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業務宣導 > 法治宣導

         實行公訴新面貌

壹、前言

      主持人王院長、講評人中國時報系黃總經理、引言人洪鈞培文教基金會洪秘書長、今天場地的主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曾處長及各位女士、先生大家好!非常感謝主辦單位辦理這一系列的活動,讓民眾能夠瞭解司法機關在為民眾做些甚麼事,以及推動那些革新工作。以往檢察官實行公訴的工作做得不夠好,但是目前已有大幅度的改善,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是首先辦理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這項革新工作的機關之一,而且績效最為顯著,獲得各界一致的好評,本人有幸為該署的一員,因此今天特別以「實行公訴新面貌」為題向各位提出報告,希望各位不吝指正。

貳、檢察官之角色功能

    依法院組織法第六十條之規定,檢察官有實施偵查、提起公訴、實行公訴、協助自訴、擔當自訴、指揮刑事裁判之執行及執行其他法令所定職務等職權,而檢察官本具國家法律顧問及公益代表人之角色功能,但以往因法令未能配合,致檢察官所肩負之國家法律顧問及公益代表人二種角色功能未能充分發揮,近年來各界漸能瞭解檢察官地位之重要,因此對檢察官有了新的評價,許多新制定、訂定或修正之法規,賦予檢察官執行特定職務之職權,以維護國家利益或代表社會大眾維護社會公共利益。例如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一月四日修正公布前之民法總則編,其第三十六條雖已設有檢察官於法人之目的或行為,有違反法律、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得請求法院宣告解散法人之規定,但上開日期修正公布之該編,則賦予檢察官下列新的職權,以充分發揮檢察官公益代表人之角色功能:

  一、第八條增列檢察官得聲請法院宣告失蹤人死亡之規定。

  二、第十四條增列檢察官對於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致不能處理自己事務者,得聲請法院為禁治產宣告之規定。

  三、第三十八條增列檢察官於法人解散後,法人財產之清算,不能由董事為之,章程亦未特別規定,總會復未有決議時,得聲請法院選任清算人之規定。

  四、第五十八條增列檢察官於社團之事務,無從依章程所定進行時,得聲請法院宣告解散之規定。

  五、第六十條增列檢察官於以遺囑捐助設立財團法人者,無遺囑執行人時,得聲請法院指定遺囑執行人之規定。

  六、第六十二條增列檢察官對捐助章程或遺囑所定之組織不完全或重要之管理方法不具備之財團,得聲請法院為必要處分之規定。

  七、第六十三條增列檢察官為維持財團之目的或保存其財產,得聲請法院變更財團組織之規定。

  八、第六十四條增列檢察官對財團董事有違反捐助章程之行為時,得聲請法院宣告財團董事之行為為無效之規定。

    又如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公布前之民法債編並無有關檢察官得行使任何職權之規定,但上開日期修正公布之該編,則於第四百十二條增訂贈與附有以公益為目的之負擔者,如贈與人已為給付而受贈人不履行其負擔時,於贈與人死亡後,檢察官得請求受贈人履行其負擔之規定。

    再如八十九年一月十九日修正公布前之民法親屬編,亦無有關檢察官得行使任何職權之規定,但上開日期修正公布之該編,則於第一千零九十四條增訂父母均不能行使、負擔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或父母死亡而無遺囑指定監護人,且不能依法定順序定其監護人或為未成年子女之最佳利益,檢察官得聲請法院就其三親等內旁系血親尊親屬、社會福利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適當之人選定或改定為監護人。

      另如七十四年六月三日修正公布前之民法繼承編,並無有關檢察官得行使任何職權之規定,但上開日期修正公布之該編,則賦予檢察官下列新的職權,以充分發揮檢察官公益代表人之角色功能:

  一、第一千一百七十八條增列檢察官於被繼承人死亡時,繼承人之有無不明,而無親屬會議或親屬會議未於一個月內選定遺產管理人時,得聲請法院選任遺產管理人之規定。

  二、第一千一百七十八條之一增列檢察官於被繼承人死亡時,繼承人之有無不明者,在遺產管理人選定前,得聲請法院為保存遺產之必要處置之規定。

    而七十年六月十日經行政院訂定發布之國家賠償法施行細則,其第二十二條規定請求國家賠償之金額或回復原狀之費用,在同一事件達由法務部所擬定經報請行政院核定之金額︱目前為新臺幣五十萬元,該管地方法院檢察署得應賠償義務機關之請,指派檢察官對於協議事件提供法律上之意見(註一)。同施行細則第三十九條亦規定該管法院檢察機關應賠償義務機關之請,得指派檢察官對於國家賠償訴訟事件,為訴訟上必要之協助。上開二規定,均係本於檢察官係國家法律顧問之旨而設。

