沒有 命了,所以才會趕快打電話報警,所以我覺得被告從頭到尾 都在說謊,而且剛剛警察都有提到,以前被告在警察面前說 ,他那時候情緒很激動,可是剛剛法官問被告的時候,被告 又說他很平靜,他前前後後講的話都不一樣,我姑姑嫁到這 裡10幾年,孩子也幫他生了,也辛辛苦苦的把這個家撐起來 ,又每天那麼辛苦的工作,只是要出門,就被被告在自己的 家門口給勒死了,一個人孤伶伶的死在這邊,還要被人家說 她有外遇,這樣叫我們家屬情何以堪?在越南殺人是要殺人 償命的,我不知道臺灣的法律到最後會怎麼判,你們法官那 麼聰明,一定不會被他的謊言所騙,我們希望他要跟越南一 樣,殺人償命,要判死刑。 審判長諭知本案就事實及法律辯論完畢,請檢察官、被告、辯護 人依序就科刑範圍為辯論。 賴檢察官謝銓答 (詳如PTT檔) 首先還是回到本件檢察官主張,被告涉犯的犯罪是殺人既遂 罪,再回顧一下殺人既遂罪的法律效果,是可以處死刑、無 期徒刑或10以上有期徒刑,所以有三種選擇,10年以上有期 徒刑的部分,也不是說關到無限,畢竟要跟無期徒刑做個區 別,所以法律的規定是10到15年之間去判處有期徒刑,剛剛 講的,我們都只知道殺人犯罪判多久,可以比較一下刑法所 規定的相關罪章有其他的刑度,讓大家知道一下,殺人罪的 刑度到底是多重,以及跟傷害罪、跟其他的做比較,可以知 道其實殺人罪是一個蠻重的法律刑法的處罰規定,因為畢竟 是涉及到一個人的生命法益,在這個部分,這個圖表稍微有 點複雜,因為本件牽涉到到底有無自首的適用,當然檢方是 主張本件沒有自首的適用,所以我們認為刑度的部分是落在 這邊,原則上有期徒刑的話,判10年到15年之間,當然合議 庭也可以選擇做無期徒刑或死刑的評議決定,一旦適用自首 之後,因為自首的規定是得減,可以減輕,當然也可以選擇 不減,就按照原本的刑度去判,適用之後範圍就會變大,減 輕之後,原本10年的部分,會變成從5 年開始可以去做裁量 ,無期徒刑因為減輕之後會變有期徒刑,所以落的範圍就落 到這邊,這是法律另外再規定的部分,死刑的部分減輕可以 變成無期徒刑,所以選項一樣,無期徒刑是重疊的,罪後面 如果認為不減的話,死刑還是存在的,有這樣的一個選擇的 部分的量刑適用。本件是主張沒有自首的適用,剛剛已經有 說過了,相關的說明,在警察的辦案經驗跟相關的訊息,他 可以直接去推論本件是有一個刑案在發生,有一個犯罪嫌疑 人,我們科刑的部分是要審酌什麼?刑法第57條有規定,科 刑的時候,是以行為人的責任為基礎,審酌一切的情狀,尤 其是注意這些下面的幾個事項,來做量刑輕重的標準,逐一 跟各位報告,第一點、是犯罪動機跟目的;第二點、是犯罪 所受的刺激;第三、行為人的手段是怎麼樣;第四、行為人 的生活狀況怎麼樣;第五、行為的人品性如。這個部分是在 處理量刑的問題,還有犯罪行為人智識程度、教育多高,犯 罪行為人跟被害人之間是何關係,以及行為人違反義務的程 度如何,還有本件犯罪所生的危險或損害,以及最後的犯後 態度,本案狀況簡單來講,是被告跟被害人結婚將近20年, 二人育有一男一女都未成年的子女,起因是因為被告懷疑太 太王美惠外遇,徒手勒死王美惠,剛剛科刑資料調查也有跟 合議庭報告過,本件被告是個板模工,他是個工人,國小畢 業,家庭狀況是勉持,前科的部分一樣是除了本案之外沒有 前案,我們來看看用刑法第57條,來套用到本件的相關案例 ,去看看科刑的部分,生活狀況被告是勉持,剛剛有提到過 ,賺的錢不多,沒有其他犯罪前科,智識程度跟教育程度是 國小,跟被害人關係是夫妻關係,違反義務的程度我們是認 為嚴重的,因為畢竟夫妻之間就是要互相照顧對方,甚至有 扶養義務的問題,所以這個違反的部分我們認為是嚴重的, 再來被告的犯罪動機跟目的,我們主張的這部分主要是懷疑 外遇,當然後面還有房產跟子女教養的問題,犯罪時所受的 刺激是怎麼樣?