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業務宣導 > 民事訴訟

*臺灣高等法院法官與屏東地方法院進行民事集中審理制度座談會會議紀錄

時間:九十三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十時至十二時

地點:本院三樓法官研究室

出席人員:詳如座談會參加人員簽名單

主席:羅庭長心芳

壹、  主席報告:

很高興臺灣高等法院陳法官邦豪於百忙之中撥冗至本院就集中審理制度傳授二審法官之寶貴經驗給我們,希望各位法官就民事集中審理提出意見,或在審判實務上有任何問題,亦請提出討論。

陳法官邦豪:

希望我的經驗對大家有所幫助,因高分院之集中審理與一審地院不盡相同,而對於爭點整理,相信大家都是箇中翹楚,今天來是與各位分享我在台北地院之集中審理之心得與報告:當時難以推行集中審理之因主要有五點:一、新制不熟二、人力不足三、硬體不夠四、律師配合意願不高五、失權與否看法不同|

一、  新制不熟:將有作集中審理之實務經驗之審判作成例稿及規則,讓法官問案有規則可循。

二、  人力不足:增加法官助理七名,並專人專用,專辦集中審理。

三、  硬體不夠:增加協商室為五間並採圓桌室的方式協商,且法庭採電腦連線預定法庭,使資源可充分利用。

四、  律師配合意願不高:採法官、律師雙向評鑑,法官可直接於電腦之集中審理專區填具問卷,也可查詢及修改對律師之評鑑。

五、  失權與否看法不同。

至於如何落實集中審理?又何謂集中審理?

集中審理:只要法官有作爭點整理並與兩造協議爭點以符合民事訴訟法︵下稱民訴︶第二百七十條之法律效果,才算有辦理集中審理,而非只有書狀先行而已,最重要須與兩造協議爭點才能算有做集中審理,其作法為:

一、原告起訴狀:依民訴第二百四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原告須表明原因事實,若未表明,則依民訴第二百四十九條規定命其補正,此有例稿可參考。

二、準備書狀先行程序:依民訴第二百五十條規定命兩造交換準備書狀,若沒有再依民訴第二百六十七條、第二百六十八條之規定命其補正,但也可採訂定期日與書狀先行並行,以節省時間。

三、若在二審之作法:A、無上訴聲明及理由者,限期命補正,此為民訴第四百四十一條之規定,若未依限補正,則依民訴第四百三十六條駁回。B、有上訴聲明而無理由者:ぇ適用民訴第四百四十七條:一造辯論而判決駁回,え、準用民訴第二百四十九條第二項:不經言詞辯論判決駁回,此二種作法由法官自行決定。

四、爭點整理:可使審理範圍明確,順序清楚而不會遺漏,才不至於寫判決時再來找爭點,徒增寫判決書的時間,亦可避免突襲裁判。

另外有關簡單之案件及一造辯論之案件須不需要做爭點整理呢?在實務上認為一造辯論之案件無須做爭點整理,但是要不要做由各位斟酌辦理。

而如何做爭點整理之方式相信各位均是箇中翹楚,我就不在此作說明,我只說明一下當時在北院作法:是作主要爭點,輔助次要爭點,以達共識,這樣可節省寫判決之時間。

另外建議各位在做爭點整理時,善用︻如果︼,像在程序部分,若有訴之變更或追加時,其到底有無合法?若沒有用︻如果︼,那爭點很難整理下去,因為若沒有用︻如果︼,那實體要如何討論下去?例如:程序方面先提原告訴之變更到底合不合法?則︻如果︼原告訴之變更合法的話,那原告主張、、、、,感覺上善用︻如果︼,那律師就比較好妥協。

※ 爭點整理之介入時點:法官在何時介入最好呢?提出我的經驗供大家參考:ぇ、若爭點較少或諸位比較有把握的案件,在書狀交換後就可定期日,法官即可將爭點諭知兩造,經兩造同意即可。え、若屬複雜案件,不妨請兩造律師各自提出爭點,然後再就其提出之爭點範圍協商,建議各位先就其爭點整理後繕打,再將資料傳給書記官,在開庭時,就其爭點整理與兩造協商,因為從無到有總是比較難,就現有作修改就較容易,此也可節省開庭之時間。最後拜託各位要在筆錄載明,筆錄載明有一個好處即:載明﹁法官諭知本件爭點、、,經兩造同意﹂,此可避免到時候雙方反悔,並且有民訴第二百七十條之一的法效果,因為一經筆錄載明,除ヾ經兩造同意ゝ不可歸責於當事人之事由ゞ因其他情形顯失公平,原則上須受拘束的,若當事人於筆錄記明後再來反悔,在一審就可用民訴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二項,二審就可用民訴第四百四十七條辦理。若在判決書有載明某年某月某日與兩造協議爭點整理,那就更感謝了,因為高院法官一看即知一審法官有作爭點整理,因此就有民訴第二百七十條之一法效果,可節省許多開庭的時間。