    依據個人檢索,檢察官以公益代表人之地位而依法律得執行之職權共有於二十三個法律規定之 四十九項職權。其他檢察官依法規命令、職權命令或或行政規則得執行之職權亦不勝枚舉。雖然新制定、訂定或修正之法規,賦予檢察官以上各種新的職權,且有愈來賦予檢察官愈多職權之趨勢,使檢察官真正扮演國家法律顧問及公益代表人之角色,但不容諱言的,於現行法律制度下,檢察官主要仍在扮演其刑事訴訟程序中摘奸發伏之追訴犯罪之角色。以往檢察官追訴犯罪之角色,偏重於犯罪偵查之實施,但為求發現具體之事實真相,以積極發揮檢察官追訴犯罪之功能,各檢察機關已了解實行公訴之重要性,並將之列為與實施犯罪偵查同等重要之工作。

參、實行公訴之意義

      依法院組織法第六十條規定,實行公訴乃檢察官職權之一,而所謂實行公訴,係指檢察官對其所提起公訴之案件,得於審判中依刑事訴訟法行使職權,以盡其公訴人之角色功能之謂。雖有學者認實行公訴僅及於第一審者,但就法院組織法第六十條觀之,檢察官之實行公訴,不僅及於第一審,並應及於第二審、第三審及再審、非常上訴程序。因檢察官之實行公訴,多半係在法庭中行使其職 權,與協助自訴及擔當自訴同,故有將三者合稱為「檢察官之法庭活動」者。

     茲將檢察官實行公訴依刑事訴訟法得行使之職權列舉如下:

 一、於具法定迴避事由時聲請法官、書記官及通譯迴避(第十八條、第二十五條第一項)。

 二、聲請法院播放審判期日錄音帶或錄影帶內容核對審判筆錄更正之,或經法院許可轉譯訊問及陳述事項為文書提出於法院(第四十四條之一第一項)。

 三、於搜索、扣押時在場(第一百五十條第一項)。

 四、就無庸舉證之事實陳述意見(第一百五十八條之一)。

 五、於經法院認檢察官指出之證明方法不足認定被告有成立犯罪之可能時補正之(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一項)。

 六、就調查證據之範圍、次序與方法提出意見及就法院之裁定聲請變更(第一百六十一條之二)。

 七、聲請調查證據並於調查證據時詢問證人、鑑定人或被告(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項)。

 八、於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前陳述意見(一百六十三條第三項)。

 九、就審判長提示之證據加以辨認(第一百六十四條第一項)。

 十、直接詰問證人、鑑定人(第一百六十六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六十六條之六第一項)。

 十一、就被告代理人或辯護人對證人、鑑定人之詰問及其回答,以違背法令或不當為由,聲明異議(第一百六十七條之一)。

 十二、就被告代理人或辯護人對檢察官之詰問證人、鑑定人及其回答之聲明異議陳述意見(一百六十七條之二第三項)。

 十三、於訊問證人、鑑定人或通譯時在場(第一百六十八條之一)。

 十四、就證人之所在或於其所在地訊問證人、以聲音及影像相互傳送之科技設備訊問證人或囑託證人所在地法院訊問證人時在場並詰問之(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一項至第三項、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二項)。

 十五、聲請拒卻鑑定人(第二百條第一項)。

 十六、於行鑑定時在場(第二百零六條之一)。

 十七、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聲請保全證據(第二百十九條之四第二項)。

 十八、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或本罪之誣告罪追加起訴,於審判期間並得以言詞為之(刑訴法第二百六十五條)。

 十九、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發見有應不起訴或以不起訴為適當之情形時,撤回起訴(第二百六十九條第一項)。

 二十、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到庭行準備程序(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一項)。

 二一、就法院適用簡式審判程序陳述意見(第二百七十三條之一第一項)。

 二二、就法院撤銷進行簡式審判程序裁定而未更新審判程序提出異議(第二百七十三條之一第三項)。

 二三、於審判期日前,提出證據及聲請法院調取或命提出證物(第二百七十五條)。

 二四、陳述起訴之要旨(第二百八十六條)。

 二五、聲請將共同被告之調查證據或辯論程序分離或合併(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第一項)。

 二六、於審判長調查每一證據畢,陳述意見(第二百八十八條之一第一項)。

 二七、就證據之證明力予以辯論(第二百八十八條之二)。

 二八、對於審判長或受命法官有關證據調查或訴訟指揮之處分不服,向法院聲明異議(第二百八十八條之三)。

 二九、於法院調查證據完畢後,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之,辯論後並就科刑範圍表示意見(第二百八十九條)。

 三十、於停止審判之原因消滅時,聲請法院繼續審判(第二百九十八條)。

 三一、對於下級審法院或就提起公訴或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案件之判決不服,上訴於上級審法院(第三百四十四條第一項、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一)。