最後面王美惠是不願意協商,她想要走,要 拉她上去頂樓,手段的部分,我們可以看到行為人的手段是 用手臂去勒住被害人的脖子,最後到她癱軟倒地之後才罷手 ,過程之中鄰居有做勸阻的動作,且過程中其實王美惠有掙 扎,力道也是強的,至少持續2 分鐘。再來是所受損害,今 天是一個生命法益被剝奪了,一個家庭裡面的組成,太太沒 有了,就失去了一個完整性,犯後態度我們認為是冷漠的, 做五下呼吸的CPR 算是急救嗎?我們不認為是這樣,警察來 ,被告也是呆坐在那邊。本件最後面我們是認為,本件沒有 自首的適用,請考量被告跟被害人是夫妻,還有被告受的刺 激是怎樣,被告其實並不是親眼見聞被害人外遇,一開始是 號稱要找人協商,結果把人是往頂樓去拉,頂樓無逃生出入 的空間,此部分庭上都可以參酌,雖然沒有使用工具,但是 剛剛我們一再強調的,鄰居有出來勸阻,勸阻因為都沒有效 ,期間被害人都有掙扎,從頭到尾沒有任何證人跟我們講, 被害人掙脫了,不顧勸阻,而且掙扎又都沒有效的情況之下 ,可見被告的力道是如何,我想大家都可以推論,法醫雖然 沒有辦法直接告訴我們,當然他也不是神,他不會告訴我們 ,還原當時被告所施的力道是多少公斤,他沒有辦法,但是 我們可以從相關事證知道,這部分力道是強的,而且被告勒 住被害人的脖子,最少在最後面到被害人癱軟倒地,甚至還 持續2 分鐘之後才罷手,其實手段算是兇狠的,最後,犯後 沒有積極的證據可以顯示,被告有做積極的救助行為。綜合 上情,請庭上綜合全部的卷內事證,跟我們提到的這些情況 ,量處適當之刑。 侯檢察官詠琪答 沒有其他意見。 被告答 請辯護人幫我辯護。 辯護人廖妨蒏v起稱 首先,要跟各位庭上多嘴一句,講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判決向來我們都會去看法、理、情,有的會去看情、理、法 ,但辯護人這邊要提的是,我們認為這三個缺一不可,因為 判決書上面寫的有期徒刑,不管是3 年、5 年還是10年,甚 至是更長的時間,這些都是被告可能面臨到的勞獄,甚至也 是一個家庭的空白,所以我們首先跟各位庭上說明一下法的 部分,本案檢察官指稱被告有所謂的故意殺人罪,規定是在 刑法第271 條,詳細的判刑種類,剛剛檢座有為我們說明, 但是我們要提醒庭上的是,這邊有司法院的量刑調查,範圍 是91年到104 年,可以看到平均的刑度是在3 年3 個月,也 就是說,如果認定是所謂的故意殺人罪的話,可能就會面臨 到13年之久的刑期,再來是所謂的過失致死,這邊規定是在 刑法第276 條,一樣,刑法的種類我們就不贅述,要請庭上 看到歷年來的統計,平均的刑期,如果以所謂有期徒刑來看 的話,平均是6.8 個月,當然最主要原因是因為他是所謂的 過失,我們認為是所謂注意義務的違反,所以他的時間相當 來說沒有這麼長,再來是所謂的傷害致死罪,這邊的規定是 刑法第277 條第2 項,一樣我們直接來看到統計出來的刑期 ,統計出來的刑期,這邊一樣可以看到,平均來講,以有期 徒刑來說,是8 年5 個月,這邊跟庭上這樣說明,最主要是 要講,其實這三個犯罪類型面臨到的刑責差異非常大,以故 意殺人,可能就要到13年,而最輕的過失致死,大概就6 個 多月,中間的傷害致死,則是有8 年5 個月的時間,所以認 定是哪一個犯罪,辯護人認為非常的重要,需要非常審慎的 明斷,才會達到所謂量刑相符的情形。