開庭時先作爭點整理,依民訴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規定,先曉喻爭點,再調查證據︵此與以前不同︶:集中審理、集中調查,聲請訊問證人時,把待證事實具體明確的寫出,並請律師將發問所需時間、方法、待證事實之範圍、若有二個以上證人其訊問之先後順序一併聲明之︵依參考要點第二點︶。

另依民訴第三百十七條至三百十九條規定,是由法官先發問,再由兩造訊問,其有二種作法|ヾ不論何人傳的證人,均由原告先發問,ゝ何人傳的證人即由那一方先發問,經討論的結果決定採ゝ方法。至於其他細節部分,請各位參考司法院所編定之參考要點。

※ 有關失權效之操作有|

(1)民訴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二項:此為適時提出主義,其客體為攻擊防禦方法,所謂攻擊防禦方法:當事人因示自己之正當,所提之各種陳述及證據,故客體中更應包含反訴、追加、變更、擴張等,而適當時期有三種說法:ヾ楊建華老師:客觀上適當時機ゝ吳明軒老師:視個案之訴訟進行情形而定。ゞ邱聯恭老師:適當時期是屬不確定之概念,除法律有明定,由法官下個裁定,訂明於何時提出,否則很難進行,故在個案堙A法官要善用訴訟指揮權,訂出明確時間,讓行為規範明確化。另外要依民訴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二項駁回,須有其要件:當事人有無意圖延滯訴訟或因重大過失逾時提出攻擊防禦方法或攻擊防禦方法有礙訴訟之終結者。

(2)民訴第二百六十八條之二:我們叫他於何時提出書狀或叫他先行書狀交換,他未提出或當庭才提出者,可依聲請或依職權命該當事人以書狀說明其理由,當事人未依規定說明或說明理由不完全者,法院得準用民訴第二百七十六條之規定。

(3)民訴第二百七十六條:其與民訴第二百六十八條之二不同點,民訴第二百六十八條是書狀未提出,我們請他說明,民訴第二百七十六條係準備程序都沒有提出,直到言詞辯論時才提出,比較起來民訴第二百七十六條比民訴第二百六十八條還要嚴重,故法律的設計就沒有再請當事人作說明的義務,故只要他有可歸責的事由,不論是輕過失或重大過失或故意都好,只要有這種情形,法條的設計就是推定他有可歸責,故民訴第二百七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如果要主張免責,就要釋明。

(4)民訴第四百四十四條之一第五項:第二審交換書狀,逾時提出,其跟一審情形差不多,只是用的法條不一樣,一審適用民訴第二百七十六條,二審適用民訴第四百四十四條之一第五項。

(5)民訴第四百四十七條第一項第五款:這部分係於九十二年九月一日時修法改採嚴格續審制之修正條文,此法條規定不可歸責於當事人時才可提出新的攻擊防禦方法,就其操作方法|上訴人於二審提出新的攻擊防禦方法,若被上訴人未行使責問權,其法效果為何?其有二種主張:ヾ認為上訴人提出新的攻擊防禦方法,並不因被上訴人未提出責問權而程序瑕疵獲得補正,因為失權效係針對當事人之權利而設,有點公益之色彩,當事人對於促進利益違反,並無處分權,故不因他造未行使責問權而使程序補正,故依民訴第一百九十七條責問權並未喪失,此時可依民訴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但書規定辦理。ゝ不管民訴第二百七十六條或民訴第四百四十七條都好,均是為他造當事人之利益而設計之條款,像此種情形,當事人違反所提出之攻擊防禦方法,而他造不行使責問權時,其瑕疵因未被責問而獲得補正,故不能再為駁回。本人偏向此種主張,而各位可自行斟酌操作。另在操作民訴第四百四十七條的時候,應注意民事訴訟施行法細則第四條第二項之規定:案件上訴之時間須為修法後才適用新修正之民訴第四百四十七條之規定。

※ 爭點整理、調查證據後,建議各位不妨草擬判決書後再適度公開心證,而如何公開心證呢?