 三二、就檢察官上訴於第二審之案件陳述上訴之要旨(第三百六十五條)。

 三三、就被告之第三審上訴理由提出答辯書(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二項)。

 三四、第三審法院之檢察官於接受高等法院送交合法第三審上訴案件卷宗後,除就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提出之上訴書或答辯書外無其他意見者外,於七日內添具意見書送交第三審法院(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二項)。

 三五、於第三審法院未判決前,提出上訴理由書、答辯書、意見書或追加理由書於第三審法院(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一項)。

 三六、於第三審法院行言詞辯論之案件就檢察官上訴之案件陳述上訴意旨,並就所有行言詞辯論案件辯論(第三百九十一條第二項)。

 三七、對於法院之裁定不服者,抗告於直接上級法院及就得再抗告之裁定提起再抗告(第四百零三條第一項、第四百十五條)。

 三八、對於審判長、受命法官、受託法官關於羈押、具保、責付、限制住居、搜索、扣押或扣押物發還、因鑑定將被告送入醫院或其他處所之處分及禁止接見、通信、受授物件或扣押之處分,聲請所屬法院撤銷或變更之(第四百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

 三九、為受判決人之利益及不利益聲請再審(第四百二十七條第一款、第四百二十八條第一項)。

 四十、判決確定後發見該案件之審判係違背法令者,檢察官得聲請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第四百四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二條)。

 四一、就所犯非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非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之案件,於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或簡易判決處刑前,徵詢被害人意見後,經法院同意於審判外與被告或其代理人、辯護人進行協商,經合意且被告認罪者,聲請法院改依協商程序而為判決。但被告違反與檢察官協議之內容時,得於法院訊問被告並告以所認罪名、法定刑及所喪失之權利前,撤回協商程序之聲請(第四百五十五之二、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三)。

肆、實行公訴之舊觀與新貌

      檢察官法定職權繁多已如前述,平常工作負擔極重,實行公訴雖然也是檢察官法定職掌之一,因九十一年二月八日修正公布施行前時我國刑事訴訟制度係採職權主義的當事人進行主義,亦即當時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一條雖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有舉證責任,但依當時同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二項規定,法院因發現真實之必要,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且於九十年九月四日經最高法院九十年度第七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前,該院二十五年上字第三七O六號判例謂「事實審之法院,對於被告之犯罪證據,應從各方面詳予調查,以期發現真實,苟非調查之途徑已窮,而被告之犯罪嫌疑仍屬不能證明,要難遽為無罪之判斷。」 因此法官在檢察官未能積極實行公訴時,仍須依職權調查,也因此傳統上實行公訴並未被列為重點工作之一。雖然檢察體系在十幾年前即意識到實行公訴的重要性,也不斷提出並執行各項加強、落實實行公訴之方案,然而社會不斷進步,因經濟活動及科技發展所衍生之犯罪及為適應新社會秩序所規範之新犯罪類型日益增多,檢察官之心力幾乎完全投注在犯罪偵查,致落實實行公訴之工作,未達到預期之成效。

    八十八年間法務部為落實檢察官到庭實行公訴之工作,以改善過去檢察官形式實行公訴的流弊,在人力、物力極為短缺的情況下,指定臺灣士林、苗栗二地方法院檢察署自八十九年六月一日實施檢察官專責全程到庭實行公訴之制度,因實施之成效良好,法務部又指定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自九十年六月一日起開始實施,臺灣花蓮、南投、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自九十一年十月一日起開始實施,實施之後,檢察官的表現普遍獲得肯定,一改過去外界的不良印象。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自九月一日施行之刑事訴訟法採行所謂「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實施英美法系之交互詰問制度,法務部乃要求全國各地方法院檢察署自九十二年九月一日起均須指派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檢察官因已深切體認全程到庭實行公訴是責無旁貸的工作,因此,即使在人力、物力均極短缺之情況下仍努力以赴,而締造了檢察官實行公訴的新面貌。

  一、全程到庭

   (一)舊觀:以往各地方法院檢察署均以輪值方式到庭實行公訴,並多僅於審判期日到庭執行職務,對法院於調查庭所為證據調查程序大部分未參與,讓外界有檢察官未盡職負責之負面看法。

   (二)新貌: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強調的第一個重點就是「全程」,不論審判期日或調查庭,甚至法官外出調查證據或履勘現場,均全程參與,隨時注意訴訟之進展,塑造檢察官負責盡職之新形象。

  二、主動到庭

   (一)舊觀:法院雖然於開庭前,均會送達記載開庭時間、地點之蒞庭通知書給檢察官,然因法官於同一庭期經常夾雜調查庭及審判庭,檢察官無法掌握確切辯論時間,雖已接到蒞庭通知書,仍然在檢察官辦公室等候,等到開始辯論時,始由審判長命庭務員請檢察官到庭,讓外界對檢察官有消極被動之不良觀感。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以後,不論行準備程序或審判期日,檢察官均全程參與亦即該法官該次庭期第一件案件開始進行時,檢察官即依蒞庭通知所載時間,主動到庭,建立檢察官主動積極之新面貌。