另外,除了法之外, 再來就是理跟情,刑法第57條就有規定,必須要考慮到這些 種種的因素,來去做量刑的判斷,這邊我們最主要跟庭上說 明的是,可以看到這個陳報書狀,剛剛辯護人也有為庭上朗 讀過,但是要請庭上再來看到下面的一個段落,陳報書狀是 林子翔跟林佳佳所著,有提到7 月10日當天爸爸看了徵信社 的影片找媽媽理論,可能一時衝度,造成無法挽回的地步, 失去媽媽,爸爸被收押,我愛的我的父母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和哥哥心裡都非常難過,我知道爸爸犯了很大的錯誤,也 相當的自責、懊悔,所以他們在另案中就懇請法官,可以為 被告做從輕量刑,給被告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之所以還要 再請庭上看到這份書狀,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個書狀是 被告的子女,同時也是被害人的子女,他們希望可以讓被告 有重新的機會,也就是說他們有原諒被告做出的錯誤行為, 此部分也請庭上可以做為審酌,因為這不是單單只有被告一 個人的事情而已,這是他們一整個家庭的問題。最後的部分 是關於自首,在自首,我們其實在剛剛有非常多的要件的爭 執,最主要是因為刑法第62條,我們強調的是,其實員警當 下不知道被害人王美惠的死亡是誰造成的,也就是員警其實 不知道犯罪嫌疑人是誰,而是由被告經過警察的詢問下,主 動坦承他的犯行,我們認為被告這樣的坦承,其實也大大的 減少訴訟成本,他也是希望他承認他的過錯,有一個機會, 所以我們主張有自首的適用。以上,請庭上可以考慮到所謂 的無罪推定及罪疑惟輕,我們認為被告其實並沒有檢察官所 指稱的故意殺人,原因在於檢察官對於相關事證的舉證還是 有不足,無法直接證明被告有所謂的殺人犯意在,所以最多 就是過失致死或是傷害致死,刑期分別是6.8 個月跟8 年5 個月這樣的平均數值,還請庭上做審酌。 審判長問 被告有無最後陳述? 被告答 第一個、王麗倩剛才講的,我沒有外遇,我不知道她從哪裡 得到消息,可以去問管理員、我們附近的人,我每天生活都 很固定,我也沒有多餘的錢去搞外遇。第二個、我太太嫁來 那麼久,我沒有看過王麗倩,我也不認識她,我也沒有聽我 太太提起這麼一個人。第三個、我剛才聽到辯護人在幫我講 ,我看到小孩子寫的那篇,我很難過,我是愛我小朋友的, 其實這一切,主要還是小孩的未來的問題,所以我才要跟被 害人談離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有預想到這個狀況 ,我希望各位能給我一個自新的機會。 審判長諭知本案辯論終結,待國民法官法庭終局評議後,宣示判 決,退庭。 國民法官法庭入庭之宣示判決。 審判長諭知退庭。 中  華  民  國  110  年  3   月  19  日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刑事第二十庭 書記官 審判長法 官 <附件起> 審 判 筆 錄 <附件> 公訴人 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上被告因110年聲字第22號聲明異議一案,於中華民國110年3月1 9日上午09時整,在本院刑事第二十法庭公開審判,出席職員如 下: 審判長法 官 戰諭威 法 官 李依達  法 官 李昇蓉 書記官 王麗雯 通 譯 @通譯@ 到庭被告與訴訟關係人如後: 詳報到單所載。 檢察官 賴謝銓 到庭 辯護人到庭 被告到庭身體未受拘束。 <附件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