一、用發問式之方法:爭點是這樣,證據是這樣,籌碼是這樣,兩造有何其他主張?

二、用暫時式的公開心證:到目前為止,證據是這樣,若還有其他有利事證的話,我還會再調查。這樣會讓兩造心中有個底。

為何要公開心證呢?因去年九月一日就和解部分作大幅修改,在修法前,因沒有執行名義,光和解到時又要打一次官司,或第三人一起和解,也沒有執行名義,但修法後,例如:第三人參與|民訴第三百七十七條第二項:第三人經法院許可,得參與和解。又民訴第三百八十條之一訴訟標的外之和解,也一樣有執行名義,讓其參與和解,和解筆錄作一作就和解了,這部分原為案件裡面所沒有的,現在一併解決,避免再打一次官司,這樣有執行名義又有保障。各位不妨參考一下。另就新法民訴第三百七十七條之一,法官可於當事人表明之範圍內定和解方案,諸位若有興趣可操作看看。

※ 和解不成,就只好判決了,判決時作爭點整理的好處,就合議案件而言:有作爭點整理之後,受命法官會將爭點整理後影印肆份,壹份給審判長,壹份給陪席法官,壹份給實習法官,在開言詞辯論庭時,陪席法官有一審之判決書亦有爭點整理,就較有參與感,而在評議時,陪席法官對該案件就會有所看法。

※ 言詞辯論後,寫判決時,當時北院有發展壹份以爭點為中心之改良式簡易判決書之製作方式,但有候補法官質疑若用此套製作方式製作判決書,於書類送審時是否能被最高法院接受?但是後來高院好像有頒布不需就事實理由分開論述,而慢慢採用北院所研發的那一套作法。而那一套作法的好處有:ヾ就律師而言,可請律師論述時就爭點之順序論述,這樣就比較明瞭。ゝ法官助理可就爭點有關之事實整理即可,那我們在寫判決書時就容易多了,因為助理已幫忙整理原告主張為何?被告主張為何?我們就只需作判斷即可,另外附帶一個好處:即爭點出來,法律問題也就出來了,也可請法官助理幫忙找法律問題。

※ 最後講一下我在高院所看到的一些情形:

(1)爭點有作,但在判決書論斷時,二者連不起來,亦即論斷的與所作之爭點完全沒有關係。

(2)論斷與爭點有部分不同:例如爭點作一、二、三點,而論斷時作一、二、四點。

(3)爭點多,而論斷少:例如爭點有六點,而論斷只有三點。

(4)爭點少而論斷多:例如爭點有二點,而論斷有三點。

以上這些情形都不是很妥適,提供各位作參考。

貳、問題與討論:

因為時間有限,最後看各位有何問題提出來,大家共同討論之|

※ 陳法官松檀:

剛才學長有建議我們要確定請當事人在適當時間提出相關資料,其中就邱聯恭老師之說法,學長有提到最好用裁定之方式訂出明確的時間,關於集中審理命當事人提出書狀或攻擊防禦方法,有許多相關法條之規定,甚至於嚴重時會發生失權效果,一般看法認為如果能夠具體明確訂出一個時間,對後續之判斷會更有依據,像這樣的一個限制或命令是以裁定或發函通知即可?因本院大部分均是候補法官,若每一件都以裁定方式為之,光是送箱子往來之時間就很久了,也增加審判長的負擔,這樣會付出相當的成本,但以函件通知之方式,對當事人之權益作限縮,會不會產生爭議呢?實務上之作法為何?

※ 陳法官邦豪:

基本上法院之意思表示有二種:ヾ判決ゝ裁定,故有簡式裁定及正式裁定二種,理論而言,若一個函係以法官名義來發,即可視為簡式之裁定。函若是裁定時因並沒有記載規範之效果,會比較有爭議性,故用裁定是最沒有爭議性的,例如:書狀先行時,先用函,但若都沒有回函時,當準備要給予法效果時,則下個裁定,所以若已準備要駁回時,則用裁定之方式為之比較沒有爭議,在實務上也並沒有一定之見解,端看各人之操作。

※ 陳法官松檀:

那就是我們要多一道程序,先用函,若函沒有效果時,再用裁定了。

※ 阮審判長世賢:

裁定或通知係以庭長之名義或合議庭名義發之?照例稿上,就只有審判長之簽名而已,而照條文規定是審判長的名義發之。

※ 陳法官邦豪:

法條堶Y是規定審判長命補正的話,則裁定以審判長名義發之,若沒有則以合議庭名義發之,因為很多的補正,法條堻W定都是審判長,故看法條而定。

※ 涂法官春生:

若寫判決書時才發現有潛在重要爭點未協議,要如何辦理呢?