   三、準時到庭

(一)舊觀:檢察官因為職務特殊,法定職權繁多,經常有突發性事務待處理,因而雖然輪值蒞庭原本在辦公室等候,亦經常因突發性事務必需暫時離開辦公室,使請檢察官蒞庭之庭務員撲空,致影響審判程序之進行,法官、辯護人、被告、告訴代理人、告訴人、證人等因為等候檢察官過久而不悅,甚至發生糾紛,致外界對檢察官產生不守時、耍老大之負面評價。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以後,公訴檢察官臨時性事務發生機率減至最低,公訴檢察官一但接獲蒞庭通知,即準時到庭,以避免因遲延到庭導致糾紛,改變外界之觀感,形塑檢察官準時、辦事嚴謹之新形貌。

四、始終在庭

 (一)舊觀:檢察官長期以來未能落實實行公訴,法官也觀察到檢察官形式化的蒞庭對訴訟進行並無任何幫助,為維持院檢和諧及雙方之便利,多數法官均進行所謂「集中辯論」的方式,以符合檢察官須到庭實行公訴之法定程序,亦即將該庭期所有要辯論的案件均先行調查證據,每案完成調查證據後,均請該案之被告、辯護人等暫時在法庭等候,待全部案件均完成「準備程序」後,再請檢察官到庭,逐案迅速形式化履行「論告」、「辯護人為被告辯護」、「最後陳述」等辯論之法定程序。此種「集中辯論」的蒞庭方式雖然方便檢察官,但因此讓被告及辯護人長時間在法庭等候,常遭外界物議。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檢察官於該庭期一開始就主動、準時到庭,且始終在庭參與全部準備程序及辯論程序,遭人詬病為配合檢察官之「集中辯論」開庭方式,自不存在,樹立檢察官之正面評價。

五、專注在庭

 (一)舊觀:以往檢察官輪值式蒞庭既僅形式上進行,院、檢雙方無期待其實質功效,因而即使檢察官於辯論庭不得已在場,亦未專注於該辯論案件之進行,使其他訴訟關係人及旁聽民眾對檢察官產生散漫、不負責任之不良印象。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公訴檢察官專注於法庭活動,隨時準備訴訟上之攻擊、防禦,予人以積極負責之良好印象。

六、積極參與法院之準備程序

 (一)舊觀:以往輪值式蒞庭檢察官即使在法庭上,亦對訴訟之進行漠不關心,事實上法院於審判期日前實施搜索、扣押、勘驗等調查證據之方法時,除有急迫情形外,固亦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第三項及第二百十九條準用第一百五十條第三項規定通知檢察官在場,但檢察官鮮少在場,檢察官縱使在場,法官亦甚少詢問檢察官有何意見,檢察官代表國家追訴犯罪之角色功能未能充分發揮。

  (二)新貌:公訴檢察官在法院於審判期日前行準備程序時,就法院於準備程序中所處理之事項(包括就有關證據能力之處理,詳如下述),均全心參與,隨時提出意見,善盡代表國家追訴犯罪之角色功能。

  七、積極續為蒐集證據

  (一)舊觀:以往進入審判程序後只見被告及其辯護人的答辯及聲請調查證據,檢察官對於被告及其辯護人嗣後提出之人證、物證鮮少表示意見,亦不曾補充提出證據,不能有效發揮檢察官積極追訴犯罪之功能。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公訴檢察官在法院無論是準備程序或審判期日時均始終在場,注意訴訟情況之發展,並隨時調卷參閱,研判、分析出應補充之證據,自行或指揮司法警察或檢察事務官續為蒐集證據,不讓以往被告及其辯護人沒有對手的局面再度出現,發揮檢察官主動積極追訴犯罪之功能。

 八、主動聲請法院調查證據

  (一)舊觀:以往檢察官不重視實行公訴之工作,故鮮少有於審判中主動聲請法院調查證據者。

  (二)新貌:案件起訴後公訴檢察官固可隨時指揮司法警察、檢察事務官續為蒐集證據,惟司法實務目前通說認案件起訴後,檢察官不得再行使強制處分權蒐集證據,因此遇有需以強制手段蒐集證據之清況時,公訴檢察官即會聲請法院為之,以積極發揮追訴犯罪之角色功能。

   九、就證據能力之有無即時加以攻擊、防禦

    (一)舊觀:以往蒞庭檢察官鮮少就證據能力之有無表示意見,縱檢察官所提證據遭被告或其辯護人攻擊為非法取得之證據或有其他無證據能力之情形存在,仍少積極予以辯駁,就被告或辯護人所提無證據能力之證據資料,亦少加以攻擊。

    (二)新貌:目前公訴檢察官就證據能力之問題,均有深入研究,對所提出證據資料遭被告或其辯護人攻擊為無證據能力者,均能即時予以反駁,就被告或其辯護人所提無證據能力之證據資料,亦能即時主張其無證據能力,展現檢察官主動積極追訴犯罪之精神。

 十、有效詰問證人、鑑定人

  (一)舊觀: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自同年九月一日施行前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雖亦設有當事人得直接詰問證人、鑑定人及覆問之規定,但檢察官鮮少於實行公訴時詰問證人、鑑定人或加以覆問,致證人、鑑定人常於審判中發生串證、偽證之情形,使國家之刑罰權不能有效行使。

  (二)新貌:目前公訴檢察官均對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自同年九月一日施行之刑事訴訟法有關詰問證人、鑑定人之規定甚為熟悉,經由該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詰問、反詰問、覆主詰問、覆反詰問及更行詰問之程序,使案件具體之真實得以顯現,充分展現公訴人積極追訴犯罪之功能。

 十一、口語化簡明陳述起訴要旨

  (一)舊觀: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審判期日審判長訊問被告後檢察官應陳述起訴之要旨,以往輪值式蒞庭檢察官大多僅陳述:「詳如起訴書所載」,少部分則是拿起訴書,一字不漏從頭唸到尾,艱深難懂的法律專門用語,經常檢察官唸了老半天,在場沒有人知悉被告係因何事情及何種罪名被起訴,檢察官陳述起訴要旨刻板而完全形式化,予人以不良觀感。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公訴檢察官於到庭實行公訴前除詳細研究起訴書內容外,並將之整理口語化,以便於審判期日能以口語簡明陳述被告犯罪事實要旨,讓在場的全部訴訟關係人清楚的了解被告因何事情被檢察官用何罪名起訴,塑造檢察官開明之新形象。

 十二、積極反駁被告不實之辯解及證人或其他訴訟關係人不實之陳述

  (一)舊觀:以往輪值式的蒞庭檢察官對訴訟之進行漠不關心,對被告翻異前供及顯然不實之答辯或證人、訴訟關係人之虛偽陳述,均以「與我何干」之態度泰然處之,未能善盡檢察官積極追訴犯罪之職責。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公訴檢察官專注審判程序之進行,遇有不實之答辯及虛偽之陳述,均當場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八條之一及之二表達意見予以反駁,扮好公訴人積極追訴犯罪之角色功能。

 十三、清晰論告

  (一)舊觀:審判長調查證據完畢後,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須先請檢察官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之,即所謂之論告,以往輪值式蒞庭檢察官大部分是陳述:「請依法判決」,對個案情節則隻字不提,任由被告及其辯護人就事實及法律攻擊起訴之弱點,蒞庭檢察官則以我不是起訴檢察官而處之泰然,予人以敷衍塞責之觀感。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公訴檢察官於蒞庭前均詳細閱卷,對照起訴書之內容,將卷內已經存有之證據、待證事實及二者之關聯性條列式的分析整理,以便在論告時能清晰的陳述,讓法官及在場的全部訴訟關係人均清楚的了解檢察官憑什麼證據認定被告確有犯罪行為及觸犯何法條之罪名,清晰有力的說服法官對被告為罪之判決,建立檢察官果斷負責之新形象。

 十四、主動提出論告書

  (一)舊觀:以往輪值式蒞庭檢察官從無於當庭論告外再提出論告書,甚至因實施加強蒞庭功能方案而指定起訴檢察官親自全程蒞庭的個案,亦鮮有檢察官提出論告書,致口頭論告無法充分表達檢察官就事實上及法律上之辯論意旨,書記官亦間有記錄不完整之情形,使檢察官之論告無法有效說服法院。

  (二)新貌: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公訴檢察官均仔細閱卷,必要時會在審判期日前擬定論告書,做為辯論時論告之依據。一來可避免自己陳述之遺漏及書記官記錄之不完整,二來可再度加強法官之印象,清楚的了解檢察官論告的內容,以強化論告之實際效果。辯論結束後若發現有未盡之處,亦於宣示判決前再提出補充論告書,以顯示檢察官追訴犯罪的決心。

 十五、具體求刑

  (一)舊觀:以往部分性質特殊或重大刑案檢察官固為符刑事政策而具體求刑,惟僅表現於起訴書上,輪值式蒞庭檢察官因未事先詳細研讀起訴書及於調查審理過程中始終在庭參與,致無法於論告後依據案情具體求刑,檢察官追訴犯罪之角色因而無法完整的展現於審判庭上,予人以虛應故事之不良評價。

  (二)新貌:具體求刑最能表現檢察官積極追訴犯罪的角色功能,實施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後,公訴檢察官因自法院行準備程序至審判期日均始終專注在庭執行職務,就案情已了然於胸,且其於審判期日前均事先研析案情,在論告後每案多能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九條第三項規定具體表示科刑之意見及依據之理由,充分顯現檢察官積極追訴犯罪角色功能之新面貌。