※ 陳法官邦豪:

若在寫判決書時才發現有重要之爭點未協議時,建議再開辯論,讓兩造再攻擊防禦一下,否則顯失公平,另外就民訴第二百七十條之一有三種例外,即為ヾ法官認其顯失公平ゝ不可歸責於當事人ゞ兩造同意者,故須通過這個門檻再來說。

※ 陳法官松檀:

判決所論斷的與爭點協議不一致時,剛才學長有提到協議爭點最好在判決書時註明一下是幾年幾月幾日所作的協議,那反面解釋,是否實際上或許有人並沒有作協商但在判決書有寫出自己整理之爭點,本人所遇到情形是請兩造律師提出爭點,而兩造所提之爭點好像都不相關,所以我的案件幾乎都是我自己作爭點整理,再請兩造就此提出意見,通常他們都不會有意見,但是當我們辯論終結後要寫判決時,有時發現有進行攻擊防禦的是一、二、三、四點,而爭點協商就只有一、二、三點,那寫判決書時要如何處理?請學長就判決書之製作上或程序上要如何做才比較適當?

※ 陳法官邦豪:

作爭點協商,係為簡化爭點,以利判決書之製作,因為具有民訴第二百七十條之一第三項之法效果,所以我個人若作爭點協商三點,那判決書就寫三點,我不會在爭點之外在寫其他的爭點,若要寫其他爭點的話,除非這爭點不是影響很大,那我們就認為其已簡化爭點,但該爭點影響勝負判決很大時,是屬非常關鍵的爭點,建議還是須再開辯論。另外我認為若是兩造都沒有律師或一造有律師時,若有作爭點整理,沒有律師的另一造會比較清楚案件之問題點在哪裡?所以建議各位可以試看看爭點整理。

※ 林法官雅莉:

有關爭點整理是否只限於兩造有協商的,但是若一案件就只有一造到庭時,是否就不能作爭點整理?

※ 陳法官邦豪:

一造不到庭,如經法官諭知爭點為何?當事人也同意,有認為這樣也算有作爭點整理,但是這有爭議,諸位自己斟酌。

※阮審判長世賢:

若一造同意,而另一造不同意,或只同意其中一項爭點,這算不算有協商?

※陳法官邦豪:

這樣等於沒有協議。

※阮審判長世賢:

若是這樣,那爭點很難去作啊,協商是大家確認過或大家簽名了或諭知之後就算是,抑或爭點已整理出來,諭知之後,大家沒有意見就算呢?

※陳法官邦豪:

諭知之後,有些法官比較謹慎,像這種情形會讓兩造簽名,但是有些法官並沒有,只有載明﹁法官諭知爭點,兩造同意﹂,但是至少兩造都須同意。就我所看到的,好像請兩造簽名的蠻多的,以避免糾紛。就我經驗而言,在作爭點協議,到目前為止,尚無協議不成的。那如何作爭點?若很細的話,雙方要達到共識較不易,但若由法官直接介入寫出爭點為何?那兩造一定很高興,法官介入之後就差不多可以達成協議,我會跟當事人講:這只是問題點而已,到底有無理由,是另一層次的問題。在上訴二審的案件中,非常感謝各位學長、姊的努力,使爭點大多很顯明,所以我每次整理爭點後,我會跟當事人說,我的習慣是作集中審理,作爭點整理,而我也只就爭點整理作調查,只針對爭點辯論,當然判決書也只就爭點作交待了。

※ 涂法官春生:

那是否法律上爭點、證據上爭點、實際上爭點都須協議到才算?

※ 陳法官邦豪:

只要有作協議就算了,我們以前的作法:證據評估是整理主要爭點,輔以次要爭點來做。

主席結論:

今天非常感謝陳法官撥冗至本院傳授二審法院之實務經驗,讓本院庭長、法官受益良多。

參、  散會︵同日中午十二時十分︶

                                        紀錄:張文玲

                                        主席:羅心芳

版權宣告 / 隱私權保護 / 網站安全政策