伍、成效檢討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自八十九年六月一日起,實施「檢察官全程專責到庭實行公訴」制度,該署全體同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兢兢業業面對新制之挑戰,該署為了解執行成效,在實施將屆滿一年時,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在一年內曾經持續參與該新制審判程序的刑事庭法官作意見調查,在二十八名接受意見調查的法官中,有一位出國進修,另一位產假,其餘二十六名法官均充分表達意見。其次自該新制實施滿半年至一年間,陸續對曾經參與新制審判程序的被告、辯護人、告訴人、告訴代理人實施問卷調查,寄出八百件問卷中,有效回收一百二十五件,回收率固然不高,但在一百多人的意見中,多多少少可以反應出這些訴訟關係人對該署實施「檢察官全程專責到庭實行公訴」制度的觀感。另外在實施將屆滿一年時,對該署一年內曾經擔任公訴檢察官的同仁作意見調查,在二十一位接受意見調查的公訴檢察官中,除一位受訓外,其餘二十位公訴檢察官都充分表達意見。此外就實施該制度是否能協助法院發現真實及是否建立法院客觀中立公平形象,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於九十年五月對律師及被告實施問卷調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於九十年五月對法官及律師、被告、告訴人、告訴代理人等訴訟關係人實施問卷調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亦於九十一年一月對律師實施問卷調查。茲就各該調查之結果分析實施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之成效如下:

一、關於是否準時到庭實行公訴部分

二十六位法官中有十三位法官表示檢察官「很準時」到庭,有十三位法官表示檢察官「準時」到庭,法官表示檢察官能準時到庭者,已達百分之百(如附表一);其他訴訟關係人一百二十五人中,有三十三位表示檢察官「很準時」到庭,有七十位表示檢察官「準時」到庭,訴訟關係人表示檢察官能準時到庭者,達百分之八十二,表示「普通」者有十五位,表示「不準時」者有七位,占百分之五(如附表二)。這部分檢察官仍有努力之空間。

二、關於是否專心在庭執行職務部分

二十六位法官中有十五位法官表示檢察官「很專心」,有八位法官表示檢察官「專心」,法官表示檢察官「專心」者,達百分之八十九,其他三位表示普通,占百分之十一(如附表三);其他訴訟關係人一百二十五人中,有四十二位表示檢察官「很專心」,有五十五位表示檢察官「專心」,訴訟關係人表示檢察官「專心」者,達百分之七十八,有二十三表示「普通」,只有五位表示「不專心」,占百分之四(如附表四)。這部分檢察官亦仍有改善之餘地。

三、關於陳述起訴要旨是否明晰部分

二十六位法官中有十四位法官表示「很清楚」聽出檢察官陳述之起訴要旨,有十位法官表示「清楚」聽出檢察官陳述之起訴要旨,法官表示能「清楚」聽出檢察官陳述之起訴要旨者,達百分之九十二,其他二位表示「普通」(如附表五);其他訴訟關係人一百二十五人中,有四十位表示「很清楚」聽出檢察官陳述之起訴要旨,有四十五位表示「清楚」聽出檢察官陳述之起訴要旨,訴訟關係人表示能「清楚」聽出檢察官陳述之起訴要旨者,達百分之六十八,有二十九位表示普通,表示「不清楚」者有十一人,占百分之九(如附表六)。這部分檢察官亦有待繼續努力。

四、關於論告是否清晰部分

二十六位法官中有八位法官表示「很清楚」聽出檢察官之論告,有十五位法官表示「清楚」聽出檢察官之論告,法官表示能「清楚」聽出檢察官之論告者,達百分之八十八,其他三位表示「普通」(如附表七);其他訴訟關係人一百二十五人中,有二十八位表示「很清楚」聽出檢察官之論告,有四十四位表示「清楚」聽出檢察官之論告,訴訟關係人表示能「清楚」聽出檢察官之論告者,達百分之五十八,有三十五位表示普通,表示「不清楚」者有十八位,占百分之十四(如附表八)。這部分檢察官亦仍需強化。

五、關於詢問、詰問態度良窳部分

二十六年法官中有十二位法官表示檢察官詢問、詰問態度「很好」、十位表示「好」,表示檢察官詢問、詰問態度「好」之法官,達百分之八十五,其他四位表示「普通」(如附表九);其他訴訟關係人一百二十五人中,有二十九位表示「很好」,有四十五位表示「好」,訴訟關係人表示檢察官詢問、詰問態度「好」者,達百分之五十九,有四十二位表示「普通」,表示「不好」有九位,占百分之七(如附表十)。「發現真實」、「客觀注意義務」是公訴檢察官表現司法官色彩之最佳途徑,而詰問、詢問態度不好,很容易引起檢察官一味追求有罪判決之誤會,接受調查之訴訟關係人中,尚有百分之七認為檢察官詰問、詢問態度不好,有待改進。

  六、關於公訴檢察官整體表現部分

二十六位法官中有八位法官表示檢察官整體表現「很好」、十五位表示「好」,表示檢察官整體表現「好」之法官,達百分之八十八,其他三位表示「普通」(如附表十一);其他訴訟關係人二百九十人中,有七十八位表示檢察官整體表現「很好」,有一百二十二位表示「好」,訴訟關係人表示檢察官整體表示「好」者,達百分之六十九;有七十八位表示「普通」,表示「不好者」有十位,占百分之三(如附表十二)。此外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於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專責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實施半年度後之九十年一月對律師問卷調卷結果,對於法院、檢察官及律師三方面表現之評比,檢察官整體表現為第一名七十四分,其次為法官七十分,再其次為律師六十六分(詳如附表十三)。但是我們不能以此為滿足,究竟「全民公平法院」才是我們追求之最高目標,如何獲得人民對司法之信賴,檢察官之「好」表現,當然是不可或缺之重要環節,仍待我們繼續努力。

七、關於協助法院發現真實部分

  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實施後,積極參與證據調查與辯論,並落實詰問功能,依上開臺灣士林地方法院、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所作問卷調查結果,受訪者分別有百分之七三、百分之八七、百分之九一,肯定檢察官專責到庭實行公訴制度有協助法院發現真實之功能(如附表十四)。

八、關於建立法院客觀中立公平形象部分

  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實施後,檢察官落實舉證責任,釐清法庭上法官、檢察官、律師三者角色,使法院形象更為客觀中立。依上述臺灣士林地方法院、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所作問卷調查結果,受訪者分別有百分之六三、百分之八九.五、百分之八五,肯定檢察官專責到庭實行公訴有助法院客觀中立形象之建立(如附表十五)。

九、提起公訴案件比例大幅降低

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實施後,法院耗費較多時間審理案件,檢察官亦耗費較多時間、精力加強偵查中證據之蒐集及審判中之實行公訴,因之除有適用通常審判程序必要之較重大案件外,其他較輕微案件自應以聲請簡易判決處刑、緩起訴或依職權為不起訴處分等較簡易之方式加以處理,方可建立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之良好環境,因此檢察官提起公訴之案件占全部終結案件數,自實施該制度後有逐步下降之趨勢,其中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自該制度實施前之八十七年之百分之二八.六九及八十八年之百分之十八.六四,大幅下降至實施後八十九年之百分之九.五二、九十年之百分之七.八四、九十一年之十.八七、九十二年之十一.三六及九十三年一至六月之十.八八(如附表十六);而全國各地方法院檢察署自全面實施該制度前之九十年之百分之四三.四、九十一年之百分之四十,下降至實施後九十二年之百分之三七.一及九十三年一至六月之百分之三六.六(如附表十七)。

十、起訴案件正確性提高

        偵查終結提起公訴及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案件,經法院判決有罪之比率,因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之實施呈逐漸提高之趨勢,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為例,從該制度實施前之八十七年之百分之八六.七六及八十八年之八十七.四八,提高至實施後之八十九年之百分之九十一.三二、九十年及九十一年之百分之九四.八五、九十二年之百分之九六.二六及九十三年一月至六月之九五.O三(如附表十八)。

陸、面臨之挑戰

 一、檢察人力嚴重不足

  (一)  目前困境

      自九十二年九月一日起,全國各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及各地方法院檢察署均已實施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惟因檢察機關人力增補有限,致產生如下之困境:

  1地方法院檢察署部分:

      除士林、苗栗及台北三地方法院檢察署分別於八十九年及九十年經法務部指定為實施「檢察官專責全程到庭實行公訴」之檢察署,曾專案補充人力,尚勉強可支應外,其餘各地方法院檢察署人力仍明顯不足。目前平均一位公訴檢察官經常須對應四到五位法官之庭期,除上述三個經專案補充人力之地方法院檢察署及花、東和離島地區外,其他地方法院檢察署每週每位公訴檢察官都需到庭約八個半天或更多之時數實行公訴,而實施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制度,公訴檢察官為準備審判,必須詳實閱卷、參與審判期日前之準備程序,加以審判期日之全程參與,現有人力明顯不足。

  2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部分:

      依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四條規定:「第二審之審判,除本章有特別規定外,準用第一審審判之規定。」亦即現行第二審仍採續審制,因而對於即使已經過第一審交互詰問攻防、由法院詳細調查事實及辯論而為判決之案件,在第二審審理中,依規定仍要再進行「準備程序」與「交互詰問」等程序,目前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檢察官負荷最重者幾乎一週十個半天中有九個半天甚至十個半天須到庭實行公訴,再加上各地方法院檢察署加強運用緩起訴制度,而緩起訴案件如無得聲請再議之人,均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六條第三項規定依職權送再議,致使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所受理之再議案件,九十年為七千九百七十六件,至九十二年已增加至二萬一千零二十四件,對於公訴案件之事前閱卷、準備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僅能利用下班後或假日處理,人力亦極為不足。

  (二)努力方向

      由於增補檢察官人力,需配合司法官特考及職前訓練期程,實非短期內可解決,迄九十三年九月第四十三期司法官班結訓分發時,始能讓地方法院檢察署獲得初步人力之改善,勉強可達一名公訴檢察官對應一合議庭三位法官的情況。但仍距離以一位公訴檢察官對應一位刑事庭法官之理想目標甚遠,而在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人力無法充分完成增補下,高等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檢察官於可預見之將來仍無法增補,除非第二審未來修正為事後審,否則仍需增補人力至一檢察官對應一刑事庭法官之理想目標。

  二、第二審仍採續審制亟待修正

      九十二年二月八日修正公布自同年九月一日施行之刑事訴訟法新制,第一審之通常訴訟程序均須行合議審判,並透過交互詰問程序之進行,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有無,故必須投注大量人力與物力使第一審成為堅強之事實審,不論從實務上合理分配有限之司法資源之觀點,抑從理論上不宜使當事人、證人重複繁冗的訴訟程序,耗費無謂的人力及時間,有必要立即將現行上訴審所採之續審制修正為事後審制,此亦為八十八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之共識︱「第二審改採事後審制」,即第二審不再重行調查證據、認定事實。此部分之修正草案已由司法院與行政院會銜送請立法院審議,吾人期盼能早日完成立法程序,以符理論與實際。

  三、實行公訴之技巧及經驗仍待加強

      因目前各大學法律系所並未開設有關檢察官實行公訴技巧之課程,司法官培訓階段此方面之課程亦不多,致檢察官實行公訴之技巧及經驗仍待加強,期盼各大學法律系所能廣開該類課程,司法官培訓階段亦能注意及此。

  四、選任辯護人辯護之案件尚非普遍影響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讓真相還原功能之發揮

      刑事案件選任辯護人之比例,城、鄉及南、北法院差異極大。法庭交互詰問制度及嚴格之證據法則,具高度法律專業,未選任辯護人之案件,對欠缺法律專業知識之被告而言,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讓真相還原之功能難以發揮,法律扶助法雖已制定公布,並自九十三年六月二十日施行,法律扶助基金會及各地分會並於同年七月一日成立,受理民眾申請法律扶助,但依該法申請法律扶助受有條件之限制,依通常訴訟程序審判之刑事訴訟案件仍難期均有辯護人為被告辯護,檢察官全程到庭實行公訴之功能仍受影響。

  五、法院書記官製作筆錄之速度多趕不上準備程序及審判程序之進行影響具體真實之發見

      由於法院書記官製作筆錄之速度多趕不上準備程序及審判程序之進行,致準備程序及審判程序經常須因等候書記官筆錄之記載而停頓,為發見具體真實而採行之交互詰問亦經常無法一氣呵成,致受詰問之證人、鑑定人得以思索如何回答,影響具體真實之發見,應加改進,似可考慮改以如美國採行由速記員(CourtReporter)製作法庭紀錄之方式,以克服書記官製作筆錄之速度無法配合程序進行之困境。

  六、證人及鑑定人席前設置之電腦螢幕影響詰問程序之進行及具體真實之發見

      現行於檢察官、辯護人、證人及鑑定人席前均設置電腦螢幕,供該等訴訟關係人觀覽書記官筆錄之記載是否正確,致證人、鑑定人多盯著電腦螢幕觀看筆錄之記載,而非面對行詰問者之詰問,不僅嚴重影響程序之進行,亦使實行公訴發見具體真實之目的無法達到,亟待改善,證人及鑑定人席前設置之電腦螢幕宜予撤除,以免影響程序之進行,而達使具體真實得以發見之目標。

柒、結語

      檢察官之實行公訴,已呈現於審判中全程到庭、主動到庭、準時到庭、始終到庭、專注在庭、積極參與法院調查證據、積極續為蒐集證據、主動聲請法院調查證據、就證據能力之有無即時加以攻防、有效詰問證人與鑑定人、口語化簡明陳述起訴要旨、積極反駁被告不實之辯解及證人或其他訴訟關係人不實之陳述、清晰論告、主動提出論告書及具體求之新面貌,不僅獲得法官、律師及其他訴訟關係人高度之肯定,起訴案件之正確性更逐步提高,發揮讓真相還原之功能,使檢察官積極追訴犯罪之角色功能得以有效顯現。但是我們始終覺得我們仍有改善的空間,諸如檢察官人力之補充、實行公訴技巧及經驗之再強化等,希望各位能繼續給予檢察官支持、鼓勵及批評指教,讓我們實行公訴之工作能做得更好。謝謝各位!


版權宣告 / 隱私權保護 / 網站安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